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34章 事上门

“唉,想要讲义气,就要付出代价啊,”陈太忠一边往机场外走,一边悻悻地嘀咕,他只来得及在素波歇了两天,就匆匆赶往朝阳,至于组团下副本,那是没可能了。

他遗憾,别人还不满呢,尤其是吴市长从钟韵秋那里听说他回了一趟凤凰,却没找自己汇报工作,昨天晚上十点将电话打到素波,就他目无领导的行为,狠狠地训斥了一番,“……小吉可是要提正科了啊,你这老科长不起点带头作用,我怎么敢放心地提拔他?”

这话说得挺狠,但大抵还是白市长欲求不满,所以采用了一种比较另类的撒娇方式,她知道他对业务二科有极深的感情——你要不回来跟我啥啥的,我就要那啥了啊。

陈太忠当然得哄一哄她,不过,当时他在军分区招待所,身边不但有田甜,还有雷蕾和张馨,话不能说得太明白,所以只能婉转地解释一下,明天要去陆海了,科委有人在陆海被害了,他必须出面去交涉。

“啊,还有这么回事?”吴言在电话那边听得大吃一惊,此事分管科委的乔小树已经知道了,但是她不知情,于是又问一问,才担心地劝诫他,要他一路当心,“我有个同学在朝阳,湖城可是真不认识人。”

白市长的关怀之意,陈太忠感受到了,不过还是那句话,找人帮忙关键是找对人,而不是多找人,陆海有支光明一个人用心帮助,那就足够了。

支总的车就在外面等着他呢,不算太好的车,奔驰S500,两人现在的交情,已经不讲究这些俗礼了,支光明说话也不见外,“先找个地方住下,还是直接去湖城?”

“等一等吧,下一趟北京的航班要来个朋友,”陈太忠笑着回答,“再有半小时就到了,我说老支你就不用去了……把人给我准备好就行了,还有我要的车。”

“车和人都没问题,”支光明随手一指不远处的大轿子车,“你要的新车我已经让人藏到湖城了,你只管拿去用,这个里面十九个小家伙,都是不到十八岁的,打头的是小沈,我的老兄弟,在朝阳开保安公司的……小沈你过来一下。”

小沈也是年近三十的主儿了,看起来彪悍中带着几分不羁,不过对支光明是非常恭敬,陈太忠略略了解一下,就知道此人是带那帮小家伙的。

要说这一帮小家伙不到十八岁,那意思就很明白了,着了急就要把人往死里整的主儿,支光明玩外贸出身,原本就带了一些亡命的气质,近年来洗净泥腿上岸,可是类似的门路还是有的。

支光明介绍完小沈之后,抬手叫他走了,转头看向陈太忠,“小沈这人你放心用,绝对没问题,反正就说这些人是我帮你雇的,这是因为担心你的安全……你科委总不能再出事了吧?”

“你不用一个劲儿往你身上揽事,”陈太忠听得就笑,心里却是温暖无比,“你一个商人,跟政府做什么对?湖城又不是你的地盘……我找他们主要不是为了打架。”

“反正都听你的了,我老支别的品德没有,知恩图报还是懂的,”支光明听着也笑了,“北京……北京来什么人?”

“一个搞摄影的朋友,”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犹豫一下又补充一句,“嗯,我的女人……啧,你笑什么?哥们儿年轻呢,火气壮也正常吧?”

请马小雅来拍摄现场,是他临时起意,说白了还是想着在陆海要呆一阵子,身边有个妙人儿,不是也挺……劳逸结合的?

而马主播也真给面子,眼下就快要过年了,正是各路人马进京的日子,她们这帮人一年的零花钱,就指望着这几个旺季呢,她居然放下可能的好买卖,就这么答应下来了。

“陆海漂亮女孩子多了,我就特奇怪你哎,”左右是等人,支光明也不介意跟他瞎侃一阵,“说你乱吧是真乱,可是你咋就从不打野食呢?”

