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31章 揣测

“什么?”陈太忠登时就被老妈的话镇住了,连酒杯都忘了放下,“有人失踪?”

“太忠,这个我是听李天锋说的,肯定没错,”陈父见状也放下了酒杯,“你妈是听我说的,怎么,你不知道这回事?”

“我才从巴黎回来,怎么可能知道呢?”陈太忠摇摇头,顺手就摸出了电话,侧着头看自己的老爸,“失踪的是谁,找到没有?”

“不知道,我是大大前天听说的,”陈父摇摇头,接着又叹口气,“老李不让我乱说,说是不能动摇了人心,还说许主任已经找上面协调了。”

“这倒也是,”陈太忠听得点点头,他想起了袁珏的被刺,驻欧办可不也瞒着李冬梅一家的吗?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做领导的,关键时候得沉得住气,跟普通群众一般叽叽喳喳乱作一团的话,那成什么了?

于是他也不着急了,放下手机,伸出筷子稳稳地去夹盘子里的黄豆——老妈炖的黄豆猪皮很香,吃的时候,加一点豆腐干和土豆块再用干辣椒炒一下,那真是要多美味有多美味了,做老妈的也知道,老头和儿子喜欢吃这个,所以属于家庭传统保留菜肴。

连夹了两颗黄豆之后,他想起来一个细节问题,“既然要保密,老李告诉你干什么?难道说……他是想让你转告我?”不是吹牛,哥们儿现在真的有那么冷静!

“那倒不是,”陈父咳嗽一声,清一清嗓子,脸上难得地露出了几分尴尬,“李天锋也知道,有人跑过来买电机了……你说这年头,无事生非的主儿咋就这么多呢?”

敢情,李天锋是真不想说,不过他跟陈父走得近,属于那种“你的产品我必定怀疑,但是你的为人我认可”的关系,而陈父现在,正纠结于到底接不接外面的电机活儿。

于是,他就跟李厂长说了一声,用意无非也是——老李,现在通货膨胀挺厉害的,你看这价钱能不能适当地涨一涨?再不照顾我,我就得接点别的活儿补贴家用了,这年头,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当然,这也就是老陈仗着儿子在科委的势了,要是换个别人敢跟李厂长这么说话,怕是第二天就要遭遇下架的危险了,月票什么的……嗯嗯,月结什么的,那更是想都不用想了,多少人打破头想给疾风助力车厂铺货呢,账期短于三个月的,那谈都不用谈。

可是话说回来,撇开陈太忠对李天锋的关照不提,单说李厂长对老陈的产品,也确实是挺认可的,他又知道现在眼红电机厂电机的,也不止一家。

要说起来,陈父在这一方面还是真的争气,电机厂是国营老厂,底蕴原本就不差的,儿子又给他弄回来了工艺,他抓得紧一点,克扣得少一点,质量上不去才怪。

别小看了这一台电机两百多的差价,虽然时下的电动车动辄三四千,利润也是按四位数算的,但是常言说得好,省下的就是挣下的,这是纯利润呐,以疾风电动车为例,年产十万辆,全是用凤凰电机的话,没多有少,增加两千万税前利润,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说白了,铃木电机以下,凤凰的电机质量最可靠,而铃木电机这一层次,凤凰的电机价格又最低,这种情况,别人找上凤凰电机厂,那简直是必然的。

于是李厂长就给陈父做工作,老陈呐,你不能看见我们挣钱了,就觉得我们好像是在剥削你,厂里的形势也很严峻啊,我都不跟你吹牛,有打假的人,去了陆海之后,连音信都没了——对了,这是咱俩关系好,你不敢乱说出去啊。

这会不会是老李的一种手段呢?陈太忠听完之后,沉默了起来,他在官场里,见识的尔虞我诈的手段实在太多了,李天锋对疾风车的感情,那是个人就知道,所以不排除李厂长有用这个借口糊弄自己老爹的可能。

也正是因为如此,陈某人才对此事一无所知,说什么驻欧办太远,不过是套话罢了,更可能是老李都未必想到他会回来考试,才敢这么糊弄人的。

可是,按李天锋的性子……做不出来这事儿吧?下一刻,陈太忠又对自己的判断生出了一点怀疑,想到科委可能有人失踪,他作为单位的领导,不能不闻不问!

