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33章 纯良发狠

2000年的腊八是周五,陈太忠回凤凰的时候,正好是许纯良回素波,而周六上午九点半,党校最后一门开考。

陈主任赶到素波,那是很简单的,别说有寒流,下大雪问题都不大,不过由于受了昨天的消息的影响,交卷之后他的心情非但没有轻松,反倒是沉重起来了。

他实在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纯良张口,心说得了,许主任难得地回家一次,我也不在素波影响他的心情,等周一大家去了科委,碰见了就说,自自然然地就挺不错。

所以,陈主任就打算今天待在素波处理一点杂事,明天了就争取多带几个素波军团的去下凤凰副本,嗯……若是田甜愿意跟着去,就再好不过了,市长和市长的女儿,那啥起来的时候,那心里叫个满足啊……

反正,中午的饭局是已经定下来了,蒙勤勤知道他回来,要请他吃饭——秦科长的同学在凤凰校园网的项目上,从远望电脑公司拿了一百多万的单子,又从凤凰大厦搞了几十万走,凤凰移动公司也答应给他们百十来万的活儿。

光凤凰一地,前后就是三个项目,天南省移动这儿还能做做文章,蒙勤勤的同学真的是觉得太荣幸了,秦科长倒是不会把这点小钱看在眼里,但是……她有面子不是?

不成想,临到吃饭点钟了,陈太忠正在往锦园赶,就接到了许纯良的电话,“太忠,考完了吧?中午坐一坐,咱科委有点事儿。”

“啧,答应了蒙勤勤了,”陈太忠接到这个电话,也真的是有点疑惑,纯良这别是要跟我说石毅的事儿吧,是老李嘴不稳还是老梁嘴不稳?“咱大厦的VPN设备给她朋友做了,她表示个谢意……科委出啥事儿了?”

“啧,是我没弄好,”许纯良也不多解释,不过听得出来,他的情绪确实不好,“VPN啊……那三网合一都给她了,只要她吃得下,反正也不是外人,你俩在啥地方见,算我一个!”

其实,陈主任的想法,有点小人之心置君子之腹了,许纯良对他的反应,并不是很在意,三人见面坐一坐不算啥,许主任也能说一说语音、图像、数据三网合一的事情。

这就算挺给蒙勤勤面子了——科委有设计方案的能力,但是系统集成和设备调试,总是要有个设备供应商来帮衬的,反正,以整合系统的名义,引进一家供应商很正常。

毫无疑问,秦科长的老爸比许主任的老爸混得好得多,但是比底蕴的话,二者就要反过来了,尤其是,蒙艺就算混得再好,现在也离开天南了,远水解不了近火,县官比不得现管。

当然,比前景的话,蒙艺要光明很多,但是比家中地位和期望的话,秦科长比许主任差了最少有五条街那么多,她不但是女人,而且她老爸还不希望她过多介入政坛,而许主任作为男人虽然长相有点中性,性格也有点懒散,但是现在已经坚定地走上了许家安排的道路。

所以许纯良不觉得这个要求有多冒昧,他甚至希望大家将聚会的地方改在自己常去的万豪酒店,不过显然,其他两人不能接受这个条件——就是在锦园,我们已经定好了,你想来就来不想来拉倒。

陈太忠甚至不想在这两天见到他,因为,他知道自己控制不住那份愤怒。

然而,许纯良还真不是他想像的那种人,或者说纯良这个名字真没白叫,两人在锦园的大厅撞到的时候,许主任一见陈主任,就是一声长叹,“太忠,有件事搞砸了……”

接着,许纯良就把此事解说一遍,事情的经过他讲得还没有李无锋清楚,但是陆海官方的那边的反应,他说得可是很明白,里面很多东西都不是下面人以讹传讹能知道的。

比如说两年前,湖城警察局有个副局长,儿子在正西歌厅玩耍时吃了亏,副局长要报复,结果那边跟造假集团有瓜葛,两边互掐的结果,就是副局长直接被调整为助理调研员了——还是其他市的,这是为了保护他。

许主任要说的实在太多了,两人走进四楼的包间的时候,甚至连开头都没有说完,蒙勤勤正坐在包间里,饶有兴致地看着二人。

许纯良也真不见外,冲秦科长点点头算是个招呼,然后继续跟陈太忠说那事,说得直到服务员递过来菜单都不肯干休,不耐烦地挥一挥手,“等一等再点,正说事呢。”

听了大半截之后,蒙勤勤都听出到底发生什么了,说不得轻咦一声,“我说,这种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说?”

