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53章 人情难做

以田强的性子,他根本就不想找陈太忠,原本他在衙内圈子里,也算个比较爱得瑟的,而且他跟蔡莉的儿子郭明辉关系好得很,而郭明辉却是活生生被陈太忠撵出了天南。

早两年的时候,田强活得很滋润,田立平本来就是素波的一号人物,又没什么上进心了,所以对儿子的管教不是很严——小强做事不要太离谱就行了。

当然,田书记如此放纵儿子,也是有一定仗恃的,他本人没太大的问题,不怕人查,若是有人想借小强的事情,拖他这个政法委书记下水的话,就算到时候他自己扛不住,蔡书记也不是吃素的。

对田强来说,那个时候才是他活得最潇洒的时候,随便这儿介绍点活,那介绍点活儿,嘴皮子动一动钱就到手了,钱虽然未必多但是挣得轻松。更别说他老爹负责的是公检法司,多少嫌疑人和犯人家属求着见田公子一面,他见人都要看心情呢。

能挣会花才不枉费青春,年轻时候不能只想着赚钱,在这一点认识上,他和当初的高云风很有些相似的地方,不过,高公子是怕影响老爹前途不敢多赚,而田公子则是想赚太多也没门路,政法委终究比不得交通厅——他总不能把犯人全部都保外就医吧?

当时田强是想着,现在专心搞事业实在太早,影响玩乐的心情,我先潇洒几年再说,人活这一辈子,就是要讲个生活质量,反正一时半会儿,老爷子也退不下来不是?

事实上,田强和郭明辉的关系,没有外界传得那么好,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虽然也是强调世交,但是基本上,田公子就是一个跟班的份儿——副省和副厅的儿子,怎么也不可能平等相处,这对爱面子的他来说,多少也有点……那啥。

所以,对“只爱人妻郭明辉”的离开,田公子虽然也感到遗憾,但并没有找陈太忠算账的意思——他只是惋惜,自己不能打着蔡书记的旗号行事了。

现在呢,就已经是物是人非了,蔡书记成蔡主席了,而田书记也成田市长了,那么田公子也就该收收心,考虑干点正经事了。

一开始,田强觉得,老爹来凤凰是主政一方,怎么也好过在素波干政法委书记——市里排名就不一样,更别说在素波除了市委市政府,还有省委省政府的。

可是细细一打听,他才知道敢情这凤凰市的大市长不是那么好当的,在市委市政府中间,就只有一个声音,章尧东的声音!

而他老爸这么调过去,不但没啥势力一时不好展开手脚,同时也要面临章尧东的打压,而且凤凰这边的水也深,一点都不比素波逊色。

所以,单纯对田强而言,田立平从素波政法委书记升到凤凰市长,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高兴的事儿,因为他来钱的路子暂时是少了。

甚至,他入小股分大红的两个律师事务所都表示了,强哥,那个啥……公司这两年经营不景气,您这股份要是还留着,这利润就不太好保证了——说穿了,人家就是让他撤股走人呢。

当然,不撤股也行,田书记在公检法司还是有点人脉,但是想像以前那样分红是不行了,田市长是升官了,可他总不可能再回素波来做政法委书记不是?其实他这一跳,都跳出政法系统了。

抱怨归抱怨,田公子心里也能理解,老爸的心已经不再平静,被这一步上进折腾得眼红了,惦记上副省了,虽然看起来不太现实,但人活着总要有个梦想不是?

而且话说回来,就算他不理解,能左右了田书记的决定吗?绝大多数的衙内和太子党,嚣张只是对外的,对上自己家长,比老鼠见了猫还老实,田立平对自己的子女都算管得不严的,田强又算个胆大的,见了老爹却也不敢炸刺。

既然是素波没啥活儿了,田强就把主意打到凤凰了,略略一了解,他就知道凤凰那边可做的项目不多,没错,凤凰这两年是直追素波,但是主要是平均水平上去了,小作坊比较多,真要说那些大工程大项目,跟省城相比,差距还是非常明显的。

而那些大工程之类有油水的地方,原本也是有人经营的,田立平虽然是一市之长,短期内也不要想乱伸手,他夹尾巴还来不及呢。

事实上,田市长并不支持自己的儿子去凤凰发展,田家的根儿就是在素波呢,就算这一届凤凰市长任满,下一届能转了凤凰市委书记,到最后他还是要回素波养老。

不过,田强大手大脚花钱习惯了,在美国那边又贷款投资了点房产,这也是手里没啥钱了,才把主意打到了凤凰,田市长也凑不出来儿子需要的钱,又不想让旁人借此控制自己的儿子,就不给他介绍那些经商的朋友,只撂下一句话,“在凤凰不许打着我的旗号胡来。”

凤凰合适下手、值得下手的项目还真的不多,田强琢磨来琢磨去,就惦记上凤凰科委了,科委主任许纯良的背景很强大,但是副主任陈太忠那也是我们田家的人呐。

田公子对陈主任还是比较了解的,虽然他这一年多来一直在国外,那厮祸害了自己的妹妹,又帮了自己的老爸,在凤凰市的势力,可以用滔天二字来形容。

不过,就算你势力再滔天,也不过是干脏活拿不出手的主儿,而我老爸可是凤凰的一市之长,那是名正言顺的政府一把手,再想一想关于郭明辉的那点芥蒂,田强就不想跟陈太忠打交道,于是找到自己的妹妹,要她帮着自己给姓陈的打个招呼,他去接点活儿。

事实上,他还有点别的怨念,就像陈某人想的那样,田公子祸害别人是轻车熟路了,可是对别人祸害自己的妹妹,心里还是有点不爽。

这不但涉及了兄妹情谊,也涉及了田公子的面子,别人一说,呀,田强,你倒是一个妞一个妞地泡了,可是你妹妹不也被陈太忠玩弄着呢?

