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52章 推不脱

“你这叫什么话?”陈太忠听得就是眼睛一瞪,事实上,蒋主任的话正好点中他心中那点若有若无的隐痛,他知道自己在警察系统里被起了一个什么样的外号,因此还时不时小小地沾沾自喜一下——这就是口碑吖。

他不是个信邪的主儿,修仙本就是逆天之举,他能脱颖而出自然心志比较坚定,但是听到有人点评,说自己不但瘟了警察系统,也瘟了自家人,这可就太那啥……侮辱人了。

所以他就有点恼火了,“巴黎的混乱,不是你能想像得到的,你电影电视看多了吧?算了……我不跟你这没见识的叫真。”

陈主任这话,说得有点难听,蒋君蓉哪里是个肯受气的?两个人说不得就吵吵了起来,说了半天之后,蒋主任才猛地发现,自己被这个家伙带偏了——我来是想了解陆海的事儿啊。

蒋省长这两天确实很忙,基本上都是很晚才回家,但是让陈太忠登门的时间还是有的——当然,婉转推脱掉也是可以的。

但是他今天吩咐自己的女儿接待小陈,那就是存了一点别的念头,是的,发生在陆海的事情,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这要拜托陆海的那帮家伙,为了尽快找到那些失踪的人,就有人打探谁能跟陈太忠说得上话,这打探的方向,自然冲着天南省去的。

于是,就有人托到了蒋世方的身上,相托之人,不过是正西的常务副市长,一个正处待遇的干部,但是你别不服气,人家还偏就搭得上蒋省长的路子。

蒋省长一听是这种事儿,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心说两千人失踪,这陈太忠也真敢折腾——当然,他不是很相信小陈做得出此事,反正他暂时不想掺乎进来,就嗯嗯啊啊几声,大致意思是说视情况而定吧。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真的让他吃惊了,那些不负责任的传言也传到了他耳朵里——大部分人回来了,没回来的人,就是制假贩假疾风车的主儿,连在素波卖疾风车的代理商,都在警察局离奇地自杀了。

这个传言,让蒋省长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跳楼自杀的张兵,事实上,九龙房地产虽然传说实力很强,但还真不值得让堂堂的一省之长记住名字——但是,这个家伙自杀的背后,可是牵扯到了省会城市大市长的病退,所以他能对此事印象深刻。

这个陈太忠,下手真狠啊!蒋世方情不自禁地做出了这样的判断,当然,他肯定不会认为此人能伤及自己,在体制里混就要讲体制里的规矩,对商人下手和对干部下手,那性质是截然不同的——赵喜才和朱秉松得罪他那么狠,也不过就是失势,并没有安全上的隐患。

当然,换句话来说,对素波前后两任市长而言,官做到这个地步,政治生命的终结,从某个角度上讲,比真正的终结了本人的生命还要惨。

然而,这也不过是“从某个角度上讲”而已,不管怎么说,活着总是比死了好,而蒋世方又知道,陈太忠这家伙看似嚣张蛮横,其实很少主动去惹人——陆海那边也是打了小陈的脸了,才遭到这样惨烈的报复。

总之,听说了这样的传言,蒋省长就判断出来,此事十有八九是陈太忠所为,不过传言终是传言,这又是陆海的事情,跟天南省的省长也没啥关系,所以他就懒得认真。

好死不死的是,他刚听说了这件事,就接到了陈太忠要来汇报工作的电话——是的,蒋省长的消息不是很灵光,本来嘛,陆海的事儿他操心那么多干啥?

这家伙搞出这么大的事儿,没准政治生命就止步于此了!蒋省长第一时间就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没错,陈太忠是很牛了,背后不但有黄家和蒙艺,更是跟X办的人有接触,但是此事的性质实在有点恶劣。

对姓陈的下一步的发展方向,蒋世方真的是看不懂,发生在正西的事件说恶劣是很恶劣了但是考虑到小陈背后的人,那么,此事也是可大可小的。

三年后的那场非典型性肺炎的蔓延可以作证,这种惊天的事情,一开始都有人尝试去捂盖子,若不是如此,也不至于蔓延得那么快——那可是未知类型的病毒。

总之,接了陈太忠的电话,蒋省长就知道,自己不能见这个人,然而,小陈的前景尚不明朗,那这家伙又是出了名的爱记仇,既然要来走动,彻底推掉也不好,于是就派了自己的女儿去接待——这叫降低规格的同时,还保持一定的热度。

