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86章 笔画多

所谓支局,就是分局的二级局,而不是像派出所这种派出机构,当然,它也可以是市局的派出机构,但是一般就要比分局低半格,李所长在警察系统这么些年了,这支局虽然属于比较罕见的叫法,可是省内省外这么多例子,他也见得多了。

正经的他是要操心点别的,这也是李所长和马所长今天过来的目的之一,“陈主任,这开发区不往上升就算了,要是升的话,咱可不能让外人捡了便宜。”

这意思就再明白不过了,古昕当时任开发区派出所所长的时候,就是正科,为的就是配副处级别的开发区,如若不然,他也不能顺理成章地升任横山分局局长——横山的分局局长可是副处来的。

李乃若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副科,马飞鸣更只是一个副科待遇,开发区一旦升为副处级单位,李乃若升正科是稳稳的,而马飞鸣去掉待遇俩字也是稳稳的,甚至可以琢磨一下正科待遇,似此情况,他们当然容不得外人乱伸手——就算有人伸手,他俩也是要保自己的位子的。

这几位常年混迹在基层,论起喝酒来都是一等一的厉害,吃喝完毕就是九点了,又聊一阵就九点半了,这个点钟,再不走也不合适了,要知道,陈主任今天看起来状态也不好。

吴言是八点半就回来了,听到这边吵吵嚷嚷的,就安心在那边喝茶放松,这场雨让她心中紧绷着的一根弦放松了不少。

陈太忠过来的时候,看到吴市长家里的窗户居然都是开着的,三月的凤凰,夜里还是有点凉意的,不过暖空气过境那就是另一说了,穿上夹衣就不算冷了。

吴言只是穿着一身紧身秋衣裤,外罩一件棉质睡袍,翘着二郎腿在客厅里看电视,钟韵秋却是坐在大厅角落的电脑旁,悠然地看着一部香港电影,她将音量调得极低,着了黑色丝袜的丰腴的长腿旁,光驱的读写灯在不停地闪烁着。

房间的空气中,是泥土的清香和淡淡的女性脂粉香味,对比一下自己乌烟瘴气的房间,陈太忠不得不承认,这个房间的空气比自己的小窝好多了。

“头疼,累死了,”陈太忠将身子往沙发上重重一摔,闭着眼睛哼哼,小白同学,我今天损失惨重啊,不信你看我的脸。

“身体不好还喝酒,”吴言狠狠地瞪他一眼,眼中却是遮不住的柔情,一边瞪他,一边就将小手放上了他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

“我怎么可能发烧呢?”陈太忠哼一声,也不睁开眼睛,那意思就很明白了——你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搞成这样的吗?

钟韵秋见他过来,随手就点了暂停键,接着就走过来看他一眼,登时惊呼一声,“你怎么搞成这样啊?”

“你看你的碟吧,”吴言淡淡地吩咐一声,接着就伸手去搀扶陈太忠,“不舒服就别过来了,打个电话嘛……走,去你那边。”

“我那边满家的烟味儿,正打开窗户跑味儿呢,”陈太忠苦笑一声,“得,扶我进卧室躺一躺吧。”

钟韵秋见状,就知道这二位又有话说了,就有点小小的不满,心说领导你也真是的,咱俩都这样了,你跟他说的话,还有我不能听的吗?

当然,想归想,她自是不能抱怨什么,而且她也不能自顾自地去看录像,还是先陪着领导将陈太忠扶进卧室,才退了出来,临走还不忘将门轻轻地带上。

不过这也怪不得小钟秘书,她哪里想得到,这二位说的内容,会那么离奇和不可思议呢?这边门才关上,那边白市长就已经开始念叨了。

陈太忠中午弄出来的那俩字儿,看起来有点古怪,但是对比度也不是很强,字又不是特别的规范,不注意的人还真想不到什么,而且这字儿在初开始时还明显一点,但是随着空中水汽的自然扩散,过了约莫二十分钟,就淡到不可辨识了。

