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45章 回归

邓局长的人情,在当天晚上就见效果了。

播多村另一家工厂里,厂主的老婆带了几个人在这里下夜——老公和员工失踪了,她特地从湖城赶了回来,白天在派出所打听消息,晚上却是招呼了娘家几个人来下夜。

老公是不见了,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厂里有不少产品和零配件,她不能坐视这些东西被人偷了不是?

由于心系老公,她睡不着,就扯了自家兄弟来说话,大约在凌晨两点半的时候,她正泪眼汪汪地回忆两个人的恩爱呢,猛地听到旁边的房间里,似乎有什么动静。

“进贼了?”她和兄弟们交换个眼神,说不得操起手边的棍棒长刀,向隔壁走过去,不成想还没进门,就听得“阿嚏”一声大响,屋里有人打喷嚏。

“是柱子,柱子回来了!”要不说这夫妻感情好呢?连自家老公打的喷嚏都听得出来,老板娘尖叫一声,就冲进了屋里……

跟这家的遭遇类似的,有很多人家,家里人莫名其妙地失踪,给谁心里都不会踏实了,虽然也有人觉得家里有邪气不敢在家呆着,但是还是有不少人在家里等着,或者缅怀或者伤悲,无心入眠的人很多。

而派出所、分局里的警察们,也睡不着不是?于是在三点左右,整个湖城的警察系统都知道,失踪的人回来了——连夜赶到正西坐镇的程亮程局长,都得到了消息。

程局长肩负着守护一方平安的重任,惊喜过后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吩咐所有待命的警察和联防队员,统统出动,一定要搞清楚,这些失踪的人是怎么回来的!

甚至,他还给市里打通了电话,命令特警来支援——他虽然是武警的第一政委,但是武警不如特警用得顺手,已经是陆海省的共识了。

事实证明,程局长并没有贻误了时机,当他将天罗地网撒出去的时候,失踪的人只回来了差不多四分之一——最多也就是三分之一,这个数据是不好统计的。

遗憾的是,失踪的人太多,而警方的人太少,所以他想了解到失踪者是由什么人、用什么方式送回来的,难度真的是比较大。

太多的时候,都是警方听到一声欢呼,等赶过去的时候,失踪者已经在那里了——失踪者的家属通常都这样解释,“刚才床上没人,刷地一下就有人了。”

“这才是扯淡,”红岭派出所副所长苏牛牛就不信这个邪,于所长都去蹲点了,他自然也要出动,不过,于所长所选的蹲点位置,是镇长的连襟家,而苏所长无欲则刚,兼且旁观者清,就选了一户普通人家。

当然,真要计较的话,造假的核心人群里,就没有什么普通人家,苏所长所选的这一家,也不过是个小厂的技术工人,平日里脾气绵善少跟人口角,又乐于助人,附近十里八乡是有名的人缘好,别人都能回来的话,这个人更应该能回来。

然而,技术工人的脾气好,并不代表他老婆的脾气也好,女人哭了一整天,正迷迷糊糊地处在似睡非睡的状态,听见有人敲院门,推开房门就冲了出去,“老公你回来了?”

开门一看,不是老公而是警察,巨大的失望之下,女人禁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苏所长也不跟她一般见识,就是要问她老公是在什么地方失踪的。

两人吵吵了半天,女人终于相信,别人家的人都回来了,就差自己的老公了,于是琢磨一下,就抬手把苏所长往外面撵——走走走,你要在场的话,绑匪说不定就不送我老公回来了。

“我就埋伏在这儿,”苏所长晃一晃手中的手枪,低声解释,“我不出声音,也得保护你们不是……算了,你老公已经回来了……”

女人回头一看,可不是咋的?自家的老公已经出现在了身后的床上,一时间大奇,“这……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啊~~”

听着女人惊喜中带着恐慌的凄厉尖叫,苏牛牛愣了半天之后,转身向外面走去,心说别说是你了,就连我都好悬没喊出声来,大半夜的,一个大活人就那么凭空出现了,胆子小的非尿了裤子不可。

这一下,苏所长真的是相信那些传闻了,所以,他强行控制着自己颤抖的双腿走出门外之后,开始犹豫了:下一家……我他妈的该不该去呢?

