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67章 伽利略

跑了巴黎几天之后,陈太忠一转身就去了英国,一来是要落实一下焦炭份额的事情,二来也是要推广一下曲阳黄,法国已经开始了,英国也同步来搞吧。

尼克倒是不跟他见外,应承下了此事,又引着他见了两个金融家,大家结识一下,陈主任本来想着,能不能忽悠这两位给凤凰投点资,不成想人家反倒问起他来,听说陈主任手里掌握了大量的资金?将来可能的话,大家互通一下有无哈。

陈太忠猛地听到这样的话,那真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细细一问方才知晓,敢情他跟凯瑟琳炒作曼内斯曼的股票,虽然已经是慎之又慎了,然而在大多数金融机构的上层中,已经传得是沸沸扬扬了。

事实上,金融界本就没有绝对的秘密,凯瑟琳又没兴趣培养自己的操盘手团队,所以她的操作一完成,就有人知道了。

十多亿美元,在欧洲的股市上真的算不得什么,但是有人能借此完成一项成功的交易,那足以震撼整个金融圈子了——别说在欧洲,在美国也会引起金融圈的关注,更别说她还获得了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利润。

尤其是,一周前沃达丰才宣布,成功地收购了曼内斯曼,是的,曼内斯曼的卡瑟尔先生终于不再强硬,很不情愿地接受了英国佬的报价,所以眼下这个话题炒得正是热的时候,陈太忠的到来,引不起别人的关注才叫咄咄怪事。

凭良心说,凯瑟琳出售股票的时候,并没有谋求利益最大化,但是事情怪就怪在这里了,她离场之后,曼内斯曼的股票也就没再涨多少了。

她是每股两百一十九欧元出手的,到后来股票最高冲到了两百三十九每股,也就是说,哪怕她再坚持三个月,在最高点抛出,多赚的不会超过百分之十,那么,她出手的时机,就算把握得相当好了——这世界上并没有神仙,她的操作已经几近于完美。

按说,一般的人只会注意到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但是由于尼克的缘故,所以这俩金融家就知道,眼前的这个中国男人,可以做得了凯瑟琳的主——贝拉和葛瑞丝的根都在英国,混过黑社会的议员随便问一问,就发现两个英国模特都确定,陈主任将凯瑟琳吃得死死的。

“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啊,”陈太忠不得不感慨一下眼前这些人的消息灵通,不过,想一想中国官场也大致如此,一旦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事情,总会搞到人尽皆知。

“我想,凯瑟琳·米歇尔小姐也很愿意跟大家合作的,”他微笑着回答,心里却是在暗暗嘀咕,哥们儿这是越来越像政客了,开空头支票都不带打磕绊的——他非常确定,某个坏女孩儿已经不打算再进入欧洲股市了。

“不过,我的家乡还需要一些投资,我来这里是为了寻找投资商的,”陈某人不但说谎,还要借这个机会为自己揽一点业务回去,当然,这种场合说黄酒什么的,未免有点太不上档次,于是他就将目标定得高远一点,“不知两位先生……有没有什么合适的项目和资金?”

“还有什么项目,比在金融市场里赚得更多的呢?”其中一人微微一笑,对陈太忠的问题似乎不太感兴趣,不过他的矜持也是有原因的,要知道,英国人在金融市场兴风作浪的能力,并不比美国人差多少。

早先的英国,是通过全球殖民来攫取利润,剥削他人劳动成果的,但是两次世界大战之后,日不落帝国的辉煌终于被雨打风吹去,但是在金融行业,英国人还是远远领先于世界各国的——除了美国。

要说工业制造、农业生产、知名品牌,英国人要差上一些,但是它还能强势地主导欧洲经济,说穿了,金融业在其中占据了相当的因素,功不可没。

没错,98年的时候,英国也被亚洲金融风波波及了,但那是非战之罪,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同为欧洲列强的法国和德国之类的,并没有因此而伤筋动骨。

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对冲基金可以影响到金融业异常发达的英国,却是对那些注重实体经济的国家造不成致命的冲击。

所谓的世界金融中心,能同美国纽约争一争的,只有英国的伦敦,其他的地方……要差很多,巴黎不行,东京也不行。

“没有实体经济,哪儿来的金融业呢?”陈太忠微微一笑,却不怎么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他能理解这些金融家的野心,但是他干的招商引资是要搞实体的,而不是简单地把热钱引入国内,“两位认识的人里,没有谁有兴趣在中国投资的吗?”

