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47章 黄总帮忙

陈太忠在送最后一个人回去的时候,有意做了一点小手脚,以便让整件事情变得更加似是而非一点,最好是能让警方将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势力上面——事实上,他对某些优惠政策导致的矫枉过正,很是有些不待见。

然而非常遗憾,他的努力似乎并没有奏效,因为就在他离开湖城之后不久,就接到了黄汉祥的电话,这个时候他刚要进朝阳——支光明的老婆蒋珠仙已经在蓬莱阁顶层订好了午饭,正等着他们过去。

黄总现在跟他说话,是相当直接的,“太忠你厉害啊,又在陆海折腾起来了?我说……我给你擦屁股得擦到什么时候?”

“黄二伯您这是什么话?我根本听不懂,”陈太忠听得就笑,对上黄总,他坚决否认自己的所作所为,那也是传统了,“倒是他们这边的警察对我有成见,没准现在还在窃听我的电话,对处级干部这么搞……不合适!”

“监听你的已经撤了,陆海省谁敢偷听我的电话?”黄汉祥不屑地哼一声,老牌太子党的豪气一览无遗,“你小子真的不认账?”

“我什么都没干,认什么的账?”陈太忠笑得非常开心,“黄二伯我知道您对我也有成见,其实我现在做事,特别稳重……陆海当地人挑衅我很多次了,我都是以大局为重。”

“哦,砍了别人的头皮,殴打两百多村民,这就是以大局为重,”黄汉祥也笑了,笑得非常……那啥,“太忠你现在做事,越来越有赵晨的风格了嘛。”

赵晨可是人称疯狗来的,黄总这话,并不是简单地影射,里面还有一点暗示,大约是他知道了小陈和小赵之间,发生过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赵晨啊,那可是我给黄二伯你面子,”陈太忠身在陆海,就不想多提当地的事情——你说没人监听就没人监听吗?有关部门未必全买你的面子,否则的话邢昶的案子,能牵扯出来那么多人吗?“要不然他想活着走出巴黎,真的很难。”

“行了,跟你说正经的呢,”黄汉祥似乎没兴趣说赵晨,于是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我就奇怪了,做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你就不考虑一下怎么善后?”

“我啥也没做,考虑什么善后?”陈太忠轻笑一声,漫不经心地回答,“过两天我就去北京了,到时候再跟黄二伯您细聊,您看成不?”

这话他可不是硬撑着说的,事实上,官做到正处这个层次,眼皮子再稍微驳杂一点的话,自然明白两千人同时失踪,是个什么样性质的事情。

陈太忠的眼皮子,那不是一般的驳杂,所以他也明白,此事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不过,人这一辈子,不管做官也好,做匹夫也罢,总是有些东西,是必须坚持的——他不能任由自己的人被人欺负,而且……这报复必须得解气才行!

这是陈某人的原则,姑且也算为官之道吧,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没太在意善后的问题,大不了这个鸟官我不当了,有什么了不得的?正好陪着小萱萱去周游世界……嗯,要是能带上蒙校长一起,那就更赞了,禁忌这东西,就是能赋予人感官上的刺激吖~

好吧,扯远了,说眼下的话题吧,该顾忌到东西,陈太忠是考虑到了,但是那又如何呢?男子汉大丈夫,当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事实上,见识过段卫华所说的“棋从断处生”带来的后果之后,他多少也明白了一些事情,这世界上,很多东西并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那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这集体智慧在发挥的过程中,带有一定程度的偶然性,而这些偶然性在某些角度上,会导致出现一些必然性,是的,陈某人因此而存有相当的侥幸心理。

首先,没有人能够抓得住他实实在在的把柄,要怀疑他、想调查他的人,只可能是因为自由心证的缘故,然而,这自由心证对上一般人,下一步或者会进化为不加掩饰的、粗暴的干预和调查,但是他陈某人可不是一般人。

他是国家干部,是正处待遇,更重要的是,他身后有不止一方势力的大力支持,那么,想动他的人就得琢磨好了——此人是不是可以一棒子打死的?打虎不死,反受其害。

其次,不管有意无意,他是布置了许多疑点,这些疑点或者会是毫无用处,但是也很难说,没准有一个疑点就触动了什么人的什么禁忌,从而彻底改变现有形势——棋从断处生,而陈某人的运气,一向是不错的。

就是一句话,哪怕他因此退出官场,这口气也必须要出,而他已经把该做的、能做的事情都做了,还需要计较什么呢?

反正,这件事里他真的没有算来算去,就是逞一把匹夫之勇,至于后面会发展成什么样子,那就听天由命了,了不得见招拆招呗。

哪怕是在蓬莱阁的酒宴上,面对蒋珠仙的疑惑,陈太忠都可以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地解释,“这事儿传到朝阳了?没事,小道消息而已,这种传言是上不了桌面的。”

别说,这件事儿还真让他猜了一个八九不离十,由于此事太过诡异,所以最终也不是从正常渠道反应上去的——当然,反应上去那是必然的,这个毫无疑问。

对陆海省地方上的人来说,两千人失踪是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这些人时隔一天就能离奇地回来,那就是没有苦主,既然苦主这么快地小事,捂下去此事,就没有多少困难。

当然,要说完全没有苦主,那也不尽然,毕竟还是十五个人彻底失踪了不是?于是这些人的亲戚朋友就去找政府要说法,这总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吧?

