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92章 张馨请客

陈太忠原本想的是,供电局能调出这么多人来,估计双龙分局的人怎么也来了大半,附近的供电所更是应该无人值守了,所以弄爆一个变压器,这边就该乱了。

嗯……趁着这个乱劲儿,工程公司的人就可以脱身了,这叫围魏救赵。

不成想供电局这边的反应,让他有点大跌眼镜,修变压器居然不如围住这帮施工的人员重要?这可是电力生产安全出问题了!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又释然了,这里双龙区,属于素波的工业老城区,跟凤凰的湖西区有点像,二十年前大家打破头挤着来,现在却是不景气得厉害了。

世间的人和事,就是这么势利,既然这里成了经济欠发达城区,特有办法的人肯定就走了,剩下的人就变得无足轻重了,停一会儿电算多大点事?

一计不成,他就又生出一计来,就说怀疑变压器是施工队的同伙搞爆的,这就是实者虚之实者虚之的意思了,你们总要派上十来八个人过去,捉拿肇事者的吧?

有人破坏变压器的可能性很小,但并不是没有——事实上这爆炸也确实是人为造成的,关键是,供电局的要真的捉住破坏者的话,这理就占得太大了。

他这话一说出来,供电局的人脸上就精彩了,各种表情都有,或沉思或皱眉,或惊恐或愤懑,倒是那几个施工队的人,齐齐怒视着他——小子你别血口喷人!

“小刘,你带几个人过去看看,”领导模样的那位一听,也着急了,“快点儿,万一是人为的,追上肇事者先围住,千万别动手,嗯……让对方先动手吧。”

爆炸的变压器离这里也不远,就是四百米出头,看是看不太清楚,跑过去的话,也就是一分来钟的事儿,当然,肇事者肯定是跑了,但是手脚快的话,没准还追得上。

他这一吩咐,人墙登时就散摊子了,这就是命令不明确的缘故,不过这种事儿一般人等闲难得遇到,导致瞬间的进退失据倒也正常了。

可是圈子里这几位都预备着呢,他们早被人围得有点不耐烦了,见圈子有所松动,有人登时就大喊一声,“快跑!”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中等身材的家伙,直挺挺地冲向一个松开双臂的缝隙,按说这个圈子外还有一重圈子,不过那里是两个女人——她俩觉得自己在外圈,阻拦的责任很小,又有一般女人常有的八卦之心,索性就松开了手,转身看热闹了。

中等身材这么一冲,里圈的人还好一点,外圈的俩女人身子齐齐向前一栽,接着就是几个踉跄,好悬没摔在地上,紧接着又是几个人连续地冲出来。

在第五个人冲出来的时候,胳膊肘又撞住了其中一个女人,那女人原本就没调整好重心,又吃这么一下,终于再也把持不住平衡,身子打横转了半圈,重重地一个屁股墩坐到了地上。

后面三个想跑,就没那么容易了,其中两个人被人伸手拽住了工具袋的带子——这工具袋,就是放了一些改锥、钳子、壁纸刀和万用表的那种,油腻腻地挎在身上。

这些人,里没有带光缆熔接机的那种主,那么贵重和精密的设备,又是野外施工,一般都是跟着工程车的,那些人在检测完毕之后就走了,只剩下这些卖苦力的工人在场收拾手尾。

这俩人被拽住了工具袋,仓促之下没命地一挣,居然就那么挣脱了,当然,没有人注意到,拽带子的那俩人,有不到半秒钟的失神。

这八个人刷刷地在前面跑,后面供电局的人撒腿就追,不过不知道怎的,追在最前面的几个人,双腿不住地拌蒜,接连摔倒三个人,虽然跌得不是很惨,却是也阻住了后面人继续追赶的脚步。

这八位直蹿出三百多米,感觉后面人不追了,才停下来缓口气,一个高个子冲那第一个往外跑的人一竖大拇指,“头儿这反应就是快,说跑就跑,真的是杀伐果断说到做到。”

“啊?”中等身材听得就是一愣,回头看一眼这高个子,“小赵,刚才说‘快跑’的,不是你吗?”

“不是我啊,”被唤作小赵的高个子挠一挠头,讶异地左右看一看……

说出快跑的人,不用说大家也猜到是谁了,陈太忠本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思,不成想那几位早存了类似念头,这一声不知道传来的声音,登时就点燃了导火索。

没人发现这嗓子是他喊的,不过那八个人跑了,一辆载人和梯子用的轻型卡车却留在了现场,供电局剩下的人就商量了起来——咱把这车扣了吧?

