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72章 穷团体

要说这服装协会的性质,还真是比较古怪的,事实上大部分的协会都是这个样子,比如说旅游协会之类的,你说它啥用都没有吧,偏偏地是行业协会,行业的事情他们都能管,务实到制定行业规则、等级评定,务虚到强调行业自律啥啥的。

然而,他们还不能算政府机构,别看会长是由政府官员兼职,正式工作人员还拿着薪水,可它们没有太好的制约手段,行业内的事大多也只是调停什么的,下面的单位愿意给面子就给了,不愿意给面子,他们也没办法。

当然,大多数人还是愿意给协会一点面子的,而协会也没有什么向下搜刮地皮的能力,就那么一点工作人员的薪水,都得指望国家财政,正儿八经的清水衙门——事实上,这“衙门”俩字都不贴切,社会性团体罢了。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既然是这种性质,那么协会里的人把一分钱看得比碗还大,那也就正常了,又由于这协会多少也带一点职能,所以比一般的社会性团体,多了几分明争暗斗的官场气息。

说白了就是,人穷,还偏偏心思多,那些进来混日子的主儿也就算了,有点想法的人,那不但吃相难看,手段也阴毒无比,比一般的官场都还复杂——因为做事的人不用讲太多规矩。

有人说风笑你这么写,有点不对啊,比如说旅游协会的酒店、旅行社评级,又比如说科协的学术认证,这些不都是来钱的地方吗?怎么可能太穷呢?

然而还是那句话,他们缺少有效的制约手段——国家也不可能答应社会团体有相对的制约手段,旅行社评级是要旅游协会认可的,但是人家该评几级,不是你操心的事儿,还有旅游局呢,你盖章就完了。

科协同样存在这种问题,要不是那些惊世骇俗的研究,你当那些学霸是吃干饭的?根本就都是一样的,无非是摆设罢了。

就算服装协会,也是同样如此,比如说服装评选什么“十大品牌”,这就算比较来钱的活儿了,但是该选谁不该选谁,也不是完全由他们做主的。

当然,这盖章的时候也有小钱可拿,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了……总之,这东西一句话两句话实在说不清楚,但是就是因为穷,才导致了童主任对陈太忠伸出了手。

要说服装协会介入此事,也确实有几分道理,作为一个行业协会,尝试协调一下并不为过,但是敢跟陈主任说“你应该”如何,那就是童主任的一点小私心了——行业协会是没啥权,可脑袋上确实顶了中国俩字,遇上下面地市的小土棍,开口诈唬一下也是正常的。

如果敲诈得手,他的外联办就有功劳了,不但可以通过组织相关人选收取一部分费用,这打开米兰时装周的缺口,也算是成绩呢,更别说他还能拿这名额去做人情。

可笑吗?一点都不可笑,富贵险中求,陈主任能从米兰弄到邀请函,那必然不是含糊的主儿,但是童主任穷怕了,又有蔡家的大旗可借用,怎么可能不试一试?

“行业协会的管理费,不是很多吧?”荆紫菱问出了问题的关键,她的公司也参加了两个这样的协会,无非是分享一下信息,摊派一些报纸杂志,交流一下市场动向什么的,隔上个把月开个会什么的,也就这样了。

一开始,还有那些不知道深浅的家伙,除了硬性摊派,还想榨出点别的什么费用,结果荆紫菱把自己在黄老家的合影装个相框,往办公桌上一摆,就没人再唧唧歪歪了。

各个行业协会的管理费,基本上都不算多,天才美少女这就是问了,为了这点会费,你值得这么做作吗?

“关键是行业里有些有影响的企业,没有得到名额,他们吵吵得厉害,”童主任现在真是有啥说啥了,只要不面对陈太忠的风凉话,他不介意将自己说得惨一点,“我这也是有压力。”

“你有压力,就该对我施加压力?”陈太忠死活看不惯这厮,这时候你还找理由?不成想小紫菱看他一眼,转头对童主任笑一声,“协会不是万能的,你就这么跟他们说……我加入的协会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小紫菱这也是长大了啊~陈太忠心里暗暗感慨,前有许苒泠后有荆紫菱,他要是再计较下去,也就真没意思了,说不得微微一笑,转头看蔡晓薇,“晓薇你学服装设计,要不要我介绍两个巴黎的著名设计师给你?”

