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40章 惊天大案(下)

此事当然跟陈太忠有关,事实上这就是他一手操办的,在来之前他就细细算计过了,要怎样处理,才能出得了这口鸟气。

正西人造假造得如此明目张胆和气焰嚣张,对待前来调查的人又是如此心狠手辣,说穿了就是仗着一个法不责众——全民造假,你动得了哪个?

当然,要说正西全体人民都造假,那是有点过分了,但是由于这里造假已经形成了规模,自是要催生出相关的服务和产业,所以从中获利的人绝对不会少了。

当地政府也会因此获利,这简直是必然的,各个利益环节环环相扣,石毅这案子,根本就不要指望能破了,而陈太忠作为外地人,也不要指望当地会有什么官员能够提供相关线索。

石毅和金程对正西造假厂家的调查,说不清是哪里出了问题泄露了消息,既然没有什么可针对的线索,陈太忠来之前就决定了,要搞就要往大里搞,前文说过,甚至他都让支光明为他准备好了新的大轿子车,将其藏在湖城市里,为的就是运送人的时候方便。

至于说他前一阵的所作所为,正如支光明所猜的那样,确实是在引蛇出洞,有意无意地,他诱导造假的正西人做正面对抗,以查明直接的相关人员到底有哪些。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铁门紧锁的厂子,被他不断骚扰的原因——大家都知道我玩的是一张嘴了,你们还不赶紧拿上棍棒对抗?对抗一次,下一次我可就不来了,欺软怕硬嘛。

这些设计都是不错的,而他也确实实现了目标,被他打上神识的有两千多号人,昨天晚上,陈某人漏夜出动,将这些人统统地运进了这几天他在某一僻静的山坡上挖出的坑里。

这些坑都是被他加固过的,呈梭子状,两头细中间粗,谁想从坑底攀援到坑顶,就撑不过中间那两米粗的部分,而坑壁多是石头,偶有泥土也被他化泥为石,想挖出脚蹬的地方那是做梦,然后坑顶上再盖一块厚厚的石板,除了露出一条小缝保证空气流通,这就是齐活了。

坑里的人想要将呼救声传出去,那根本不可能,两千多个坑,占了约莫有两百亩地的山坡,他还在周围布置了大阵,以防有人误入。

做到这些,真的是耗费了他大量的仙力,那大轿车虽大,但是人摞人一次也不过塞两百多号人,他来回跑了差不多十趟,又将人一一地塞进去,做完这些功课,他储存的仙力用去了七成还多。

不过,再多一点他都认了,这次的事情实在让他太生气了,而且许纯良也气得跳脚——若不是如此,他也整不出这么大的动静,那可是两千多号人啊。

当然,这些人里肯定有无辜的,然而陈某人火气上来,哪里肯顾得了这些?石毅比你们还无辜呢,不也断了手筋脚筋吗?敢动哥们儿的人,就准备付出代价吧。

反正你们能帮着造假的工厂对抗我这调查人员,吃点苦头那再正常不过了,而且他并没有将这些人一股脑地都搞死,甚至,他还在每个坑里丢了十来包方便面和几瓶矿泉水——哥们儿现在做事,越来越人性化了吖。

回过头来,继续说正西这边的反应,支光明撂了电话之后,唐援朝坐不住了,他知道昨天人家就说今天要走,然后今天正西就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事情,要说两者之间没有联系,那真是鬼才会相信。

想一想现在已知的失踪的小两千号人,唐局长就吓得浑身哆嗦,他没办法不害怕,这可不是大家聚在一起被一锅端了,而是分散在各个村落和家里的,聚在一起的人有,但是真没多少——能不声不响地做到这一点,这会是怎样恐怖的一种势力啊?

事实上,在哆嗦的不止他一个人,听说王市长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登时就面无人色,差一点当场晕过去,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里,在不停地打寒战。

然而,害怕归害怕,事情还是必须要处理的,市委郭书记一边核实情况,一边给熟悉的人打电话,这事儿实在太大了,必须先捂住,同时他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支光明——这个人不能放走,一定要弄回来。

没人能确定此事就是支总所为,说得再明白一点,大家并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商人能做出这种惊天动地的事情——一般的组织都不具备这样的发动能力。

然而更可以肯定的是,此事跟支总一定有关,没错,来搞事的是陈太忠,但是陈某人只是凤凰科委的主任,是凤凰人哎,在陆海能有什么根底?

