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68章 小女孩

陈太忠去德国,不仅仅是要推广黄酒和招商引资,他还要帮着联系一下中药材的销售,这是正林的常务副市长、他的老主任秦连成早就交待过的。

同时,他还要借尼克的嘴,找沃达丰的人谈一谈,看是否能将曼内斯曼的工业生产部分剥离出来,卖给自己一部分——按大家的分析,沃达丰完成对曼内斯曼的并购之后,只会留下移动通讯的部分,其他估计会打包卖出。

尼克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进了德国之后,两人就是各忙各的,两天之后两人又碰面了,尼议员带来了一个不是太好的消息,“好像萨尔茨吉特对曼内斯曼的铸造很感兴趣。”

萨尔茨吉特也是德国大名鼎鼎的钢铁公司,仅排在蒂森克虏伯之后,等他们收购掉曼内斯曼之后,跟蒂森克虏伯的差距会进一步缩小。

“工业控制部分呢?”陈太忠对铸造部分的兴趣不是特别的大,而且在这一点上,国内跟萨尔茨吉特竞争不具备任何的优势,人家德国公司买来铁厂,就地就能生产,而他若是帮蒙艺将铁厂买回碧空的话,所有设备设施都得拆卸掉,再运回碧空组装。

如此一来,费用就要高出很多了,没人竞争的话,这倒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一旦有人竞价,那就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了。

“工业控制这一块,比较复杂,可能是要由西门子和蒂森克虏伯来瓜分,”尼克摇摇头,“关于这一点,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只能说正在协商。”

“那就都排一下队吧,”陈太忠叹口气,抬手拍一拍尼议员的肩膀,“我会通知国内相关的人来操作的,当然,这件事离不开你的帮助。”

总之,德国之行不是特别地有效,黄酒是怎么回事还看不出来,曼内斯曼那儿也是腻腻歪歪的,倒是中药材一事有点眉目了,陈太忠寻到了两家做中药材的代理公司,双方留下了联系电话和传真,至于说收购的价格和规格,都有标准报价,倒也没有费了多少事情。

接下来就是要去意大利的米兰了,那边安东尼已经在等着,荀德健也过去了,米兰时装周在巴黎时装周微微后面一点,现在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办。

陈太忠早就打算好,要将中国设计的服装推上米兰时装周,但是一直以来,他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事情困扰着,就算这次,也是赶对了点,而话痨荀一直记得,自己答应过陈主任,要在米兰时装周上尽一份力。

所以说,这次陈主任的意大利之行,根本就不是自己计划范围内的,而是被荀德健推动着的,当然,荀总有意借用荀家的人脉和能力,将国产服装强行推进时装周,这是值得鼓励的,所以他必须要前去支持。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陈太忠当时做出决定的时候,只是基于一时的义愤,回国之后并没有认真的操作此事——他的破事儿实在太多了,所以眼下,就算人家米兰时装周的组委会允许中国人设计的服装上台,他手上都没有合适的推荐人选或者公司。

总算还好,这也不算坐失良机,荀德健知道之后表示,贸然推荐几个没名气的设计师上台,确实有点难以操作,这次跟组委会要一些观展名额就不错。

前文说过,国际时装展上,尤以米兰对中国人最警惕,一般华人根本就不允许去观看,有那有身份的进去了,少不得也要吃人一点冷眼。

所以,这次能争取到进场观看,就算很大的成功了,虽然相对其他国家的人来说,这多少还有点歧视的意思,但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话痨荀就此又话痨了几句,“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这次春夏时装展示会能观展,下次秋冬时装展示会参展更容易一些,一蹴而就的话,难度有点大。”

尼克却是不知道,中国人想参观米兰时装周,居然还会受到如此的歧视,在飞机上说起此事的时候,他表现得非常惊讶,“不会吧?意大利的服装,不少创意可都是来自法国的。”

要不说这巴黎时装周是最牛的呢?一点都不错,米兰时装周作为四大时装周的后起之秀,风头日渐强劲,但是比之巴黎,那还是不能同日而语。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意大利生产的时装、皮具等,在世界上也算大名鼎鼎了,但是这些服饰上,经常能看到类似的标注——“款式创意来自巴黎XXX”。

这就是说明,意大利也是个爱玩翻版的主儿,只不过人家多了一个鸣谢而已,又由于意大利的服饰档次也不低,大多设计师不会有被侮辱的感觉。

至于这翻版给不给设计师钱,那是可以讨论的事情,特别著名的那些设计大师,是必须给钱的,甚至还有在翻版之前就签合同的,这个很正常。

但是对大多数不太有名气的设计师,你给他钱还未必赶得上在服饰上鸣谢一下合算,这也算软广告不是?而且这翻版只要不要完全剽窃正版,一般人也懒得追究……总之,一切都是可以商榷的。

这些知识,来自于尼克的点评,陈太忠对这真的是一窍不通,就只能认真地听着,听完了之后才奇怪地咦了一声,“合着意大利人觉得,他们仿巴黎的服饰没问题,中国人仿他们的服饰就不行?”

“我认为中国的服饰……”尼克说得兴起,才待再说两句“你们中国有服饰吗”之类的话,猛地见到这厮脸上有点异样,说不得硬生生地将剩下的半截咽了回去。

他本就是民族主义者,当然知道别的民族主义者最忌惮什么,说不得干咳两声,“这很正常,因为你们试图砸掉意大利人的饭碗。”

“无耻!”陈太忠对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行为,是相当地不屑,不过想一想前一阵疾风车遭遇的假冒现象,一时也有点无语,说不得咳嗽两声转移话题,“你刚才说中国的服饰怎么了?”

