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19章 变戏法

新来的宋姗娣有一点小小的苦恼,虽然来之前她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是还真的没想到,驻欧办这儿的条件还真的有点艰苦。

其实她也承认,在巴黎能租下这么一大套房子,费用绝对不会很低,再加上各种开销,对一个地级市的驻外机构来说,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让宋记者郁闷的是,明明这么多间房子,她办公却是得在员工宿舍,当然她知道,这些房子每一间都是有用的,甚至在满员的时候,陈主任和袁主任休息也是在他们自己的办公室。

然而,这理解归理解,她总是有点不甘心,员工宿舍里甚至连她摆放办公桌的地方都没有,中间一张桌子是大家公用的,角上还有一张却是梳妆台,其余的就是三张双层床了。

还有一点也让她郁闷,宋姗娣是不会法语的,作为外派的特约记者,她只会英语,原本要来的那个小罗,倒是自学过一年法语,怎奈驻欧办这边只接收一个人,而支持小罗的领导,去中央党校进修去了,所谓的人在人情在,所以来的就是她宋某人了。

在来之前她打听过了,驻欧办的三个男人都会一口流利的法语,心说这工作开展起来也未必很难,然而她一来就撞上了袁珏被刺伤,虽然新闻是抓到了,但是……短期内是不用指望有会法语的人帮她了。

这可不行,于是她就要找陈主任谈一谈,上午大家打扫卫生那就不说了,陈主任都自己动手打扫了呢,下午一上班,她就找到了主任办公室。

“啧,这也是个麻烦,”陈太忠听她这么说也挺头大的,“要不这样,你先跟齐玉莹去招呼袁主任,正好就可以把他的事迹记录一下……等回头得空了,我给你介绍个在法留学生做翻译,可以吧?”

“翻译啊,”宋姗娣一听,就不想再说什么了,请翻译是要花钱的,而驻欧办只管介绍,她来的时候,可是没有这笔钱的预算,就算能从其他地方挤出来一点,也没能力天天地带着翻译到处跑不是?

两人正说着呢,谷参赞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冲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陈主任,刚才我去看袁主任了,他恢复得不错,真是万幸啊。”

“嗯,”陈太忠点点头,也不跟他说那么多,直接点出重点,“你来是要拿带子的吧?”

“呵呵,就是顺路吧,”谷参赞听得笑一笑,又解释两句,“上午我们跟着受害者去了警察局,表示了严重关切,要他们尽快抓住凶手。”

“找到凶手……就巴黎警察局这点能力?”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拉开办公桌抽屉,拿出一盘录像带和一张存储卡,在手上饶有兴致地把玩着。

“陈主任还希望大使馆做点什么?”谷参赞见他这副模样,索性转身坐到了沙发上,齐玉莹走过来为这两人冲茶倒水——小刘在睡觉呢,晚上还要看护袁主任,没办法,人太少了。

“嗯,我想知道点东西,”陈太忠一边说,一边从笔筒中摸一杆签字笔出来,拽出一张白纸,刷刷地写了起来,旋即冲谷涛一招手,“你过来看一下。”

你小子倒是真够大牌的,谷参赞心里多少是有点不服气,然而他更清楚,这个家伙他是招惹不起的,说不得矜持地站起身,慢慢地走了过去。

“嗯?”他走过去一看,就是微微的一惊,白纸黑字,上面写着一行字——“我要知道巴黎申奥的机构的位置,还有文件都会放在哪里。”

这家伙也会在意这些?看到这些,谷参赞就觉得头皮一麻,心说这是谁跟他提的要求,不过,眼下他当然做不出决定,说不得只能犹豫一下,笑着点点头,“陈主任的字儿,写得不错。”

宋姗娣一见人家不说事情,而只是说书法,就知道自己现在是多余的人了,点点头告辞出去了,坐着的另一位犹豫一下站起身,谷涛随意地挥一下手,那位也自觉地出去了。

“这是什么意思?”谷参赞见门都被关住了人,才轻声叹口气,心说怪不得有人钻你的烟囱呢,“陈主任你也……对这个有兴趣?”

“受人所托,”陈太忠将纸折起来,一点一点地撕碎,一边撕一边苦笑,“你觉得我的性格,会对这个感兴趣?”

“这个要求,我需要向组织汇报一下才能……”谷涛的话刚说到一半,就听到门口有人大声说话,是个男声,“先生,您不能进去……”

然而,门口是拦不住人的——因为其中之一是个穿了警服的瘦高警察,正是昨天答应陈太忠拍摄的那位,而另一位则是DST的上尉德特依,不过上尉先生今天并未穿警服。

警察进来了,谷涛带来的人还在一边嚷嚷,显然,他知道谷参赞在跟陈主任说一些重要的事情,才出声阻拦,只可惜未能如愿。

“进我的办公室,需要礼貌一点,”陈太忠脸色一沉,谷涛的反应也很快,不紧不慢地将存储卡和带子拿到手里。

“抱歉,因为发生了一点意外,”瘦高警察沉声回答,一边说一边拿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正是吞枪自杀的兰萨纳,那可怜的家伙大大的眼睛还那么张着,看起来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请问陈先生,你认识这个人吗?”

