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25章 打赵晨

元月二日的时候,科齐萨再次来驻欧办共进了午餐,这是恭贺新年的意思,下午的时候陈太忠接到葛瑞丝和贝拉的电话,说是她俩要回英国,有演出也顺便探亲。

两个女孩对陈太忠来巴黎一周多时间都没来看自己,是相当地不满,但是她俩也知道,驻欧办最近遇到了不少事情,总算还好,陈某人许诺说一个月以后他的办公室会变得相当地空荡,到时候,嗯嗯……

还是在这一天,荀德健来到了法国,这次石亮受伤华人游行,他居然没有赶来,这让他有些郁闷,从某个角度上讲,话痨还是很爱凑热闹的,更何况他是自封理事长的呢?

省科协的人还没走,事实上,他们来巴黎虽然遇到了两次大规模的游行,导致行程有点不太畅通,然而千禧之夜的狂欢场景,足以弥补他们的损失了。

荀德健到达驻欧办是下午五点,正好石亮也在,石老板的腿上的伤势好得很快,最起码现在是消肿了,若不是要坐着轮椅给别人看,他甚至可以单手拄着拐杖走一截路了。

驻欧办里还有一些其他的华商和留学生,大家也是其乐融融的样子,这次袁主任出手救人,随后陈主任在医院发飙,对华人的维护之意都是一览无遗,众人都明白着呢。

无形之中,大家就把这里作为了一个可以信赖的机构——这世界上没谁是傻瓜,想要得到别人的真心拥戴,并不是看你说了些什么,而是在于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荀德健走进大厅的时候,大厅里有十七八个人在,其中七八个人在墙角打扑克和围观,还有两个人在下象棋四个人围观。

剩下的就是在喝茶聊天了,陈太忠跟石亮坐在一起唠嗑,见他来了也懒得起身,“才来啊,黄瓜菜都凉了,就知道你小子指望不上……嗯?”

陈主任很惊讶地发现,话痨荀身后跟着四五个人,其中有一个他是认识的,见状禁不住皱一皱眉头,“来就行了,怎么还带外人呢?”

“陈太忠,我找你来,是要商量点事儿,”赵晨大大咧咧站在那里,身后两个人明显地是他的跟班,“有空吗?”

“空我随时都有,可是凭什么给你呢?”陈太忠面皮一沉,他对这家伙真没什么好印象,在黄老做寿那天,这厮就试图挑衅他来着,后来又听说此人是疯狗乱咬人,尤其是,黄家对此人不薄,丫挺的居然就投奔蓝家了。

陈某人啥都怕,就是不怕疯狗,而且眼下是在巴黎又不是北京,他就不信对方比自己玩得更好,于是侧头看一眼话痨,“小荀你在北京呆了一段时间,这眼皮子杂了很多啊,什么人也能认识。”

他说的是眼皮子“杂”而不是高,再加上前面的话,不屑的意思一览无遗,荀德健一听就明白了,说不得苦笑一声,“飞机上认识的,赵总听说我要来这儿,就跟着来了。”

“陈太忠你这是怎么说话呢?”赵晨原本就是个暴烈的性子,听他如此说,禁不住大怒,面上带笑眼中却满是疯狂之色,“看来你对我挺不满意?”

“给我滚远一点,你算个什么东西,陈太忠三个字,也是你能叫的?”陈太忠冲他微微一笑,那笑容是要多灿烂有多灿烂了,“门卫……”

门卫有一个回家过长假去了,另一个就指着赚加班费呢,听到屋里有人招呼,紧走两步过来,“陈主任,有事吗?”

“你自己走,还是我叫门卫把你丢出去?”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指赵晨,“大过节的,乖一点,自己往外走……啊?”