我得给纯良打个电话!他做出了决定伸手去拿手机,不过下一刻他手又停在了空中,真要有人失踪的话,纯良不告诉我,那必然有他的道理,我这么问可不合适——尤其是,纯良可是知道我回来考试的。

先问老李吧,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先拨通了李天锋的电话,“老李,我陈太忠,你现在有空没有?没事的话,来我老爸家一趟。”

陈母见他愣了半天才伸手拨号码,表情也木讷,说不得低声问一下自己老伴,“太忠现在说话,怎么慢慢吞吞的,他以前不这样啊,是不是……是不是经常喝酒搞得反应迟钝了?”

“你个老娘们知道什么?”陈父看她一眼,低声回答,“这是他在考虑问题呢,大领导们都是这样,说话之前,脑子里想的东西,足够做一篇文章,我去成套局拿标书的时候,张局长跟我说话也是这样,太忠这是长进了,是领导的范儿。”

老爸你倒是越来越会做官了,陈太忠笑着看自家老爹一眼,心里却是认可这个说法,这官场待得越久,要考虑的东西就越多,搁在两年前,他肯定一个电话就拨给许纯良或者张爱国了,哪里可能像现在一般,寻思好半天才做出个决定来?

“你老爸家?我可不想去电机厂宿舍,”与此同时,李天锋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他嘴里在吧嗒着什么东西,似乎也是在吃饭,“电机厂的人太热情了,我受不了,再说这一年了,我好不容易回家喝碗粥……陈主任,有事儿电话里说不行吗?”

我倒是忘了,老李现在可是电机厂的金主,把他喊过来确实不合适,陈太忠微微一笑,心说老爸和老李私人接触太近的话,我都难免被人说闲话,“听我老爸说,咱科委有人在陆海失踪了,这消息确实吗?”

“什么?”李厂长听得大叫一声,接着就讶异无比地反问一句,“许主任没跟您说这个事儿?就是今年刚分来的石毅啊,凤凰大学毕业的。”

“嗯,我才回来,”陈太忠沉声回答,一颗心也沉了下来,很显然,老李能笑着说话、能安生在家吃饭,并不是说做人没心没肺,而是人家以为自己已经知情了,“人找到没有?”

“找到了,三天前找见的,手筋脚筋都被割断了,”李天锋这次是真的笑不出来了,“许主任才回来,戏主任现在还在陆海……”

“你现在就来我家,马上,我在家里等你!”陈太忠的火气腾地就起来了,凤凰科委今年只招了五个应届本科生,他对那个石毅也有点印象——那是正规渠道招来的。

那小伙长得瘦高英俊,说话未语先笑,感觉风格跟李健差不多,只是没李主任那么能瞎白活——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真的曾经失踪了,现在手筋脚筋也被人割断,妈了个逼的,许纯良你这大主任咋当的呢?

“您真的不知道?”李天锋那口气,是要多惊讶有多惊讶了。

“现在过来,赶紧的,”陈太忠根本不带理会对方的心思,哼一声就咬牙切齿地吩咐了,“也别跟别人说,这件事儿我就问你了。”

“我叫上梁主任一块儿去吧,他对这个事儿比较清楚,”要不说这死心眼就是死心眼呢,陈主任都恼火成这样了,而李厂长也听出来陈主任的恼火了,不但敢这么建议,还振振有词,“他了解的情况比我多,您也知道,我这儿主要负责生产的……”

“别告诉他有什么事儿,”陈太忠倒是也没反对,只是恶狠狠地叮嘱一句之后,就啪地一声压了电话。

“……陈主任不知道石毅失踪?”梁志刚接到李天锋的电话,还真是有点奇怪,不过略略一思索,他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禁不住苦笑一声,“老李啊老李,明明你就能说得清楚的问题,非要拉我垫背?”

“你要觉得我是拉你垫背,那我自己去见陈主任,这总可以吧?”李天锋还真不是个好脾气,不过他秉性如此,又是陈主任相当看重的人,也没人愿意跟他叫真——错非不得已,许主任都没兴趣跟他抬杠。

不过他这么说也有他的道理,并不是纯粹的冒傻气,“志刚主任,你就是负责这个口儿的,我不叫你一起去没问题,但是陈主任现在很恼火,你自己考虑吧。”

“好好好,我现在就去接你,行不行?”梁志刚只能认输了,他本来就是科委里数一数二的滑头,不可能听不懂这种话。

梁主任开的是科委副主任的标配桑塔纳2000,李天锋现在其实也有车了,不过,助力车厂买卖虽大,规矩却是也不少,就算有钱买车也不敢乱买,李厂长的座驾就是一辆面包车,所以梁志刚才说去接人。

反正是顺路,这倒也无所谓了,不过,当桑塔纳车快到电机厂宿舍门口时,才发现远处有辆车对着这边不住地变幻远近光,放慢速度一看,灰色林肯车就在路边停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