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82章 不做好事

张书记见陈主任埋头疾走,知道其心态,自是也不好多说什么,好半天才笑着发话,“学生们的饭,村里食堂准备了,味道不是很好啊。”

村里早就没有食堂了,不过村委会有大锅,做一下也不费多少事,尤其是十中要求,做点粗面糊糊就行了,清炒一点白菜什么的,再张罗一点腌制的酱菜就是了——忆苦思甜嘛。

蒙校长听他这么说,幽幽地叹口气,“反正今天是给张书记添麻烦了,现在的学生啊……真是一届不如一届了。”

“蒙校长你这是哪儿的话?呵呵,那只是孩子嘛,”张衡心里深以为然,脸上却是带着不以为然的笑容,他不得不如此,十中那可是市重点,省里都有名的。

就算蒙晓艳不是蒙通的女儿蒙艺的侄女儿,他这一个偏远地区的乡党委书记,也是要巴结的,谁家孩子不上中学?交好蒙校长,将来有些事情,那就能方便一二。

不过他惦记最多的,还是怕西凤村惹上陈太忠,给自己带来麻烦,于是犹豫一下又说,“陈主任,西凤村那边也挺苦的,这两年都快比东临水差了。”

“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里却是莫名其妙地想到了一件事,这东临水这两年发展得算不错了,可是张衡形容一河之隔的西凤村的惨象,用的居然是“快比东临水差了”。

想当初,是哪个混蛋想到把我弄到这里当村长助理的?

见他绷着一张橡皮脸,李凡是犹豫一下,又悄声跟张衡嘀咕一句,“张书记,给我们也配个泵机吧,我们这可是积极地配合乡里呢。”

“你凑什么的热闹?”张衡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又用眼角的余光瞥一下陈太忠,哼了一声,“你当西凤村那台泵机说给就给?他姓杭的管不住自己的村民,影响了乡里形象,我还要收拾他呢……”

“啊,真的?”李凡是听得目瞪口呆,他跟邓六字想的一样,“可是张书记,你都当着那么多村民的面儿答应了,不能翻悔吧?”

“谁说我要翻悔了?”张书记哼一声,却是不再说话了。

李凡是还想再问,却是被老支书拉了一把,于是闷头走路,走了好一截儿才反应过来:合着张书记要刁难西凤村的人。

还是这当领导厉害啊,李村长暗暗感慨,他只当自己能趁着陈太忠不高兴的时候,跟乡里讨要一点东西,就已经算得上是会审时度势了,不成想人家张书记还真就不给,解释的也是一套一套的——估计,这陈主任也会因此消不少气儿。

陈太忠还真是消了不少气,不过等他们赶回村委会,见到那些学生们忆苦思甜得不是很利索,就有点不顺眼。

村委会的院子不算小,不过这小三百人挤进去,也没多少空地儿了,学生们在老师的指挥下,去几个大锅边排队打了饭,大多吃得挺香,有的却是愁眉苦脸的。

粗粮就是这个不好,一开始大家还能吃个稀罕,觉得不错,但是多吃几口,就觉得拉嗓子了,尤其那炒菜里面基本上见不到油星儿。

粗吃还觉得是地里刚摘的新鲜蔬菜,再吃几口也觉得没味儿了——偏生那大师傅手艺还不行,将菜炒得稀烂,生恐不熟学生们吃了出问题,如此一来,连菜香都没多少。

陈太忠他们进门儿的时候,学生们的饭已经吃得七七八八了,有人端个海碗,看着碗里剩下的大半碗糊糊发愁,还是有个老师眼尖,一指院门口,“吃不了的,倒进泔水桶里吧。”

“这学生……”陈太忠看得都摇头,几个娇滴滴的女生,看起来那碗里的东西总共没动了两筷子,一看就是娇惯出来的。

一个打菜的大师傅听见了,也苦笑一声,“陈村长,这城里娃就是不行,干一上午活儿,连这点东西都吃不了……”