然而,这点小风波,正西市自己就弹压得下去——有人失踪了?那成,把跟这些人有关的事情调查一下吧,要不咱们怎么找人?

一调查,这结果就有了,哦,合着是一些制假贩假的主儿啊?还可能跟凤凰科委某人的重伤害案有关,更可能跟发生在素波导致一死一伤的案子有关,这……这他妈的是大事啊。

你们想要找到人?成啊,你们非要坚持的话,那我们只能怀疑这些人畏罪潜逃了,那啥……大家看看,我们发通缉令好不好啊?

失踪者本身有污点,这事儿就不太合适叫真,又由于正西是个相对封闭的地区,地方势力相当强大——地方势力强大的地区,政府通常就相对要弱势一些。

很多时候,正西这里发生打架斗殴之类的事情,解决问题的都不是经过警察局,而是经过大混混、大家族甚至乡老之类的人物。

比如说,文革时有个造反派小头目,在正西干出了一点比较大的事情,卖了很多人情,后来失势了,就成了乡霸王,带点黑社会性质,成为正西人中数得上号的人物。

小头目的儿子跟别人抢长途车线路,打残两个人,公安局长亲自带队抓捕,那小子也没跑,不过,关进监狱一年就保外就医了,出来不久,小头目做六十大寿,局长亲自上门贺寿,被老头一口唾沫吐了出来,“你给我滚,再让我看见你,最少卸你一条腿!”

他说这话的时候,前来贺寿的湖城市副市长和正西市市长都在场,说话声音还挺大,那二位却只当听不见了,由此可见这地方势力嚣张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然而,正经是地方势力嚣张的地区,捂盖子反倒是方便,政府弱势有政府弱势的好处,只要一些大佬的招呼打到就行了——什么,你说上访?对不住,正西人就没这习惯,你要想通过外部势力干涉本地事务,那是犯大忌的。

两年前某家加工厂起火,烧死了四十多个人,其中大部分是外地人,有家属前来闹事,最后也不过是一人一万块就打发了,而这种灾难根本就没有报上去,直接捂住了。

正是因为如此,这个失踪案,从正当程序上根本就没办法查下去了,剩下的就是有关部门的干涉了——当然,若干年后,又有《科学探索》等栏目试图查证一下此事,不过到最后终是不了了之。

这有关部门一出动,除了监视陈太忠之外,找的就是黄汉祥,问他发生在陆海正西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说人带了字号也方便,人家直接找到家长头上了。

黄总一听这事儿,也觉得邪行到不得了,说句大实话,只靠听的话,没人相信世界上居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而国安在国内做事,也没有大家想像的那么雷厉风行,有好多程序需要走的。

不过,当黄汉祥听明白了事情的起因之后,不但立马相信了此事,更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这是陈太忠所为了——那厮要是吃了亏,想找回场子,会出现很多的不合情理的现象。

当然,这事情还要进一步地求证,所以就拖到了今天,只是今天一大早,相关部门已经有人赶到了现场,收集第一手资料,更是亲眼目睹了排着队打喷嚏的壮观景象。

所以就有人直接找到黄二伯面前了,“黄总,您这小老乡搞的这种事情,它影响太恶劣啊,能不能给解释一下啊?”

到了他们这个层面,就不说什么组织啦、势力啦之类的问题了,这是大家心里都有数的,当然,人家说影响恶劣,也就是要黄老板交待,陈太忠这么搞,是通过什么手段实现的。

是的,没人抓住了陈太忠的证据,但是某些层面上,大家就无须说什么证据,自由心证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不管用,但是对某些人来说,猜测就是证据。

出了这种大事,就算是黄汉祥也扛不住不是?不过他也不能撒手不管,黄家欠陈太忠的人情真的太多了——实在扛不住,那不是还有老爷子吗?

说白了,就是一个国家安全隐患的问题,然而,对于这一点,黄总有自己的解释,“咱先说,假如这件事是小陈干的——反正你们也没证据不是?”

“假如是他干的,他这是师出有名……这个你们得认吧?不这么搞,他的职工就白白地受到侵害了,正西那破地方我了解过了,无法无天呐。”

“手段,关键是手段,”有关部门认可这个逻辑,但是这个手段不了解的话,姓陈的在北京也搞这么一出的话,大家都要跳楼了,“黄总你不需要我们再提醒吧?”

“我就是说吧,这家伙一般不爱乱惹事儿,”黄汉祥也没什么有力的还击武器,说不得只能将巴黎奥申委的申奥资料丢出来,“他是有点我不清楚的能力,你们看这个,就是他从巴黎搞回来的……”

“哦……这家伙还有这么一手?”有关部门一见这资料,也是有点傻眼,“这么详尽的东西……不好搞到呢,他怎么会想起来搞这个了?”

“我让他搞的啊,”黄汉祥这么解释,不过下一刻他就觉得有点不妥,我也没有理由去关心这事儿不是?于是就扯了一张虎皮出来。

“前一阵儿,X办的郎主任让我发挥一点余热,而陈太忠在这件事情,他有优势……像不久前,法国的副部长科齐萨跟一号的见面,就是他发起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