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88章 调研

周三的上午,潘剑屏的车队抵达凤凰,同行的还有省宣教部副部长、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主任马勉等人,这调研的规模还真不算小。

章尧东和田立平同时接待,这也是必然的了,潘部长在凤凰电视台转一转,就到了中午,下午又是日报社、计生委什么的。

潘部长到科委,就是周四的事情了,不过科委一帮领导都不敢四处乱跑,规规矩矩地在单位里等着领导视察。

潘剑屏长得瘦瘦的、高高的,约莫有一米八左右,黑黢黢的国字脸上一双细长的眼睛,给人一种不太好相处的感觉,而且脸上也确实没什么笑模样。

大多的时候,潘部长是跟许主任了解情况,当然,堂堂的省委宣教部长,自是不会对许纯良刻意客气,事实上,有些人隐隐有种感觉,他跟许书记的儿子有意保持距离。

当然,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不管怎么说,大家的感觉就是,潘部长这做派和表情,看起来似乎不知道许主任的来头——虽然这是不可能的。

其中科委大厦和手机研发两块,引起了潘部长浓厚的兴趣,站在那里问东问西的——科委大厦也就罢了,在建的综合性办公大楼也不算少,这手机研发,可是天南省独一份儿。

只是,最后的大头还是落在了电动助力车厂上,这是已经形成了生产规模的,凤凰市知名的品牌,潘剑屏对这里的兴趣最大,甚至去几个车间看了一下,考察工人们的精神面貌,又了解工会和党建宣传工作。

要强调的是,凤凰科委还真有点料,这样视察下来,不知不觉就十一点半了,章尧东就发话,“潘部长,时间不早了,您下午不是还要考察新农村建设?”

“嗯,我再看看,”潘剑屏还在助力车厂转悠,对着陈太忠微微扬一下下巴,“宣传里为什么不强调一下,自主生产的配件达到了百分之百?”

我那电机就是山寨的,陈主任心里苦笑一声,嘴上却不能那么说,只能沉吟一下回答,“这主要是为了销售上的考虑,广大消费者对纯粹的国货,还是有点存疑的心态。”

大家还正在琢磨,潘剑屏是不是有意为难助力车厂或者陈太忠,不成想潘主任沉吟一下之后,叹口气微微摇头,“所以说,扭转定式思维,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们应该勇于宣传,打破桎梏。”

“潘部长指示得很正确,这一点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章尧东点点头,很诚恳地回答,接着又侧头看一眼陈太忠,“小陈,下一步要把这一点纳入议事日程,尽快处理。”

“嗯,我这两天正在跟《凤凰日报》的宁凯协商下一步的宣传工作,”陈主任狠狠地点两下头,职位不同,点头的力道自然就不能相同,这是个态度问题,“在宣传上,日报社和电视台一直都挺支持厂里的工作。”

听他这么说,章尧东淡淡地看他一眼,没再说什么,心里却是透亮,省委常委下来视察,你这区区的处级干部都敢胡乱报人名出来,那肯定就有一些用意了。

不止是他想到这个了,旁边也有人想到了,不过听出来的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去点破,潘部长也早见惯了别人在汇报工作时夹带私货,于是就随便地嗯一声,连头都不点了。

倒是一旁扛着机器的凤凰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有意外惊喜,陈主任把日报排在电视台前面,估计是有一些说法的,但是不管怎么说,电视台也被提及了,这也算好事不是?

又说两句之后,大家就慢慢地向厂区外走去,宣教部副部长马勉落后半拍,冲陈太忠招一招手,“小陈,这厂里面不能光强调生产,精神文明建设也要常抓不懈。”

其实,领导在视察中说的话,都是很扯淡的事儿,关键是看最后报纸上领导是怎么说的,比如说潘剑屏刚才说的,要强调疾风是纯粹的国货一般,这话根本就是信口说一说。

且别说助力车厂的电机是山寨的,也别说助力车厂有相当部分的电机用的是铃木的,前期广告中又是“铃木原装电机”,只说助力车厂这么大的生产规模,谁敢去强调疾风车是国产的?

