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60章 科西嘉

驻欧办的火锅是酒精锅,每人一个的那种小锅,加点水和炒好的底料就是齐活了,这也是充分地考虑了欧洲的风土人情和餐饮习惯,才不使用大锅的。

陈太忠、安东尼、葛瑞丝和贝拉四个人一桌,安东尼带的四个手下又是一桌,反正大家吃饭都是很快,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两个女孩把碗筷收拾了,陈主任和尊敬的唐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说事。

说着说着,两人就“不知不觉”地谈到了科西嘉岛,结果安东尼对这里,比达诺还要了解,相较法国人,科西嘉人的性格更接近于意大利人。

尊敬的唐甚至认识一个叫做皮埃尔的家伙,是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一个头目,正如达诺说的那样,这个小小的阵线里面,也是分为七八股势力,各自标榜自己才是最正宗的,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内讧不止。

“哦,我喜欢这种为了自由和民主而抗争的斗士,”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跟政治无关,我只是欣赏他们的勇气。”

好像你还找我的人做保镖,殴打你们中国的民主斗士来的!安东尼听得嘴角扯动一下,却是不敢就这么说,“事实上,他们不过是个大一点的黑帮就是了,打架斗殴、杀人、收保护费……什么事儿也做得出来。”

“在反抗侵略的过程中,有人需要付出鲜血和生命,有人只不过付出一点钱财,这很正常,”陈太忠漫不经心地回答,“当然,或者手段激烈了一点,但是为了自由和民主,这是值得的。”

安东尼惊讶地听到“反抗侵略”两个词,真的是惊讶到不能再惊讶了,他隐约觉得,自己可能陷入了另一个麻烦中,然而他更清楚的是,陈主任要求是不容拒绝的。

希望这个麻烦,也能带给我丰厚的收益吧,才从何军虎身上赚了三百多万美元的安东尼下定了决心,低声发话了,“您对这些懒惰的科西嘉人感兴趣?”

“一点小小的兴趣罢了,”陈太忠也低声地回答他,“或者,有一天我会让你带我去见一见那个皮埃尔……该死的,怎么也叫皮埃尔?他跟那个讷瑞·皮埃尔有什么关系吗?”

“只是一个巧合,”安东尼笑着耸一耸肩膀,又弯下硕大的肚子去取茶几上的红酒,“你应该搞一个高一点的桌子……好吧,需要我现在联系他吗?”

“不,你先别声张,我现在是出不去的,”陈太忠苦笑一声,扫视一下整个大厅,“如果我离开的话,这里就没人了,你知道的……不过,你能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吗?”

“我没带在身上,你知道的,”安东尼低声回答,脸上有一点小小的尴尬,“现在联系只能通过中间人……明天我让人把住址这些都送过来,可以吗?”

“最好还是你自己亲自跑一趟,”陈太忠笑眯眯地拍一拍他的肩膀,“我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好奇,带给你什么麻烦,我非常珍惜我们的友谊。”

“我也是,”安东尼也笑着点头,心里却是在默默地腹诽,你这家伙不过是吃定我了,还说什么友谊……

不过,腹诽归腹诽,第二天十点的时候,尊敬的唐再次来到了驻欧办,偷偷地递给驻欧办主任一张小纸片,纸片里居然还夹着一张照片。

手里捏着这些东西,陈太忠真有去一趟科西嘉岛的欲望,然而很遗憾,他根本就走不了,袁珏等人是走了,但是驻欧办的职能还在,这一点并不因为春节的临近而改变,中午的时候,埃布尔和讷瑞又赶了过来。

陈太忠照例是火锅招待,这玩意儿省事不是?这次掮客先生到来,却是抱怨他不够意思,因为现在曼内斯曼的股票已经涨疯了。

埃布尔知道,肯尼迪家的小公主跟陈主任一道,很早就在曼内斯曼的股票上重仓介入,当然,他并不知道现在两人手里的股票出手了没有,然而这并不妨碍他计算一下两人可能的斩获。

利润这么高的一场战斗,我居然没有出手!埃布尔先生不能原谅自己的疏忽,不过,他似乎更愿意抱怨中国的陈——赚钱的时候,你为什么想不到我呢?

