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32章 好胜

“咦?”梁志刚奇怪地咦了一声,将车就那么逆向驶了过去,靠近林肯车时放下车窗,见对方也放下了车窗,探头发问了,“陈主任,你不是在家等我们吗?”

“啧,别提了,家里来客人了,”陈太忠说起这个就是一肚子地火,按说腊八大家都规规矩矩在家呆着就完了,不成想他回来的消息被郭光亮传出去了,再说那辆灰色林肯在电机厂宿舍院也是大名鼎鼎了,于是就有人借机上门,拜望陈厂长——陈父所承包的装配车间,现在叫装配分厂了,原也是换汤不换药的做法,不过这称呼却是得换了。

所以陈主任就不得不出来,想起这个,他也只能悻悻地苦笑了,“好端端的,在家过个节都这么难,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你俩上我的车来说话吧。”

林肯车比桑塔纳自然是要宽敞一些,梁志刚将车停在路边,一拉车门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子上,同时,一股凉气自门外扑面而来,今天凤凰的温度,还真的有些低。

李天锋主动坐进了后座,进来之后,三个人没一个人说话,车里的温度陡然降低了几度,当然,降低的并不仅仅是温度。

“老李,你先把事情跟我说一遍吧,”陈太忠沉默半天,终于缓缓开口,没办法,看起来他不开口,那俩就要打定主意不说了。

这事说起来,其实也简单,冒牌疾风电动车被追查出来了,素波那边就算对凤凰科委有交待了,但是凤凰这边想顺藤摸瓜,找出作假的工厂来。

许纯良和其他副主任一致认为,此事必须追究,要将这股歪风彻底打压下去,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这次是素波出现问题,省内还可以协商配合,要是发生在外省,那操作难度可就大了——你许家再大能,怕是也能不过外省小县城的地方保护。

经过素波警方的调查,假冒产品出自陆海,这个已经可以确定了,前文说过,许绍辉差一点就做了陆海的副省长,后来阴差阳错地来了天南,许书记在陆海还有点小小的势力。

所以,没过多久,许纯良就得到了消息,陆海假冒伪劣自行车和电动车的地方,当是在湖城市一带,尤其是湖城下辖的县级市正西市,那里就是假冒自行车和助力车的中心地带。

这个小小的县级市,十来个人的小工厂遍地都是,不下百余家,周围又有各种配套产品的生产厂家和销售厂家,形成了产供销一条龙的产业链。

“想当年,咱们凤凰的疾风自行车,零配件的残次品,都是湖城人来收的,”李天锋说到这里,禁不住就又想起了破产倒闭的原自行车厂,就加这么两句,“所以说那个地方,造假是有传统的……”

其实,湖城市那里也有几个助力车牌子,不过大抵都是杂牌,一个厂子做出来的助力车,今年可能叫“帝王”,明年就可能叫“凯撒”了,想把一个牌子做起来,实在太累成本也太高,而且这里本来就是造假集散地,大家玩的不是利润率而是薄利多销。

知道是那里出的问题,办公室副主任金程就带着石毅去了湖城,按金主任的想法,就是想通过许主任给的一些渠道,对地方上施压——你们造假我们不管,不许再造疾风的牌子了。

这个要求按说是不过分的,甚至都有点愧对“国企”的形象了,简直就是警察跟小偷说,你们偷东西我不管,别在我的片区下手,不过,自古强龙不压地头蛇,如此的变通,也实在是迫不得已。

然而,正西市这边可是不肯这么答应,他们玩的就是造假,你随随便便上门打个招呼,我们这边就吓得不敢出手了,都像你凤凰助力车厂这么搞的话,今天来一家明天来一家,长此以往你让我们喝西北风去啊?

湖城市这边的领导,还好协商一点,下面正西市根本不买账——这是我们市的支柱产业,你说有假冒就有假冒?不好意思,这疾风的牌子我们从来就没听说过。

金程找的这位副市长也有点挠头了,下面能够肆无忌惮地造假,那是早就在正西、湖城乃至于陆海都形成了相当大的利益集团,我帮你打个招呼没问题,但是人家不买账的话,我也真的没辙了。

“那么我们这次来打了招呼,多少要管一点用吧?”金程能理解这种事儿,不过他心里还存了点侥幸,“他们不承认造假没事,只要以后不造疾风车就行了,咱又不是针对什么人,想搞什么事儿。”

副市长大人沉吟半晌,苦笑着摇摇头,只吐出一个字,“难!”

那就只能暗查啦,金主任想起来了,陈主任前一阵在素波也这么干过,还买了辆车回来,心说我把这造假的地方踩出来,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不是我能操心的了。

事实上,金程很清楚自己跟太忠主任的差距,他也没认为自己能强大到陈老板那个地步,所以在做出决定之后,专门还请示了一下许纯良,许主任沉吟了半天,撂下一句话,“查是一定要查的,但是你俩首先要注意安全,慢一点不怕,安全第一,查人第二。”

按说许纯良这吩咐,真的算得上是谨慎了,金主任和石毅脑瓜也都不笨,就说咱们打听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其实这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是瞒不住人的,造假名牌车最狠的是哪些工厂,大家心里都有数,而且这小小的正西造假市场,还划分了销售片区,涉嫌造假疾风车的,也就是那么七八家工厂,真要查也不难。

不过,石毅年轻,做事不太有分寸,转悠了两天也有点沉不住气,在观察某个窝点的时候回来得晚了点,天就擦擦黑了,走在路上被人直接用麻袋套头打了闷棍。

他失踪的地方,是在红岭镇附近,那里就有几个势力挺大的造假集团,金程一见石毅没回来,打电话也是关机,登时就急了,一个电话打给许纯良——许主任咱们怎么办啊?

