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63章 别太能干

到最后,尼克还是一口咬定不认识北爱独立运动的人,陈太忠倒也没有再逼他,而是表示出自己可以理解这份苦衷。

事实上,他的这般做作,无非也是想让尼同学认为他打听这些事,只是一时兴起偶尔为之,省得将来有什么事儿的时候,有人将怀疑的目光转到他身上。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尼克愿意说北爱的人,陈某人也会很开心地听一听,毕竟这也是一种资料的储备,保不齐什么时候就用到了。

然而,既然尼议员不愿意说,他也懒得催逼,于是两个人继续聊天,聊不多时,尼克表示自己需要睡一会儿,陈某人就很大度地将他领到了套间里……

晚上八点左右,尼议员醒转,却是说要回宾馆了,离开的时候兀自不忘感叹一下,“这个黄酒果然不错,睡一觉起来,神清气爽的。”

曲阳黄的后劲儿绵长,真的不是一般酒能比得了的,不过这酒虽然不怎么值钱,但是能响彻天南,自然有其独到的好处,那就是捱过后劲儿之后,就一点事儿都没有了,不存在什么头疼啊恶心啊之类的残留感觉。

别的不说,只从这个特性上讲,曲阳黄的档次就赶得上国内的一流好酒了。

尼克离开之后不久,贝拉和葛瑞丝就来了,两人已经接了几个设计师的邀请,参加一周后的纽约时装周,而为她俩促成此行的,是她们新近投奔的经纪人。

“为什么要有经纪人,我行我素的不好吗?”陈太忠对模特这行了解得不多,但是这经纪人三个字,一听就是剥削阶层。

原本,他正在琢磨尼克带来的消息,但是听到这话就忍不住了,“听说那些经纪人,经常兼职一些皮条生意,这是我不能容忍的。”

“如果我们是那种人,那么……该发生的事情早就发生了,”小贝拉听到这话,登时就嚷嚷了起来,甚至连葛瑞丝也有点不满,“陈……我们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们想拥有自己的事业,就是这样。”

“那你们可以自己做自己的经济人,”陈太忠对她俩的反应有一点不满,然而,两人陈述的事实真相让他比较舒服,那么,他自然不会再计较什么,“如果你们俩愿意的话,我可以赞助一部分资金,让你们拥有自己的公司和模特队伍。”

“专业的事情,应该由专业的人来完成,”葛瑞丝不愧是比较稳重的女孩儿,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当然,这或者就是中国人和西方人思维方式的不同点吧。

她很郑重地解释,“我们俩不可能去做经纪人,不过开公司是个不错的建议,让我想一想……贝拉,我们开个什么样的公司,比较容易赚钱一点呢?”

这中国和外国的女孩儿,其实也差不多,她俩是吃青春饭的,自然是想在能大把来钱的年纪里,赚到足够的金钱。

“哦,我讨厌开公司,”贝拉对此有不同的意见,她正是爱玩闹的年纪,不想把精力放在这上面,倒也是正常了,“如果有余钱,为什么不投资点什么东西呢,比如说……买股票?”

这样的话,搁给半年前,她是说不出来的,别看有陈太忠的支持,但是在巴黎这个地方,有再多的钱都花得出去,她又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难免也有点好奇啦或者爱美之类的心思,日子过得一直是紧巴巴的。

但是后来,她连着接了几个广告单子,再加上疾风电动车和阿尔卡特的代言,手上宽松了不少,居然就攒下了点余钱。

不开公司想投资?陈太忠略略思索一下,也就明白了,欧洲这边的人,跟国人还是有一点点不同,这里有创业欲望的人并不是很多,有点钱更愿意做一点投资——说穿了,这未始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创业真的太费辛苦了。

“那就投资嘛,”陈太忠笑一笑,又伸手去拍拍她的肩膀,“我支持你,当然,你也可以把钱交给埃布尔打理,那人看起来有点水平的。”

“贝拉才攒了六万美元,埃布尔先生也许会笑话她,”谁说葛瑞丝不会使坏?她现在就在看着小贝拉笑,不过下一刻,她的眉头就微微地一皱,疑惑地看向陈太忠,“为什么要交给埃布尔先生,你不能帮我们管理吗?”

这倒不是他对掮客先生的能力有所怀疑,事实上,她很清楚埃布尔的手笔,最起码她俩现在所处的模特团队,就是人家介绍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把钱交给陈太忠管理,似乎会更有效果——或者说,这个男人更值得她信赖吧?