我跟你哪里有这么熟?陈太忠心里苦笑,而且,你看看你自己,来的时候还要带上讷瑞,我要是喊上你,恐怕消息就无法保密了,“呵呵,我的股票早出手了……看来沃达丰和曼内斯曼的战争,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是啊,英国首相和德国总理都出面了,”埃布尔做掮客这一行,跟金融界也关系密切,有些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最迟在二月份,必然会出来结果。”

“嗯,下一次有什么好的想法,我会联系你的……还有讷瑞,”陈太忠笑着看讷瑞一眼,心说凯瑟琳已经决定不在欧洲玩了,哥们儿我放个空头人情出去好了。

然而,埃布尔并不像他想像的那么不堪,就在讷瑞去卫生间放水的时候,他低声解释两句,合着讷瑞的消息来自于皮埃尔家族。

今天掮客先生来看陈太忠,正要出门的时候,好死不死地正好撞上这金发年轻人,就只能带着来了,“我肯定不会乱说的……不过凯瑟琳这一笔钱赚得不少,好多机构上层都知道了这个女孩。”

“那样最好了,我和你的友谊,是皮埃尔家族无法相比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又低声嘀咕一句,“凯瑟琳的资金,暂时没有新的去向,你要拆借的话,我想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下。”

“哦,陈……你可爱得有若天使,”埃布尔的脸上布满了笑容,看那样子,若不是在吃饭,没准他就要冲上啃陈太忠两口,事实上,这个承诺也是他今天上门的目的之一……

牵线搭桥,这原本就是驻欧办最重要的职能之一——不过今天是帮两拨外国人牵线,似乎有不务正业的嫌疑。

总之,春节临近的驻欧办,确实还在行使着它的职能,腊月二十七早上十点,陈太忠琢磨了好一阵,才拨个电话给黄汉祥,将科西嘉有个皮埃尔的情况汇报了一下。

随着对科西嘉民族解放阵线的了解,他才发现这个科西嘉独立运动,也有点不伦不类的味道,更要命的是,那里曾经举行过一次不怎么成功的公投。

若是公投同意独立,想必法国政府是不会答应的,然而挺打击人的是,不同意独立的占了微弱多数——从某个意义上讲,科西嘉人的生活闲适而懒散,法国政府对这里每年有相当数量的财政补贴。

也就是说,那些不同意独立的,是舍不得天上掉下来的这块馅饼,行使权力的时候他们希望自己是独立的,而享受利益的时候,他们又舍不得独立。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绝大多数的科西嘉人,是相当地排外,不但排斥法国人,排斥不同肤色的人,甚至连意大利人他们都不喜欢——是的,那些不同意独立的人,也不喜欢法国人,这真是一个不合情理却又合乎逻辑的现象。

陈太忠没有说这些现象,他相信这点东西,黄二伯下点功夫也能了解到,他只是告诉老黄,说是有这么个人,相关资料的邮件我已经发过去了,不过一时半会儿,我是没时间联系他的,你看一下资料,判断一下我是不是合适联系此人。

或许是年关将近了,黄汉祥听得也是心不在焉的,嗯嗯啊啊几声之后,说是你等我回信儿就行了,接着就挂了电话。

接下来就是迎接春节的到来了,陈太忠在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候,打电话给国内亲戚朋友拜年——北京时区正好是早上七点半,时间刚刚好。

中午的酒会也比较成功,遗憾的是来的人不够多,只有六七十号,不过再多也就坐不下了,留学生居多,也有三桌是较为成功的商人。

科齐萨部长在酒桌上非常遗憾地感慨,自己是没有密特朗总统的福气,要知道,那位可是在官邸里邀请过两千华人代表共度春节的——他不但没有那么大的官邸,也不是总统,自然也就没有那么大的魅力,让别人大年初一撇下家人出门。

对陈太忠来说,这个春节过得真是有点没滋味,不但亲戚朋友不多,就连出门都要来去匆匆,时间稍长就要布下简单的阵法——做领导嘛,总是要在关键的时候顶上去的,他不得不这么安慰自己。

所幸的是,有贝拉和葛瑞丝作陪,他才不至于过于无聊,初二的时候,尼克来了,今天是周日,议员先生来巴黎会友,下午三点,他专门跑到驻欧办来喝下午茶。

而陈太忠的情绪却不是很好,中午的时候,黄汉祥来了电话,说是你发来的邮件我看了,嗯,很不错……再接再厉吧,不过这个人,你就不要联系了,让给别人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