“报警!”许纯良二话不说就做出了决定,他不认为这些家伙们真敢害了石毅,而且他认为,眼下报警才是正道,能让对方投鼠忌器,而他在陆海的关系也方便就此施压。

金程报警了,湖城那边待理不理的,谁知道你同事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儿呢?直到二十四小时的期限到了,这边才受理,可是正西那边却又是待理不理的,直到许家的关系打下招呼来,说是凤凰人很有来头,正西警察局才慢吞吞地开始找人。

金主任是真急了,第三天头上,花钱在湖城市的电视台做了寻人启事,又过两天,才有人打电话过来,说是在一个臭水沟旁边,有这么个人好像跟你要找的人差不多。

金程当然不敢一个人去看,总算是许家的关系也有心帮衬,压力施加得比较大,湖城这边派出警察,专门跟着去认人。

石毅是找到了,不过人被折腾得挺惨,尤其是手筋脚筋被割断,双腿泡在臭水沟里时间太长,手术不太好做,倒是双手接驳得不错,不过就算将来长得太好,也是一辈子不能用大劲儿了。

许纯良一时间大怒,都没坐飞机,找了三个司机开一辆中巴,驱车直奔湖城市,连饭都是在车上吃的——许家多久没有这么丢人过了?

这件事情必须要严肃处理!然而非常不幸的是,石毅是被套头打闷棍的,对袭击自己的人没有任何印象,而且发现他的时候,也不在红岭镇,甚至都不在正西市,而是在湖城市下辖的另一个县里。

现在,金程和另两个跟着去的科委职工在招呼石毅,人也转院到了陆海省会朝阳市的医科大第一附属医院,而许纯良暴跳了一阵之后,悻悻地回来了。

“哦,”陈太忠听完李天锋的话之后,也不置可否,只是那么淡淡地点点头,沉吟一下发话了,“老李,你一心忙着厂里的事情,好不容易回家喝碗粥,这么晚叫你出来,也有点不好意思,这么着……你先回吧。”

“嗐,还不都一样,陈主任你这不是为了工作,也跑出来了吗?”李厂长当然知道,陈主任出来专门等着,是不想让电机厂的人撞见大家谈话,不过下一刻,他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犹豫一下推开车门,“那我……先走一步了。”

看着缺心眼的李天锋刷地蹿出车去,陈太忠还真有点想笑,又看看街上这会儿没什么出租了,说不得探头出去,“要不你在梁主任的车上等一下。”

梁志刚二话不说,探手出去,遥控开了自己的车门,这才按起窗户来,侧头冲陈太忠苦笑一声,“陈主任,你想……问我什么呢?”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陈太忠不动声色地问一句,“这事儿张爱国都没跟我说,为什么?”

你们兄弟俩的事儿,你怎么不去问许纯良啊?梁志刚心里暗暗地叹口气,犹豫一下,才艰涩地发话了,“许主任怕影响你在欧洲的工作,下了封口令的。”

“实话,”陈太忠看他一眼,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来,“老梁,我要听实话,你觉得跟我玩儿这个……有意思吗?”

“啧,”梁志刚又咂一咂嘴,心说老李今天你可害惨我了,不过他也知道,陈主任不问李厂长而问自己,就是因为自己揣摩人心的能力强,说不得又是一声苦笑。

“太忠,你在素波打假,搞得挺漂亮的,纯良主任……他也有好胜心啊,不过,谁能想到事情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呢?我想,他应该也在自责呢。”

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梁主任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纯良也想做点事情,身为大主任,屁大一点事情都要找远在欧洲的副主任商量,实在有点不成体统,而且陆海那边许家又有人,原本事情办得算是顺利的,只是不曾想,正西那帮人下手太狠。

“你送老李回家吧,别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陈太忠手指无意识地在方向盘上敲打着,沉吟一下方式发话,“回头我跟纯良说一声,别的事儿我可以不管……敢动我的人?找死!”

“嗯,”梁志刚点点头,推开了车门,迈出一条腿之后,身子停顿一下,回头看着他,“太忠,许主任的心情也不是很好,你们哥俩的关系,有话可以敞开说嘛,啊?”

“那是,我就是一粗人,只会说实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眼中却是寒芒一闪……

见黑色桑塔纳离开,他才又开着车回到了宿舍院,车也懒得往里面停了,直接扔在门口,人却是上楼了——还没喝老妈熬的腊八粥呢,这可是个传统仪式来的,既然回家了,就要哄得二老开心。

他的家里却是还有外人,厂长李继波倒是走了,但是多出了老许等几个人——这几个人现在都是在装配分厂干活的,这过节来看领导,老陈也不好说啥,他这人一向都好说话。

“把窗户打开吧,太忠怕烟呛,”老许现在可是规矩多了,也不跟陈太忠摆叔叔的谱了,不过跟陈厂长倒还言谈无忌,多少年的老交情了嘛,“老陈你这家里,该多买两个电暖气,赚那么多钱,舍不得这几个电费?”

大家热热闹闹地聊着,陈太忠却是心不在焉地琢磨,喝完一碗腊八粥,站起身要走人的时候,猛地想起一件事,说不得将老爹拉到一边,“老爸,要买你电机的,是什么地方人?”

“素波的,”陈父奇怪地看儿子一眼,“怎么啦?”

“没啥,也别一口回绝了,”陈太忠若有所思地低声发话,“你再从侧面打听打听,他们买这东西的用途,关键是看要用在哪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