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84章 雨(下)

蒙晓艳和继母在吃饭,吴言和钟韵秋也在吃饭,同吴市长在一起吃饭的,还有曲阳的副区长谢向南,谢区长是来汇报曲阳黄的整合现状的。

还有的,就是横山区委办的主任赵学文了,几个人一边吃饭,一边慢条斯理地聊天,说着说着,就又说到当下的旱情上了。

“现在想打机井都难,”赵主任也是充分地为自己的领导考虑,她知道科委的许纯良又要拨一笔钱过来,专门打机井抗旱,但是,“全省都旱,打井都得预约……真是没办法。”

“说不准今天能下雨,”吴市长下意识地回她一句,沉吟一下又转头看自己的秘书,“小钟,今天他们人工降雨了吗?”

“说是湿度不够,不过火箭炮还是打了,”钟韵秋可不知道领导跟某人还有什么约定,“看起来没什么效果。”

“啧,”吴言微微地咂一咂嘴巴,将面前的饭碗一推,端起手边的果汁,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我不吃了,你们继续吧……”

“这火箭炮打得好,”某人正在西郊公园里忙碌,他身边是许纯良、刘望男、李凯琳和张爱国,大家在草地上支了一张桌子,上面还有不远处饭店给送过来的饭菜。

按陈太忠的说法,这是踏青来了,好多地方讲究清明踏青,但是凤凰的春天来得比较早,现在土里也蹿出点小嫩苗了,天气又温暖,他就约了许主任来忙里偷闲一下。

当然,张爱国跟过来,那就是端茶倒水了,直到现在,许纯良都没有定下通讯员来,抓他的壮丁也是必然的了。

陈太忠来这里,远远不是那么简单地踏青,自打他答应了唐亦萱之后,就挖空心思琢磨,怎么把雨搞下来,想来想去,就在西郊公园布置个吸收灵气的阵法——这东西可不能随便搞的,不能及时破坏的话,太容易弄出问题了。

就这样,他也担心自己的仙力不够用,而灵气补充不上,不过现在好了,火箭炮一打,水汽里多少出现了一些凝结核,他再操作,就方便多了。

“我的意思是,手机生产线不用跟市里要地皮了,”许纯良也放松得很,吃完饭就靠在椅子上,悠然地望着薄云笼罩的灰蒙蒙的天空,“直接放在科委大厦顶层就不错,你觉得呢?”

“那大会议室怎么办?”陈太忠指挥着张爱国去弄茶水过来,一边信口发问。

科委大厦的顶层,早就定好是开会的地方,不单自家用,还可以包出去给有需求的单位用,住的话也正好住在科委大厦的宾馆,反正这年头都是这样,有钱的单位盖个大厦,总是要求全,所以他认为不妥,“改装一下倒简单,但是没地方开大会了。”

“问题章书记的指示是快一点上生产线,”许纯良悻悻地撇一撇嘴,“东边的裙楼可以加一层,当会议室,要是现在才建厂,感觉是晚了一点吧?”

“不晚,我在欧洲,见过钢结构和玻璃窗的厂房,那个东西搞起来很快的,采光还好,”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再说了,有地皮不要,那不是冒傻气吗?”

“章书记让咱们出钱买地皮呢,”许纯良白他一眼,“而且还不会便宜,都知道咱科委有钱……咦,你的脸怎么白了?”

“凭什么不会便宜?手机生产线是他要上的!”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他要是不给便宜地皮,咱就不搞了……咝,头有点疼,没事,坐一阵就好了。”

“要不回吧?回去睡一会儿就好了,”许纯良见他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就有点担心了,“这个地皮的事儿,我再跟市里沟通一下。”

“没事,坐一阵就好了,不能乱动,”陈太忠的脸越发地白了,嘴里却是还在唠叨,“现在国产手机都开始打价格战了,你以为咱们手机厂能挣钱?要是跟助力车厂一样的话,买地皮贵一点也无所谓,关键它很可能是个赔钱的无底洞……”

“我当然知道了,”许纯良叹口气,也不再说什么,冲张爱国努一努嘴,“没看见陈主任头疼吗?车里有毯子没有,拿过来盖上。”

“我车里有,”刘望男站起来就向外面走去,在许纯良面前,她和李凯琳连说话的份儿都没有,没办法,这就是身份差异。

等她拎着一个毯子回来的时候,陈太忠已经斜靠在躺椅上闭上眼了,约莫过了十来分钟,许纯良有点着急了,“要不去医院看一看吧?”