然而,他将这个主意跟田甜一说,田主播不答应,说你根本不知道陈太忠能量有多大,没错,蒙艺是走了,可太忠还不是把赵喜才拿下了?我说哥哎,你真要在凤凰做点什么,就得亲自见见他,当面把事情说清楚。

田公子觉得,多这么个环节实在有点多余,可田主播不这么认为,她跟陈太忠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官场常识急剧地提高,所以她很清楚,哪怕是自己的哥哥,真想在凤凰长久发展的话,也是见一见陈太忠为好。

田强拗不过自己的妹妹,又不敢跟老爹商量此事,心说那就见一见吧,只是陈太忠一直呆在巴黎,回来以后又到处乱跑,而田公子在素波也有点应酬,所以这见面就拖到了现在。

当然,田公子也是有章法的,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但是见了陈太忠怎么做,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反正他也不怕自己的妹妹把自己卖了,“太忠,听说你跟小许关系挺好的,能当了他一多半的家,你也别糊弄我了,你俩谁跟谁啊?”

“那我也得照顾点他的感觉不是?”陈太忠觉得田强说话还算痛快,虽然路子有点野,口气有点大,也不太讲究措辞,可人家原本就不是体制中人,倒也不能计较太多。

于是他就笑一笑,回答得也挺不见外,“纯良跟我关系是不错,不过我也不想让他难做,这么着吧……你在哪些方面比较有优势?”

优势?田强听得有点腻歪,他从来就没考虑过认真做事业,哪里有什么优势可言?最大的优势和仗恃,不过就是那个做凤凰市长的老爹。

还好,田公子的见识和急智不是白给的,“优势主要还是在高科技产品上,不过科委这方面实力也很强,要是接不下科委大厦的活儿,那做点流水也行……像电动助力车厂那里,可做的东西也很多。”

科委大厦和助力车厂?陈太忠听得心中苦笑,田公子你还真不客气,一张嘴就是两块最要命的地方,他犹豫一下,终是缓缓地摇摇头,“那两块儿啊……科委大厦怕是没什么大活儿了,要不这样……我给你两个省的助力车总代理成不?”

给两个省的总代理,一来卖了人情,二来也是开展了市场,应该是双赢的局面,他是这么想的,然而田公子不这么看。

田强哪里有兴趣去做什么总代理?他是赚惯了轻松钱的,现在想搞实体也是想做点轻松的,对开拓市场还真没什么兴趣,不过陈太忠既然这么说了,他也不好一口拒绝,说不得问一问,“这个东西一个月能赚多少?”

“那要看你的销售量了,”陈太忠的嘴角,不引人注目地微微抽动一下,我说大哥,你好歹奔三张的主儿了,怎么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来?

“普通的省会城市,做得差不多的话,基本上一个月能卖一千辆……毛利就能达到六七十万,具体情况就不好说了,我给了你,你可以转给别人做嘛,又不耽误工夫。”

这才叫个鸡肋!田强不是幼稚,而是觉得这买卖意思不大,一问果然是如此,一个月就算七十万毛利,他包给别人,想省心的话,一个月能拿二十万顶天了,一年也不过才二百来万,“能铺多少钱的货?”

这话倒是问得比较地道了,陈太忠琢磨一下,“按说拿一个省总代的话,是要压在厂里五十万,提五十万的货做基数,随卖随补的,不过田哥你要做,我帮你协调一下,铺一百万的货。”

他这话也算给面子了,别人是要压五十万的货,这边是给铺一百万的货,当然,他是不会去干预厂里的运作的,大不了让丁小宁、刘望男或者李凯琳出面,垫付这一百万,也算对得起这大舅哥了——两个省,那就是两百万。

其实对一个省的总代理来说,这五十万还真不算什么,卖得好的话,库房里五百万的货都压得起,谁还介意这一点?不过两千辆助力车而已,要是卖得不好,想退都行,换总代理嘛——疾风电动车的牌子也算比较响的了,这种甄选代理条件,一点都不过分。

“这样啊,”田强听得却是越发地郁闷了,这点事儿我还要受你个人情,实在不甘心,“要不这样,太忠,总代我做,你再在厂里给我接点儿活吧?”

“厂里的事儿,我答应纯良不过问的,”陈太忠实在有点无奈了,只能实话实说,又沉吟一下方始发话,“要不这样,我跟临铝打个招呼,你去找范如霜接点活儿吧……正好那是青旺的,立平市长还能避一避嫌疑。”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范如霜本来是给过他一个一年五六百万的流水单子,专做阀门等小配件的,不过他当时没下手,后来给了高云风,现在后悔也晚了,心说范如霜那儿六十亿的项目,就算盯的人多,手指头缝里漏一漏,也不愁给田强一点吧?

田强对这个建议,倒是有点兴趣,错非不得已,他也不愿意给老爹添麻烦,待听说临铝的新项目标的六十个亿,还可能增加,眼睛登时就亮了。

又坐了一阵,陈太忠起身告辞了,他也没看田甜,田主播自然也就不跟他走,事实上,田甜非常清楚哥哥的性格,知道要是自己就这么走了,哥哥的脸上会挂不住——她跟太忠私下是怎么回事,那无所谓,但是有些事不能当面做。

待他走出去,田强才哼一声,“甜儿,这家伙的架子,摆得比咱老爸还大,我就奇怪了,你也受得了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