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87章 部长一言

潘剑屏要来,那章尧东和田立平必然要一起陪同,别说你章书记强势不强势啥的,那没用,人家潘部长是响当当的省委常委,常委会上算一只手呢,哪怕章尧东升了副省,也比不上潘部长,就更别说眼下了。

陈太忠一听潘剑屏要来,就跟许纯良打听,老潘来是搞什么来了,许主任也接到通知了,但是他很痛快地表示,自己属于不明真相的那种人。

许主任天性就比较散漫,所以他就不肯从他老爹那儿打听消息,反倒是撺掇自己的副手,“太忠你好歹也是凤凰市横着走的人,这点消息都打听不到的话,我会鄙视你的。”

“打听省委常委的动向,是违反保密原则的,”陈某人很恼火地嚷嚷着,却是没想到,自己撺掇对方打探消息,同样地也是让别人犯错误的。

对他这种贼喊捉贼的行径,许主任也习惯了,二话不说就压了电话——大家兄弟一场,啥也别说你给我上吧。

“你小子就不能勤快点儿?”面对听筒里传来的忙音,陈太忠气得嚷嚷一句,不过,碰上这种局面,他牢骚归牢骚,到最后还得去翻电话号码本。

总算是陈某人在凤凰也是响当当的牌子,轻易地就打探出潘部长的考察内容了,潘部长此来,是考察精神文明建设、社会主义心农村建设,还有……计生工作的。

这简直基本上涵盖了宣教部的所有职能,甚至还有延伸——像计生工作就是如此,计生工作成功与否,那就是看你宣传得到位不到位了,当然,这跟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也有点关系。

这就是例行公事了吧?陈太忠觉得自己搞懂了,于是找到许纯良商量,科委本部、下属的几个公司、研发机构、合作团体以及企业要搞大扫除,而科委大厦更是要强调规范施工——安全、消防和建筑垃圾的实时处理,是重中之重。

反正领导来视察,下面就要手忙脚乱半天,潘剑屏来凤凰,规格肯定要比杜书记蒋省长差一点,但是相关单位隆重准备,相关街道戒严,那也是必然的了。

潘剑屏的调研意向早就定下来了,但是具体的行程却是才下来,陈太忠接到这消息的时候,后天中午潘部长会抵达凤凰。

当天下午,雷蕾来了一个电话,说是《凤凰日报》的总编辑宁凯想约陈主任坐一坐,还说这宁总编是她老爸的学生,方便的话,就答应下来吧。

陈太忠对凤凰日报可是没多大的好感,他曾经被一个叫元啥啥的见习记者要挟过,要曝他林肯车的光,而且凤凰科委的出名,没沾了凤凰日报的半点光,直接就是省级和中央的报纸打响了名气。

严格说起来,凤凰日报倒是沾了科委不少光——科委的素材实在太多太多了,大到全国第一家高速公路无线紧急呼叫系统,小到哪个省市又邀请凤凰科委的人去交流。

中不溜的就是凤凰科委扶持的企业开工、疾风电动车销售破多少、哪个领导又去了科委房地产,赞扬该公司施工快捷、生产安全之类的。

甚至,像助力车厂这种单位,都做了专栏成连续的了,毕竟这是凤凰市目前一个响当当的牌子,再加上科委大厦的先进性探讨之类的……真是给凤凰日报提供了太多的素材。

而一个地级市的党报素材可是有限得很,在天南大多数地市的党报里,都出现过一个领导的讲话就占了半个版面的现象,没办法,地方太小,值得报导的东西太少。

你说报导点实事吧?那更不方便了,小地方的圈子也小,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拐一两个弯,谁跟谁都搭得上关系,捂盖子太方便了。

比如说正林市车祸死了几个人,捅出来的往往是省里的媒体——这不是省里要拿捏正林,实在是正林那边,随便一个科级干部就能捂住的事情,被人捅出来那就认倒霉了。

这话就扯远了,总之就是那么个意思,陈太忠对凤凰日报兴趣不大,但是既然是雷蕾介绍过来的,那就要给面子。

于是,他挂了电话之后,直接驱车就来到了凤凰日报社,点名要见宁凯,宁总编也没想到他能来这么快,赶紧下楼来迎接。

不过,既然陈太忠能来这么快,证明雷书记是很有面子的,宁凯也不见外,张嘴就是要陈主任在潘部长面前帮着美言两句,说凤凰科委能发展得这么快、这么好,跟《凤凰日报》的大力宣传、支持是分不开的。

“肯定是分不开的,”陈主任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说这话你小子也有脸说,不知道早烧香,到了上进的关键时刻,就想到我了?