赵晨只气得脸色发白,才要再说话,门卫已经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他听不懂中国话,但是这种情势是个人就能看明白,说不得上前去拉扯赵晨,“这里不欢迎你们。”

不成想,他才一伸手,赵晨身后的伴当不干了,虽然大家都说一等洋人二等官什么的,但是在赵衙内眼里,普通的外国人真的不值得一提。

更何况这里是凤凰市驻欧办,是政府派出机构,在这儿打工的外国人有啥可怕的?更别说还走了一个,只留了一个门卫在这里。

于是,那俩伴当齐齐出手,一个抬手去打门卫的手,另一个身子一侧一蹿,肘部发力,一个肘锤就打得对方后退两步。

“找死!”陈太忠一拍桌子,身子一晃就站起来蹿了出去,大家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就听得“啪啪”两声,打手的那厮被一记耳光扇得打了一个转,另一个用肘锤的更惨,被他一脚就踹出了五米开外。

“敢在我这儿动手,胆子不小啊,”陈太忠站在那里,笑眯眯地点头,四周的人却是都被惊动了,站起身子齐齐地看过来。

那吃了一记耳光的家伙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低沉地怒吼一声,向前一蹿,一记戳脚硬生生地踏出,随即又是当面一拳。

“啪”地又是一记清脆的响声,陈太忠身子一动,抬手又是一记反手耳光,再次将此人扇得转一个圈,这一记就狠得多了,那位捂着脑袋就晃了起来。

就在这时,被踹飞的那厮用力支起身子,就想站起来,陈太忠哪里容得他站立?说不得身子箭一般蹿过去,冲着他的背脊狠狠就是一脚,“给我趴着!”

打门卫手的那厮也就算了,算得上是护主心切,这家伙居然敢上前肘锤打人,还反了你小子,“打狗还看主人呢,你以为你是谁啊?”

赵晨愣得一愣之后,大吼一声,端起旁边的凳子就要往这边冲,不过驻欧办里这么多人,岂能容得他胡来?说不得大家齐齐上前,抓手的抓手,抱腰的抱腰,“别动手,好好说……”

赵晨也有两下子,但是别人说他是疯狗,大抵还是因为他打架不要命,而并不是说他身手有多么高超,再加上他是刚从飞机上下来,身上没刀也没枪的,一时间就被人死死地缠住了,他急得大叫,“陈太忠,我饶不了你!”

“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陈太忠一听这话,登时就恼了,脚下狠狠一顿,直踹得地上那厮吐一口血,才走上前冲着赵晨胸口戳一戳,“小子,上门打人你有理了?”

“早听说你是疯狗了,哥哥我专打疯狗,”陈太忠一指旁边的人,冷笑一声,“来,你们把他放开,我不占你便宜,看我怎么把你扔出去。”

他是这么说的,别人肯定不能放不是?赵晨没命地挣动了两下之后,停了下来,看向对方的眼中,竟然是一片血红,“陈太忠,我记住你了,我跟你没完……今天我找你,本来是要商量正经事的。”

“我跟你没话,”陈太忠哼一声,“上门求人你还牛逼到不行,告诉你们,今天谁敢再动手,就等着掉零件吧。”

一边说,他一边冲门卫指一下,又指一下门口,随意地摆一摆手,那意思就很明显了:把他们给我弄走!

门卫还恼火呢,吃了这么一肘子,有心动手吧,发现自家老板也没鼓励的意思,说不得上前推推搡搡地将三个人弄了出去,赵晨只是疯狗却不是白痴,眼见陈太忠不但敢出手,身手还好,身边人又多,也只能不声不响地离开。

走出门口,他才恶狠狠地回头指一指驻欧办,虽然没说什么,只是他的眼中,都看不到眼白了,只有黑色和红色。

他这几个人离开,别人好奇啊,在大家心目中,陈主任此人或者脾气不太好,但是对华人还是相当热情的,于是就有几个人上前发问了,“陈主任,那是什么人啊,你怎么对他那么不客气?”

“他先对我不客气的啊,你们没看到吗?”陈太忠笑着摇摇头,“这家伙就是一个红色子弟,仗着认识几个老人,在北京骄横跋扈的,这种人就欠收拾。”

“那是,那是,”旁人纷纷点头附和,在场的多是法籍华人,听说那个家伙是传说中的太子党,倒也没多少人对其有好印象。

荀德健却是听得苦笑一声,“陈主任,我听他说了,好像是黄总让他找你的,你们这倒是好,一个比一个脾气暴躁,正经事儿还没说呢,先打一架。”

“我管是谁让他找我的呢?来了驻欧办,有话就好好说话,狂个什么劲儿,”陈太忠不在意地摇摇头,“你没看到刚才他是什么态度?”

他已经将赵晨临走时的反应看在眼里了,心说那厮疯狗的名声在外,这下是怕是不能善了啦,那么,我又何必等那家伙找上门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