“暂时还用不着,”蔡晓薇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她明白这是陈主任在变相地讨好自己,以示他的所作所为没有针对性,不过她脸上多少还有点落不下面子。

而且,以蔡家的底蕴和骄傲,她也没兴趣去跟什么名设计师学习,起码目前没有,有系统的学习就足够了,那些名设计师教弟子,也不见得就比别人强,她的目标是演绎出自己的风格,年轻嘛,谁还没点狂妄之心?

不过,对陈太忠的建议,她也没有冷冰冰地回答就完事,小蔡同学的家教还是不错的,“要是有需要的话,再麻烦你也不迟。”

能说出这两句话做补充,也算是对陈太忠身份的肯定了,许苒泠听到她这么说,都禁不住讶然回头看了她一眼:晓薇今天的脾气还不错啊。

饭后,荆紫菱照例是要午睡的,不过,在前往公司的路上,她还打着哈欠跟陈太忠念叨,“这个童主任做事太不靠谱,等上两年,一切形成惯例了,肯定还是要他们接手的,也不知道着急个什么劲儿。”

这话说得陈太忠一呲牙,他还真没想过此事成为惯例后会怎么样,不过显然,小紫菱说的是最可能出现的情形,毕竟人家是行业协会。

想到自己的努力终归要被别人摘了桃子去,而且摘桃子的还是这种恶心人,他心里肯定不会太舒服了,只能勉力笑一笑,“成为惯例……看来你对我很有信心啊。”

“我当然对你有信心,我爷爷对你也有信心,”小紫菱冲他甜甜一笑,眼神中一缕狡黠一掠而过,“我看那个姓童的,不是什么好人,别将来给天南的服装企业小鞋穿吧?”

“穿也是素波的人穿,”陈太忠微微一笑,旋即又轻哼一声,“他要真敢这么搞,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你爷爷怎么对我有信心了?”

“我爷爷说了,你买的西藏老山参不错,”荆紫菱哏儿地笑了起来,接着又一捂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黄汉祥是下午四点回来的,到了办公室就五点了,陈太忠和阴京华已经得了消息,就在办公室门口等着,令人奇怪的是,黄总身后还跟了两个人,一个三十多岁一个四十多岁。

“别让人再进来了,”黄汉祥吩咐门口的小姑娘一句,走进了办公室,也不往办公桌后走,径自坐在了沙发上,冲陈太忠微微一笑,“这俩我也不给你介绍了,反正你不会愿意认识他们的……说一说那伽利略计划是怎么回事?”

哦,情治部门的人,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说不得就将自己在尼克办公室的遭遇说了一遍,至于尼议员和金融家们的身份,也做了简单的介绍。

那俩人里,三十多岁、戴眼镜的那位就是埋头记录了,倒是四十出头、八字眉的中年人时不时地插嘴问一下,比如说当时谁说话是什么表情和语气之类的。

等他说完之后,黄汉祥沉吟一下,开口发问了,“太忠,以你的感觉,他们是单纯的试探呢,还是真有这个意思?”

“我的感觉……我哪里有什么感觉?”陈太忠听得就笑,一边笑一边摇头,“我就是听说有这么个新鲜事儿,就跟黄二伯您学一学。”

“随便说一说嘛,”四十多那位沉声发话,语气相当地和蔼,“你反应的情况,我们也有了解,博采众家之长,集思广益,才能有利于我们做出最明确的判断。”

“我是真不知道,”陈太忠很坚决地摇摇头,他绝对不想沾染上此事,“我就是知道他们是经费上有问题,欧洲可远远不是铁板一块……这你们都知道,也就不用我说了,反正欧洲的政客,鲜廉寡耻得很。”

“哦?能举几个例子吗?”中年男人兴致勃勃地看着他,好像并没有在意某人有意转移话题。

“只有……只有一个例子,”陈太忠警惕地看对方一眼,他隐约觉得这问题也未必就简单,跟情治部门打交道,心眼再多一点都不过分。

不过,既然那个叫默勒尔的女人是那么的无礼,他倒也不怕说两句……让你丫再不打招呼就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