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49章 年底事多

陈太忠对有公司想介入素纺的项目,是不支持不反对,很中性的一个态度,小宁已经不小了,现在又在上一个函授班的成教,有些事情也是该让她自己拿主意的时候了。

不过,想一想自从关注上素纺以来,这领导、公司,一拨接着一拨地换,政策和方案也是变来变去的,心里还真有点感慨——朱秉松、赵喜才、仇超、尼克、九华公司、九龙公司……

这些人名和公司名,数都数不过来了,有感于此,陈某人不得不小资一下:这天下熙熙,果然是皆为利来啊,明知道这素纺麻烦多,却总是有不怕死的。

“太忠哥,你要是能保证了资金,我就不想多考虑他了,”丁小宁做出这样的决定,不过,她倒也想着给仇超留点面子,“到时候接受他一个亿,也算对仇市长有交待了。”

“资金……那算多大点儿事?”陈太忠听得就笑,“其实,有那两块地在手,如果敲定素纺项目的话,有的是银行向你贷款。”

“开发素纺的话,我想分两期,最多三期,”丁小宁认真地解释,那么大的素纺,她居然两到三期就想开发完,这胃口还不是一般地大,如此一来开工量骤增,有资金压力那是必然的。

不过,老话说得好,“压力就是动力”,只要销售上不出问题,她开发得快,那么资金周转得就快,利润回笼得也快,“我贷一部分,华恒也能贷一部分。”

“估计有多少钱,你就不愁资金了?”陈太忠犹豫一下,还是发问了,他从许纯良和凯瑟琳那儿,都能筹集到上亿的资金,实在不行找邵国立也行,倒是找甯瑞远不太合适。

他知道甯总对玩房地产有抵触情绪,拆借甯家的资金的话,没准会让某些人产生不必要的联想,瑞远也未必会很情愿地答应。

“加上收购素纺的钱,我最少要有七个亿的现金,”丁小宁手上,其实就是两块地,除了这两块不到三个亿的土地,真的没多少钱,“也就是说最少还要筹措三个亿的现金,才可能保证资金链不断裂。”

她虽然性子暴烈,但是做起生意来却是谨慎,像这三个亿的红线就能体现出她的慎重来,说句良心话,换给个胆大妄为的,一个亿就敢开动了,而且操作起来也未必见得有多难。

拖欠素纺的钱、拖欠施工队的钱,卖楼花还能收集到部分资金,尤其是银行贷款,弹性很大的,真要有硬关系的话,手上一个亿,其他六个亿全部指望银行借贷,都是很正常的。

“其实吧,像这个项目就算是贷款,也比找人合股分红划算,”陈太忠见她一副认真到不行的样子,禁不住出声指点,“死活赚钱的买卖,找银行你还可以赚利差,找外人分红,那不是吃多了撑的?”

这年头的股份制,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尤其那种全部是民营股份的企业,到最后因为利润分红反目成仇的例子实在是数不胜数,大多还是谁能量大,谁说话最大声,按说,陈太忠不必计较这些的,真给那些贪财的主儿,要是有他这实力,会不讲理到一塌糊涂。

然而,一般情况下,陈主任还是愿意遵守规则的,他也不差那点钱,只是看别人插手丁小宁的项目,多少还是有点不自在。

“齐航空手里也没那么多现金,他也是玩贷款,”丁小宁笑一笑,那齐航空就是华恒的老总,只是她的笑容里,多少带一点悻悻,“这家伙就是贷出款来吃分红,正经的吃利差的主儿,不过,有他出钱的话,我也不用费劲地去跟银行打交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又让丁总想起了两人初识的哪一天,“这家伙倒是好算计啊。”

“由他吧,跟银行打交道,也挺腻歪的,”丁小宁微微一笑,伸手去握他的手,不想让他太冲动,“资金充裕的话,到时候就是银行找我了,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求人。”

陈太忠当然知道她的脾气,那是宁折不弯的性子,这个项目不可能没有银行贷款,就算京华公司想全资,怕是到时候银行也要来关说,无非是谁求谁的问题。

“那就便宜他了,”他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心里也没太在意,反倒是开起了他的玩笑,“你不喜欢求人?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喜欢求我呢?”

“你又不是外人,”丁小宁宜喜宜嗔地白他一眼,漆黑的眼眸中带出了几丝媚意,“不过,齐航空也算识趣吧,还跟我说想见一见你……明天你回凤凰不?”

