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74章 后果来了

“你这家伙欠收拾不是?”黄汉祥怒视着笑得前仰后合的某人,“我什么时候跟你不讲信用了?你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要不然咱俩今天没完!”

“驻欧办开张,您说要去结果没去;本来素波说上的是田立平,结果改段卫华了,还有……”陈太忠眼见老黄是真有点恼了,就随口扯一些故事出来抵挡,反正老黄平时习惯跟他不见外了,那些不得已的事情,随手就能划拉出来不少。

“打住吧你,”黄汉祥真是拿他没招了,有心说那些都是不得已的情况,可是想到这“不得已”三字,落到凯瑟琳耳朵里的话,基本上就约等于不讲信用,终于重重地咳嗽一声,“你这小子,一点爱国心都没有?”

“行了,不开玩笑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老黄着恼,陈太忠心里居然生出一点不忍来,自然也就不好再没大没小地开玩笑了,“凯瑟琳,你帮了我这个忙,就算黄总一时半会儿找不到项目,我也帮你催,你看好不好?”

凯瑟琳还真是最相信他的担保,虽然她也知道,他在国内的能力和人脉,比黄总差了不止一点半点,但是她就是相信,要不说感情这东西,有时候确实影响决断呢?

“我只能说试一试,”凯瑟琳沉吟一下,难得地苦笑了起来,“其实太忠,有个人你可以找一找,还记得海因先生吗?他身后可是有个犹太人团体呢。”

“哈默的助手啊,这个人我知道,”黄汉祥点点头接口了,接着看陈太忠一眼,又犹豫了起来,“太忠你可以……算了,我让别人找他吧。”

“那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这种事情你要是全推到我身上,不瞒你说老黄,我会鄙视你的……

忙完这点事情,陈太忠就又走了,凯瑟琳也态度挺端正,跟他同一天起飞,不过一个是飞往素波,一个是飞往纽约罢了。

到了素波的时候,正赶上周末,秦连成也知道了他回来,专门摆了宴席招待他,按陈太忠所说,他联系的那些中药材代理商,每年大约只能吃百十来万美元的货,还未必全从正林收,但是对正林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极大的突破了。

所以秦市长挺感谢他的,还专门找了许纯良来作陪,酒桌上轻描淡写地就定了下来,说是过一阵派人专程去一趟德国。

酒桌上,说起陈太忠现在忙的事情,秦连成禁不住连连感叹,“把小陈放出去,这算章尧东走对了一步,纯良你看,这家伙现在真的太能干了,连素波的服装厂都跟着沾光。”

“嗯,科委都快装不下他了,”许纯良点点头,眼中似有所思,“我听章书记的意思,可能等你大专毕业了,就要调整工作了。”

“什么?”秦连成和陈太忠听得齐齐一声叫,尤其是陈太忠,声音格外地大,“调整我的工作……说了让我去哪里没有?”

“没有,”许纯良摇摇头,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终于又闭嘴,“反正只是个意向,太忠你别跟别人说啊。”

“啧,”秦连成听得咂一咂嘴巴,心里就有了点猜测,不过,这俩都是跟他很亲近的人,有些话实在不方便说出口,“那这么说,纯良你这个主任,还得干一段时间了?”

他这问话自有用意,陈太忠若是被调走了,许纯良就不是挡他路的了,那么就能在科委多干一段时间,下一步小许如果不想走,就一直呆在这里,等有提拔的机会再走——科委现在是真的红火,在这里也是公私两便的事情。

反正许书记的公子,“三年两岗”这种硬指标基本上也不会是太大的障碍,严格说起来,小许在机关事务管理局还待了一阵,也算得上是“两岗”,无非是其中一岗不到一年,这就是更小的问题了。

“先干着吧,具体的事情,我也不太清楚,”许纯良腻腻歪歪地回答,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散漫了,连自己的前途都不太操心——要是换给别人说这话,可能是不想交底儿,但是他不是这种人。

秦连成有意打岔,陈太忠却已经不复是当年的愣头青了,说不得若有所思地看看许纯良,沉吟一下,闷声发话了,“章尧东这是……要你跟我吹风吧?”

“可能吧,反正他说,省里有意把你调上去……就是那么一说,”许纯良怪怪地看他一眼,“你前一阵儿有点太活跃了。”

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心里有点明白了,八成是陆海的事儿发了,这是纯良当着秦头儿,不好说得太过明白——嗯,有人想把我弄到省里,给个闲职挂起来。

这个猜测可能吗?很有可能的,不过,陈某人当时做事的时候,就想到这种结果了,倒也没太过惊讶,他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会是省里呢?”

“章书记也觉得你在欧洲干得不错啊,”许纯良低着头发话了,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只不过省里有人对你表示关注了,听他的意思,也舍不得放你走。”

陈某人是双刃剑,用得好能增加业绩,用不好就伤着自个儿了,这一点,章尧东是相当明白,而现在凤凰市的煤焦集团已经筹备得七七八八了,这又是一桩不小的政绩。

所以,虽然陈太忠现在倒向田立平的迹象非常明显,章书记也不舍得放他离开,市政府的业绩也是市委的业绩,而且这驻欧办,原本也是他提出的设想。

甚至章尧东私下里,都在为自己这个创意叫好,如此一来,既能享受到陈太忠带来的成果,又将此人放逐到了国外,不会引起凤凰市官场的动荡,至于此人时不时回来一趟,那也无所谓了,而且这家伙回来,都未必有足够的时间呆在凤凰。

所以,章书记对眼下的局势很满意,这是毋庸置疑的,许主任这话说得很符合情理。

谁对我表示关注了,是邓健东吗?陈太忠细细琢磨一下,实在想不出自己可能会引起谁的关注,一时就沉默了,看来……真的是有关部门?