当然,有心的人,还是能注意到这个的,又由于这是跟吴市长凑趣的好话题,所以下午一上班的时候,就有人跟吴言提起了天空中的异象。

有意思的是,这怪异居然传进章尧东耳朵里去了,下午她去汇报工作的时候,章书记笑着谈起了此事,“有人说你成了女龙王,这么严重的春旱,天上一出现你的名字,就下雨了……”

章书记这自然是玩笑话,能跟她这么说,那真是嫡系的待遇,吴言当然也不敢生受了,只能笑着回答,说这只是自然现象,天底下凑巧的事儿多了。

再然后,吴市长还有别的事情,就没去招商办,事实上她心里的惊讶真的是无以复加,搞得她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陈太忠了:我这个小情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怪胎啊?

等她回到横山宿舍,发现陈太忠也在,犹豫半天,又将衣橱悄悄移开,将耳朵凑到对面的衣橱上,细细听了一下,发现那边喧喧嚷嚷的,才心神不定地将衣橱推回去。

这种情况,吴市长看电视也看不到心上,倒是钟韵秋没心没肺的,见领导空闲,就打开电脑看起碟片来。

眼见陈太忠面色苍白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吴言的心嗖地一下就揪了起来,人工降雨的难度,她是想像不到,单是在天空中排出那俩字的难度,她就能体会得到,太忠必然要付出相当的代价,才做得到这一点吧?

所以门一关上,她就紧张地问起,太忠你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要紧不要紧,面对副厅的关心,年轻的正处待遇哼哼歪歪,说是空气不好,要她把窗户打开,“……这次可惨了,十天八天缓不过来……”

吴言在家的时候,是身在哪里就开哪个家的窗户,横山区宿舍保安是比较严密的,但是这年头蟊贼太猖狂,她当然也会小心地防范——当然,某个会穿墙的蟊贼,那是想防都防不住的。

听他这么说,吴市长先小心地关掉卧室灯,才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听到外面窸窸窣窣的雨声,她的心里又是微微一拧,“……太忠,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你帮不上忙的,”陈太忠叹口气,眼见她关怀的样子,心中是说不出的舒爽,于是一咬牙,“唉,这两天是啥都提不起精神了。”

为了表明自己真的很惨,这天夜里,三个人居然什么都没做,就那么搂在一起静静地睡了,搞得第二天某人起来之后,觉得有点憋涨……

事实表明,吴言这儿还算是好交待的,唐亦萱那里才让人头痛,陈某人硬挺了一晚上,中午就有点忍不住了,假装说回家休息,却是用那点为数不多的仙力,又隐身穿墙到了三十九号,就想……那啥。

谁知小萱萱冷着脸,扭着身子不让他碰自己,“我先问你个问题,为什么天上是‘吴言’,而不是‘唐亦萱’?”

“这个,咳咳,”陈太忠清一清嗓子,答案是张嘴就来,“吴言的笔画比较少,唐亦萱……这笔画有点多,怕你看不清楚。”

“你,你真无耻,”唐亦萱对这个答案实在有点无语,说不得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转身向厨房走去,“还不承认跟吴言有关系,切,现在整个凤凰都知道了……老实呆着,我先做了饭,说实话,真的不想让你碰我。”

“我帮你打下手,”陈太忠追着就过去了,“我说小萱萱,凤凰旱了这么久了,小白分管农林水的,我也没出手……这不还是看你的面子吗?你都不知道我付出多大代价。”

“小白?”唐亦萱讶然地回头,这种时候,女人们抓敏感词,那都是一抓一个准。

“那个……买荆菜了没有?我想吃荆菜拌豆腐,”陈太忠顾左右而言他,坚决不肯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不行,你得跟我说清楚,吴言跟你到底怎么弄在一起的?”唐亦萱却是坚决不肯放过他,因为她太清楚吴言在凤凰市官场的名头了,不但是天南省最年轻的副市长、章尧东的爱将,更是号称凤凰官场第一美女。

这个人,太忠都能勾搭上!她心里真的是又泛酸又担心,人家可是比你大十岁呢,你知道这段私情一旦曝光,会引发多大的争议,会带给你多大压力吗?

