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55章 结婚吧

要说起这开发区街道办,也是满有意思的一件事儿,起码这种称呼,跑遍全国,估计也没几个,正经一点,都该是管委会什么的。

事实上,一开始开发区这边叫筹委会,准备时就是副处级的班子,不过就在万事俱备、只待正名的时候,范晓军来凤凰视察,顺便就看了一看开发区,这一看就出了问题。

他来视察的当天下雨了,雨并不是很大,可好死不死的是,开发区的下水系统出了问题,街上一片汪洋,范省长好悬陷在开发区出不来,于是他就感慨一声,“这配套设施还是没跟上,不够成熟啊。”

其实,这事儿还真是有点冤枉,那几年的时候,台海方面阴云密布形势紧张,凤凰市这里也很注意相关的动向,而前两天凤凰下大雨,开发区的下水涌进了人防通道,市里不得不紧急处理,才导致了眼下的下水排不出去。

不过,冤枉归冤枉,既然被现场抓住了,那就不要说什么了,解释是必须的,但是范省长的指示,也是不能忽视的。

又由于开发区这一片的规划,实则出自于前任市委书记党项荣之手,章尧东也是刚上来不久,借此就压住了这边的申报,只做了高新区的副处级别申报。

想当年,党书记在凤凰的时候,比现在的章书记还要强势很多,那一旦失势,得罪的人就纷纷跳出来了,于是开发区这边的筹委会转管委会的事情,就被挂了起来,又过一阵,不声不响地被降为了街道办——陈太忠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进入的。

但是,事情过去这么些年了,党项荣的小团体也四分五裂了,所谓的党系,已经化作了历史的尘埃,而开发区这边随着甯家工业园的建成,再加上一些其他方向的发展,还真的有压过高新区的势头了。

吴言现在不仅仅是副市长,还兼着横山区的党委书记,短期内不可能调离,长期的话调离是必然的,正是做点可以留名的事情的阶段,顺便也能安置一些自己人,何乐而不为呢?

陈太忠对开发区的历史也比较熟悉,听自家的小白发问了,略略愣得一愣之后,用比较不确定的口气发问了,“这件事儿,你请示过章尧东了吗?”

“我早就跟尧东书记交换过意见,”白市长闻言傲然回答,果然不愧是章系大将,对市里的态度了然于胸,早早地便智珠在握了,“只不过以前条件一直不成熟,现在就可以适当考虑了。”

“章尧东不是看开发区挺不顺眼的吗?”陈太忠轻声嘀咕一句,“怎么会答应升格呢?”

“高科技园区,从来都不嫌多的,而且许纯良也要把手机生产线放在开发区了,”吴言微微一笑,“尧东书记说了,开发区也升一升,这叫双保险。”

一边说,她一边指一指不远处的小书橱,钟韵秋见状,顿时就心领神会地上前,拎出了里面的几罐听装啤酒,摆到了两人面前。

这几听啤酒,纯粹是摆设的意思,钟秘书知道吴市长不是很能喝酒,可是叫真起来也能撑得住场面,不会有什么不当行为,但是她更知道,白市长喝了酒之后,在真正的自己人面前,是很放松的,也有一点微微的放浪和醺醺然。

“纯良决定把生产线放在那儿,是想着照顾瑞远呢,”陈太忠拿起一罐啤酒,自顾自地扯开拉环,才要往嘴里倒,猛地想起有点不妥,说不得手一伸,将小白同学轻揽入怀,端着啤酒送到她嘴边,“来,娘子,老公跟你喝个交杯……不对啊!”

吴言听他柔声发话,酒尚未入口,就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微微的醉了,可是,猛地听到最后三个字,身子一僵,“哪里不对了?”

陈太忠哼一声,眉头微微皱起,“这个开发区的升级,田立平是怎么表态的?”

“章书记还没有吹风,估计是年后办理吧,”吴市长听说他是琢磨这事儿,就轻笑一声,“不过我觉得,要是手机生产线真的上了,开发区都可以考虑升正处了。”

“还是有点勉强,”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一个甯家工业园,一个手机生产线,搁在凤凰都是了不得的东西,但是放在别的地方看一看,也就是那么回事,副处绰绰有余,正处还真是有点差火候,“这不是该田立平操心的事儿吗?”