“我这人吧,弄一个就要收一个,我用过的东西别人不能再用,”陈太忠心情舒爽,也不怕多解释两句,“现在女人太多,已经招呼不过来了。”

“那我给你找俩雏儿?直接养起来……这可以吧?”支光明笑着摇摇头,“费用全算我的,还管监视,你时不时来看看就行了。”

“拉倒吧,我一年能不能来陆海两次都难说,何必祸害人家小姑娘呢?”陈太忠漫不经心地撇一撇嘴,又笑一笑,“像现在这样就挺好,有人能跟我来就跟着来,没人我就忍一忍,多大点儿事?”

“嗯,这不是想让你常来吗?”支光明惬意地伸一伸腿,展一展身子,“其实说实话,好玩的还是小嫂子,小姑娘太麻烦……”

就要直奔湖城了,这二位居然不商量将要面对的事情,反倒是这样不靠谱的闲聊,不知道的会以为两人脑子进水了,知道的才明白,“每临大事有静气”这七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得有点底气才成。

有点遗憾的是,北京的航班晚点了,晚了足足俩小时,不过,支光明都已经打算陪陈太忠去湖城了,肯定也不会在乎耽误这一点时间。

马小雅手里拖个行李包出来了,她打扮得挺时尚的,只是陆海靠南,就算是来寒流了温度也没有降到多低,所以她身上浅黄的裘皮大衣,看起来多少还是有点碍眼。

大家在朝阳吃完午饭的时候,就是下午两点了,陈太忠在奔驰车上打个盹,再睁眼就已经到了湖城,陆海的高速公路建设真不是吹牛,四百公里的路程三个小时出头就到了。

尽管陈太忠再三推脱,支光明还是跟着来了,一路上,支总在不停地打电话,不过联系来联系去,大家一听说他是跟着凤凰科委的副主任来的,说不得只能苦笑着推脱——开什么玩笑,前一阵儿凤凰来了个姓许的,折腾了大家好一阵呢。

当然,支总的朋友里,也有几个靠得住的,就说我们作为本地人,不方便出头,但是有事儿的话,打招呼是没问题的。

到最后也就是湖城交通局的庞局长说了,来吧,小支你来,晚上我给你接风——这也是庞局长知道,支总不但搞道路工程比较多,而且跟交通厅苏厅长关系好,而他跟苏厅关系也好,别人从厅里要不下钱来他就能要下来,这就是本事啊。

反正这交通局跟正西那帮家伙,没有什么利益上的交集,庞局长自然也就不怕某些人给他穿小鞋,鱼有鱼路虾有虾路罢了。

接风的酒宴,是在湖城的交通宾馆举办的,说实话,湖城地方并不大,繁华的程度跟凤凰类似,当然,这样的地级市,在陆海排名就是倒着数的。

但是这个交通宾馆档次也不低,比牛冬生的交通大厦差一点,那是因为这宾馆是四年前建起来的,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而已。

小沈带着一帮人在其他包间吃饭,庞局长和另一个副局长在最好的包间接待支光明和陈太忠,当他听说,看起来一副贵妇打扮的马小雅居然是前中视主播,这次来是帮着拍摄的,禁不住也有点傻眼,“老支,你这真的是想往大里搞啊?”

“不是我想,是太忠想,”支光明有意捧一下陈太忠,所以将他推到了主客的位置上,闻言就笑着回答,“只要他想,那我就没二话……三个月前,太忠把我从中纪委手上弄出来的时候,我就发誓了,只要他想的,我一定奉陪到底。”

“啊?”两个局长听得齐齐地啊了一声,支总前一阵被某些事情牵连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不过这二位却是没想到,把他从中纪委手上弄出来的,居然会是眼前这个年轻到不像话的副处。

“支总你的事儿,那就是我的事儿了,”庞局长也有担当,说不得笑着看陈太忠一眼,“陈主任看起来真年轻啊,今年多大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说话多少还有点淡淡的傲气的,不管这陈主任再是年轻,终究是个副处,而他是实职正处,又是身在湖城本地,不但一把年纪在那里摆着,对方更是可能有求于自己,他何必太过客气?

