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85章 卖人情

这雨一下,就刷刷地下到了后半夜,说大不大却是胜在绵密,春天的雨多半是这样纷纷洒洒,所谓的春雨贵如油,指的可不是暴雨,就是这种能深深湿润了土地的雨。

这场雨下来,极大地缓解了凤凰的旱情,甚至连周边的素波、青旺和正林都沾了一点光,事实上,这么弱的暖湿气流,能生出这么多雨来,陈太忠自己都深感不解——哥们儿琢磨着能下两三个小时就不错了,难道说这雨水也存在个转基因?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雨是不嫌多的,他和许纯良在西郊公园坐到三点,实在不好意思再这么虚度光阴,于是站起身走人,这时候,充分湿润过的草地已经有些松软,一脚踩上去,就能踩出一个浅浅的脚印。

陈太忠随手点戳两下,破坏了暗中摆设的阵法,心里却是暗暗地叫苦,坐了两个多小时,就是有阵法支持,也不过是恢复了二十分之一左右的仙力……唉唉,还是太冲动了吖~

反正这么亏的事情,不做则已,一旦做了就要十成十地将人情送满,于是,他也不往别处跑了,一下午就坐在招商办里,还有意地将脸部毛细血管收缩一下,让自己看起来是面色异常苍白的那种。

在公园里的面色苍白是真的,现在的苍白就是假的了,年轻的正处待遇想的是,如果分管副市长对这一场及时雨有感触的话,没准就会来招商办视察一下,那么,我做出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来,必然能将收益最大化。

不过很遗憾,这个下午,吴言并没有出现在招商办,反倒几个来招商办找他的人,见了他的面色之后,扯住他嘘寒问暖——陈主任的行情真的是太俏了,随便坐在什么地方,都有人主动找上门。

其中就有两家焦厂的老板,终于将他堵住了,见他萎靡不振的样子,其中一个就说自己刚搞了两条鹿鞭,“……正宗的野生梅花鹿,家养的没法儿比,陈主任,鹿鞭这个东西太补,你还年轻,我觉得一条就够了,吃多了怕你掉头发……”

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用得着补吗——要补也是补仙气,别说在超市买,你在黑市也买不到,陈太忠心里生气,也懒得认真对待,就做出一副“气息奄奄”的样子,说自己今天头痛,有事改天说吧。

坐到四点半的时候,他就径自回了自己在横山的宿舍,咱不装就算了,既然要装,还不得装个境界出来?

张爱国打了电话过来,说是要过来照顾他——这也是通讯员怕陈主任家有点什么少儿不宜的人在,贸然过去没准弄出什么尴尬来。

陈主任却是告诉他不许过来,是的,年轻的正处待遇要摆出一副“怕被人发现”的架势,来给天南省最年轻的实职副厅来看——你看,为了你我付出了很多,还不敢让别人知道,我容易吗我?

不成想,张爱国没来,联防队员小董却是跑过来了,说是听望男姐说了,你今天身体不好,过来给打个下手——小董还兼职抢注域名的活儿,而这公司的资金是陈太忠出的,可法人却是刘望男,两人自然交流得比较多。

可是,既然来了横山宿舍,陈主任哪里用得着他招呼?没几分钟张梅就过来了,今天是星期二,车管所的学习时间,就是两点半到四点在单位呆一阵儿就行了,她三点就跑回来了,正在家呆着,看到林肯车进来,犹豫一下,还是穿着警服过来了。

再然后,武装部长姜世杰也来了,他在横山区宿舍也有一套房子,不过跟陈太忠走动得不是很勤,见屋里有人,坐了一阵之后就走了。

陈太忠对姜部长现在的行为不是很感冒,也就没怎么招呼,倒是逮着小董说个没完,尤其是域名抢注这买卖,刘大堂只是挂个名儿,算是陈某人给自己的女人找的一份儿事业。

正经操作此事的,还是小董和另两个外面招聘的学生,所以知道的最多的,其实还是小董,而陈太忠也很愿意他说一说此事。

说了一段时间后,张梅将茶泡上了,家里也收拾得差不多了,一时又不好就这么走了,所以就坐到了一边儿听他俩说话。

不知道怎的,陈主任总觉得这小董在陈述事情的时候,有点不太利索,眼神也有点飘忽,于是就寻个空子发问了,“小董你这是……有心事?”

