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81章 纠纷

张衡的基层工作经验还是相当丰富的,一语就说中了要害,你西凤村瞎折腾,还不是嫌自己取水的水位高?答应你一台水泵,总可以了吧?

凭良心说,一个水泵真没几个钱,但是西凤村也不宽裕,随便扒个口子就能浇地,还省电,买那玩意儿干啥?当然,乡里白给那就是另一说了。

不过话说回来,张书记的水泵,也不会是那么好要的,眼下这事儿也真的是屁大一丁点儿,大家之所以叫真,无非是东临水村觉得自己在响应乡里的号召,而西凤村认为,非常时期大家不能不守规矩。

官场里讲究,毛病不能惯,这人和人打交道,也讲究这个,眼下这点水倒还好说,再旱个把月,西凤村没准还真得考虑买水泵了,所以才宁可酿成上百人的群架,也要争夺水库上的话语权,实在不足为奇。

但是张衡生气啊,为了这百十来块的事情,我答应你两千多的一台水泵,这都是为了尽快平息事态,要不然引发大冲突,那可就因小失大了。

西凤村的人一听说这话,就不作声了,有了泵机,咱都能把整个太忠库抽干呢,用水上自然不会再受东临水的治了,张书记这是乡里干部里的一把手,当着这么些乡亲说出来的话,肯定也是要算话的。

可是李凡是一听,就有点恼火了,我这是听你张书记的话呢,凭啥西凤村就白白得一个泵机?那些水不够,也是学生娃们糟害的,不关我们东临水的事儿啊。

他做官可没有李凡丁时间长,见识也不如前村长广,不过,当这么多人的面,他还是不敢顶撞乡里的老大,只得委委屈屈地申诉一下,“张书记,他们不配合学生娃搞精神文明建设,都得了一个泵机,我们东临水……也要一个。”

“你还要个什么?”张衡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对东临水的状况,张书记心知肚明,他是老白凤乡了,这些事儿蒙哄不了他,“你那儿的口子,太忠库干了,你那儿都扒得出水来,少跟我凑热闹。”

“张书记,这话没错,可是当时的蒋工说了,老扒口子的话,容易对水库造成隐……这个隐患,”李凡是大声嚷嚷着,辩解了起来。

他这话说得听起来在理,但是事实上不然,这扒口子是乡里土话,各村的口子在建水库时,就做过相应的渠划规划,而水库施工时,在口子附近肯定要做处理。

这么一来,就保证分流渠所接豁口处不出问题,前面可以放下类似闸门一般的挡板,真要来什么大洪水,只要把阻挡物后面也填实了,就不怕这一块儿出毛病,甚至可以说这一段是最让人放心的——这么说吧,水库溃坝大家见过,谁见过坝没垮,水闸先垮的?

“隐患个鸡巴,”邓六字张嘴就骂,张书记或者不知道这太忠库是咋回事,他作为生活在太忠库旁边的人,真的是太清楚了,一听李凡是打算嘴里跑火车,他就忍不住了。

按说西凤村这么折腾一下,就得个水泵,已经可以满足了,但是想到东临水也要个水泵,邓主任就觉得委屈得慌,麻痹的老子是真有需求,你那叫趁火打劫。

这么想着,他心里就不平衡了,这倒不是说见不得邻居比自己好——事实上这个因素未必多但也有一点,更关键的是,乡干部若是只补偿西凤村,那就说明西凤村占理,要是两家都补偿,那说明,这次西凤村还是没有压制住东临水。

所以,邓六字不能容忍李凡是浑水摸鱼,这次明明是我们占理的,于是就要戳穿对方的谎言,“这个水库建的时候,陈太忠考虑你们东临水太多了,你别不承认。”

“老子就考虑东临水多了,你咬我啊?”陈太忠在人群后面站着,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你小子满嘴不住地喷粪也就算了,现在又敢嚼我的舌头?

他慢悠悠地排开众人走上前,上下打量一眼对方这五大三粗的汉子,“再在背后瞎逼逼,信不信我断了你西凤村的水?”

“你是……陈太……陈村长?”邓六字没近距离观察过陈太忠,只是在太忠库揭牌趁热闹的时候,远远瞄过两眼,又在电视里见过几次,上下打量一下对方觉得面熟,再一结合人家说的话,就猜出了一二来。

陈村长背着手傲然不语,周边的东临水村民们可就激动了,“可不咋的,这就是我们陈村长”,“陈村长好不容易来一次,你不给我们面子,就是不给陈村长面子”……

邓六字一听,也有点腿软,事实上,陈村长这人,属于墙里开花墙外香的,丫在东临水的时候,没人觉得这小年轻有多猛,但是陈太忠离开之后,在市里渐渐地闯出了名堂。

白凤乡是个比较封闭的地方,东临水和西凤村尤甚,但是对自己这里出去的人物,大家都还是比较关注的,尤其是太忠库揭牌的时候,省委书记蒙艺都来了——还能有谁不知道东临水前村长助理的?

