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44章 卖好

邓局长的地位,比庞局长要差一点,警察局是厉害但是交通局也不差,副职和正职当然就没法比了,于是他就告诉庞局长,说关于凤凰科委职工石毅的案子,我找到点线索,想来跟陈主任通个气儿。

咦?庞局长一听,这家伙居然肯在此事上下功夫,就领着他去见陈太忠了,搞得邓局长心里暗自嘀咕:这陈主任能让堂堂的交通局局长跑前跑后,这来头果然是不小啊。

两人走进豪华套的时候,陈太忠正坐在那儿接电话,另一边是支光明,也在接电话,今天的事儿确实大发了,两人的电话从来就没断过。

“哦,纯良你放心好了,我有分寸,”陈太忠一边接电话,一边抬手示意对方坐,那个老警察他看得眼熟,不过今天乱七八糟的电话也实在太多了,他顾不上计较。

他接的这个电话,是许纯良打过来的,正西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到许主任耳朵里了,于是中午他就打个电话来问——太忠,这事儿是你干的吧?

“说啥呢?咱俩关系好,你也不能诽谤不是?”陈主任自然不肯认账,他甚至怀疑,自己的电话会不会已经受到了监听,“我要走呢,结果被人拦回来了。”

许纯良一开始倒是没想别的,就是心里挺激动的,觉得这事儿痛快,然而下午的时候,他又接了两个电话,都是说情的,其中一个还是他老爸介绍过来的,而他也已经意识这个问题真的是太严重了,于是又打个电话过来,告诉自己的副手——我支持你,一定要彻查石毅的案子,其他事情,咱们不管。

这话说得语焉不详,但是陈太忠是听明白了,纯良这就是表明态度:咱兄弟一场,我跟你共进退了,至于那么多人失踪的事儿,不管是不是你干的,你可千万别承认啊。

许主任这人还真有几分胆气,陈主任放下电话,心情比较舒畅——也不枉哥们儿为了照顾你的感受,做下这惊天的事情来。

这时候,他就忘了考虑,要下狠手原本也是他的初衷,搁下电话,抬头问一下庞局长你带的这个人是啥人,一时间发现,纯良叮嘱的另一件事,居然也有眉目了。

邓局长做事还真够周到的,就在他来交通宾馆的路上,他派出去的人,已经控制了一个叫做陈红喜的家伙,不过也亏得他下手快,正西那边发生的事情,已经惊动了这家伙,前去抓人的警察走进陈红喜租住的房间时,那家伙正拎着大包小包打算下楼。

他向陈太忠婉转地解释一下,“这个陈红喜,可能在天南销售过冒牌疾风车,至于说具体情况,我们还在进一步地了解中。”

邓局长一说话,陈太忠就想起来了,上午这厮是唱黑脸的,跟自己呲牙咧嘴来的,不过这人带来的消息挺管用,一时间他就没了计较的心思,于是笑着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个人,我们在素波市场上调查,知道这人就是幕后指使者。”

“那我们先尽快了解情况,从这个人身上打开突破口,应该没有问题,”邓局长见他不计较往事,就笑着许诺,“一旦有了确切的结果,你们凤凰警方可以过来接收嫌疑人,我们也会积极配合……估计明天上午就会有消息了。”

他所说的明天上午,就是暗示陈太忠,你赶紧晚上放人吧,当然,这话实在是不能说出口,要不然没准这厮会当场翻脸,就是上午说的那句话了——丫只剩一只手,都能打得他满地找牙。

“明天上午就能有消息?”陈太忠听得皱一皱眉头,又上下打量对方两眼,“你确保那家伙不会抱有侥幸心理,从而负隅顽抗?”

