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22章 迁怒

就在陈太忠在医院大闹天宫的时候,德特依警官正看着眼前一张拼凑得整整齐齐的白纸,郁闷到不得了,“上面真的什么都没有吗?”

“没有,我们非常确定,这就是一张普通的白纸,”戴着眼镜的女警察不满地看着他,被外行领导就是累啊,“我们使用了七种仪器……”

“我不要听到这些,”德特依上尉毫不犹豫地打断了她的话,“我只想知道,你们还有别的办法没有?”

“没有了,上尉,”这次回答的是一个嘴巴奇大的男警察,就是那种你一眼看去,只可能注意到他嘴巴的那种大,“我想,我们可以走了吧?”

上尉思索着什么,一时没顾得上回答,眼镜女警察终于忍受不住了,大声喊了起来,“德特依上尉,我们是在加班,是在圣诞假期里加班!”

“好像只有你在加班,请记住你的职责,”德特依毫不客气地瞪她一眼,冷笑一声,“我已经连续十年在圣诞假期加班了,你以为我不愿意带着我的戴维去洛杉矶的迪士尼过圣诞吗?”

“那是你的事情,”眼镜女警察寸步不让地回瞪着他,“现在我要告诉你,我无能为力了,这并不是我的问题,而是这张纸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我要走了,你会投诉我吗?”

“这是必然的,”德特依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他心里还麻烦到不行呢,“除非你今天能在这张纸上找出问题,否则我必然投诉。”

“我想,咱俩可以打他一顿,既然是要被投诉了,”大嘴巴的男警察看一看身边的女警察,眼神有些闪烁,“我负责抱住他,我想……你的高跟鞋或许能派上用场。”

“哦,请等一等,”德特依一听也着急了,现在留在单位里的真没什么人了,而且更要命的是,眼前这二位不是他的直接下属,人家有自己的领导,“我有个不错的建议……”

他的话还没说完,桌上的电话就响了,于是上尉先生终于得已借坡下驴,大手一挥,“好吧,你们可以走了,而我还要加班,这样……你们满意了吗?”

“我答应了我的女儿,给她买拼图的……真正的拼图,而现在根本不可能有商店开门了,”女警官恶狠狠地瞪他一眼,转身向门外走去,一点都不领情,“你永远都不可能体会到一个愤怒的母亲的心情,不过我发誓,上尉,你会知道后果的……一定!”

“什么?发起游行?”德特依并不将她的威胁放在心里,令他更为担心的,是这个电话的内容,“好吧,我必须承认,这是一个糟糕透顶的圣诞假期。”

上尉先生可是非常清楚,对那个陈来说,发起游行真的算不了什么,那个家伙并不是外交人员,不过是持了公务护照罢了,很多外交人员所拥有的顾忌,并不在那厮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说,这是一个相当糟糕的消息……

陈太忠也认为今天是很糟糕的一天,他并没有因为撵走了法国警察而沾沾自喜,恰恰相反,由于法国警方的高度关注,他发现自己不合适随意地外出了——是的,贝拉和葛瑞丝又要抱怨了,要知道,他来巴黎这是第三天了,但是还没见过她俩一面。

尤其让他愤怒的是,谷涛并没有将他需要的情报提供给他,也就是说,他夜宿驻欧办不但是象征意义上的,也是实际意义上的——他只能老老实实睡觉,就算想半夜溜出来,都没个好地方可去,也没个事情可做。

不过还好,第二天一接近中午的时候,他终于得到了谷涛提供的消息——由于烟囱工人的出现,这个消息不得不通过纸张来进行传递,然而遗憾的是,这种事情白天干似乎不太合适,那么,就只能暂时搁置了。

下午的时候,正林旅游局的人转道意大利,腾出了部分房间,省科协的那三位终于拥有了一个三人间,而就在同时,由于袁珏的伤情已经稳定了下来,不需要再做观察,缝合的伤口也没有发炎的迹象,也就是说,他回来休养并不会什么问题。

袁主任是不想呆在那里了,而且就像每个中国家庭所做的那样,驻欧办也有一些自用的药品,绝对可以保证他的伤口不受感染,陈主任甚至说了,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帮着袁主任打针——不会很疼的。