蒋君蓉联系陈太忠之前,是被老爹耳提面命过的,蒋省长也知道两人很不对眼,就要自己女儿以大局为重,不要跟小陈搞意气之争——你可是代表你老爹接待他呢。

蒋主任也愿意听老爹的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姓陈的,她心里就是一团邪火,又由于两人没有共进晚餐——其实她是嫌某人没有主动上门,这火气就有点控制不住。

不过坐了一阵聊了一阵之后,她的心态逐渐就平和了下来,于是就想起自己其实有事情要问此人,“你对你的副手,倒是真的不错……咱不说巴黎了,我说,既然你时间紧张,陆海的事情为什么不让许纯良去操心?”

“他前期去了啊,还有个女主任也去了,照顾伤者,”陈太忠苦笑一声。

“三个主任,这也太多了一点吧?”蒋君蓉听得眼睛微微一张,她也算是个护短的,但是凤凰科委护短护成这样,她也觉得吃惊。

这个混蛋,又被他带偏话题了!下一刻,蒋主任发现了不妥,她最想知道的,那事是不是陈太忠干的,若是的话,又是用了什么样的组织和手段,说不得冲着他大有深意地一笑,“还是你去最管用啊。”

“这事儿性质太严重了,”陈太忠还是把话题往歪处扯,他沉着脸叹口气,“别的不说,只说为了我屁股下面这个位子,咱也不能不去,要不然容易让别人歪嘴,把问题拉扯到领导责任上去。”

“你还怕担领导责任?”冷艳的蒋主任继续轻笑,心说你不过是要个面子罢了,别人想扣帽子拉人下水的话,估计就算是有胆子惦记凤凰的副市长,怕是也没胆子惦记你……坏了,又被这家伙岔开话题了……

反正,两个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蒋主任没达到目的,自是不肯罢休,陈太忠一边灌啤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心里却是奇怪,今天这蒋君蓉是怎么了,吃错药了?我在陆海搞的事儿再大,也跟你没啥关系吧?

八点多的时候,蒋主任还是未能如愿,倒是陈太忠的手机又响了,来电话的正是田甜,她每天就是这个时候下班,于是陈主任很坚决地站起身告辞,不过,在开车的时候,他脑子还是在琢磨,这蒋君蓉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儿呢?

田甜和田强找了一家咖啡屋,点了一个包间等陈太忠,他进去的时候,田强正坐在那里喝咖啡,而田主播正俯身在一个盘子上吃套餐——台里食堂的伙食其实不错,不过,为了保证《天南新闻》播出时不犯迷糊,她晚上很少在台里吃食堂。

这倒是个说事儿的地方,田主播见他进来,放下手里的勺子,介绍一下两人,田强倒是没太大的架子,站起来同陈太忠握握手,又坐下了。

“田哥在美国,日子过得不错吧?”坐下之后,陈太忠笑着发问,这一世他很少管人叫哥,不过,看在田甜的份儿上,他打算将姿态放得低一点。

“好什么啊?都被人家艾滋病了,”田强笑一笑,看起来,他做事还是比较活络的,起码这个被艾滋病一提,就能拉近双方的距离,“我早就听说你了……顾铨你认识吧?”

“沈……沈彤的男朋友?”陈太忠对这个人多少还有点印象,不过,他懒得提此人,索性单刀直入地发问了,“田哥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儿?”

“也没啥事儿,这不是回来了,又听说老爷子去凤凰了,想在那边找点活儿,”田强倒是不见外,一边说一边看身边的妹妹一眼,“呵呵,凤凰科委那边……听说在陈主任手底下,搞得红红火火的。”

“哦,”陈太忠点点头,其实他对田强也有所耳闻,知道这家伙也是属于衙内一系的,今天他来,都做好这厮刁难自己的准备了——毕竟他上了人家的妹妹,却是没打算给个说法。

不过,田强张嘴要活,也是他猜测的一种可能,田某人以前也靠着田立平赚了点钱,却是不知道为什么,跑到国外去了。

反正这便宜大舅子一张嘴,陈主任还真是有点挠头,真的是不好推脱的,于是不动声色地发话,“科委现在许纯良当家……你想接点儿什么活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