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76章 不便豪夺

“你老爸知道这件事吗?”陈太忠沉吟片刻,不得不这么问了。

“可能……应该知道吧?”田甜回答得有点迟疑,沉吟一下又叹口气,“他俩知道咱俩的关系,既然他们不说,我怎么好问?”

“算了,等我见了立平市长,直接问他好了,”陈太忠拿定了主意,田强这家伙太自以为是了,要不是我知道你真的姓田,没准会以为你是祸害田市长来的呢。

“要不,你还是先跟我哥说一声吧,”田甜犹豫一下,还是提出了建议,“他好像对你有点误解……你别让我难做。”

“我跟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陈太忠对田强已经不抱希望了,那家伙做事实在太不靠谱,“也就他是你哥,我给你面子,换个人的话,不整得他哭爹喊娘,我跟你姓田!”

“那你这不是入赘啦?”田甜听得就笑,“那我赶紧跟我老爸说,让他给我准备彩礼,娶你过门来。”

“那我这攀龙附凤的帽子就戴定了,”陈太忠也笑,玩笑归玩笑,他已经听出来甜儿的情绪,并没有那么好,“市长的女儿呢,我哪儿敢乱想?”

“只要你敢想,我就敢答应,”田甜在那边哼一声,话接得奇快,不过紧接着,她又幽幽地叹口气,“可惜,市长的女儿,肯定没有市长对你的帮助大了……你说是不是?”

陈太忠登时嘿然不语,他当然知道这话的意思,田主播是跟白市长并肩作战过的,共用过一枝枪,所以,好半天他才叹口气,“小白说了,她能容忍你的。”

“嗯?”田甜讶异地哼了一声,女人在这种时刻,都是非常敏感的,“我不但能容忍她,还能容忍你所有的女人……你是不是答应她什么了?”

“没有啊,她就是对你印象挺好的,”陈太忠自然要矢口否认,心里却是在纳闷,最近这是怎么啦,是个人就想结婚,难道真是春天到了的缘故吗?

“是吗?”田甜的狐疑,隔着电话都听得出来,接着又出言试探,“她要做大房的话,我也不计较地位……不过其他人怎么办?”

“那个啥……我跟你爸约好了,五点在他办公室见面,”陈太忠有点抵挡不住这攻势,忙不迭转移话题,“就这样,先挂了啊。”

就在他伸手按“挂断”键的时候,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从听筒内传来……

田立平别的方面或者不行,但是对工作的态度,那真是没话说,自打他来凤凰之后,错非必要,一般根本就不回家,周六周日都是在凤凰的各个县区度过,凤凰市七区二县五十九个乡镇,他已经跑了四十一个,市直机关、工矿企业也跑了不少。

像今天陈太忠说要找他汇报工作,他都是在静河二库附近,视察土壤墒情,天南省大部一个多月没想下雨了,未来的两周内估计也不会有雨,现在的旱情已经严重地影响了春耕。

所以,田市长在见到陈主任的时候,情绪都不是很高,“唉,抗旱形势很严峻,这一周以来,已经发生两起森林火灾了,幸亏发现得及时,要不然问题就大了。”

“两起?”陈太忠听得咋舌不已,心里却是有点微微的纳闷,老田你来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居然就碰到了这种事情,你这屁股下面的位子,很危险啊,“严重吗?”

“过火面积一共十几亩……都发生在童山,”田立平叹口气,苦恼地揉一揉太阳穴,低声地回答,“幸亏吴言多操了点心,要不然就糟糕了。”

“十几亩?”陈太忠听得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他在通玉县亲眼见识过山火的,可别小看这十几亩,能扑灭那真的是万幸中的万幸了,森林火灾一过火,连树根都烧得着,山上又风大,真要烧上百十亩,那想扑灭都难了。

“嗯,小吴现在还在童山,”田立平又叹一口气,“偏偏这青旺的又来捣乱,要咱静河二库加大放水量……那能加大吗?青旺有水了,咱凤凰怎么办?”

“这是……省里的意思?”陈太忠听得出来,要仅仅是青旺提出来的条件,田市长不可能头疼到这种程度。

“是啊,青旺是农业大市,”田立平面无表情地回答,声音却是低沉得紧,“他们是重要产粮区,可是,曲阳那边也干得一塌糊涂了。”

要说青旺是天南的农业大区,曲阳就是凤凰的粮食心脏,反正水就这么多,省里要保青旺,市里可是想保曲阳,“啧,段卫华运气好,跑到素波了……反正素波不愁没水,我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差呢?”

