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64章 双重的

蒙勇还真没找驻欧办麻烦的意思,早年时候他在巴黎声色犬马,很是认识了一些人,于是微微打听一下,就知道驻欧办是个什么样性质的机构了。

在他眼里,政府官员必然要跟贪腐有关,但是驻欧办做的那些事情,是他也敬佩的,姑且不说最近的副主任为了保护华人,同劫匪打斗导致遇刺,只说国庆那阵,组织相当数量的留学生来看阅兵,就能激发起大家的爱国热情。

蒙勇做事是个讲求细致的,但是同时也不乏血性,于是就认为,哪怕驻欧办的官员贪腐一点,只要能坚持这样发展下去,他就绝不找其麻烦——更何况,传言中驻欧办的大主任陈太忠,是个很不好招惹的家伙。

陈太忠同他聊了两句,就知道这家伙确实是无意中路过驻欧办,心里的担忧放到了一边,接着就琢磨起了另一件事:科西嘉那边的科隆纳,能不能让这家伙出面联系一下呢?反正丫挺的也是亡命了。

这个念头就像野草一样,一冒出来,他就有点控制不住地往下想,要知道他陈某人是不可能长期呆在法国的,而蒙勇却是没啥正经事做,正合适居中联络。

不过,他也有忌惮的地方,这厮一旦暴露了,很容易被人联想到他身上,因为黄汉祥的任务可是下给他的,而有关部门通过跟蒙勇谈心,就能了解到自己的怪异之处——甚至那龙组的睚眦都可能因此被人揪出来。

而且,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这个小蒙同学长得实在是帅气了一点,不知道他的前女友为什么要离开他,但是毫无疑问,此人英俊到可以做偶像剧的主角了,这个可不符合有关部门工作人员要低调的原则。

陈主任认为,做情治工作最合适的相貌,就应该是平凡到不能再平凡,扔到人堆里立马找不见的那种——咳咳,女性的话……或者可以例外吧。

看着黑脸汉子在那里沉吟不语,蒙勇就焦躁了起来,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您想吩咐什么吗?请直说吧,能做到的我绝不推辞。”

“有个相对比较危险的工作,而且要你守口如瓶,你能做到吗?”陈太忠见他自告奋勇,倒也懒得多想了,“很重要的工作。”

“请说,我会努力去做的,守口如瓶绝对没有问题,就算跑不了,自杀我还是会的,”蒙勇的眼睛一亮,他手里有对方给的可以隐身的玉环,就算情况再恶劣,自杀还是没问题的。

“嗯,”陈太忠听得点点头,心说你有这份心意,也不枉我当初拉你一把,“知道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吧?现在给你个任务,去科西嘉找一个叫科尔的人……记住,这件事你只对我负责,不听任何人的命令。”

“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FLNC吗?”蒙勇听完,低声重复一遍,他当然知道这个任务意味着什么,不过,他早就将这黑脸的睚眦看做是情治人员了,倒也没有太过奇怪。

“可能……需要时间长一点,科西嘉人对外地人非常不友好,我去过那儿,”他心里对对方的期待,越发地高了一点,联系反政府武装,这睚眦恐怕都不是一般的情治人员。

他确实去过科西嘉,去瞻仰传说中的拿破仑故居,要说蒙勇在巴黎这几年,学是没学到什么东西,但是该玩的基本上都玩过了,“有时候你去饭店点菜,服务员都不带理你的,本地人来得再晚,也是排在你前头。”

“不要有个人情绪,”陈太忠微微一笑,心说这家伙还真是能跑,连科西嘉都去过,“也不需要太快地接触上科隆纳,春节这两天休息一下也无所谓,反正到时候你看他需要什么吧……记住,这是你的个人行为,跟中国政府无关。”

“这个我自然知道,”蒙勇激动地点点头,脸上居然因为兴奋而生出了一点红晕,“请您放心好了……以后联系您,还是用那个邮箱?”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站起了身,心里禁不住有点微微的自得,一个好的干部,应该做得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哥们儿今天……就做到了,不过下一刻他想到一个问题,“那个马赛的杨秀秀,最后怎么样了?”

“她找人把房子卖了,不知道去哪儿了,这帮贪官,在国内胆子比天还大,来了国外就夹着尾巴,唯恐被人惦记上,真是可怜复可恨,”蒙勇听得就是一声冷笑,“不过……她卖的价钱比买的时候要高,倒是便宜她了。”

“啧,”陈太忠听得摇摇头,“人家辛苦半辈子,放弃信仰和廉耻之心,为的就是这点黄白之物,你当人家会不上心么?”

下一刻,他拉开门走了出去,身影就消失在了黑暗中,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以后没事不找这蒙勇来了,每次跟丫挺的谈话,都搞得哥们儿心里不爽……

初五的下午,唐亦萱和蒙晓艳来了,同来的还有一个十中的副校长,两个老师,一共两男三女,这是蒙校长对副校长工作一年的奖励,至于那俩,是他们所带的班成绩不错。

小萱萱一如既往地雍容高贵,倒是蒙校长见到驻欧办之后,微微点头,“袁主任从教委跳到这儿,真是有了用武之地。”

这态度就说得有几分校长的味道了,而且袁珏原本就是她推荐给陈太忠的,所以,就算袁主任现在的级别比她高,这话她依然说得。

接下来就是接风宴了,陈太忠有意让大家看到自己讨好蒙校长,居然没有做中餐,而是从外面叫了外卖来,还临时请了两个法国厨子,在驻欧办里做大餐。

不过,他这双媚眼,基本上算是抛给了瞎子,蒙校长不太吃得惯法国菜,那几个老师里,也就是一个英语老师,看起来还比较能接受。

唐亦萱对这些大餐什么的,也是浅尝辄止,倒也不知道她是因为吃不惯,还是因为在国内的时候,习惯了晚上少吃的缘故。

吃完之后,蒙晓艳就想出去逛街,看巴黎的夜景,“早听说夜巴黎了,一直没亲眼见过……对了陈主任,这里什么酒吧比较好一点?”