“无非是卖点假货,又死不了人,他为什么要顽抗呢?”邓局长哼一声,自信满满地回答,“而且,关于造假的窝点,我们也掌握了一些线索,双管齐下不怕他不交待。”

“认真起来的我党,做事果然是雷厉风行,”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笑容里有明显的嘲讽之意,“行,抓不到凶手,先抓到造假的也算,我对造假还要理直气壮对抗被害者调查的人,真的是恨之入骨。”

他夹枪带棒的讽刺,邓局长直接就无视了,倒是隐隐地听出,这家伙似乎有承认昨天事情是其所为的意思——甚至有答应晚上放人的预兆。

当然,他还是不敢明说,甚至都不敢随便胡乱暗示,听说这厮是属狗的,翻脸不认人,于是笑着点头,“造假案要破,绑架案也要破,这两个案子我已经决定并案了……绑架案不破,造假案就不能算完。”

这又是一个承诺了——就算绑架案我没破了,或者破了案凶手没抓到,那么我就要按着造假者不放,一天没结果,一天不结案。

“呵呵,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局党委的意思?”陈太忠问话,也是一针见血——他甚至有点喜欢在外地办事的感觉了,很多话不用拐弯抹角地说,直接点破就行。

“目前是我的意思,”邓局长深吸一口气,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但是我有信心在局党委会议上通过,要是我答应你的事情做不到,你可以找我来。”

这就是公然卖交情了,不过他也不怕局里人有意见,大老板上午就说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谁搞定此事,谁就有天大的功劳。

而且不管怎么说,凤凰科委对湖城的压力也实在太大了,就算此事不是陈太忠干的,若不能果断地处理了这个案子,人家将来肯定还要再找麻烦。

所以,眼下他的行事虽然有不务正业的嫌疑,可这个案子他执意这么做,别人也不能反对——谁要不答应,那凤凰科委下一次来人,你们扛着啊。

“其实造假案,也会酿成人命的,”陈太忠见这人居然如此有担当,心里越发地舒坦了,说不得沉声解释,“他们用的元器件都不过关,速度又快……一旦出了问题,别人只会想到是我疾风车厂、是我凤凰科委的责任,唉,为了做好这个牌子,我们已经付出太多了。”

“那是,”邓局长点点头,心说你愿意跟我好好地说话,我就愿意好好地听,只要哄得你开心就行——虽然类似的话,我已经听过很多次了。

“嗯……那这个陈红喜,我能不能见一见?”陈太忠见他没说话的欲望了,就追问一句。

“嗯?”邓局长被这句话又惊得愣了一下,看到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犹豫一下点点头,“见是可以见,不过你最好通过摄像头来看……毕竟他现在只是个嫌疑人。”

他只当陈太忠怀疑自己在放嘴炮,实则未必抓住了陈红喜,心说我得给人家释疑不是?否则这半天的话,那可真是白说了。

当然,他并没有想到,陈太忠根本没见过陈红喜——就算想到了,他也不敢赌不是?说不得领着陈主任去了市局。

陈太忠从摄像头里看了看陈红喜,点点头不说什么,转身出来了,不成想一出来就撞见了一个高大的警察带着几个人站在奔驰车旁,见他过来了,沉声问邓局长,“老邓,你这是……领陈主任来认人呢?”

这位就是市局一把手程亮,他听说邓局长把朝阳的那辆奔驰车领进院里了,一个电话下去,就都搞明白了——怎么说他是市局老大,心说这老邓还真有一套,没准还真能奏效,说不得百忙之中来停车场堵人。

事实上,程局长并不认为此事会是陈太忠所为,毕竟是太离谱的事情了,然而凤凰科委这么些天的折腾,也让他不堪其扰——这也是搂草打兔子,处理一个造假案,没准还能解决了多人失踪案,也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反正就是撞大运了,他又知道姓陈的嚣张,心说我要去老邓办公室堵人,没准人家都不去那儿,于是索性就来外面堵人了。

果不其然,陈某人确实傲慢,随意地点点头,说两句话之后,转身上车就走人了,根本不理会程亮请他去局长办公室坐一坐的邀请。

其实,陈太忠对这个局长真没什么好印象,正西造假那么猖狂,你这个湖城市局局长,就算没有暗地支持,也逃不脱一个不作为的事实,而他是最讨厌不作为的干部了,贪官在他眼里都比这些人强。

不知道这么搞,会不会有效果?看着奔驰车驶离市局大院,邓局长正站在那里发呆,猛地听到一个声音,却是程局长发话了,“老邓,来我办公室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