“这不是怕太忠分心吗?而且,我以为我能办好的,”许纯良说这话,结巴都不带打一下,“真想不到那儿的地方势力,会有那么厉害。”

陈太忠总算明白了,纯良还是那个纯良——起码对上自己的时候还是,那么,他也不怕直接发问了,“我不是说让你找支光明吗?你找了没有?”

“那是你的朋友,又不是我的,”许纯良这话,就是“朋友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的意思,而且他还有苦衷呢,“我问过了,支光明算是跟老梁走得比较近,跟我的朋友不太对眼,我去找他不合适。”

他嘴里说的这个老梁,可不是梁志刚,而是陆海省的常务副省长,反正说的人和听的人心里都明白就好了,事实上,这种带一点卖弄意思的说话方式,也是官场中关系相近的人之间经常用到的,尤其常见于衙内之间。

这方式在委婉泄密的同时,也能伸量一下对方的信息量和反应能力,又不无考校之意,反应不过来的话,是要被小看的——有些事情不是我不跟你说,是我说了你没听明白,你跟不上我的眼界和思路啊。

当然,许纯良这么说,是下意识的,他不认为陈太忠听不懂,而陈主任也确实听懂了,于是他苦笑一声,“这真是……派系无所不在,那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你再找支光明,别人总该没话了吧?”

“觉得这事儿严重的,只有你和我,”许纯良脸上没什么表情,鼻子里却发出了一声轻哼,显然是将不满压在了心中,“在他们眼里,不过就是一个人受了点伤,又没死……多大点儿事啊?”

“嗯,”陈太忠点点头,也懒得再评价什么了,这世间事原本就是如此,石毅若是真死了,事情还要好办一点,像现在这样半残废,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人强要出头,难免就会被别人认为别有用心,“直说吧,纯良你要我干什么?”

“我好不容易等到你考完,才跟你说这个事儿,你说我想让你干什么?”许纯良又是一声冷哼,脸色也终于变得阴郁了一些,“太忠,这是涮咱哥俩的面子呢,往大里搞被,你要干什么我双手支持。”

切,好像就你会发狠一样,陈太忠也不服气,哥们儿比你还生气呢,“要是死了人,你能不能扛得住啊?”

“嗯?”许纯良听到这话之后,先是一愣,又看一眼旁边的蒙勤勤,接着就狠狠地一咬牙,“你敢扛我就敢扛,咱哥俩一起嘛……我扛大头都无所谓,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祖宝玉不是在陆海有点关系吗?”蒙勤勤知道他这一眼是怀疑自己的嘴稳不稳,说不得轻描淡写地点出个人名,以表明自己的态度,“太忠你跟他关系不错吧?”

祖宝玉的调动,还是陈太忠央她最先跟蒙艺试探的,她当然记得。

“暂时没想用他,”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又侧头看许纯良一眼,“在陆海,邵家和你家是一回事儿吗?”

“屁的一回事儿,”得,这下可好,许主任居然难得一见地开口骂上了,“关键时候摆了我老爸一道,要不我现在就不会在天南。”

“不在天南好啊,我就不会被你挤到巴黎了,”陈太忠听得哈哈大笑,旋即眉头一皱,“不会吧,他家还能有这种影响力?能卡住许书记?”

“卡我老爸……凭他?”许纯良不屑地哼一声,又看一眼蒙勤勤,显然,她在场让他有些话不合适说,“也就是一些说过的话,不认账了而已。”

原来是见风使舵了!这话陈太忠肯定听得懂,说不得微微一笑,心里却是哀叹一声:合着陆海的局面也是那么乱啊,光哥们儿认识的,就有三个派系了,不认识的还指不定有多少派系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许纯良的表态他还是愿意见到的,尤其是纯良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太多的心思防着自己,这让他心里十分地欣慰,于是沉吟一下哼一声,“湖城啊,那我就往那边赶吧。”

“要不你歇两天再去也行,总是才回来,”许纯良听他这么说,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反正戏曼丽过去了,倒也不是特别着急。”

“打咱兄弟俩的脸呢,这话可是你说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敢动咱科委的人,哼……算了,不说这些了,好不容易今天秦科长有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