“今天晚上就在驻欧办倒时差吧,”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明天初六,就有人来帮我看门了,这里的梁上君子比较多,外交无小事啊。”

那个副校长倒是听得好奇了起来,“陈主任,听起来……您这儿也是,也是受到法国相关部门的关注了?”

这话问得挺不见外的,陈太忠先是看了蒙晓艳一眼,发现她脸上并无不悦之色,就知道此人是她的阵营里的人了,想一想这些常年封闭在凤凰的主儿,对外面的情况不了解,那么有这么强烈的好奇心,倒也是人之常情了。

于是,他就捡着前一段烟囱工人的事情说了一段,当然他不会就此事而做出任何的点评,只是实事求是地陈述,不过,大家肯定也都听得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当他最后说到,可怜的冉阿让最后出来的时候,屁股上的裤子都磨破了,就连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唐亦萱都笑得直打跌,“哈哈……这可真是悲惨世界了。”

“我这儿还有这个录像呢,真的,”陈太忠笑一笑,不过他也没有卖弄这录像带的欲望,“蒙校长想看的话,回头我拿给你。”

这就是说,除了蒙老师,别人也就别提这要求了,大家听明白这话了,相互交换个眼神,心说蒙校长跟陈主任的关系,真的有传说中那么好啊。

蒙晓艳却是对这录像兴趣不大,她一直琢磨着逛巴黎呢,于是摇一摇头,“听你说过了,再看也不会有多好笑了……明天就可以去逛香榭丽舍了吧?”

明天自然是可以逛街了,不过,陈太忠肯定要在当天晚上收一点“辛苦费”的,原本大家说好,两间套房是唐亦萱和蒙校长各一,然而蒙晓艳说一个人睡在屋里害怕,就要跟着她妈挤一个房间,剩下那个套间给副校长好了。

别人一听这话,少不得有意无意地偷偷看驻欧办主任两眼,发现那厮脸上难掩“悻悻之色”,禁不住暗地里发笑——蒙校长当着我们,肯定不方便跟你发生什么不是?

然而,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一向沉稳雍容的唐亦萱,眼中有一丝不自然掠过——当然,就算大家看到了,也不会想歪。

一宿无话……其实是不便写,反正第二天,大家起得都不是很早,当洗漱完毕之后,才发现驻欧办里多了一男一女——石亮找来的可靠人,今天已经初六了,年就算过完了,所以来驻欧办帮点小忙,看一看场子。

初八的时候,袁珏终于和四个保洁工赶了过来,于是下午陈太忠就带着蒙晓艳他们去瑞士滑雪去了,直到十五的时候,才从德国的柏林赶回来。

这个时候,巴黎时装周就开始了,当天陈太忠又弄了几张票,带着大家去看表演——总之,蒙校长的欧洲之行非常完美,会二十九门外语的陈主任全程陪同,真的很开心。

当然,没人会指责陈太忠不务正业,要知道,凤凰市的派出机构,原本就是驻欧办而不是驻法办,在陪蒙校长的同时,陈主任也算是在开展自己的业务。

不过这年头的事情,从来不缺少例外,陈太忠刚将这一行人送上回国的飞机,就接到了指责的电话——事实上,黄汉祥只是想抱怨一下,“我说小陈,你的三陪工作什么时候就完了?你这可是在浪费国家宝贵的外汇。”

黄总知道小陈的动向,其实他没也理由干涉,只不过前一阵皮埃尔的事情,做得有点不讲理,所以他就要落实一下,看小家伙心里是不是有疙瘩。

陈太忠的回答,让他颇感意外,“我已经在着手操作了,想知道具体情况,黄二伯你跟凤凰的蒙晓艳联系吧,她那儿有一些消息。”

通过蒙晓艳转述情况,显然是更为安全一些,同时他也有借这个机会,将蒙黄两家关系缓和一下的意思——当然,这缓和基本上跟没有差不多,但是这年头,总是事在人为不是?

结果,科隆纳这三个字,还真的管用,就在蒙晓艳离开的第二天早上,谷涛谷参赞再次登门了,“陈主任,听说你跟科隆纳联系上了?”

“没有,我没功夫操这些心,”陈太忠一见他,就有不耐烦的冲动,“只是托了一个朋友在联系,请问谷参赞有什么指示?”

“这个人很危险,”谷涛已经习惯了这厮的阴阳怪气了,也就没有在意,“我只是想提醒你注意一下,不要托太多的人去接触这人,消息一旦外泄,会让我们非常被动。”

“只是简单的接触而已,”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笑一笑,“既然危险,你就不该找我来打听,知道太多,对你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话就说得老大不客气了,不过陈主任并不这么认为,这种祈使句的口气,谷涛也对他使用过,大家级别相似,你能这么跟我说话,我自然也能。

“你……”谷参赞又被小小地噎了一下,四下看看才低声抱怨,“陈主任能不能告诉我,你是通过什么途径去联系这个人的?”

“我已经交出去了一个皮埃尔了,你们差不多点行不行?”陈太忠听得勃然大怒,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人心没尽……这样不好!”

“问题这个皮埃尔……是双重间谍!”谷涛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低声地咆哮了起来,“有人因此暴露了,你能联系上科隆纳,为什么要把皮埃尔交过来?”

“你再跟我叽歪,我大耳光抽你,”陈太忠重重地一拍桌子,“是我交过去的吗?是你们不问自取的,我都说了身份没落实,双重的?嘿嘿……活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