《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93章 旅游经

非常遗憾的是,电话打通时许纯良还在凤凰,他还说这个礼拜不回素波了,陈太忠挂了电话,正琢磨该再跟谁联系一下的时候,田甜的电话打了进来。

田主播争取了两天轮休,她是《天南新闻》第一主播,她走了,节目就由第二主播来做——这个栏目比较重要,所以有专门的替补选手。

田甜这假,倒也不是白请的,她有个手帕交的老公,搞了一个旅行社,正琢磨着发展一点国外旅游的业务,听说田立平去了凤凰,就想起来凤凰市在欧洲好像有个办事处,于是,这夫妻俩就找到了田甜,想让她帮着跟田市长打问一下。

别的事儿也就算了,这点事儿田主播还真敢答应,就告诉他俩,我跟驻欧办的主任陈太忠关系不错,但是贸然上门找人家也不合适,等他来了素波,我带你俩去见他……你们有什么想法,直接跟他说。

陈太忠是昨天夜里到的,于是,今天田甜就跟台里招呼了,我倒一下轮休,台里领导自然是要答应的——田立平是不在素波了,但是人家却是升正厅了。

那就……一起吧,陈太忠一听,心说这可是瞌睡给了一个枕头,“正好张馨要邀请工程公司的人谈一谈,晚上一起坐一坐吧。”

张馨已经同李经理约好了地方,就是在市移动公司新址旁边的一家肥牛火锅店,这里的档次不算太高,胜在干净整洁,市移动的职工也经常在这里吃饭——只是一个普通的答谢,请得太隆重,反倒显得她没见过世面似的。

陈太忠偕着三人进去的时候,张馨已经在场了,工程公司那边来了三个人,除了李经理外,还有一男一女,男的是今天搞熔接的技工,女的是八处的财务。

李经理年约四十许,中等身材面黑似锅底,偏偏地说话做事很沉稳,听说陈太忠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登时吓了一跳,一个劲儿地要推他坐首位。

就算不知道陈主任的真正能力,但是人家凤凰科委是扎扎实实的处级单位,他这个八处就是个企业的科级,了不得是内部定了副处待遇,连处长都不叫而叫经理,那根本不能比的。

陈太忠却是要田甜坐首位,也是为她在朋友面前长面子的意思,推来推去,还是田主播说了,“今天是馨姐请客,还是她坐首位吧,我挨着陈主任你坐就行了。”

这可是又让李经理吃了一惊,心说张馨这帮朋友,看起来来头还真的不小——不过,那田甜只是一个省台的主持人,为什么陈主任要让她坐首位呢?

于是他索性把自己的位置挪一挪,让张馨和陈太忠分了首位,又聊了一阵之后才知道,合着这田甜是田立平的女儿啊?

这就是谨小慎微的好处了,李经理觉得自己做对了,人家田立平的女儿,坐的位置也不过是跟他相对,他还能有什么遗憾呢?

倒是张馨有点微微的不适,李经理的职位似乎略略比她高那么一丝,今天又是她求人,不过对方都执意如此了,她又不擅长拒绝,于是就是这个局面了。

酒桌上,陈太忠的话很少,大多时候也就是李经理和张馨在说话,张经理偶尔有点为难的时候,田主播也能接口说两句,所以大家都有点看不明白,陈主任和这两个女人的关系。

不过,对李经理来说,看不清关系不要紧,要紧的是他知道了,张经理结识的这些人都不简单,不但不简单,人家关系还都不错。

为什么这么说呢?还是因为这个肥牛火锅有点不上档次,自己人在一起,那什么地方都能吃饭,但是能跟外人在这种档次的地方吃饭,并且神态自若,那关系就差不了。

这种简单的道理,李经理在一瞬间就想通了,于是心里有点庆幸,今天这件事儿,幸亏我认真去办了,这结识下的,可都是人脉。

就连敬陪末座的那二位,都是开了旅行社的主儿,而且还是谨小慎微地不怎么言语,李经理情不自禁暗暗感慨:这人和人交往,果然是分圈子的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统管一个工程处的一把手,今天又卖了人情,言谈中倒也没有太过谦恭,就是坦坦荡荡不卑不亢地说话了,酒桌上的气氛倒也不错。