一个忙乱的下午就这样过去了,其间陈太忠还接到了来自凤凰的电话,田立平从省外办听说了袁珏被刺伤,不顾已经是深夜十点半,直接将电话打了过来,要了解第一手情况。

陈太忠的答案,让田市长吃了一颗定心丸,然后两人就袁主任见义勇为的行为该如何表彰的问题,做了简单的探讨,最后决定,先在市里吹一吹风,等袁主任拆线痊愈之后,再做宣传——当然,这期间必然是要瞒着袁珏的家人的,反正这也是袁主任自己要求的。

下午大约五点多的时候,天都快黑了,穆晓牧再次出现在驻欧办门口,要求见于丽,这次他碰上了从外面回来的刘园林,小刘同学也挺不耻他的为人,不过,看到他双眼血红,很显然是没有睡好,一时就有点心软了。

然而,门卫很重视陈主任的叮嘱,就拦着不让他进,说最近驻欧办事情太多,领导不许闲杂人等进入,到了这个地步,刘园林也猜到了一些东西,于是就说我担保了,陈主任万一怪罪下来,我扛着。

门卫也不想得罪他,陈主任是驻欧办的一把手,这个毫无疑问,遗憾的是这名一把手通常不在巴黎,而小刘同学则是长期在巴黎呆着的,犹豫一下终于还是放行了。

穆晓牧跟于丽谈了大约二十分钟,就绷着脸走人了,陈太忠刚好给荀德健打完电话,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说不得就将刘园林喊了过来,“刚才你领的那个人,跟于丽谈了点什么?”

“这家伙……唉,没劲得很,”刘园林不知道自家领导到底知道了多少,说不得将此事的前后经过重新讲了一遍,倒是跟齐玉莹的说法大同小异。

说穿了,那家伙真的是个天性凉薄之人,大概,安东尼的警告已经生效了,所以他今天来找于丽,就是说我已经跟现在的同居女友分开了,于丽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于丽没想到,他会提出这种要求,”刘园林如是解释,一边说还一边笑,“小于那马大哈,根本没防人的心思,听他这么说就着急了,说是大家本来都是好朋友,不存在其他关系,结果穆晓牧觉得很受伤,于是就走了。”

“哦,驻欧办现在不能再出乱子了,”陈太忠听得点点头,猛地想起一件事情来,“园林你说,让小林她们在巴黎半工半读地上个大学,难不难呢?”

他嘴里是这么问的,心里却是在琢磨,姓穆的那厮心眼奇小,这么走了,别是心里存了什么想法吧,这安东尼也真是的,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亏你也好意思自称“唐”呢。

就像他说的那样,现在驻欧办真的经不起折腾了,烟囱工人和袁珏受伤两件事,已经让他非常地被动了,更别说从现在到元月中旬,接待任务都安排满了,而他还要去搞巴黎申奥的资料。

我得把这个隐患扼杀了!陈太忠心里甚至产生了这么个念头,不过,想一想这好歹也是自己的同胞,一时就觉得,有点难以做出决定——反正最起码,他是不会再给安东尼施加压力了,用外人对付自己的同胞,已经很丢人了,就不用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做这种事了吧?

他这个想法是没错的,遗憾的是,就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他隐隐地感觉到,有若有若无的杀气笼罩住了驻欧办,打开天眼一看,才发现穆晓牧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脚边放着一提啤酒,一边喝酒,一边恶狠狠地盯着驻欧办的大门。

这大冬天喝啤酒,你不嫌冷啊?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就觉得这人的状态有点不对了,毕竟他对卢刚事件还是有印象的,不过看看此人全身上下,似乎也没带手枪之类的东西,一时间就有点犹豫,该怎么处理一下这家伙呢?

反正,任由这家伙堵着门是不行的,这是驻欧办的一个隐患,更有可能对于丽造成严重的伤害,陈主任也相信,穆晓牧是一时想不开,过了这股子劲儿,没准就好了。

然而他对这人的行为实在无法坐视,眼下的驻欧办,再也经不起风雨了,再出点什么事儿,别说巴黎这边了,恐怕凤凰那边都要动自己了。

正琢磨呢,门口一辆大轿子车停了下来,看起来是省科协的人回来了,陈太忠再也顾不得许多,急急忙忙地走出去,好家伙,这里面可是还有厅级干部呢,万万不能出事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