“这个嘛,”尼克坐在座位上东扭西看的,嘴里语无伦次地回答,“中国的服饰,嗯,我是说该有中国的特点……咦?你猜我看到谁了?”

“谁?”陈太忠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发现这厮居然盯着一个发福的中年大妈,“我不得不承认,尼克,你的审美观点……似乎有所改变了?”

“这是基督教民主联盟的总书记默勒尔,”尼克白他一眼,低声解释了起来,“基督教民主联盟的黑金案之后,她就上台了,难道你不知道吗?”

“哦,我似乎听说过,”陈太忠点点头,上次他跟凯瑟琳去曼内斯曼的时候,正值黑金案炒得轰轰烈烈,跟曼内斯曼被沃达丰恶意逼宫,成为当时德国报纸的两大热点,风头远远盖过罗纳·普朗克和赫斯特公司的合并。

“不过,这就是‘科尔的小女孩儿’?这女孩儿的年纪,也未免太大了一点吧?”陈太忠不屑地摇摇头,在他印象中,大家都说这女人是个花瓶人物,“看起来一点都不漂亮。”

“这个女人可是厉害,”尼克不动声色地摇摇头,“黑金案中,最大的获益者就是她,而且她非常果断地跟赫尔穆特·科尔划清了关系,‘科尔的小女孩儿’?呵呵……科尔的葬送者还差不多,没有科尔的扶持,她走不到今天。”

这个赫尔穆特·科尔,就是前基民盟的主席,也是俾斯麦之后任职最长的德国总理,受到黑金案影响最深重的大人物。

“这女人这么阴?”陈太忠听得也有一点咋舌,说不得仔细打量那默勒尔两眼,默书记觉得有人看自己,说不得侧头看一看这边,冲尼克和陈太忠微微点一点头。

猛地发现这德国的政客也未必有多好,陈主任心里好奇,少不得又问尼议员两句,然而尼克只不过是混混出身,现在虽然也是削尖脑袋在往体制里混,但是默书记是德国人,他能认出这个女人已经不错了,具体的还真的说不出太多。

“……今年的四、五月对她很关键,好像是基督教民主联盟要选主席了,她要是能占住这个位子,将来做德国总理也是有希望的……”

就这么瞎扯着,米兰就到了,下飞机的时候,好死不死地,两人又挨住了默勒尔,尼克有心,就同默书记打个招呼,“嗨,你好,请问是默勒尔女士吗?”

他现在马上就是伯明翰地方议会的议长了,跟德国政要保持一定的接触和私人交情,也是很有必要的,而默书记也不动声色地点点头,“是我,请问你是?”

尼议员将自己的身份摆了一摆,默勒尔一听这位是英国议员,倒也有兴趣交谈两句,又见到陈太忠跟在议员旁边,说不得出声问一句,“你好,你是日本人吗?”

“我是中国人,”陈太忠微笑着回答,他对这女人恩将仇报有看法,但是德国人之间的打打杀杀,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说不得点点头,“很高兴认识你。”

“中国人……”默勒尔脸上才露出的笑容,登时就是一僵,停了一停才微微点头,“你的德语说得不错,是台湾人吗?”

“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天南省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主任……我叫陈太忠,喂喂……我说你干嘛走啊?”

陈太忠实在有点受不了对方的反应,默勒尔先是将笑未笑之际脸一僵,接着就慢慢地沉了下来,等他报出自己干部身份的时候,默书记转身就走,连个招呼都不带打的,真的是太没礼貌了。

“这女人是更年期了吧?”陈主任实在有点挂不住,扭头看一眼身边的尼克,“她以为自己是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吗?我讨厌这个女人!”

“哈哈,”尼克终于憋不住了,大声地笑了起来,直笑得旁边的人纷纷扭头,他才止住了笑声,“哦,陈,请不要介意……她对你不礼貌,这是很正常的。”

“为什么正常?”陈太忠的脸拉得都快赶上驴脸了,阴森森地看着他。

“默勒尔……她是民主德国的人,虽然两个德国合并了,但是她东德人的身份,还是时不时地引起西德人的反感,”尼克双手一摊,难得地,他居然能一眼就看到事物的本质。

“她已经宣布跟共产主义决裂了,所以,对上你这个红色中国的官员,她必须这么做,表示自己的决心,这是立场问题……相信我,如果她当上德国总理的话,中德关系会很糟糕的,除非大多数德国人要求改善中德关系……不,不是大多数,而是绝大多数。”

“对这种反复小人,我的兴趣也不是很大,”陈太忠听到这样的解释,终于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也就不再跟尼克叫真了,“先是背叛自己的信仰,然后背叛提挈自己的长者……这种人能当上德国总理的话,我不得不说,那是德国的悲哀。”

“政客嘛,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尼克还在笑,那英俊的脸笑得都有点扭曲了,看得某人实在恨不得给他一拳。

走出机场之后,安东尼和荀德健已经在外面等着了,陈太忠才上车不久,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科西嘉的一个警察局门口发生爆炸,伤三人,这个情况有点古怪哈。”

“黄二伯,这真不是我唆使的,”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我才下了飞机到米兰,您不要想象力太强好不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