然而,这种坦荡也带来了一定的逆向效果,当他说起,希望在移动找一点活儿,而张馨含含糊糊地回答的时候,他就不能再说下去了——再说可就失身份了。

还好,李经理也没纠结于这点事儿,拿移动的通信工程,要是个把小活儿,跟张经理保持联系就行了,至于说大活儿,估计她也做不了太多的主。

这顿饭吃完,也不过七点多不到八点的模样,张馨买了单,接下来李经理要请大家去活动,却是被张馨婉拒了,这个婉拒看在梁珍眼里,就是张经理估计跟陈主任有点说不清的关系。

梁珍就是田甜的手帕交,今年三十了,她不是没想甜儿会跟陈主任有什么关系,但是眼下看起来,似乎……那个张馨才是陈主任的情人?

异曲同工的是,跟她一样,李经理却是认为,田甜或者跟陈主任关系更好一点,不过他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那就是田甜和张馨才是关系好,陈主任是跟那俩一起来的。

反正就是这乱七八糟的感觉,到最后还是李经理一路,陈太忠等人另一路,大家也没找歌城什么的,就是随便选了一家咖啡屋,进去要个包间聊天。

梁珍的老公也姓李,叫李强,言谈举止相当文雅,说起做欧洲旅游这一块,就很虚心地向陈主任请教,你看我想搞这个,该从哪一方面入手。

“要说在欧洲搞旅游,还是得先找法语人才,”陈太忠回答得也很客观,“英语是其次的,毕竟欧洲的旅游中心不在英国。”

“像这种情况,我们都是要在当地找导游的,”李总搞了多年的旅游,对这个行业也相当清楚了,“本地派过去带团的,就是负责协调,关于这个法语人才……陈主任你能不能帮着想一想办法?”

“这个好说,”陈太忠点点头,他在法国认识的华人太多了,找几个愿意做翻译的,还不是简单的事儿?至于说历史典故和自然知识,那都是可以学的,而且石亮和荀德健还搞了个什么协会,估计那会员里面就能找出点人才来。

“说白了,就是报酬的问题,”他笑一笑,不以为然地回答,“李总你要是有兴趣,先去巴黎考察一下,再接触一下各个宾馆,看能谈下什么意向不。”

“那其他国家呢?”梁珍沉不住气,就直截了当地发问了,“像瑞士、意大利,也都是旅游大国,这欧洲游不能只玩一个国家,陈主任您有什么好建议吗?”

“我可以帮你们联系一下,”陈太忠挺明白欧洲那边的情况,现在搞的一体化,各个国家之间的人相互往来很方便,“通过华人之间,或者跨国公司的分支机构来沟通。”

“这可是太谢谢您了,”李强听得就笑了起来,对方最后一句话说得顺理成章波澜不惊,但是对他来说,就有若洪钟大吕一般响亮和震撼,这才是他想要的。

李总对国外的华人,不是特别有信心——关键是他听说的负面消息比较多,而陈主任说的“跨国公司的分支机构”,这就是太大的帮助了。

尤其是陈主任说话时的语气,那叫个轻描淡写,于是李强禁不住就发问了,“您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能不能带我们亲自走一走?”

“哎呀,这个可能性太小了,真不敢这么答应你,”陈太忠笑着摇摇头,由于田强的事情,他对田甜心里有点歉疚,就愿意仔细地解释一下,哪怕对方提出的是这种过分的要求。

“不过你放心,该协调的我能帮你协调到,像阿尔卡特、安万特、ABB这些公司,还有英国的议员啦这些,都能帮你联系上,别人的面子我不买,田老板的朋友那一定要关照到,要是你想见识一下意大利的黑手党,呵呵……也不是不能商量。”

“呀,那可是太好了,”梁珍听得一拍手,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英国和意大利都不是问题了,不过这个……还有瑞士吧?”