“现在我不方便,等过一阵看有什么好机会吧,”陈太忠一听这个建议,又有点头大,别的干部都是想着怎么把钱洗出去呢,偏偏是我,不但要悄悄地接收一点钱,还要为其赚钱,这个真是……唉~

大概在凌晨一点的时候,贝拉和葛瑞丝带着欢愉的余韵沉沉睡去,陈太忠却是睡不着,少不得就要琢磨一下,这个科隆纳的消息,要不要再跟老黄说一声呢?

算了吧,过两天再说!他很快就拿定了主意,哥们儿这一天一个地挖掘出人来,似乎有点太能干了——官场中学到的常识告诉他,有些事情不是办得快才能显出能力来,正经是学会藏拙,能减少很多的麻烦。

而且他要是资料搞得太快,没准会让人怀疑,这家伙收集资料的时候,会不会警惕性差了点或者说不够认真负责啊?凭良心说,做这种事可不是求快,首要的是求稳。

没准这个资料也会被人拿走的!想到皮埃尔的资料被黄汉祥大大咧咧地拿走,陈太忠心里这气儿就越发不打一处来了。

睡啦睡啦,别人都睡了,凭什么我就得为国家大事操心——还是与我无关的这种?他习惯性地感应一下驻欧办四周的情景,确定除了一只野猫之外,再没什么别的活物儿了。

才要倒头睡去,陈太忠猛地发现,离自己不远处,有一个小光点,那是带了他神识的东西,禁不住眉头,下一刻穿上衣服,径自穿墙而出。

眨眼之间,他就看出了是怎么回事,敢情是蒙勇开着一辆破破烂烂的雷诺车,缓缓地从驻欧办不远处的街口驶过,驾驶员一侧的车玻璃放了下来,那小子的手里夹着一根香烟,沉着脸在那里喷云吐雾。

这小子不能回国过年,应该是很郁闷的吧?陈太忠能理解蒙勇此刻的心情,以前留学不能回家的时候,还知道迟早能回,但是自打绑架了曹勇亮之后,这厮就是想再回去都难了。

这家伙居然又来了巴黎!陈太忠对此人没什么提防的心思,刚要转头回驻欧办呼呼大睡,身子微微地一滞:这家伙深夜出现在这儿,是想做什么?

跟上看一看吧,他拿定了主意,掐一个隐身诀,嗖地钻进他的车里,才坐到后座上,就发现有什么东西硌屁股,顺手一摸才发现,这座位的真皮下面,似乎藏着一把冲锋手枪。

再看看前面蒙勇的大腿下,也压着一把手枪,陈太忠还真是有点吃惊,合着这家伙做亡命徒做上瘾了?

他没猜错,蒙勇还真是有这么个心思,这两天春节,他回不了家,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家,心中的抑郁实在无法排遣,就开着一辆破车,一边抽烟喝酒,一边满大街溜达,心说前一阵有华人被黑鬼欺负了,我倒要看看,有没有人不开眼来找我的麻烦。

世界上的事儿就是这么奇怪,不喜欢遇事的人总是难免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有心找事的,却是太太平平,他一直溜达到凌晨两点半,才回到了租住的小屋。

蒙勇租住的房子,位置还不错,居然在大名鼎鼎的富豪十六区,是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屋子里东西不多也很整洁。

走进房间后,他没着急休息,而是打开手提电脑上起网来,找了一个聊天室进去,那个ID也很欠扁——“哥在巴黎很寂寞”。

蒙勇登入聊天室后就不操作了,从一边拿起一罐啤酒,又从旁边的碟片架上取一张光碟,放进电脑里看了起来,往日里他也是这么排遣寂寞的,懒洋洋地边看片边等着,这样的ID,总是会有人主动找上来私聊的,至于说该如何回应,就看他的心情和感觉了。

猛地,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我说,刚才你出去,是要干什么?”

蒙勇听得身子就是一僵,脖颈上的肌肉猛烈地跳动两下,沉默了大约十来秒,才轻笑一声,“原来是龙先生,呵呵,我可以扭头吗?”

“随便你,我不姓龙,”陈太忠哼一声,他想知道,这厮是不是将惩治贪官的目标对准了驻欧办,当然,他并不怕别人惦记自己,但是驻欧办里除了袁珏和刘园林,还有四个女孩儿呢,而姓蒙的这家伙办事,也有点不择手段的意思,他必须关注一下。

“我有点好奇,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出去干什么呢?”蒙勇一转头,看到那个黑脸汉子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