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50章 蝇营狗苟

水利厅这边,最终还是将分红定在了百分之三十上,用王浩波的话来说就是,建福想给水利厅的中层干部多发点钱,这是好事,但是发得太多的话,就算不说眼红什么的因素,也容易拔高大家的心理预期。

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任何公司投入运营的头一年,都不会有太好的业绩,尤其像建福这种还要搞基础建设的,更是铁定赔钱,那么,能超额发到百分之三十的红利,就算相当不错了,想发百分之四十也不是不行——明年吧。

人家这么为自己考虑,陈太忠自然是要领情的,于是宾主尽欢,这就算又完成了一件事情,然而,他还是不能回凤凰。

年根儿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很多人的关系得走到了,陈某人以前不知道这么走动,但是今年算是吸取教训了,既然是修炼人情世故来了,该学的都得学一学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当官了呢。

可是一算要走动的人,那可是真的不少,首先说陈洁、关正实和段卫华处,那是必须去的,省委副书记许绍辉、副省长高胜利、省政府秘书长肖劲松、省外办裘主任、交通厅崔洪涛、林业厅李无锋这些人,也要去看看才对。

这基本上就是正厅级以上的干部,正厅以下的也有一些,比如说张沛林、祖宝玉、戴复,秦连成家在素波,也该去看看才对,至于说王启斌,现在也是干部二处的处长了,加深一下感情也很有必要。

还有一些拿不准的,比如说省长蒋世方那里,常务副省长范晓军那里,好吧,组织部长邓健东……那更是拿不准了……

这么随便划拉一下,陈太忠的心就是一凉,完蛋,要这么跑,那跑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完呢?袁珏还在巴黎等着自己接班呢。

那就……白天跑吧,陈主任只能如此选择了,好在年根儿了,他要跑动关系,别人也要跑动关系,有很多人的单位,他去一趟就行了,也不管人家在不在,心意到了就行了。

像邓健东之类的,他去一趟,就琢磨着留下一点鱼子酱和松露,这些东西真要计较,那是很名贵的,但其实就是个吃的玩意儿,他又在巴黎工作——应该算进地方土特产一类里的吧?

邓书记不在办公室,办公室的人见他从包里掏东西,果断地制止了——这是什么人呢,居然送礼送到省委来了,是脑子里进水了吧?

说不得,陈主任只能打个电话给邓健东,邓部长在那边沉吟一下,才想起来这家伙是谁,“心意我领了,东西你拿走……别跟我说什么土特产。”

说白了,他这种广泛撒网的行为,只适用于县区以下的官场,到了上面就太不合适了,上面讲究的是站队,无关的领导,那送还不如不送。

然而陈太忠不这么看,他就是一孤魂野鬼,不存在站队不站队的问题,而且关键是,他能搭得上的领导也太多了,时间紧迫,那也是别无选择了——要不很多人说脏活陈太忠呢?关系太多……它也不是好事儿。

反正,送礼领导不要,总是要好过去都没去,他是这么看问题的,不过,邓健东的果断拒绝,还是让他感觉有点没面子。

总算还好,拒绝收礼的不止一个,肖秘书长当场婉拒,范省长人不在,也是电话里拒绝,结果倒好,跑省委和省政府,只用了陈太忠一个下午。

这一下午里,倒是在陈洁那里用的时间最多,陈省长倒是挺不见外地收了他的东西,还了解了一下驻欧办的现状。

蒋省长更直接,他人不在办公室,不过听说陈太忠去了,犹豫一下方始做出一个比较古怪的吩咐,“你有这个心就很好了,这两天我忙,你要有空,去见一见小蓉吧……年轻人应该谈得来才对。”

他没说土特产的事儿,大概是让我跟蒋君蓉去说了,陈太忠挂了电话,有点不摸头脑,老蒋这个吩咐,是个什么意思啊?要撮合我俩吗……不可能的吧?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马上就到下班时间了,他肯定是不会再去高新区找蒋君蓉了,一是他不想请那个傲慢的女人吃饭,二就是他已经约好了关正实一起吃晚饭了,省科委离省政府很近的。

