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20章 压力大了

来了驻欧办一趟,谷涛是越发地看不透陈太忠这个人了,他才不相信那个吞枪的家伙会是平白无故地自杀,他可以肯定,此事必然跟陈主任有关——这家伙什么时候在巴黎的黑道上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了?

再晚些时候,他又得到一个消息,另一个持刀伤人的家伙的尸体,在一个地下室被找到了——奥维塔住的地方实在有点偏僻,若不是警方因为兰萨纳的死,四下寻找跟这帮人有关的人,他的尸体或者还要更晚些时候才会被人发现。

奥维塔的死相,震惊了所有的人,通过法医鉴定,这孩子死于失血过多,更令人震撼的是,黑人少年竟然用残缺的四肢爬行了将近十米,现场的惨状甚至让个别警察不忍目睹,通往地面的台阶上,洒下的淋漓鲜血,证明少年是个珍爱生命的人。

“这是一个极其凶残的凶手,”跟谷涛汇报的人是这么说的,“而且其他可能涉案的十三人,全部失踪,法国警方觉得这是有组织的行为,正在四处调查取证。”

“十五个人?”谷参赞听得好悬没把下巴掉下来,警方并不知道这帮人打劫的时候,遇到两个其他街区来串门的混混,所以少算了两个,“只留下两具尸体?”

“嗯,而且很可能遭遇了不测,”这位点点头,继续向领导解释,“像奥维塔死的地方,除了他的血样,还有一个人的血样,呈喷射状……他们怀疑,这个人可能是跟他同住的孔戴·迪特,这两人一向都是同出同进的。”

“嘿,两具尸体,分别是打伤石亮和捅伤袁珏的,”谷涛觉得有点好玩,这事儿要是别人做的,那不太好解释,但是要陈太忠出手,就再正常不过了,“这家伙还真是肆无忌惮啊。”

“警方怀疑,此事有华人背景的黑社会介入,”那位苦笑一声,“所以正在调查昨天赴宴的华人的身份。”

“乱弹琴!”谷参赞听得狠狠一拍桌子,“他们不去捉罪犯,反倒是要查被害者,这法国警方……什么时候变得跟陈太忠一样不讲理了?”

“不讲理……陈太忠?”那位听得有点迷糊,心说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谷涛心里可是明白,说句实话,自打认识陈太忠以来,他对这个家伙就没什么好印象,自大、傲慢,不懂得配合兄弟单位也不懂得顾全大局,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模样。

但是今天下午在驻欧办的遭遇,给了他截然不同的感觉,合着这个陈太忠的横,他不是窝里横,而是谁的面子都不买,上次敢说把他谷某人打出去,这次就敢威胁把那两个警察丢出去,这份底气,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谷涛甚至隐隐地猜到了,那个德特依警官,应该就是法国情治机关的人,毕竟那个钻烟囱的家伙的身份太明确了,而录像显示,那天上尉先生也在场。

原本他还想着,要将陈太忠的要求暂时搁置一下,这下可是不敢这么搞了,于是很快地将此事汇报给了上级。

上面很是惊讶,表示说此人怎么又插手这种事情了呢,这个要求咱不能答应他,他既然不肯加入咱们,也不肯接受咱们的领导,就不要去管他,要不然这岂不是乱套了?

“可是我已经从他那儿拿了带子了,”谷涛只能这么解释了,于是又将有人钻驻欧办的烟囱被卡住,又有人抢劫捅伤驻欧办的副主任之后,被残忍地分尸等事,一一反应一下。

“这样的家伙……还真是麻烦,那么,你把他要的给他好了,”上面终于拿定了主意,“既然有这么个机会,你还是配合一下巴黎的华人,看他们在遇劫这件事上需要什么帮助,注意讲究手段,不要让法国人认为是咱们授意的。”

谷参赞才挂了电话,医院那边就又传来了最新消息,驻欧办的人又跟法国警方呛了起来,这次出头不是陈太忠,而是那个年轻人刘园林,一时间谷涛是真不明白了,怎么凤凰驻欧办里,个顶个都是这样的猛人呢?