不过,他看看宁凯的眉眼间,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焦虑,心里又生出一些纳闷来,莫非是这家伙做了什么事儿,被上面抓住把柄了?

不管是什么情况,他这么含含糊糊地回答总是没错的,由此也可见,话说得含糊点,就会给自己留下充足的进退空间。

“那就拜托陈主任了,”宁凯听对方回答得风轻云淡,就知道人家是在问——我凭什么帮你呢?

要知道,像这种不疼不痒的回答,那是做不得数的,他若是不能给出足够的理由,陈太忠估计在潘部长面前提都不会提此事,甚至不排除反其道而行之的可能。

所以他必须将实情告诉陈主任,“太忠主任,不瞒你说,在来凤凰之前,潘部长前两天刚去了涂阳,也视察了涂阳日报社……”

潘剑屏在《涂阳日报》视察的时间不长,轻描淡写地做出了指示,“新闻报导和经济活动行为,要分开……”

就他这么一句话,涂阳日报的社长在第二天就应声落马,搞得其他各市党报的社长和总编觳觫不已,生恐自己步了后尘。

这年头的日报社,谁家还不拉一点广告什么的?有偿新闻报道也不少,但是你要说其中的尺度,一般还真的不好把握。

广告少了的话,收入自然会少,报社里的人要抱怨,领导也捉襟见肘;广告多了,那就本末倒置了;搞一些似是而非的新闻广告倒是可以,然而一旦有人真要追究,这打擦边球的性质可是更严重——正像潘部长指示的那样,两者混淆了。

涂阳日报社那社长掉下马,应该是还有一些其他原因,但是,这并不妨碍其他日报社的领导提心吊胆,像这宁凯就是其中之一。

“这种事儿,要担心也是刘社长担心吧?”陈太忠有点不理解,涂阳那边掉下马的是社长而不是总编,“他是法人,经济上的经营,应该他负责吧?”

“但是老刘是宣教部副部长,”宁凯苦笑一声,“章书记对他的工作也比较满意,我虽然是总编辑,可报纸的版面我要负责的。”

这话说得就挺明白了,刘社长较得章尧东的信任,而宁总编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被当作垫背的就很正常了——反正他细数的职能范围,也不算错杀无辜。

这还像那么一回事,陈太忠沉吟一阵,微微点头,“行,只要有这样的机会,我肯定帮你说,还就说你,不提老刘……这样总可以了吧?”

“那个……也不用专门提我,”宁凯听他这么说,又吓了一大跳,心说你这么一搞,可是又让我得罪刘社长了,“反正太忠你表示个谢意,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你要愿意的话,我说你好话,说他坏话……同时进行都行,”陈太忠傲然回答,反正事情差不多说明白了,有雷家这一层关系,他也不怕说得更赤裸一点,一边说,他还一边用带一点挑衅的目光打量对方,“只要你想。”

说穿了,他还是对凤凰日报有点耿耿于怀,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你们是落井下石要挟人,现在有这个机会了,哥们儿也不怕折腾一番看看热闹,我保你宁凯无恙就是了,反正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的。

“这个……还是不要了,”宁总编听到这话,沉吟了好半天,才苦笑一声摇摇头,“老刘这人其实也不错,我只是想别人不要拉我垫背就行了……我是不是目光太短浅了?”

“这我还真不知道,”陈太忠听得就笑,一边摇头,心里一边暗叹,宁凯你还就是总编的料了,再往上走也难,这么沉不住气的话也问得出来。

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少不得要开口声明一下,“宁总编,话我可以帮你说,但是不瞒你说,潘部长我也是第一次见面,我说话的效果怎么样,真是不敢肯定,大家不是外人,我就把话说明白了……”

“潘部长那儿效果怎么样,那无所谓的,我是市管干部,章尧东听得到就行,”宁凯听他这么说,登时就笑了,“我的任免是市里决定的。”

“你……你倒是挺明白的,”陈太忠听到这话,真是哭不得笑不得,心说这文化人算计起来人,倒也别有一套哈。

话说到这里,就很明白了,宁凯要他帮着说话,在潘剑屏面前缓颊倒是其次,更关键的是要告诉章尧东,宁某人跟陈太忠达成了一些默契,你要无事生非的话,最好提前考虑一下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