“啧,”陈太忠无可奈何地咂一咂嘴巴,又看她一眼,颇有点哭笑不得,“ABB的总部就在瑞士苏黎世。”

“我俩都是土包子,陈主任你别见怪,”李强见他这副模样,笑着接口,“那就都不成问题了,欧洲那边,不知道现在的人工怎么算?”

“人工就更不是问题了,”陈太忠真是被这夫妻俩打败了,心说你们还真的是不客气,啥都要问,去考察一趟不就都明白了?“不过组团欧洲游,那都是高端顾客,呵呵,你们还担心请不起人吗?”

“这个市场我们了解过,大团的机会很少,小团多,”梁珍觉得陈主任有点饱汉子不知饿汉子籍,就要细细地解释一下,“那带团这个人,就是很重的一笔负担……”

“小团更是有钱团,”李强毫不犹豫地打断了自己老婆的话——你是在跟陈主任说话,不是普通的朋友,别露出自己那点小算盘,还不够丢人的呢,“反正欧洲那边就拜托陈主任了,对了,您想去国内哪儿旅游,尽管吩咐啊……”

这话说得……还真准,第二天陈太忠就打电话给李强,“有两个朋友,想去永泰山看一看,李总手上有导游吗?”

何雨朦是明天的飞机回北京,今天就闲得没啥事儿,找到荆紫菱打问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当然,从北京来的主儿,通常不会选择在素波逛街。

去年的时候,小雨朦跟何振华来过一趟素波,市里该转的地方也都转过了,甚至还在运河公园的石舫碰到了陈太忠。

荆紫菱问一问她,琢磨了一阵,就说那咱们去永泰山春游吧,小何一听挺高兴的,现在是三月底,北京的迎春花还是花骨朵呢,天南已经是草长莺飞了。

俩女孩出去,肯定不是很安全,尤其又是个顶个漂亮的这种,何雨朦身边有两个跟班,不过还是找俩护花使者比较好,于是荆紫菱就打个电话给陈太忠。

陈太忠接了电话,心说既然要春游,那索性找个导游算了,游玩时也能多点情调,正好昨天才见过李强,就不客气地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反正将来你在欧洲少不了麻烦我,这种人情,不用白不用。

李强一接这电话,马上安排人,还把自己的普桑开了出来,其实,昨天五个人就开了四辆车,他知道陈主任不缺车,但是……这不是凑热闹吗?

田甜听说荆紫菱要去,就不想跟着去,不过李强不知道他俩在一起,一个电话打给她,盛情邀请她一起去——“小田,陈主任可是买你的面子。”

初春的永泰山,是非常漂亮的,李强的普桑打头,荆紫菱开着老爸的普桑跟在后面,再往后是田甜的捷达,最后才是陈太忠的林肯,四辆车在九点出头的时候,到了永泰山的山脚下。

永泰山管理得比较好,山门口处有停车场,不让私家车上山,说是怕那些人不熟悉道路发生意外,想上山可以坐风景区管理委员会提供的电瓶车,也可以自己往上走。

“咱们坐缆车吧?”何雨朦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下车四下一打量,就发现不远处有缆车绳索,于是笑吟吟地一指,“这么上山省时间,你说是不是啊……紫菱姐?”

缆车自然是省时间,电瓶车也得在山路上拐来拐去,哪里像缆车直接就到了?不过,她这话说出来,荆紫菱登时语塞,于是侧头看李强和导游——永泰山缆车事件,当时可是很轰动的。

“这个缆车……停运了,”李强不想说,可是还不能不说,陈太忠听到这个回答,说不得回头看田甜一眼,低声嘀咕一句,“你看你哥做的这点好事儿。”

“那是郭明辉干的,”田甜的脸直臊得通红,嘴里却是低声辩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