小董还真有点事儿,不过他不好意思一开始就跟陈太忠说,干脏活的算是领导的体己人儿了,但是随便恃宠而骄也是犯忌讳的,见陈主任发问,他才吞吞吐吐地发话了。

他有个朋友见现在的手机市场不错,就想搞个手机大卖场,原计划是投资一百五十万,不过现在钱花冒了,而原先准备的资金还有点缺口,现在就差了五十到七十万,他想跟陈主任借点钱帮着周转。

要说这世道,借钱简直比帮人上进还难,人心不古了,实在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帮人跑官,不成则已成功就不怕收不回投资,可这借钱就难说了,要不他这么为难。

陈太忠却是听得有点讶异,“这么点儿钱……小董你自己就拿不出来?”

“他已经借了我十万了,”小董苦笑着挠一挠头,他干脏活的交游广阔,来钱未必多,花钱的地方却也不少,“我本来也就没多少,有点钱全花出去了……现在真的是没钱了。”

“想拿多少,去跟小宁要吧,就说是我说的,”陈太忠倒不怕他借钱不还,不过他信小董,小董的朋友就未必可靠了,“让你朋友跟你打借条,我也不要你利息了,不过……一年不还的话,他的产业剩余部分我买了,让他拿钱走人。”

一听说手机大卖场,陈太忠直觉地就认为这买卖能做,就算小董的朋友做不起来,他出面打招呼的话,再烂的摊子也是有赚无赔——大不了让市移动的廖总从这里订货和团购嘛。

他这就是单纯的帮忙,帮忙之余提个要求,也算是对自己的资金负责,这点钱他损失得起,但是这个人他丢不起,既然小董这人情他不能拒绝,这样的回答就是最合适的。

什么叫底蕴?这就叫底蕴,有市移动和省移动的关系,能保证不亏本;又有黑道和白道势力支持,就不怕其他手机卖场捣乱。

有这两个支点做支撑,他还怕什么?别人做不好的摊子,陈主任都有信心接过来,所以说,人到了一定的境界,不是你找钱而是钱找你。

“那可是谢谢陈哥了,”小董笑着点点头,要是换个人说你去找谁谁,就说我说的如何如何,那难免有敷衍的意思——某人可不就是这样招惹了田强?不过他是陈主任的体己人儿,也帮其处理过几件私事,那陈主任这么说还真就是不见外的意思。

张梅见他俩说得热闹,三五十万随随便便就借出去了,不但不要利息也没还款压力——还不了钱把摊子折出去就行了,听得也是有点眼热。

不过,想一想当年的那个雨夜,陈太忠也是随随便便地拍给自己五万,她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点怪怪的感觉,说不得又侧头去看窗外延绵的雨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烦躁了。

小董也挺奇怪这个女人的,按说陈主任的女人,他知道得不少,却是对这个女人没啥印象,说完借钱的事儿之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再做点什么,说不得站起身来,“那我就先走了……陈哥你,晚上想吃点什么,我给你捎过来?”

“我去做吧,小董你陪他聊天好了,”张梅一见小董要走,心里蓦地又慌乱了起来,于是就学着陈太忠的叫法,“陈主任你想吃点什么?”

“这还不到六点呢,不着急,”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有气无力地回答,“张梅你手艺行不行?不行的话还是叫外卖吧。”

“我的手艺没问题,”张梅很自豪地回答,一边说一边就站起了身子,“你想吃什么?我去买一点……”

她的手艺确实不错,就是手脚慢了一点,洗切得很细,等做好饭菜的时候,就是七点了,做完之后,她也不顾陈太忠的挽留,逃也似的一溜烟走掉了——屋里又多出了李乃若和马飞鸣,而她家老庞不在,她呆着做什么?

这俩是开发区派出所的正副所长,很久没有联系陈主任了,又由于两人是古局长的心腹,所以知道陈太忠回来了,就来看看,结果一来之后,得,马飞鸣还认识小董,知道这是王书记的体己人儿。

三个屠夫谈猪,三个书呆子谈书,三个警察系统的,谈的自然是警察系统那点事儿,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开发区升格之后,这派出所会不会成为分局。

反正都不是外人,而李乃若又是粗人,说话就不太注意,“……升分局那是想都不用想的,我估计最多升个支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