他的沉默看在许纯良眼里,真的有点别的味道,秦连成见这俩都不说话,自己也不便再说此事,说不得笑一笑打岔,“太忠,你前一阵儿搞的松露不错,还有没有了?我女儿特别喜欢吃。”

“她倒是会吃,”陈太忠听得微微一笑,“这玩意儿可是老贵了,秦头儿,你没准要惯出她一个奢侈的习惯。”

“吃个稀罕嘛,谁还拿它当饭?”秦连成听得也笑,“有的话就给老主任拿点儿,没有就算……你还怕我讹上你不成?”

“凤凰的冰箱里还放着点儿,回头让纯良给你拿过来,”陈太忠看一眼许纯良,不成想,他这一眼过去,许主任终于忍受不了啦,“反正这么说吧……要是省里安置你安置得不妥当的话,我让我老爸帮你说话。”

“嗯?”陈太忠和秦连成又都怪怪地看他一眼,两人心里的纳闷真的是不用提了,小许同学这话不但说得没头没脑,也不符合他的性格,他啥时候变得这么有担当了呢?

“啧,”下一刻,陈太忠反应过来了,合着陆海那边的出事的时候,小许也发话了,说是要往死里整那帮人,结果自己折腾出那么大的事情,现在的纯良,是有些自责吧?

“无所谓,我不一定走得了呢……而且,往上走也未必是坏事儿,”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里禁不住生出一股暖意来,纯良这朋友,真是没有白交,别看往日里黏黏糊糊的,关键时刻也敢站出来负责,“有你这句话,就比啥都强了。”

他并不认为自己一定会调走,要不然黄二伯那边早就将招呼打过来了,没错,他陈某人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他背后的黄家那可不是能轻侮的。

而且,驻欧办那里,对外也负有相当的业务,不管是拿得出来的还是不便张扬的,他要就这么调到省里,放弃欧洲那一摊,怕是老黄也不肯干休吧?

“你们这哥俩,说什么呢?”秦连成终于发问了,他隐隐觉出来这俩在交流一些什么东西,却是死活听不明白,于是出声发问。

“没什么,前一阵儿让太忠帮我办点事儿,结果搞得不太好,”许纯良微微一笑,果然是将事情揽到自己身上了,“我也就是沉不住气,就跟他说了。”

“哦,”秦连成点点头,不再说话,他可以不见外地发问,但是小许不想再说,那他就没办法再问下去了——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

“明天是星期天,下午咱们一块儿回?”许纯良看一眼陈太忠,“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算了,我先回,”陈太忠摇一摇头,苦笑一声,“得找田市长汇报一下工作,除了煤焦,我把曲阳黄也卖出去了,赶紧得操一下那个心。”

秦连成和许纯良登时讶然,好半天秦市长才叹口气,“我说太忠……你不要去省里了,来正林吧,我们这儿特色也不少呢……”

第二天中午,陈太忠就赶到了凤凰,午饭自然是在三十九号吃的,他还不忘记给蒙校长打个电话,让她回家吃饭。

有了欧洲的那一周的荒唐,唐亦萱对三人的关系,也有了一定程度上的接受,最起码在饭桌上,她表现得煞是镇静,嘴里也不说什么老书记长短的了。

不过,在吃完饭之后,她走进卧室将门一锁,“有点困了,你俩去那个家吧,我要休息一阵儿。”

“妈,你这是什么意思?”蒙晓艳不干了,咚咚地敲门,嘴里大声地嚷嚷着,她最喜欢的就是看她的继母受窘,也说不出这是个什么心态,“你可答应我老爸了,要好好地关心我。”

她使劲儿地嚷着,可是唐亦萱就是不开门,陈太忠抱着膀子,微笑着站在一边看热闹,也不说劝阻,随着她声音越来越大,到了某个程度的时候,唐亦萱终于忍不住,打开了卧室门,红着脸看着她,“我不过是休息一会儿,就是不关心你了?”

她质问完蒙校长,又狠狠地瞪陈太忠一眼,“这门拦得住你吗?你就跟着她一起坏吧,非要我来开门……先给我洗碗去!”

“哈哈,”陈太忠放声大笑,转身收拾碗筷去了,自打蒙校长去了一趟欧洲,也知道他能用一种古怪的方式进房间了,所以小萱萱才会如此说,“晓艳你说得不错,小萱萱脸红的时候,真的是很动人……”

接下来房中的旖旎,也自是不用再表,直到下午三点半,房里乱七八糟的声音才静下来,过不多时,唐亦萱穿戴整齐就想向外走,被光溜溜的蒙晓艳一把拽住,“妈,陪我们聊一会儿嘛。”

“一对儿小坏蛋,”唐亦萱挣动几下之后,哭笑不得地叹口气,缓缓地床边坐下,说不得寻个话题转移尴尬,“太忠,听说市里组建煤焦集团,是你发起的?”

“是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一手把玩着蒙晓艳,另一只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小萱萱的衣襟,左拥右抱煞是得意,“过两天外资就到了。”

“那你回头跟田立平说一说吧,不要让他儿子乱来,”唐亦萱幽幽地叹口气,“那家伙在玩什么好汉股……这是对外贸易,品质保证不了的话,你也难免被动。”

“田强?”陈太忠听得就是眉头一皱,“这家伙这么沉不住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