“嗯,没事,”陈主任缓缓地睁开了眼,有气无力地叹口气,“感觉好多了,再坐一阵儿就行了……”说到这里,他脸上的肌肉又是猛地一跳。

“真的没事?”大家光注意他了,就没发现脚下的草坪猛地蹿出好长一截来,不过就在那厮脸部肌肉跳动的时候,那些新苗迅速地枯萎了。

倒是有旁边路过的人轻声嘀咕,“咦,我记得刚才那里一片绿油油的来着,怎么这一眨眼就变黄了……你看到没有?”

“……是你眼花了吧?”

亏大了,这次真是亏大发了,陈太忠心里暗叹,就那短短的十几分钟,他体内蕴藏的仙力荡然无存,还临时转用了一点聚灵阵的灵气,才堪堪地完成了任务。

所以他现在不能走,多少要借这个阵法补充一点仙力,只不过他这儿一动作,又有人发现了,“咦?那草皮又绿了耶~”

靠,我慢慢吸收总可以了吧?陈太忠心里暗叹,却是抬头看一看天空,“呀,阴得厉害了,爱国去弄个阳伞过来。”

“呀,看起来要下雨了,还是赶紧走吧,”许纯良抬头也看一看天空,“嗯?奇怪……这云彩的形状,怎么这么古怪?”

“下雨才好,正好闻一闻泥土的芳香,”陈太忠笑一笑,心说雨早就下了,不过是还没落到地面上,“我觉得……我现在特有情调,你说是不是,纯良?”

“你还真是得去医院了,”许纯良看他一眼,淡淡地回答,不过这个眼神似乎包涵了点别的什么意思……

李凯琳眼尖,猛地发现天上的云彩,似乎是两个字,说不得轻轻推一下身边的刘望男,将小嘴凑到她耳边咬耳朵,“天上好像是‘吴言’两个字……”

“别瞎说,”刘望男狠狠地瞪她一眼,轻声回答,接着抬头又看看天空,然后居然就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轻咦一声,“咦,真的下雨了。”

还好,张爱国真的借到了阳伞,还是两把,于是,五个人就能静静地坐在这里,看雨落到湖面的景色……

与此同时,吴言正跟着大家走出饭店,看到地面上点点稀疏的湿痕,赵学文先抬一下头,接着就叫了起来,“哈,下雨了,真的下雨了。”

吴市长一听,也抬头望向天空,紧接着,她不顾形象地将身子转了小半圈,呆呆地看着天上的阴云——她出饭店是由东向西,想看清楚那古怪的云彩,是要由北向南的。

原本薄云笼罩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极为阴暗,而阴云中有些部分是越发地阴黑,细细看去,不难出识出是“吴言”两字,带一点楷书的味道。

钟韵秋是紧跟领导的,眼见领导莫名其妙地转身,她也跟着转身,细细一看登时傻眼,一伸手就捂住了嘴巴,隔了好半天才放下手,才要张嘴,却见自家领导淡淡地看了自己一眼,于是登时就闭嘴了。

不过,赵学文可不管那么多,高兴地喊了起来,“吴市长,这天上的云彩,跟你的名字好像啊……没准是吉兆。”

“学文,别乱说,共产党人不讲迷信,”吴言看她一眼,转身向自己的车走去,嘴里淡淡地发话,“希望这场雨能大一点吧……唉。”

她的话说得平淡,但是朝夕相处的小钟秘书却敏锐地感觉出,吴市长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真的下起雨来了啊,”于此同时,蒙晓艳也半杯红酒下肚,呆呆地望着窗外,“太忠库没准不用争水了……嗯?这云彩怎么看起来挺古怪?”

“是吗?”唐亦萱轻啜一口红酒,笑吟吟地望向窗外,然后,她眨巴眨巴眼睛,笑容渐渐地自她脸上敛去——市委大院的小二楼,都是正儿八经坐北朝南的正房,一眼就能看清楚这个古怪来。

“我陪你出去,到院子里转一转吧,”下一刻,她热情地招呼蒙晓艳,蒙校长愣得一愣之后点点头,于是两人相偕而出。

“啊,真好,”走到院子里,蒙校长双臂张开,闭着眼睛面朝天空,深深地吸一口气,煞是陶醉的样子,傻不啦叽的她没注意到,自己的后母,沉着脸看看北方的天空,又转头看看南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