“政府工作,总是要在党委指导下进行的,这些事情哪儿能分那么清楚?”吴言知道情郎比较偏向田市长一点,可是她并不认为章书记就做错什么了,“你那个驻欧办的机构,也是尧东书记最先倡议的。”

“嘿,这凤凰市,还真成了他章尧东的天下了,”不提驻欧办还好,一提这三个字,陈太忠就火大了,“要是田立平不同意呢?”

“我是跟你说将来开发区的班子呢,你瞎琢磨什么呢?”吴言听他这么说,知道他是误会了,说不得笑着推他一把,“对这个班子,有什么想法没有?”

“没搞错吧你,升了副处以后,横山还能管开发区?”陈太忠倒不是不知道双重管理,但是高新区都是市里直管的,这开发区也要脱离横山的管辖才是正理。

“起码我在的时候,会是双重管理,”吴言微微一笑,语气中多少有点得意,“等我走了,收归市里也行,我这个书记起码还能当半年……对了,你见李无锋了吧?”

林业厅厅长李无锋,是蒙艺临走的时候提上去的,李厅长是陈省长的人,不过跟陈太忠见过两面,他也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去的,虽然那是蒙书记丢给陈洁的人情,但是李厅长对陈主任也是满客气的。

陈太忠这次在素波乱跑,也是见了李厅长一面,按说他是没兴趣跟林业厅打交道的,只是,他领了白市长的任务,不得不跟李无锋联系一下——要知道,吴言分管的是农林水,跟林业厅搞好关系很有必要。

“见了,他还要请我吃饭呢,”他笑着点点头,“老李那人态度还行,我送他点东西也收了,不过我实在太忙了,就告诉他回头我请客。”

“你是陈洁的爱将,又帮李无锋在蒙书记面前说话,他怎么可能对你不客气?”吴言宜喜宜嗔地白他一眼,“我的事儿跟他打招呼了没有?”

“说了啊,不说我找他干什么?”陈太忠啼笑皆非地看她一眼,又抬手灌一口啤酒,“不过没细说,就是随便提了一句,凤凰分管农林水的吴市长,是我的老领导……我觉得他应该听得明白。”

“嗯,”吴言点点头,心说太忠这两年是飞速成长,说话做事是越来越有板有眼了,已经不复当年的毛头小伙子样,需要我帮助的地方,也越来越少了。

想到自己的作用会越来越小,一时间,她觉得心里有点空荡荡的,说不出的难受,事实上,也正是出于这种感觉,她才会主动跟他提起一些事情,“我说太忠,问你呢,开发区那儿,你有什么人选没有?”

“我都不知道你是啥想法,还能有什么人选?”陈太忠狠狠瞪她一眼,“潘珂旻和张新华两个人,换不换?”

“潘珂旻必须走,他算是党项荣阵营的,”吴言干脆利落地回答,党书记的阵营,后来很多都是被秦小方收编了,潘主任也是亲秦系的,“到时候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让张新华来干,统战部长兼这个职位,对吸引海外资金有积极的作用,对舆论也能产生正面的影响,你觉得呢?”

对张新华来说,此事真的有点令人啼笑皆非,开发区一开始筹建,张书记就是瞄着党工委书记去的,一般而言,全国各地的开发区,重点多放在行政和经济方面,最多再强调一下高科技什么的,对党建工作并不是很重视,经济挂帅嘛。

张书记一开始,就将自己定义在二把手的位置上的,不成想开发区稀里糊涂地变成了街道办,他也由二把手升为了一把手,也说不清是坏了多少,但是对潘珂旻而言,此事无疑是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本来期望一个副处级单位的一把手,结果变成了一个正科级单位的二把手。

且不说潘主任的感受,只说张新华,现在有可能成为副处级单位的一把手了,又挂个区委常委的话,那可真也算春风得意,要实权有实权,要话语权有话语权了。

“那谁来当这个工委书记?”陈太忠沉吟一下发话了,接着又轻笑一声,“嗐,我这是瞎琢磨啥呢,跟我没关系的嘛。”

“姜世杰还是有点能力的,”吴言小心地看他一眼,“杨新刚提得太快了,再往上走还得等一段时间,你觉得呢?”

