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23章 游行

大轿车上最先下车的是导游,然后就是赵主席李校长之流,陈太忠在门口迎接了一下,顺便淡淡地扫一眼门外,却发现阴暗的角落处,穆晓牧手向后一伸,就拽了一把手枪出来。

找死啊你?陈太忠一时大惊,轻描淡写地一扬手,就将一个定身术丢了过去,当然,省科协的人并没有发现他的行为的怪异,只当他是临时跟谁打招呼呢,大家热热闹闹地寒暄着走了进去。

还真的想给我找事儿?陈主任犹豫一下,走进驻欧办的时候,顺手解除那厮身上的定身术,心说你要是真敢乱来,那么我也就只好制服你了。

说穿了,他还是有点不忍心向国人下手,只要穆晓牧能缓过来这股子劲儿,他并不想葬送此人——年轻嘛,总是会难免冲动一点。

穆晓牧明显地没发现自己身上出现了什么异样,他愣了一愣,似乎有点奇怪自己怎么没下得去手,接着将手枪塞回后腰,继续坐在那里喝啤酒。

小子,我再给你个机会!陈太忠嘴里跟别人寒暄着,心里却是暗暗地发狠,现在是八点半,你要是十点半以前还不走,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然而,等到了十点半,穆晓牧还是没走,陈主任这下不干了,借口说自己这两天有点感冒,回办公室休息去了。

十二月底的巴黎深夜,气温极低,除了一些著名的娱乐场所和酒吧之外,很多地方已经是行人稀少,甚至可以说基本上就见不到人。

穆晓牧的情绪,比这气温还要低,他完全搞不懂最近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总之就是学业不顺、经济拮据和同学疏离,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漂亮而清纯的女孩儿,结果又被别人恐吓,让他离那个女孩远一点。

他是个不信邪的人,一怒之下跟现在的女朋友分手——事实上两人也不过就是很简单的同居关系,分担房租和水电等费用,来感觉的时候再适当放纵一下彼此的欲望,仅仅如此罢了。

但是于丽今天明明白白的回绝,让他感觉天都塌了一般,尤其是他知道昨天辱骂自己的年轻人,居然是驻欧办的一把手的时候,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了。

如果小于愿意分担一下他的生活费,我俩能在巴黎生活得很不错,而且毕业之后没有太大的生存压力,就可以从容地找工作,是的,大好的前途在等着他。

然而现在……那个给小于发工资的男人,硬生生地毁掉了他的整个人生,事到此时,他若是再想不通为什么自己进不了驻欧办的大门,那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没有机会了,再也没有机会了!受到这种情绪控制,他回去后不久,又返了回来,并且揣上了自己偷偷购买的手枪——我要做一件大事给你们看!

他不知道自己要等多久,但是,他一定要等于丽出来,等不到于丽,那么就等那个陈主任,这两个人他是不会放过的。

穆晓牧坐在那里,慢慢地喝着啤酒,脑中却基本上是一片空白,就是觉得乱的很,头疼得很,酒越喝越多,头脑反倒是越发地清醒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天上又下起了蒙蒙的小雨,等他发现的时候,他的夹克已经有些微微地湿了,他抬头看一眼天空,低声咒骂一句,又坚持一阵,雨有些大了,他终于站起了身子。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双皮鞋,抬头一看,一个高大年轻的家伙,正在扬着下巴看着他,“你坐在这儿,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意思!”穆晓牧冷笑一声,非常干脆地从背后抽出手枪,同时就打开保险,对着这个可恶的男人,“你该死,你们统统都该……”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就在他扣动扳机的一刹那,年轻男人的手奇快地伸了出来,食指正正地卡进扳机的扣环内,硬生生地止住了他手指的动作。

“既然是这样,那我也就没什么可歉疚的了,”陈太忠冷哼一声,他并没有想到,这家伙最恨的居然是自己,不过现在这个已经不重要了,说不得他又叹一口气,“不过,你都已经做出决定了,不介意我再利用一下你吧?”