以前她就半真半假地说过,太忠你和吴言可是就隔了一堵墙,不过那大抵还是玩笑居多,昨天眼见乌云上那两个字,她心里就太不是滋味儿了。

陈太忠被逼无奈,只能捡着能说的说了一点,唐亦萱的手脚很快,家里的菜又多是半成品,当他说到穿墙进吴言家找受贿证据的时候,四个小菜已经上桌,汤也在紫砂锅里煲上了。

接下来,说到看到吴言换衣服,唐亦萱的脸就沉了下来,径自倒了一杯果汁轻啜,不过,当她听到陈太忠因为手机铃响而身形暴露的时候,禁不住扑哧一笑,嘴里的果汁直接就喷到了陈太忠的前胸上。

总之,陈某人并没有轻浮到解释“小白”二字的用意,而唐亦萱听了大致经过之后,也只能无言地撇一撇嘴——是啊,那种情况下,如果不杀人灭口的话,确实也没太多的选择了。

不过小萱萱心里总还是有点不爽,饭后也不让他动自己,陈太忠当然可以用强的,但是……他真的不想对她用强,说不得只能悻悻地离开。

坐在科委的办公室里,他心里真的是有点不爽,都说行云布雨啥的,哥们儿下了一场雨,反倒是搞得没法巫山云雨了,都是什么事儿嘛……我就知道好事做不得!

算了,专心提升一下自己的境界吧,这一次下雨,他真的觉得有些事情有点力不从心了,说不得在接下的十来天日子里,一门心思修行了起来。

这是他进入官场以来,第一次花了专门的时间来修行,可见他对自己情商的提高,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自信,要说他这修炼狂人,还真不是盖的,又由于有上一世的经验,短短的十来天,居然有了极大的进展。

然而,人在官场总是身不由己,他低调了一阵之后,章尧东就把他喊了过去,要他抓紧一点欧洲那边的工作——不能因为有点收获就满足啊。

这就是撵我走呢,陈太忠心里明白,最近他在凤凰倒没亲自办什么事儿,但是他人在市里那就不一样,很多事情他一个电话就搞定,无须出头,而事情也办得极为顺利。

面对章书记的催促,他婉转地表示,说正在市里搞个调查,想看看驻欧办在哪些方面还能做出突破,目前驻欧办那边,袁珏在盯着呢——你让我走有道理,我留下来也有道理。

你小子每天就在招商办呆着呢,调查个什么?章尧东知道这家伙最近的动向,可是人家是不是电话联系的,那也说不准,只得又强调一遍驻欧办的重要性,接着就摆手让他走人了。

“这家伙还真是翅膀硬了,”见他出门,章书记不由自主地嘀咕一句,他一直在努力地压制此人,以推后这一天的到来,然而眼下,他不得不感叹了——就像前一阵黄汉祥感叹的那样,气候已成了。

陈太忠并不知道章尧东也生出了这样的心思,他琢磨的是,章书记并没有跟他说关于调动的事情,所以,在走出市委的时候,他心里还在嘀咕,你都跟许纯良说了,又知道我俩的关系,为啥不再跟我说一次呢?

或许,老章的本意,就是让纯良点我一下吧?他想来想去,也只琢磨出一个这样的可能性,说不得摇头哼一声,将此事抛在了脑后。

不过,他坚持要在国内呆一段时间,倒也是呆对了,因为第二天他就又接到了市委的通知,省宣教部部长潘剑屏要来凤凰调研,今天将行程派了下来。

其中就有针对凤凰科委的调研,曾经风头一时无两的陈太忠,被潘部长点名要见,而且,小陈所在的驻欧办,据说也挺配合省里的宣传工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