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83章 雨(上)

陈太忠最终还是没抵挡得住唐亦萱的请求,答应她出手试一试——但是他强调了,这效果不敢保证。

事实上,此事他也没办法完全拒绝,撇开小萱萱的因素不谈,分管市长吴言现在也是被这旱情搞得头大如斗,再有就是大市长田立平也不好受。

没错,降雨的事情跟他无关,不但捞不到业绩,更是无法宣诸于口,但是自己身边好多人都涉及了,而东临水、西凤村的人也确实挺可怜,那就……伸一伸手吧。

但是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出手,“做好事”已经成了他再不会考虑的禁忌行为,那么他就要跟小萱萱讨要好处了——“晚上跟我去阳光小区吧?”

唐亦萱却是被他的无耻震惊了,干脆利落地告诉他这不可能,于是两人说来说去,最后她才答应,下一次跟晓艳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用几个比较羞人的姿势,像“吕”字和“串”字什么的。

这些都是她以前从不肯答应的,现在迫不得已答应了下来,将他撵走之后,她红着脸愣了半天,才狠狠地一跺脚,“被这家伙骗了,去阳光小区就是他信口开河,就算我敢去,他也不敢答应……漫天要价,这个混蛋,早知道我才不答应这么羞人的事儿……”

“问题是你已经答应了,不许悔改,”猛然间,空荡荡的客厅里,传来这么一句话,顺着声音望去,却是不见人影,“咳咳……这次我是真的走了。”

“混蛋,”唐亦萱拿起一个抱枕就顺着声音丢了过去,不成想那抱枕严格地按着抛物线的轨迹落地,跳了几跳的同时,也滚了几滚……

陈太忠既然答应插手这件事了,那就不可能只送一个人情,所谓做官的原则,不就是利益最大化吗?

这种人情是不可能送给田立平的,撇开保密的因素不提,这事儿太邪行了,老田未必会相信——他拿什么来证明,这雨是他弄出来,而不是碘化银干冰什么搞出来的?

所以他只能在晚上,横山宿舍自己的家里,悄悄地问白市长一声,“要是我能让最近下场雨,你拿什么来谢我?”

吴市长当时就受精了……咳咳,受惊了,她愣了约莫有十秒钟,才惊疑不定地看着他,“拿什么谢你都行,但是,你说的是……你让雨下到凤凰,而不是提前从气象台得知消息吗?”

要是别人这么说,她不是怀疑说话的是傻子,就会猜测那人在国家气象台有关系,从而得知了内部消息,不过太忠这么说,她就多了一种选择——选择相信这雨是对方搞出来的。

她知道自己的情人不是一般人——如若不是那神奇的穿墙和隐身术,陈太忠连强奸她第二次都没可能,堂堂的区委书记受辱,就算不告你强奸,也有一万种以上的手段收拾你这小副科。

然而侮辱自己的人,还有些别人不了解的能力和手段,这就让白书记产生了犹豫——她可以不承认那时就有点被折服了,但是她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当时的矛盾心情。

但是,纵然是如此,她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太忠居然能强大到如此的地步,呼风唤雨吗?那可真有点不现实了,要知道,吴书记是党员,是不讲唯心主义那一套的。

“啧,”陈太忠听她也置疑自己的能力,就有点郁闷了,亏得你还是我枕边人呢,比小萱萱还是差一点啊,人家是想法设法逼着我下雨,你却是要让我证真!

不过以他的能力来说,证真还真的是挺简单的,于是他就继续追问,“要是我能证明是我干的,那你怎么回报我?”

“我人都是你的了,还要我怎么回报你?”吴言飞快地回答了一句,感觉就是没经过大脑的那种,她的心思全在下一句上呢,“你打算怎么证明?”

“嗯……下雨的时候,我让云彩在天上排出‘吴言’两个字,从北到南这样看,”陈太忠得意洋洋地看着她,下雨比较难,但是这个却花费不了多少力气,“反正吴言俩字儿,笔画也不多,模糊点也排得下。”

“怎么样?既能证明是我干的,又很浪漫……别人了不得用玫瑰、用蜡烛,了不得用钻石排出女朋友的名字,谁能有我这么大的手笔,用天上的云朵排?”

“呃,”吴言登时倒吸一口凉气,就愣在了那里,不知过了多久,两行眼泪自她的眼角流出,紧接着就抱着年轻男人的肩膀,默默地啜泣了起来,铁娘子也有柔情啊。

啜泣了一阵,她就抽抽噎噎地发话了,“太忠,你对我太好了,真的……你要是真能做到这些,让我现在去死,我都觉得这辈子了无遗憾了。”

“我不敢肯定能做到,反正后天暖湿气流就来了,试一试呗,”陈太忠说得很客观,并没有因为小白的真情流露就大包大揽,“不过,我要是做到了……晚上你陪我去阳光小区吧?”