“没空见他,”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摇摇头,又将手伸到她的腿上轻捏一下,他被这个眼神勾得有点骚躁了,“明天倒是不回凤凰,不过在素波还有事儿……”

别说,虽然眼下是年关了,马上就小年了,但是他在素波还真有事,他跟王浩波说好了,要见一面。

两人其实一点都不见外的,不过,这次陈太忠要带着吕强的弟弟吕鹏去,就是建福公司的总经理,任娇的表哥岳阕也跟着来了——虽然这个法人代表只是一个幌子,但是遇到重大事情,还是要冒一下头的。

建福公司今年的收入总共是九百多万,但是开支已经达到了一千六百万,不过,里面有一千三百万都属于固定资产投资,人工、接待以及低值易耗品等方面的开销并不大,要是固定资产以七年为期折旧的话,今年的纯收入基本上算是四百万。

搁给别的公司,就要考虑关键时刻咬紧牙关撑住了,毕竟是真金白银砸进去了七百万,然而,陈太忠非比旁人,从不考虑资金压力,而且,他的合作伙伴里还有水利厅的大小领导,哪怕是自掏腰包,这分红也是绝对不能含糊了。

四百万的利润,而水利厅那里集资到了五百万,按照最初的估计,百分之二十到二十五的分红的话,应该是一百万到一百三十万,不过,由于涂阳和正林那里也吃了下来,尤其涂阳就是直接外包出去拿钱,所以利润高了一点。

总之,就是年根儿了该分红了,而建福公司这是第一次给水利厅的股东们分红,事先协商一下,是很有必要的。

水利厅这边,张国俊直接就将此事扔给了王书记,没多少钱,又是涉及中层干部们的福利的事儿,他才懒得操心,就说此事搞定之后,跟陈太忠坐一坐的时候叫上我就行了。

王浩波跟吕鹏也认识,不过两人关系只能说是不错,在建福遇到麻烦时也能出头,然而,毕竟人家是一个副厅,跟你一个打工仔交往得太多,失身份,这不错的关系,也是看在吕鹏是陈太忠带出来的人的份儿上。

不过就算两人关系再好,这种事儿必须要在陈太忠手里过一遍,第一次分红呢,所以,就连岳阕这傻小子都来了,无非是一个过场要走。

“要是按原计划的话,应该拿一百三十万出来,不过今年利润超出了预期,”吕鹏和岳阕一边一个,将陈太忠夹在沙发中间,王书记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笑吟吟地看着正在发话的吕总,“按投资额粗粗算一下,给厅里的分红应该能到一百五十万。”

“哦,那就是百分之三十的回报,”王浩波听得就笑,一边笑一边点头,“这个不错啊,年根儿了,大家手上钱正好多一点。”

吕鹏自然知道,王书记眼下和蔼可亲的笑容,是因为谁发出的,所以也不敢松懈,继续陪着笑脸发问,“不过,给得多了,会不会……会不会让大家生出什么不好的想法?”

“不好的想法?”王浩波眼珠子转一转,他反应过来了,这建福要是收入太高的话,引起别人眼红,就难免出点问题,现在厅里承认的、颁发了许可证的就建福一家。

当然,就算再眼红,收回建福的经营权,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其他地市也冒出几家有许可证的,那就很麻烦了,张国俊是跟陈太忠关系不错,跟韩忠关系更好,但是,别的领导万一找个什么人,施加个什么压力呢?

“那我……给张厅打个电话?”他看陈太忠一眼,犹豫着发问了。

“嗯,弄清楚他的意思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这个问题,吕鹏早就问过他了,不过他实在也说不好,这种事情本无定数,在不同的厅局里,由于权力结构不同,会导致产生不同的结果,要确定的话,还真的只能问张国俊的意思。

“多发钱他们还能有意见?”张厅长爽朗的笑声,自电话听筒里传了出来,王浩波还待解释什么,那边已经猜出了问题的所在,“让他们好好干,别想那么多,建福建福,那就是要为农民减负……马上中午了啊,跟小陈说一声,锦江那儿不见不散。”

“张厅倒是挺支持的,说是没问题,”王书记挂了电话之后,冲陈太忠笑一笑,“谁不想要个好人缘儿呢?”

“那也不用一百五十万了,直接两百万算了,”陈太忠满不在乎地摆一摆手,“算百分之四十的利润好了,也让浩波书记来个开门红,咱这儿亏一点无所谓。”

“太忠你这是咋说的呢?”王浩波一绷脸,“小吕都说了,百分之三十,往后日子长着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