“陈处长,你的东临水要活,我们也要活啊,”村里人没文化,可邓主任多少也算官场中人,又是四十出头了,就知道叫“陈处长”比叫“陈主任”更合适,而且也知道对方的恐怖。

然而,村干部就是打出来的,关键时刻他不能掉链子,“你要觉得我做得不对,打我一顿好了,我不还手,就是这个水的事儿,它不能商量。”

“想打架?你们一起上吧,不就是四十七个人吗?”陈太忠的手向后一背,就那么施施然地走了出来,嘴角兀自噙着一丝冷笑,“事先说好啊,医药费我不管。”

陈太忠护短护得极紧,但是今天事情的因果他听明白了,也就没觉得西凤村错得有多厉害,所以才强调一下医药费的问题,却也是虚言恫吓的意思。

原村长助理非常明白,村里挣钱不易,实物倒是好说,对每一分的花销,那都是看得极重,要是真遇上那些欠揍的,他直接就是打了再说——哥们儿就打你了,给你钱看病。

而眼下提前说不给治病的钱,那就是说你们最好掂量一下再动手——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我是给你们机会了啊。

他这话不说还好,一说,邓六字就开始哆嗦了,陈太忠……这是陈太忠啊,不管邓主任刚才吹得再厉害,但是作为一个村治保主任,他很清楚什么叫“凤凰市黑白两道通杀”。

他不吱声,别人自然也就不敢吱声,陈某人见到自己的淫威大盛,心里一高兴也就懒得计较那么多了,“都散了吧,你们西凤村的以后少欺负我们东临水。”

“我们没有欺负人,”邓六字一听这话就又不干了,没办法,这个关键时刻他要是顶不上来,以后这治保主任就难以服众了,宁可让陈太忠打我一顿,这个理是要争的。

“嗯?”陈太忠都打算转身走了,听到他这话,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侧头上下打量此人一眼,却不再说话了。

陈主任原本就是以气机入道,做了这么久的官,官威也培养出了不少,再加上他有意威慑,所以,仅这淡淡的一眼,就让邓六字觉得,仿佛一座泰山当头压了下来,竟然连继续解释的勇气都没有了,冷汗也从背心冒了出来。

“陈主任,老六他不会说话,算了吧,你不要理他,”就在这时,西凤村那边又站出一个人来,三十多岁,一副村民打扮,谈吐却是尚算得体。

这位见陈主任又看自己两眼,于是笑吟吟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建福公司在小王庄的抄表员刘刚,早就听说陈主任的大名了。”

“哦,”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又看一眼邓六字,见他愣在那里不吱声,于是转身就走了,也没理那刘刚。

建福公司的抄表员,很多都是聘用当地的村民兼职,而付出的工资不过是月薪一百,以及两百度免费用电数。

别小看了这两百度电,以前大家用大网的时候,有的村落一度电能达到两块五,当然,这并不是供电局的公开定价,具体原因以前说过,也就不再表了。

而建福公司走的都是水电,这点电的成本几近于无,却是给抄表员留下了天大的福利——对村民来说,两百度电一般也用不完,那么扯根线跟亲戚朋友分润一下,也是极有面子的事情,村里人多是世代相伴而居,对面子的看重远超城里人。

不过,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每个抄表员都不可能抄自己村子的表,而且还不定期轮换,于是就出现了家在西凤村的人,去抄小王庄的表的现象。

小王庄离西凤村有将近五十里地,还净是山路,算是比较极端的例子了,可是这刘刚看起来也颇以为荣,这就是时下农民的真实心态——我们不怕辛苦,就怕赚不到钱。

而且,这抄表也不是多辛苦的事儿,一个月抄一回就行,平日里的线路巡查要求得也极松,农闲时候,每个月保证能到十五天就行。

当然,西凤村的抄表员若是在小王庄被本地人欺负了,小王庄的抄表员你就得站出来帮忙说话,若是西凤村的抄表员在里面上下其手,小王庄的抄表员或者其他抄表员……甚至任何人,都可以向建福公司反应。

所以说,杨华搞农村工作,还真的有一套,互助互利的同时,又相互监督了——这就是从制度上堵住了漏洞,断绝了很多潜在的不稳定因素。

当然,再好的制度,也要执行得当才行,而建福公司并不大,不但是私人性质的,搞的也是一言堂,相关环节自然不会出现问题。

这也就是刘刚敢站出来跟陈太忠打招呼的原因,但是他胆子够大,陈主任却是有点郁闷了,别人都知道我是建福的幕后老板,但是你这么站出来公然表态,啧,这是有点不合适,幸亏在场的最大的官儿,也不过才是正科的张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