现在的阳光小区名声在外——起码在陈太忠的女人里,绝大多数人已经知道,这里是陈某人最大的一个居中那啥的窝点,他大半的女人,都来过这个地方,没来过的,基本上也都听说过。

“这怎么可能?”吴言听得脸上就是一沉,下一刻,连眉头都皱了起来,好半天才叹口气,“你也知道……我最在乎什么的。”

她最热衷的自然是权力,那么这话何指也就一目了然了,她要去了阳光小区,就太难保守这段私情了,然后……此事必然影响到她的上进。

这可是你拒绝我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心说你要当正宫,却是不肯去视察嫔妃——不能与民同乐,就犯了七出里面的“妒”了。

当然,这也只是他的一种想法,并不代表会做某些事情,关键是白市长约定的两年之期在慢慢地逼近,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收集一点素材,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局面。

吴言却是没想到他的用心,伏在他怀里美不滋滋地发话了,“真想快一点看到……天上出现我的名字……”

两天之后,暖湿气流终于逼近,不过遗憾的是,该气流先过素波后到凤凰,而素波那边没命地发射装了碘化银的火箭炮催雨,又派了飞机出去播撒干冰,但饶是如此,也只窸窸窣窣地下了半天小雨,若有若无的那种,等雨停了,也不过是微微润湿了地皮。

这暖湿气流原本就弱,在省外就被火箭打了一通,这么一折腾就更弱了,不过好的一点是,既然已经经过了素波,后面的地区再催雨也就没人管了。

这气流同时路经凤凰和青旺,其实,这两个地方都知道气流已经极弱了,估计自家再折腾也没啥希望了,但是有水过境,不尝试那也是不可能的。

植树节过去两天之后,三月十四号中午,凤凰市渐渐地阴了起来,这阴云只是薄薄的一层,却是遮盖了整个天空,空气中也弥漫着暖湿的味道,不过大部分人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么薄的云彩,怕是够呛下得雨来。

唐亦萱期待这一刻很久了,十一点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鬼使神差地给蒙晓艳打了一个电话,“看起来今天要下雨,中午回来陪妈吃饭吧?”

“你现在知道是我妈了?”蒙校长身边没人,说不得就要哼一声,跟太忠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叫你你都不答应呢,“嗯……是太忠要过去吗?”

“他没说,”唐亦萱叹口气,死丫头你就整天惦记这点事儿吧,“妈是想起来你喜欢看雨,喜欢淋雨,跟你一边吃饭,一边在阳台上赏雨呢。”

她喜欢下雪,可蒙晓艳却是喜欢下雨,尤其是那种绵绵细雨时,蒙校长喜欢在雨中漫步,任由那细雨打湿长发、淋湿衣衫。

有人说,这是蒙老师以前时不时地失恋,用雨水浇熄心中的愤懑,也有人说蒙老师相貌不佳身材却好,就淋湿了衣衫博取眼球。

不管怎么说,蒙晓艳喜欢下雨的习惯,是离家之后养成的,而唐亦萱一直关注着她,连这种小事也都记在了心上。

“嗯……那好吧,”蒙校长犹豫一下,终是答应了下来,这唐亦萱已经被自己剥掉了那张画皮,该消的气儿也差不多了,不过,临到挂电话,她也不忘刺一句,“我还以为太忠要过去,妈你怕一个人撑不住,才想起我呢。”

不管怎么说,十二点十分的时候,蒙晓艳到了三十九号,而唐亦萱将一张小圆几搬到了阳台上,上面放了四样精致的时令小菜,有小蒙爱吃的香椿炒蛋和麻辣田螺。

蒙晓艳也不客气,去厨房寻个碗,自顾自地盛上米饭,却是不管唐亦萱面前还空着,坐下来就伸筷子夹菜。

唐亦萱习惯了她的叛逆,看她两眼之后,转头向窗外的天空看去,懒洋洋地吸两口气,才感叹一句,“这是春天的气息啊。”

“迎春花早谢了,”蒙晓艳夹一筷子香椿炒蛋进口,一边嚼一边端起碗去扒饭,“再过二十天,连田螺都不能吃了。”

“嗯,清明以后的田螺,是不好吃了,”唐亦萱漫不经心地回答,双眼还是看着窗外的天空,若有所思的样子,却是不肯动筷子。

蒙晓艳扒了两口饭,见唐亦萱坐在那里不动,一时也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分,可是让她去给对方盛饭,那是打死她都不肯干的。

于是,她犹豫一下,站起身来,到酒柜处取了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过来,“喝点吧,现在在外面吃习惯了,不喝酒总觉得有点不得劲儿……我说,你总看窗户外面做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