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69章 闲得慌

陈太忠这话说得委屈无比,然而很遗憾,他的信用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狡辩中损失殆尽,黄汉祥自然不可能相信他的话。

“我没有说是你唆使的,”黄总闻言哼一声,不过下一刻,他才反应过来,小陈已经不在法国了,“米兰……你是说你现在在意大利?”

“是的,我才下飞机,”陈太忠心里这份委屈,那也就不用再提了,“您想问什么尽管问好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您说的那些事,这一周我是英国、德国和意大利四处乱跑。”

“哦,原来是这样啊,”黄汉祥听明白了,小陈是说现在没有法国情治机构的监听了,不过,想一想欧洲一体化的趋势,他决定还是不要说那么明白。

“我说嘛,不过,不管这个事情跟你有关没有,我是想强调一下,就算操作,也别选那些小破地方,哪怕是不在京城,怎么也得是个马赛什么的吧?”

“这我明白,现在是时装周,他们不会在太敏感的地方搞事的,”陈太忠哼一声,“他们也希望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这个您还不清楚?”

“在京城搞事儿,更容易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那意味着博取关注的决心,意味着绝望,你懂吗?”黄汉祥对他的认识嗤之以鼻,毫不客气地指责他,“这种事儿我听说得多了……算,我不跟扯这些了,去米兰干什么去了?”

“搞点时装周的入场券,”陈太忠这是实话,但是他也不做过多的解释,因为他存着点私心杂念,搞到的这些入场券,他要拿回北京做人情,当然,做人情是次要的,借此回国才是主要的——反正不管怎么说,真正的行家听说了之后,自然知道这入场券的意义。

黄汉祥哪里懂得这些?没错,他是见多识广的太子党,但是也总不可能事事都知道,闻言登时就是一声哼,“巴黎的时装不比意大利的强?小陈,也别总惯着你们那些领导……谁爱看谁自己去弄票嘛,真是吃多了撑的,为了几张票,让你去一趟意大利。”

“这个票……它不好搞到,”陈太忠含含糊糊地回答一句,虽是实情,却也不无遮掩之意,“黄二伯您打电话来,还有别的事儿吗?”

“还有点事儿,这个……这个……”黄总在那边“这个”了半天,才横一横心,“最近国家不是搞复关和入世谈判吗?尤助理这人我看……他需要点帮助。”

“外经贸部的尤助理?”陈太忠知道这个人,正是负责入世谈判的人,可是他有点品不出来“需要帮助”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是老尤跟黄二伯求援了?还是黄二伯见其不顺眼,或者说对其工作不满意,让我帮着搞点成绩,好给对方上眼药?

然而下一刻,他就将这份纳闷丢在了脑后,品不出来就不品了呗,反正不管老黄是什么意思,他都不想掺乎,事实上这事儿最近在国内炒得挺火的,不过这可是天大的事儿,他微微一笑,“黄二伯,您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

现在的陈主任,跟电话那边的黄总一样一样的,都觉得对方给自己找事儿的能力在疯狂提高,但是同时又觉得自己提的要求,对方差不多能做到——不管怎么说,对面提个狠狠的要求过来,下一次,自己回敬过去的请求也就不会太客气了。

“也没有啊,主要的阻力还是在美国那儿呢,”像现在就是,黄汉祥回答得天经地义的,“欧洲这边工作好做,看是欧共体了,其实比以前一团散沙还好对付,你就帮着分化瓦解一下就行了,回头我给你弄个工作指南过去……”

“别介……别介,黄二伯你饶了我吧,”陈太忠实在扛不住这种要求了,只能苦笑一声,“您这要求根本不是要入世……是要抢劫,没错,入室抢劫。”

“你小子这风凉话不少啊,”黄二伯对这个回答,那是相当地不满意,“能帮着其他领导搞票,就没时间帮你黄二伯搞一搞入世?”

“这入世……它本来就不关您的事儿不是?”陈太忠还是听出来了,老黄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尾音拉得有点长,通常来说,这就是黄二伯不是特别认真的意思,“我的事儿真的太过了,后年都忙不完。”

“嗯,那算了,”在大多时候,黄汉祥并不是一个特别不讲理的人,而他这个电话也不过是随口一问,只不过电话彼端的那厮偷奸耍滑习惯了,所以他才会这么高调地施加压力。

但是小陈看起来是真的为难,他就不想再强求了,于是笑一笑,“黄二伯也不过是最近有点空闲……对了,你那儿最近有什么要紧点的消息没有?”