事实上,谷涛对刘园林的印象一直还不错,小伙子年轻开朗,会四国语言,做事也朝气蓬勃的,尤其是在宣传五十年周年大庆的时候,小家伙不辞劳苦,各个地方乱窜,发动起了不少群众,甚至还因此被人抓伤了面孔。

那么,这次小伙子是为什么发火了呢?谷参赞了解了情况之后,勃然大怒,“咱们也去医院,这世道还没天理了呢。”

刘园林是下午六点到的医院,按陈太忠的说法,你八点去就行,到时候我陪你去,顺便把齐玉莹和宋姗娣就接回来了,到了晚上,十九区那里可不是个太平的地方。

“还是趁天亮,我早一点去吧,”小刘的工作热情很高,同时,作为驻欧办的三把手,他对单位的情况也放心不下,“您要是走了,单位可就没人了。”

结果是他去了,齐玉莹和宋姗娣也离开了,但是就在晚上七点左右,猛地又有警察找到了医院,要石亮和袁珏仔细想一想,你们认识的人里,还有谁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

袁珏当场就要暴走了,下午五点你们不是来问过了吗?我说了,那个断了四肢的家伙,可能就是捅伤我的凶手,但是事发当时我太紧张,记不得那么多了,你也表示肯定了,怎么才过了两个小时,你又来了?合着你们不会找劫匪的麻烦,只会找我们受害者的麻烦?

是的,这个事情按程序来说不该是这样,警察面无表情地解释,但是你们只是受伤,而奥维塔已经死了,好吧,就算他原本就该死,也不该死得那么惨,不是吗?

事实上,是奥维塔的家人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不干了——严格地来说,奥维塔的父母亲并不称职,他们对儿子的前途也并不看好,否则不会任其自生自灭的,但是好死不死的是,他家是居住在一个黑人聚居区内,其中有百分之三十的住户,是来自几内亚。

于是,这一大帮人就找上了警察局,他们不关心奥维塔到底抢了谁,也不关心那家伙带给了旁人多大的伤害,他们关心的是,可怜的小奥维塔是被人虐杀的,他们要警察局第一时间揪出凶手。

在法国的若干前殖民地中,几内亚人跟法国人的民间矛盾,绝对排得上前几名,甚至,在法国人将几内亚偷渡者遣返回国时,几内亚的警察居然会一拥而上,暴打负责遣返的法国警察,并且告诉他们,“(殖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好吧,外国人之间的龌龊,跟中国人没什么关系,而在巴黎的几内亚人,大部分也不敢公然挑衅警方,然而,既然人死得这么惨,要个说法还总是可以理直气壮的吧?

这下,警方就觉得压力大了,说句良心话,在巴黎的移民中,非洲人虽然相对而言小偷小摸的行为多一些,但是正经有影响力的黑社会多还是来自意大利或者波兰之类的移民——比如说安东尼之流。

但是非洲人或者土耳其人之类的,会带给警方另一个麻烦,那就是政治影响,是的,他们可以举起“种族歧视”或者“宗教压迫”的大旗。

于是,警方只能好言安慰,答应尽快破案,而兰萨纳和奥维塔的死看似毫无关联,然而,他们在前一天的抢劫,成功地引起了华人圈子的激愤,而参与抢劫的其他人也同时失踪——那些人更可能是被毁尸灭迹了,要说这两者没有任何关系,谁信呢?

那么他们想要尽快破案,必然要将重点放在这些华人身上,医院这一摊还是动静小的呢,昨天参加酒宴的人,挨个被警察骚扰了——没办法,压力太大啊。

袁珏这一生气,就牵扯到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的,刘园林一听就不干了,指着警察就骂了起来,你们还有没有点人性?连伤者都不放过吗?

其实袁主任这儿的待遇还算是好的了,石亮那边更惨,不知道怎的,警察了解到这华人老板最近店铺开得很安生,跟附近的混混处得也不错,就觉得这家伙身上更有文章可做。

不过,石老板独自在国外打拼这么多年了,这点心理素质还是有的,尤其是他现在背后不但靠着陈主任,还靠着华人圈子,而他又是受了枪伤,就是躺在床上哼哼呀呀地不做回答。

就在折腾到一地鸡毛的时候,谷参赞又赶到了——旁人能施加政治压力,咱也能啊,虽说这次事件里涉及的都是在法华人,但是袁珏那国家干部的身份不是白给的,也就是说,大使馆可以冠冕堂皇地出面沟通。

而与此同时,陈太忠在驻欧办又摆开了宴席,这次是宴请省科协的人,这帮人你别看他们不管啥事,级别可是不低,天南省科协随便拉出一个副主席来都是正厅,最差最差都是享受正厅待遇,至于他们老大,那是省政协副主席兼着的,级别自然就不用说了。

这种考察团,陈主任若是有空的话,那是必须招待的,虽然来的仅仅是一个副主席以及下面一些专家和小年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