“行了,进去吃饭吧,”李凡是赶紧打断他的话,很显然,张书记、蒙校长和陈主任等人,是有小灶吃的,学生们吃饭涉及忆苦思甜,领导们是涉及接待规格。

当然,东临水也没几个钱,这接待无非是田里长的,地上跑的,不过李村长不愧是开过饭店的,做出来的还不算难吃。

“你这学生们,下午还能种树吗?”陈太忠大大方方地跟张书记分了首座——按说以他的级别,应该坐正中的,但是张衡怎么也做过他的领导,那么,不是特别严肃的场合的话,保持一点尊敬还是有必要的。

“不能种也得种,不想吃的别吃好了,”蒙晓艳无奈地哼一声,下一刻转移了话题,“村里搞这么多海碗出来,也不容易吧?”

李凡丁和张衡听得就笑,过了一阵,张书记才发话,“村里有管张罗红白事儿的,这点东西还真的不算个啥,你问陈主任就知道了,他当初修路,也是这么搞的……”

不管怎么说,桌上大家都不提这学生们的表现,陈太忠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他心里有点不爽,吃过饭就溜了,跑到三十九号跟小萱萱发泄了起来,“你说现在的学生,啧……真是没办法说……”

唐亦萱是好性子,跟他细细地了解一下经过,也是无奈地感慨一下,接着却是又想起一事来,“今年的旱情这么严重吗?”

“是啊,看着那西凤村的人,我都恨不起来,要是别人敢跟我东临水的人叽歪……”陈太忠哼一声,才待自吹自擂一下,猛地发现小萱萱的眼中有点异样,禁不住出声发问,“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

“帮一帮他们吧,”唐亦萱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来一场人工降雨,怎么样?别想耍赖……我知道你行的。”

“你有没有搞错啊?”陈太忠听得登时就跳了起来,“这是得……得那啥以后,我才能用的,我说姑奶奶,你知道凤凰有多大吗?”

这个那啥,就是飞升之后,呼风唤雨可是仙人手段来的,仙界才一飞升是游仙,仙力少一点都未必足以覆盖得了凤凰这么大,好吧,就算他带了点作弊的仙力回来,飞升之前也能这么搞,但是显然,他现在的境界还是不够——容纳的仙力不够。

可是唐亦萱不知道不是?于是就出声发问,“你说的那啥……是指什么?”

“你也别问了,肯定不行,”陈太忠苦笑一声,“下雨倒不是不行,但是我现在能下雨的范围,也就是市委大院这么大。”

他知道小萱萱是烂好人,所以不得不解释清楚,当初自己想跟她亲热,她提出的条件就是要帮那农民工讨工资,才肯原谅自己跟蒙晓艳的私情。

“那你还是能行嘛,”唐亦萱眼睛一亮,接着嘴角微微上翘,笑吟吟地看着他,“你这小子,又是想跟我提什么条件吧?”

“我……我无话可说,”陈太忠苦笑一声,他知道自己现下要提什么荒诞一点的条件,小萱萱估计也能答应,但是都已经母女那啥了,他还能有什么再荒诞的条件可提?

于是,他接着就正色摇摇头,“我就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这么说吧,想要大范围地呼风唤雨,首先你得有水吧?地上的水本来就不够了,你让我把太平洋的水弄过来?”

“天空里不是有水汽的吗?”唐亦萱眨巴眨巴眼睛,很认真地发问了,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好像在梦里一般——这么荒诞的事情,为什么我会这么认真地讨论?

“天空……恐怕也不行,”陈太忠认真地考虑了一下,摇一摇头,“水汽太散了,做不到那么大,我说的下市委大院这么大的雨,就是指的水汽。”

“那这么说,等暖空气过来的时候,你就可以了?”唐亦萱这人就是这样,温文尔雅大大方方,却是偏偏地带了一点偏执,不达目的不罢休。

“哎呀,这可是亏的慌了,”陈太忠听到这话,禁不住咂一咂嘴巴,因为他想起来谁跟自己说过,好像什么时候会有暖湿气流过来,“这这这……这政绩怎么也落不到我头上啊。”

“不行,”下一刻,他很坚决地摇摇头,“上次帮民工要钱,就要得泪流满面了,我是再不做好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