关主任跟他的关系,是平淡里带了点默契,老关上位跟他也有点关系,起码那个五千万的借款,让陈省长印象深刻,而关某人又是技术型官员,跟荆涛的关系也好,所以两人来往虽然不算多,可相互呼应得很好,跟这种人吃饭,心里也没啥压力。

当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祖宝玉也约上了他,祖市长和关主任有一定的交集,尤其重要的是,他们三个不止一次呆在一起了,大家坐到一块不会感觉别扭。

最先到场的是陈太忠,关正实紧跟着也到了,倒是祖宝玉打来了电话,说是要晚点来,有个年轻的教师为了保护自己的学生,被几个小混混砍断了胳膊,祖市长正好得知消息,一时大怒,去看望此人,同时给警察局施加压力,要他们尽快破案。

“这个祖宝玉,年根儿了还能摊上这种事,”关正实撇撇嘴,“我只能呆一个小时,晚上还有其他的事儿。”

“快别说了,我比你还忙呢,”陈太忠苦笑一声,“也就是关老板,我必须得请你来坐一坐,一下午我拜会了八个领导,觉得自己太蝇营狗苟了。”

这是他心里的真实写照,往日里他很沉得住气,有些人不鸟也就不鸟了,但是今天他有心拉一拉关系,却是吃了不止一个闭门羹,这让他觉得……哥们儿这么无头苍蝇一般地乱撞,是不是境界有点不太够啊?

然而,下一刻关正实的回答,却是否定了他的想法,关主任闻言微微一笑,“年根儿了,这很正常,大家平常的时候做事,要讲个尺度和分寸,这时候可不一样……落下谁都可能是问题,蝇营狗苟一点,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嗯,我听人说过这么一句,‘谁给我送过东西,我不记得了,可是谁没给我送过东西,我是记得一清二楚’,”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里好受了不少,“关键时刻,怠慢不得啊……”

过不多久,祖宝玉也来了,分管市长关心一个普通教师,也要讲究个分寸,他及时赶到医院了,又待了一阵,还表示会继续关注,这已经足够了,他要是一直呆着不走,没准就会让人产生什么误会——因为这不合情理。

他来的时候,菜已经点好了,一来就可以上了,于是三人就吃喝了起来,说着说着,他就说到了陈太忠的陆海之行,“太忠你陆海这一趟,还算顺利吧?”

“呵呵,遇到路霸了,”陈太忠笑一笑,伸出左手拍一拍右肩,微微一皱眉,是那种强忍疼痛的样子,“这儿都被打的脱臼了,还有点骨裂,不过我是不想吊着,就这么将就吧。”

“我怎么听说你伤的左膀子呢?”祖宝玉见他那副模样,登时就笑了起来,不过,对方明显地不想说那桩古怪事,他自然也就不好提起了。

“咳咳……”陈太忠咳嗽两声,心说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结果不成想他这尴尬表情看到关正实眼里,禁不住一口酒喷了出来,“哈哈,这是太忠恢复能力强……听说你不是挺能打的吗?”

“两百多号人呢,”祖市长笑着回答,才待继续发话,却听到有手机响,于是微微一皱眉,“关了手机,太忠……这大年根的,咱们好不容易坐到一起吃一点。”

“蒋君蓉的电话,”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犹豫一下还是接了起来,“蒋主任,你好。”

“陈主任,我等你好半天了,怎么不过来呢?”蒋君蓉的声音冷冷的,“我推了两个重要饭局……现在去万豪酒店可以吧?”

“啧,我现在正在一个更重要的饭局上,一下走不了,”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这老蒋让她找我,会说点什么事儿呢?“要不等一等吧,一个小时以后见?”

“嗯,”蒋君蓉哼一声之后,挂了电话,听起来是有点不高兴。

哥们儿我管你高兴不高兴呢,陈太忠手都按到关机键上了,不成想又一个电话进来了,这个电话却又是非接不可的——来电话的是田甜。

“太忠,晚上出来坐坐吧,”田主播的声音,听起来就是好听,“我哥从美国回来了,想见一见你。”

陈太忠自然不能拒绝自己枕边人的建议,说不得就答应一会儿再联系,挂了电话之后,情不自禁地哼一声,“啧,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真是忙死了。”

“你比市长管的事儿还多,”关正实听他这么抱怨,就笑了起来,“说实话,你整天呆在国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别人对你,更要蝇营狗苟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