郭书记的要求,得到了湖城市委的支持,也得到了省警察厅部分领导的支持,这种天大的事情,不捂下来的话,整个湖城官场甚至是陆海官场,是要地震的!

所以,在即将出湖城的时候,高速公路的巡警拦住了奔驰S500,以及那辆载着小年轻们的大轿子车,“支总,正西那边发生点事情,湖城警方想请你回去调查一下。”

支光明其实已经从其他朋友那儿得到了消息,不过,他的奔驰车里不但有陈太忠,还有马小雅和司机,所以他并没有问身边的陈主任,但是心里的震惊,怕是都不能用惊涛骇浪四个字来形容——太忠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这么大动静,真的太狠了吧?

“哦?什么事情啊?”明明是心里震惊无比,他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微笑,说实在的,这也亏得他当年在公海上练出了一副天大的胆子来,“电话里不能说吗?”

“去了您就知道了,我就是一跑腿传话的,支总您大名鼎鼎,就别为难我这种小人物了,”巡警笑嘻嘻地回答,他得到的通知是——务必将此人请回去,但是一定还要客气,事实上,数遍整个陆海,有资格对支光明不客气的,还真没几个人。

“小兄弟,不是不给你面子,是我在湖城呆了都七天了,”支光明淡淡地发话,“你既然知道我是支光明,也就知道我每天有多少事……麻烦你把车挪开。”

这巡警哪里肯把压着奔驰的警车开走?说不得又苦笑着打电话给上面汇报,一来二去的,就有那支总的硬关系将电话打了过来,“老支,人家找你问点事儿嘛,给我个面子……”

这边在折腾不提,湖城那里已经天下大乱了,是的,不止是正西乱,湖城市也跟着乱起来了——最新消息表明,失踪人数已经突破两千大关,湖城市委秦书记都要吐血了。

听说已经拦住了支光明,这边就稍微放心一点了,整个湖城警察系统紧急动员,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集中所有的警力来侦破此案,甚至,驻扎在湖城的武警都接到了通知,进入三级战备状态,随时准备出动解救失踪人员。

有人在调查支光明、陈太忠一行人这几天的行踪,有人在调查湖城市流动人口的各种详细动向,至于正西市,已经彻底地封锁了街头,所有外地人许进不许出——严格来说这就类似于三级战备状态,不过这是地方土政策,谁也不敢报请上级部门批准,那不是找死吗?

陈太忠一行人这些天的行踪,真的是一目了然,无数警察可以作证,但是昨天晚上到今天的行踪,那基本上就是空白了,直到最后找到交通局庞局长,又找到交通宾馆的楼层服务员,大家终于能够确定,人家一行二十多个人,昨天晚上都在宾馆。

倒是有几个少年耐不住寂寞,跑到附近的网吧玩了玩,却也是十二点以前就回来了——显然,那两千多人的失踪,大概不会跟这么区区的几个孩子有关。

事实上,大家并不认为,这起惊天的失踪案会是这些人亲力亲为的,别说这么几个人实在不够看,只说每天晚上,这些人都要从正西赶回湖城居住,就证明人家没有动手的时间。

是的,这只可能是支光明或者陈太忠在幕后操作,找到了什么势力——还是惊人的那种,其实,大家都想不出,什么样的势力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这也是陈太忠选择每天回湖城的原因,要是住在当地的话,虽然大家也不会相信他们有能力做出这样的案子,但多少是给对方多提供了一些刁难自己的机会,那么,既然有撇清的方式,为什么不去做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支光明最后迫于“朋友的面子”,最终答应回转了,大家纷纷摩拳擦掌,准备等支总回来以后,好好地问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凤凰科委的陈主任也不能落下,听说那厮路子也是很野的。

然而,左等右等,直到中午十一点了,还不见这两辆车出现,湖城市委的老大秦书记禁不住又打个电话给负责跟踪的警车,“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来啊?”

“别提了,”跟踪的警察长叹一声,“支总的人跟蒋村的人打起来了,现在双方正在对峙呢,我们正在积极地协调……”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秦书记真的是无语了,“蒋村不是归白鹿县管的吗?跟正西又没什么关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