这是穆晓牧在这个世界上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很遗憾的是,下一刻他就昏了过去,对方……并没有给他回答的机会。

第二天一大早,巴黎的环卫工人在十九区发现了一名死去的黄种人,死者被剥得只剩下内衣,头上开了一个大洞,很显然,此人是遇到了打劫的人。

这下,诸多在法华人真的不肯干休了,从上午十点开始,大家就组织起了游行,随着游行队伍的前进,参加的人越来越多,当走到会议宫所在的马约门广场的时候,人数已经达到了两万余人。

组织这次游行的,有几个华人社团,其中就有石亮和荀德健注册的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石亮坐着轮椅,腿上很夸张地缠着厚厚的绷带,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

这次游行,甚至引发了一些小小的骚乱,不过同往常的骚乱不同的是,那并不是游行队伍搞出来的,而是周围有些人试图对游行队伍做出挑衅,比如说有些青少年向队伍投掷石块、酒瓶什么的。

这次,华人们进行了坚决的还击,当然,还击者当中到底有些什么人,大家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大使馆的人已经再三地强调过:你们是在为自己的生存环境做斗争,千万不要扯到政治纠纷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游行队伍打的旗号和标语虽然千奇百怪,却是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这个旗帜若是打出来,怕是就要被有心人大加利用了。

大约十一点多的时候,巴黎警方出动了,算是维持秩序吧,巴黎人有街头革命的传统,倒也知道如何控制事态,缓和大家的情绪。

石亮还想让袁珏也出来游行呢,遗憾的是两人伤势不同,石老板的伤在腿上,倒也还无妨,但是袁主任的伤在肚子上,实在无法走动或者是久坐。

事实上,驻欧办这边已经得了大使馆的告诫,这是法籍华人的游行,你们不要参与,以免让此事带上浓重的政治色彩,明白吗?

这个游行搞得沸沸扬扬的,吸引了各大媒体的关注,陈太忠甚至接到了黄汉祥的电话,要他一定保持冷静,千万不要整什么幺蛾子出来。

陈主任在这个时候当然不会犯错,不过这也不代表他什么都不能做,他联系了法国文化和通信部的副部长科齐萨——事实上这个说法并不是特别地正确,严格地来说,是科部长这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听说了游行之后,将电话主动打到了驻欧办。

科部长是不甘寂寞的,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亲自来到游行的队伍前,对华人表示出了同情和理解,并且跟几个有名的华商边走边聊,一点都不带见外的。

当天晚些时候,他又邀请了部分华人共进晚餐,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一定不会坐视华人生存环境的恶化,会尽他最大的能力去推动此事。

今天的游行,规模是如此地大,陈太忠都呆在驻欧办没法出去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在晚上悄悄地溜出去一趟,将法国申奥的资料统统复制了一套。

第二天的上午,科齐萨又来到了驻欧办,他此来是为了慰问在抢劫事件中受伤的袁珏的,由此也可以看出,他真的押了很大的宝在中国人身上,原本是跟他不相干的事情,他慰问了游行队伍又慰问政府官员。

就在科部长来访的时候,巴黎连续第二天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这次游行的人,是以非洲人为主的,而引发此次游行的,有两件事情,一件就是奥维塔被残忍地杀害,另一件事情,则是两个非洲少年由于受到警方的追捕,仓促之下藏身配电箱,不慎触电身亡。

用游行的非洲的人话来说,就是“巴黎警察对黑人的歧视是根深蒂固的,经常有黑人走在大街上就被莫名其妙地盘查,甚至带回警察局殴打,华人的待遇都比我们强,既然他们能游行,为什么我们不维护自己的权益呢”?

当然,黑人的游行,就跟陈太忠没什么关系了,他甚至在中午的时候,宴请了科齐萨一行人,以巩固中法人民的友谊,而科协赵主席等人由于巴黎的形势有点严峻,所以在半路上返回了,于是,他得以有幸会晤一下法国的副部长。

赵副主席的身份,比科部长差一些,不过既然是说中法友谊,大家就吃喝得很开心,当酒席结束的时候,喝了三瓶白酒的陈主任彻底地醉倒了。

陈主任醉倒的后果,真的有点严重,他一下午都在呼呼地大睡,而黑人们的游行还在继续,只是,在他大睡之后,非洲人的游行队伍里多出了几个大家不怎么认识的人出来。

这几个人是相当活跃的,不但向警察们扔砖头,还掀翻了几辆警车并且点燃了起来,于是,一场游行就这么变成了大规模的骚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