但是,人家手眼通天到能在中纪委手里捞人,那就由不得庞局长不重视,这就是传说中能直达天听的主儿啊——好吧,就算中纪委那事儿可能是凑巧,可再看一看人家身边跟着的摄影师,都是前中视女主播,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今年二十二了,”陈太忠微微一笑,对方初开始的傲气他能理解,自然是不会在意,“其实本来不想让支总跟我来的,是他一定要来,庞局你帮我劝劝他,他一把年纪了。”

“支总这是恩怨分明,”庞局长笑着回答,一边说,一边就举起了酒杯,“不过老支,陈主任说得也有些道理,正西那帮家伙下手太黑,陈主任师出有名倒是不怕,你要是被人惦记上,总不是什么好事……这边有我呢不是?”

这话就很不见外了,不但表示了关切,还揽了责任过来,等闲的官场中人是不会这么说话的,庞局的交好之意是一览无遗,不过支光明摇摇头,“庞局你也别劝我,就正西那帮小毛孩子,我还不至于怕……搁在五年前我玩死他们。”

“支总,还是谨慎一点好,”那个副局长小心翼翼地插话了,也是很不见外的,“就凭大轿子车上的那帮小孩,还真不行,正西那边,现在真的太乱了。”

“要说打架,太忠一个人就打他们一群,”支光明听得就笑,“这帮小孩,也就是让那些人动手的时候,掂量一下。”

“我倒是希望,他们能把事情搞大一点,”陈太忠微微一笑,端起酒杯跟大家干杯,不过这话里的杀气,是个人就听得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大轿子车和奔驰车就直奔石毅被发现的白鹿县,这也都是些程序上的章法,去派出所了解一下经过,再确定一下跟近邻的村落没什么关系,然后车头一转,就冲着正西市去了——这就是给对方一个反应,凤凰科委来人了啊。

正西作为一个县级市,热闹的也就那么几条街,街上建筑不少,但是少见那种高大的,其实这也是湖城一个特点,市区不算特别小,建筑也多,不过起眼的不多。

由于在白鹿县耽误了一阵,两辆车到正西的时候,就接近中午了,人是铁饭是钢,大家就选了一家看起来档次还可以的饭店,闹哄哄地走了进去。

在这样的小城市里,就算饭店档次不错,这二十多号人也没合适的包间可去,于是小沈吩咐服务员,包了饭店的一个角落,还强调中间要空出一圈桌子做隔离。

陈太忠等人自然是一桌的,其他人分作三桌,上菜以后就吃喝了起来,小孩子们爱热闹,这次又是跟了老板出来,喝一点酒就嘻嘻哈哈地喧闹了起来——当然,声音也不算很大,毕竟旁边还坐着老板的老板。

他们这帮人挤在一个角落,原本就很扎眼了,正好进来七八个年轻人,想吃饭又没地方,正跟服务员商量,那空着的几张桌子能不能坐人,听到这些年轻人说话是外地口音,一时就恼怒了起来,“外地人,说话小声点,别找揍。”

正西这里有几个特点,假冒伪劣的产品多是一点,还有一点是特别排外——事实上,造假猖狂的地方,都有这么个共性,只有齐心协力互通有无,才能对抗各种检查,你本地人拧不成一条绳的话,就太容易暴露出问题了。

事实上,正西的外地人并不少,但多是依附于本地人生存,在正西人眼里,湖城的都算是外地,就别说这帮朝阳口音的小家伙们了。

“孙子你说谁呢?”这边才发话,那边喧闹的年轻人不干了,杯子一摔就站起了十来个人,“有种的再说一遍?”

沈老板交待过,只要是有人主动惹事儿,那就可能是有针对性的,你们给我打就行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