这一夜,正西市待命的警力和联防队员,加起来超过了五百人,再加上一些自告奋勇加入的人,足足有七百人之多,苏所长并不是唯一亲眼见到这种怪异的警察,跟他遭遇相同的状况的,还有十几个人。

当喜讯传来的时候,有人第一时间将电话打到了交通宾馆,宾馆里有便衣警察紧盯着前后两个门,还有警察在中控室一眨不眨地看着摄像头传来的情景。

交通宾馆是有每个楼层都有摄像头,还是红外的那种,原本这里没有装摄像头,去年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公子来这里下榻,丢失了笔记本电脑、手机和钱财若干,该公子大闹了一场,根本就不考虑宾馆提出的赔偿,就是要交通局交出小偷来。

最后,还是大家用超出失物几倍的补偿,哄得该公子离开,兼了宾馆总经理的副局长琢磨一下,算了,还是装上摄像头吧。

对这个申请,庞局长也批了,不过考虑到下榻这里的领导不会少了,就嘱咐副局长,摄像头可以装,但是套间那一层的摄像头,平时要关闭,谁想开启的话,必须得你同意才行。

反正摄像头这东西,对各种接待宾馆就是个双刃剑,不装不好,装了又有窥视领导隐私的嫌疑,真的是很难办,大家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

由于今天事情特殊,摄像头自然是开了的,不但开了,还有警察在一旁实时监视——当然,这个消息陈太忠也从庞局长那里知道了。

既然知道了,他就不能留宿于马小雅那里了,也不能让马小雅留宿于自己的房间,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问题,这两天小马的大姨妈来看她,大家正好唱个歌,玩一玩健身什么的。

所以大家看到的就是,陈主任在晚饭之后,先是跟马小雅和支光明去K歌,支总还点了一个小姐,陈主任没点——这商人的素质就是比干部要差一点。

然后就是去健身房健身,再然后是去酒吧泡吧,反正就是一条龙了,几人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

“他们回了房间,好像就没再出来了,”负责盯着监控的警察其实已经在打盹了,接到电话之后也不着急回答,打着哈欠将监控的录像倒回来,又再快进一遍,确定没有问题才发话,“要走也不是从楼道里走的,外面没人盯他们吗?”

外面自然也有人盯着,这么搞真的有点浪费警力,不过话说回来,这是两千人失踪的案子,再怎么重视都不嫌多,所以楼外是有警察在车里盯着的——听说凤凰来的那位副主任武力值超群,没准会飞檐走壁呢。

然而楼内楼外的一切迹象表明,陈主任自打回了房间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那么显然,今天夜里的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跟陈主任没有直接的关系。

交通宾馆是警方重点关注的目标之一,有些地方就难免要忽视一点,直到凌晨四点,耳听得大部分失踪的人都莫名其妙地现身了,邓局长才猛地反应过来一桩事情,“呀,是不是陈红喜那儿交待了什么?这些人才会回来?”

最近的灵异事件实在太多了,搞得大家都有一点麻木了,所以直到此时,他才想到,如果此事是出自陈太忠的手笔的话,局里的讯问室,应该是实现了什么突破才对。

没错,局里的讯问室,真的是实现了突破,这里原本就是审问重犯的地方,负责讯问的警察是局里的精英,而且还有摄像头对整个过程做记录——有些堂堂正正地击溃嫌疑人侥幸心理的细节,是可以拿来做音像教材的。

然而今天晚上的突破,不是正面的而是负面的,没错,大家没看错,嫌疑人在戒备森严的讯问室,突然间撞破脑袋自杀了——简称“突破”!

没人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个参与讯问的警察打了一个小盹,等醒来就这样了,而摄像机的录像也定格在这一刻——应该是系统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故障。

这些自然都是陈太忠所为,他不过是在夜里十二点的时候,来了一趟讯问室,搞了一点讯问记录看了起来,事实上,邓局长吩咐下来的事情,很少有人会不用心做。

从记录上看得出,这个陈红喜并不是一个胆气豪壮的家伙,他甚至已经交待出他在素波的一些事情了,还有……他在正西的上家,是一个叫李步的胖女人——也许,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吓到了他,总之,此人是相当配合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