“沃达丰倒是有兴趣投资中国,问题贵国不肯答应啊,”尼克见他问得理直气壮,说不得笑着插句嘴,倒也是玩笑之意。

今天大家坐在一起,也是相互认识一下,以备不时之需的意思,毕竟,一个手握二十亿美元的主儿,是任何一个金融机构都愿意结识并且交好的,所以大家的话都说得较为随意和轻松。

“通讯运营行业,我们暂时不开放,但是离开放的时间也不远了,”陈太忠微微一笑,他现在已经越来越习惯胡说八道了,这好习惯保持很难,坏习惯却是开了头就刹不住了。

“这一点我完全相信,”其中一个金融家漫不经心地点点头,紧接着,眼睛就是一亮,“我倒是忘了,有个项目大家可以合作……你听说过‘伽利略计划’吗?”

“嗯,知道一些,”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旋即又皱着眉头摇摇头,“不过,我认为凤凰市获得这样的合作项目不太现实,或者……阿丽亚娜火箭还会稍微客观一点。”

“我是说跟中国合作,”那位听得眉头就是一皱,“中国和欧洲的合作……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欧洲讨厌垄断的GPS。”

“哦,那你显然是问错人了,”陈太忠绝对不会再涉足类似事了,插手申奥的事情,已经让他满头黑线了,现在再跟伽利略计划搭上边儿,那估计这一辈子也离不开跟有关部门打交道了,他不是不爱国,而是他认为,这件事儿离了自己,照样能发展下去。

是的,他并不是其中不可或缺的角色,陈某人非常确定这一点,于是转头看向议员先生,“尼克,我不得不说,你对我的期望值太高了,作为一个被寄予厚望者,我压力很大。”

“3月4号,阿斯顿维拉即将迎战阿森纳,作为一个坚定的阿斯顿维拉球迷,我的压力也很大,”尼克笑一笑,看他的样子,显然对陈太忠的回答有些不以为然……

这次英伦之行,陈太忠没有什么具体的收获,不过尼克倒是答应了,尽量将焦炭的配额向后拖一拖,“你要行动得快一点了,最迟四月份,时间再长我真的无法做出保证了。”

有鉴于这个警告,陈太忠不得不打个电话催一下田立平,田市长倒是沉得住气,“货好说,随时都能给他运过去,关键是这个煤焦集团的程序有点难走……章难盖。”

其实,接手这件事情,对田立平也是个极大的考验,姑且不说凤凰市现在的老大章尧东强势无比,只说此事原本是段卫华发起的,现下由他来接手,中间就有说不清的小麻烦。

尼克对此倒不是很在意,他陪着陈太忠转了两天之后,就建议了,既然你真的那么想搞实体,咱们去一趟德国吧,日耳曼人的实体经济,在欧洲是首屈一指的,顺便……咱还能推销一下你的黄酒不是?

陈太忠肯定同意他的建议,但是他不得不指出一点,“尼克,我给你喝的曲阳黄,是贾记的,大规模推广的时候,贾记的产量就未必跟得上了——也就是说,下一次货物的包装,也许并不能完全一模一样。”

这话是真实的,贾记在曲阳是大名鼎鼎了,然而由于是小作坊生产,每天销售的黄酒也就一千斤左右,大部分还都是散酒,利润在三千到五千块,这还是拜托了他们的高额利润——不是他们不想卖,而是每天也就只能生产这么多,除非扩大生产规模。

“吃掉那一家,”尼克的回答,不但漫不经心而且冷酷无情,颇有点羊吃人时的那种理直气壮,“不要告诉我你做不到……你知道品牌应该怎么经营吗?朝令夕改,只会对你的品牌造成巨大的影响。”

“这个可是不太好,”陈太忠摇摇头,他强取豪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贾记本就是个民间的老字号,并没有招惹他,他又何必去断人活路呢?“若是这一家不答应的话,就在包装上做一点改动好了。”

“但是,这跟你的样品不符,”尼克摇摇头,他实在无法理解,这家伙在国外四处惹是生非,回了国怎么会那么老实,“难道你嘴里说的‘体制’就那么恐怖吗?”

他嘴里的“体制”二字,是用中文说的,却也算尼议员跟中国干部多次打交道的收获,然而陈太忠继续摇头,“这跟体制无关,你不懂的……反正,既然是样品,那么,跟正品有所区别也正常吧?”

“我只是希望,你能保持一种风格由始到终,这对于品牌来说很重要,”尼克撇一撇嘴,又耸一耸肩,“你知道可口可乐换配方的时候,引起了多大的轰动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