“您闲得慌就拿我开涮?咱不带这么玩儿的啊,”陈太忠听得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于是沉吟一下方始回答,“倒是听说了点别的消息……不过,怕您又让我去张罗,所以就不说了。”

“嘿,你这小子,”黄汉祥也被他的话逗乐了,“该你办的你就得办,别跟我讨价还价,快说是什么事儿?”

“不该我办的,您就不抓壮丁,是不是这个意思?”陈太忠才不肯那么听话,一定要问出个结果来,“不给明确答复,我坚决不说。”

“嗯嗯,不归你管的,我就不抓你壮丁,”黄汉祥回答得很快,但是那轻描淡写的口气,听起来怎么也没有多少诚意。

不过,有这么个口头承诺,对陈太忠来说就足够了,他虽然不想介入某些事情,但是也不想让国家错过某些机会,“听说欧洲的伽利略计划,有邀请咱国家加入的意思。”

“什么,伽利略计划?”黄汉祥听得马上就沉默了,好半天才叹口气,“你这家伙惦记的事儿,还真是不小,我倒听说那个计划在资金上有点扯皮……说一说,是怎么回事?”

“现在说,不合适,”陈太忠很干脆地回答他,“等我回国之后再说吧。”

“这东西赶早不赶晚的,”黄汉祥才待再说什么,不成想那边之间撂了电话,气得他抬头看看阴京华,“这个小混蛋,又压了我电话……小阴,你跟那个小马说一声,尽快联系凯瑟琳,美国那边对咱们入世的态度,让她发挥一下能力。”

阴京华知道,黄总打这个电话,其实主要目的,是想让小陈联系一下凯瑟琳,利用肯尼迪家族的影响力,在美国那边帮着游说一下,毕竟这是一件需要集思广益、众志成城才能完成的大事,黄总被人求到头上了,自然是责无旁贷。

不过,黄汉祥不太情愿对陈太忠糜烂的生活表示支持,再加上又是长者,所以就打算扯点别的之后才点出话题,不成想那厮直接压了电话,这让黄总有点恼火。

“二叔,这事儿让保华哥来办,也可以啊,”阴京华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现在跟那个美国女人,联系得也多。”

“保华现在是求人呢,你当我不知道啊?只有陈太忠,能压住这个女人,”黄汉祥摇摇头,他对自己女婿的处境,自然是了若指掌,现在的何保华,表面上讲跟普林斯公司是合作关系,然而事实上,凯瑟琳能求到他的时候太少了。

倒是保华的研究院,在借着这个女孩儿成长,当然,临铝的项目里,他是出了一点力,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办成了,再拿那些过往说事,就真没什么意思了,也不是黄家的气度,“保华想多搞点资料,还得找小陈呢。”

“那我现在去找小马,”阴京华站起身子,顺便看一下时间,“五点……他们应该是在游泳,二叔您不去吗?”

“你去吧,我跟你们小孩子凑什么热闹?”黄汉祥不耐烦地挥一挥手,下一刻眉头微微一皱,“伽利略计划……这是要拿你当冤大头吧?”

两天之后,陈太忠抵达北京,原本他是要马小雅来接机的,不成想在走出机场的时候,不但看到了马主播,还看到了阴京华,“阴总也来了?我真是受宠若惊。”

“招呼了几个朋友,帮你捧一捧场,”阴京华笑吟吟地回答,“都是搞服装的,大家正打算组队去米兰看一看,太忠,这次可是辛苦你了……大家都憋着一股气儿,打算在下半年搞几个好设计去参展呢。”

“嗐,我就是那么一说,”陈太忠笑吟吟地摇摇头,“下半年怎么回事还说不准呢,小雅,我打算让你牵头,搞个服装联合会,咱不搞盗版搞原创……就算盗版,也不能完全相同,最多借鉴创意,咱还要鸣谢……”

他脑子里的想法,真的太多了,然而,还没等他说完,阴京华就拽他一把,“太忠,香港那边的设计师我们都约好了,现在要说的是……黄二叔找你有事儿!”

“他倒是真闲得慌,”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