合着她是担心陈太忠帮曾经下属的司法助理员说话,就选了现武装部部长,这俩人都是亲陈主任的,也都是被吴言提起来的。

姜世杰在清渠乡干了七年乡长,年初才提为副处,级别倒是够了,不过这区武装部部长虽然是常委,也没多大管辖范围,无非就是走兵的时候有点小权力。

他若是调任开发区党委书记的话,实权算是多了一点,可是张新华要压他一头,不过具体的还是要看开发区的发展,能升为正处级开发区,这一步也算走对了。

吴言属意的人里,姜世杰是比较靠后的,她更看好是义井街道办的书记涂贵才和现在区委办公室副主任赵学文,不过姜世杰身上带了点陈太忠的影子,这也是加分之处。

姜世杰……他好像很久没联系我了!陈太忠的脑瓜里,不由自主地冒出这么个念头来,而且,哥们儿这次回来,他也没积极主动地走动,这个人有点靠不住。

不得不说,官场里有些习惯,真的是不知不觉地就养成了,陈某人现在的心态就是典型的写照,当然,他还有别的理由,于是就摇摇头,“张书记要是成为管委会主任,党委这个口儿,应该考虑一下田市长心里的人选。”

“你不用这么为他着想吧?”吴言真的是有点“无言”了,章书记哪儿得罪你了?所谓阵营就是这样了,她能跟田甜大被同眠伺候他,可是站队就一定要站在章尧东的立场上,“他才来凤凰,哪里会有属意的人选?”

“你怎么知道人家没人选?”陈太忠看她一眼,反正他现在翅膀越来越硬了,就有点看章尧东不顺眼,“章书记这人在凤凰太强势的话,对他的前途并不好,搞得别人对他有意见了,可真就没意思了,他今年不是才五十岁吗?”

“强势也有强势的好处啊,”吴言闻言轻笑一声,作为章系的大将,她还是能猜到一点章尧东的小算盘的,“他越是强势,升副省就越容易……把他弄走了,别人就好冲凤凰下手了,现在他卡在这里,有意见可不止一个人。”

“合着他惦记的,是省委常委啊,”陈太忠总算听明白了,章尧东在凤凰异常强势,一旦升上副省长,还未必比在凤凰做个土霸王更自在,但老章若是瞄准了省委常委,做个副书记或者常务副什么的,那肯定就强出这个市委书记了。

章尧东会升到那一步吗?眼下看来,可能性是很大的,只要三年之内攀上副省,有许家的支持,再上小半格,问题还真是不太大。

“我倒是希望他能连任一届,”吴言却是不回应他这个猜测,只是微微地叹口气,章尧东一旦高升,章系人马就群龙无首了,她眼下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

“路是靠人走出来的,”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我没跟蒙艺去碧空,眼下也没混得有多惨,事在人为嘛。”

“那是你做出业绩了,”白市长也笑一笑,她很清楚,太忠这家伙做的这些事情,若是放在另一个人身上,别说正处了,副厅也不是不能考虑。

然而,陈太忠的学历和年龄,实在有点不够,又是这么能折腾,章尧东不打压他都不可能的——说句良心话,就算他是章系人马,眼下最多也不过是正处待遇,这就是顶天了。

所以说章书记对陈太忠,也不能说刻薄,要说有哪里对不住他,也只能说尧东书记在刻意将其边缘化——可是话说回来,就你这折腾劲儿,不边缘化你能行吗?

“要不这样,等你正处了,咱俩结婚?”猛然间,吴言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好悬没把陈太忠和钟韵秋听得晕过去。

话一出口,白市长就后悔了,她知道自己这个提议,实在太不现实了,两人年龄的差距足足有十岁,不过她这么说,也是有她的想法。

因为一直以来她都担心,他不能很好地保护自己,然而,眼下的太忠,是越来越红火了,她认为他已经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这话就禁不住说出口了。

不过,看到他讶异的表情,吴言心里就明白了,说不得苦笑一声,“算了,我只当你当年说的是真心话呢,要跟我携手走上红地毯……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