可是扣车……也不太合适,俩当兵的正靠在车上看着他们呢,刚才两帮人折腾,当兵的不好插手,就负责了看守车辆的重任。

大家正在商量的时候,远处两辆军车拉着警报过来了,车门一开,跳下四五个满脸痞气的家伙,为首的是一个龅牙,打着横就走了过来,“谁欺负工程公司的呢,找死吗?”

陈太忠感觉这家伙似曾相识,再一想就想起来了,这可不是韩天的手下,当初冒充打家,被哥们儿收拾过的吗?

我怎么就忘了,张所长也是认识韩天的呢?想到这个,陈某人转身就走了,韩老五都出面了,他再呆着也没啥意思了。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陈太忠就接到了张馨的电话,张经理在那边说了,晚上她要邀请工程公司八处的李经理吃饭还人情,问他来不来。

“咦,这个老张不像话啊,”他听得有点恼火,“这是你帮了他了,怎么能让你请客呢?对了,钱要上没有?”

“他们不是有会吗?晚上要忙,”张馨笑着回答他,“作训科岳参谋说了,过了这几天专门请我,钱也要上了,不过是借款……”

合着这岳参谋是军分区作训科长,通讯这一块就是归作训科管,岳科长在地方上的人面儿不行,他又跟张所长关系好,就央其帮着协调一下此事。

部队里的人,一般还都是挺痛快的,张馨眼见事情办成了,就去军分区要钱,岳参谋有点挠头,说是最近办会呢,资金紧张,而且手续也繁琐,索性就直接跟招待所借了一万给她——张所长那儿能承接一点酒宴和住宿,经济较为独立。

至于韩天的人,确实是张所长叫过来的,那也就不用赘述了,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军分区的人,绝对抽不出来时间招呼张馨和李经理。

但是李经理今天的事儿办得挺不错,钱嘛……要得也不算多,张经理觉得自己应当请人家吃顿饭意思一下,于是就跟情人征求一下意见。

“这个李经理……他是男的女的?”陈太忠首先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才好做决断,小馨请客无所谓的,不过对方若是男人又正值年富力强的话……他左右是无事,就要考虑过去捧一捧场。

“男的倒是男的,”张馨听得就笑,“不过他们八处最近日子过得也挺紧的,还琢磨接一点移动的工程呢,他肯定不敢乱来。”

邮电工程公司一共九个工程处,前三个处是正经的老工程处,后六个全部都是衍生出来的,多半带一点自负盈亏的性质,张经理原本也不知道这些,不过今天李经理办事办得挺爽快,为的就是巴结这位张沛林眼里的红人。

巴结完之后,他自然就要暗示一下自己的窘迫,而市移动的邓总也知道小张今天在忙些什么,就告诉她说,对方若是提出什么要求,你不要痛快地答应。

邓总作为一把手,对于市移动的施工有自己的想法,那是很正常的,张馨也不会恃宠而骄到挑衅邓老板的权威,不过,既然不能应承人家什么,请人家吃顿饭就很正常了——都是干通信的,谁还没有求到谁的时候?

只是,一直以来,张馨都是温室里的花朵一般,被人细心呵护着的,就算老公入狱了,却是又碰到了陈太忠和张沛林,鲜有单独应付外人的时候,多少有点不自信。

所以,她就想叫上太忠帮衬一二,若不是陈太忠现在在素波,没准她都有喊赵明博来帮忙撑场面的心思。

“我去无所谓,不过,你不怕咱俩的关系传出去?”陈太忠沉吟一下发问了,他是真的为她着想的,“我倒是不怕,反正没结婚呢。”

“你没结婚……我都离婚了还怕什么?”张馨的回答,却是也挺生猛的,跟她一贯的谨小慎微不太相符。

“人言可畏啊,”陈太忠笑着答她一句,略略停顿一下就做出了决定,“好了,我再找上两个人陪我去吧。”

在他心目中,许纯良是最合适的人选,市交通局最近跟科委下了大单子,要给全市的出租车上GPS定位,他俩正副主任一出面,就可以解释为——素波移动数据部的张经理在此事中出力了,凤凰科委非常感激。

而且陈主任确信,许主任会配合自己的女人做戏,纯良你也别说看得惯什么,看不惯什么,那是科委几千万的单子,有意见也得保留,知道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