这种宣传一旦开始酝酿,章尧东和田立平都绝对不肯答应:疾风车要是因此销量下滑,谁来负这个责?这不仅仅是疾风车厂的事情,市里的财政收入是要受到巨大影响的。

以章尧东的强势,就算《天南日报》上报导了,疾风车百分之百国产,估计他都要硬顶着,不许助力车厂这么做广告——除非有什么别的因素,他才会响应上面的精神。

反正,领导视察的时候,大家听一听,表示出正确的态度就行了,至于说以后改不改,那就没必要拿着鸡毛当令箭——除非是领导再三强调的。

所以,对这个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陈太忠也是笑着狠狠点头,心里却是不以为然,马部长你是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的主任,自然要这么要求了,“马部长指示得很正确,回头开个会,强调一下省里的精神。”

吃过饭之后,许纯良和陈太忠一干科委的人就离开了,由于潘部长所带的车队已经不小了,所以两人是拼车,坐了许大老板的帕萨特过来的——开太多车,也有点碍眼。

许主任沉得住气不说话,陈主任却是才上车就嘀咕一句,“这驻欧办的事情,老潘就问了我两句,你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两句还少吗?”许纯良不以为然地看他一眼,“那是省委常委,旁边那么多大人物,专门问你个小处长两句,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我是想知道,他回头会不会再问我,我是不是该在办公室等着?”陈太忠听得眉头皱做一团,颇有一点为难,“最近又有点事儿了。”

“那你就忙去呗,”许纯良打着车,将车缓缓地驶出凤凰宾馆,“要是老潘找你的话,你临时往这边跑也来得及,我帮你打掩护。”

“问题是周五是荆以远荆老的生日,九十八了,”陈太忠撇一撇嘴,“从素波往回跑……那怎么也得俩小时不是?”

“啧,你倒是跑了一个远,”许纯良听得咂巴咂巴嘴巴,“那你就夜里往过赶吧,反正都是高速,要是一百八的话,回来也就一个半小时……跟从阴平回来差不多。”

夜里赶路自然是防备着下午被领导找,而潘部长下午不找陈太忠的话,明天找的可能性就小多了,而他暂时离开,部长大人也不能认真。

“一百八……时速两百四的话,我一个小时出头就回来了,你当我是开飞机呢?”陈太忠悻悻地白他一眼……

说是这么说,他还是当天夜里直奔素波而去,晚上雷蕾看小孩出不来,倒是田甜和张馨有空,三人随便吃一点,田甜开着捷达车,陈太忠载着张馨,紧赶紧地在九点到了军分区招待所。

不成想,军分区这边加了岗了,见两辆车上只有特别通行证,没别的东西,就要问三人找谁,陈太忠瞅着远处一个士兵眼熟,叫他过来问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兵对这位疑似太子党也有印象,就告诉他说后天有大会,“现在房间挺紧张的,你最好跟张所长问一声。”

陈太忠一打电话,还真是这么回事,那边喧喧嚷嚷的,似乎人挺多的,张所长找个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说话,“你常包的二号小院说不定要有人来住,就算没人住,这人也太多,太扎眼……领导你包涵一下。”

人家这么说,陈太忠只能做个手势,掉头走人了,他也懒得再找别的地方,直接去了韩忠的港湾大酒店,开了一个总统套。

经过这么一折腾,不单是他,就连张馨和田甜也有点兴致不高——这是见不得光的约会,才会如此小心地东奔西走,真是扫兴。

三人在房间里坐着又喝了一会儿酒,气氛才逐渐活跃了起来,田主播也终于有兴致为自己的哥哥抱个不平,“太忠,我哥要是再去美国,手里也没多少钱了……你给他找点活儿嘛。”

田强还没去美国,他也不想走,最近就总是在抱怨,还不让她跟陈太忠说,但是做妹妹的,不希望自己的哥哥跟自己的情人闹得太僵,否则不止她被动——她老爸也难免心里不舒服。

“这个……天南他是不要想了,”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断了再跟范如霜打招呼的念头,那小子真的不是省油的灯,万一给老范带过去被动,那可不是朋友之道,“其他地方,那要看机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