“段市长在的时候,可是遇到了98年的大洪水,”陈太忠听田市长连这种话都抱怨出来了,禁不住就出声笑着劝解,“而且全省干旱,素河的水量也不行吧?”

“但它是天南的心脏不是?”田立平悻悻地撇撇嘴,眉头又皱一皱,“来片云彩别的地儿都不许动,要等它飘到素波才人工降雨,那是先天上的优势……算了,不说这个了,小陈你那个曲阳黄搞得怎么样了?”

“势头还不错,不过那边人劝我,要注意包装的统一性,”陈太忠沉吟一下,方始缓缓发话,“这样一来,不好一直占用贾记的商标,需要再尽快设计一个了。”

“贾记啊……”田立平拉长声音,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态,好半天才哼一声摇摇头,“可惜了,不是国企,当年怎么就没国有化了这个牌子?”

“国有化了的话,也未必撑得到现在了,”陈太忠笑一笑,他这话不是虚妄的,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凤凰人,他见识过了不少老字号的倒闭,“像张头云吞,三响斋汤包……这些可都烟消云散了。”

说是这么说,他很能理解田市长的心情,以前段市长也是这个态度,很想把贾记收归国有,但是人家贾家不答应,大家又不好用强。

“你再去给他们做一做工作?”田立平侧头看他一眼,笑吟吟地发问了,“我觉得你做群众工作,挺有一套的。”

陈太忠登时就僵在了那里,好半天才苦笑一声,“您不想背这骂名,我也不想啊……我的名声,真的就差到那种程度了吗?”

“谁不希望地方特色越来越多?”田市长白了他一眼,犹豫一下,又叹口气摇摇头,“问题这一家现在影响到咱们凤凰市走向欧洲的行动了……啧,其实这也是个机会。”

“算了,由他去吧,要不不明真相的群众又该骂娘了,”陈太忠摇摇头,“贾记的坛子是阴平出的,一两天在阴平做些差不多规格的坛子吧。”

“要不要好好设计一下?”田立平还是有点拿不准,“再琢磨一下上面写什么字,这件事要慎重一点来做……你说荆老可能不可能再帮你写几个字?”

“就曲阳黄三个字儿就行了,欧洲那边快断货了,”陈太忠坚决地摇摇头,“再坚持一阵儿,贾记那就深入人心了,到时候想不强取豪夺都不行了,人家外国认的是品牌!”

“真要夺也就夺了他了,大不了多补偿他一点,我为的又不是个人私利,不怕人说,”田立平哼一声,这就是他跟段卫华最大的不同之处,关键时刻他下得了手。

事实上,田市长最担心的,还是新设计的坛子能不能获得欧洲那边的认可,“你说咱改一下字就行了?这傻大黑粗的……多少美化一下吧?”

“人家欧洲人就认这个,真的,”陈太忠再一次地声明,“咱就是用这凤凰特色,在欧洲酒会上刮起它一阵中国风来!”

“嗯,行了,由你吧,”田立平现在也只能选择支持了,“一年五十万坛……问题不大吧?”

“问题不大,起码一开始问题不大,过了这阵风,那就不好说了,”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实在不行转头攻国内市场,总之,这个曲阳黄一团散沙的局面,必须遏制了,它们相互之间,还存在一个恶性竞争的问题。”

“嗯,那我就让谢向南具体负责此事吧?”田市长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微微一笑,“他分管农林水……听说是你党校同学?”

“谢区长做事……气魄不太够,稳妥是没问题的,”陈太忠实话实说,对于自己曾经的副手,他了解得相当清楚,“关键时刻,还得田市长帮他撑一下……咱们初期供得上五十万坛吧?”

“一年内三十万坛是有品质保证的,实在不行就来个……饥渴销售,关键是牌子打出去,”田市长的理念居然很新潮,“细节都酝酿得差不多了,关键是看谁来挑头……你说咱们搞个曲阳黄酒协会,统一包装,一致对外好不好?”

“不好,”陈太忠一听协会俩字儿,登时又头大不少,于是忙不迭地摇头,“是用行政手段整合曲阳黄的时候了。”

“那就吴言挂帅,谢向南配合吧,章尧东不反对,速度还能加快,”田立平笑一笑,侧头看一眼陈太忠,“你这家伙做事,速度太快,我感觉是被你推着走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