“似乎不认识,”陈太忠笑吟吟地摇一摇头,就那么大喇喇地坐在那里,伸出手指勾一勾,意思是要拿过来细看一下。

这下,瘦高警察就有点恼了,不过他也知道这位不好惹,说不得回头看一下德特依,似乎是请示的意思。

“哦,那些是什么东西?”德特依才没工夫理他,而是一眼就盯上了满桌的碎纸屑,他的眼中似乎有火焰在跳动,“不介意我看一下吧?”

“拿走看吧,”陈太忠大大方方地将碎纸片向外一推,谷涛看得心里就是一揪,要坏菜了,你指望人家连这点东西都拼不回,那就太小看法国情治机关了。

“呵呵,我的孩子最喜欢玩拼纸游戏了,”得,这德特依还真不客气,上前手一划拉,就将那些纸片划拉在手中,很随意地向口袋一放,笑眯眯地发话了,“你这儿似乎缺少一个碎纸机。”

“我要那玩意儿没有,”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冲着他的口袋努一努嘴,“小心你的孩子会哭泣,因为我撕的是一张白纸……我这人闲得没事的时候,喜欢撕纸玩。”

“哦,这是个很独特的爱好,”德特依也是笑着点点头,只是他那笑容,是怎么看怎么欠扁,一副“我抓住你马脚了”的模样。

不过下一刻,他就记起了来这里的正事儿,说不得狐疑地看一眼谷涛,“请问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我可以看一看吗?”

“你的好奇心也太强了吧?”陈太忠脸一沉,狠狠地瞪他一眼,拉开抽屉,又摸出一盘带子和一个存储卡来,“他手里的,跟你们要拿的东西一样……这是我们大使馆的外交人员,你最好客气一点,别用对我态度对他。”

“哦,这样啊,”德特依点点头,他已经将最诡异的碎纸片拿在手里了,那带子和存储卡不计较也罢,于是笑着侧头看一眼谷涛,“我能看一下您的证件吗?”

“请先出示您的证件,”谷涛做参赞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脸上那份雍容是明摆着的,“或者,你给我一个看我证件的理由。”

接下来,就是双方互相验看证件了,这些东西都是扫一眼就明白的,倒也无须多说,德特依见这位真是外交人员,自然不能多事了,于是从瘦高警察手里取过照片,放到陈太忠桌上,顺便伸手就去拿带子和卡。

“等一等,”陈太忠一把就按住了他的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德特依上尉,你似乎少拿了点什么东西吧?”

他按得很轻柔,德特依警官也没用力挣扎,双方的分寸把握得都很好,于是上尉先生也没有着急抽手,就保持着那个姿势,笑眯眯地看着他,“哦……我忘记了什么呢?”

“钱,”陈太忠笑嘻嘻地松开手,又打个响指,“这些资料我可以提供给你,但是买录像带和存储卡都是要花钱的,是的,你要拿走的,是我们的国家财产。”

“天呐,”事实上,德特依已经打算暴走了,猛地听到对方给了这么一个理由出来,实在有点哭笑不得,“这能值几个钱?”

“性质,这是性质问题,我坚持,”陈太忠看他一眼不再解释,而是低头拿起照片看了起来,仔细看了半天,将照片推了出去,“我确定我不认识这个人。”

“好吧,一百法郎,不能再多了,”德特依打定了主意,事实上他对这个录像带并不是很感兴趣,哪怕当时他也是被拍的——这只是翻拍的,人家手上还有呢,买来做什么?“我身上从来不带太多的现金。”

“抱歉,我买它花了两百多法郎,”陈太忠歉意地笑一笑,拉开抽屉,重新将带子和卡放了进去,“国有资产不能在我手里流失,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德特依遗憾地耸一耸肩膀,索性退了半个身子,那瘦高警察走上前拿起照片,再次轻晃一下,“您确定不认识这个人?”

“我觉得你这个人,非常地莫名其妙,”陈太忠脸一沉,明显是不高兴了,“我一定要认识他吗?那只是一个死人!”

“这个人,就是昨天抢劫你的副主任的家伙,”瘦高警察死死地盯着他,嘴里一字一句地慢慢发话,“今天早晨,他被发现死在一家私人小旅馆内。”

“哦,是他?”陈太忠笑了,还“吱儿”地一声吹个口哨,看起来心情很愉快的样子,“太棒了,我一直以为巴黎是个美妙的城市,果然是这样。”

“尸检表示,他死于午夜两点,”瘦高警察不管他的反应,径自绷着脸发问,“那么,我能问一下,当时您在什么地方吗?”

“我就在这个房间,一个人睡觉,”陈主任的脸又沉了下来,倒算得上是善变了,一边说他一边瞥一眼谷涛,“警官先生,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干部,您要是再这么无礼,我们的外交人员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你是死是活,关我鸟事?谷参赞心里暗自腹诽,脸上却不动声色,微微地点了点头。

“看来你今天是不会有什么收获了,”德特依看一眼自己的同伴,摇摇头,“很抱歉陈先生,打扰您的工作了。”

“站住!”陈太忠见这俩人要走,就不干了,他手指上方哼一声,“我的烟囱呢,什么时候给我修?我不想听到房东的怒吼。”

“十五个工作日内,现在大部分人在休假,”德特依一本正经地回答他,转身向外走去,那瘦高警察犹豫一下,也转身离开了。

“下次你们再敢这么闯我的办公室,那就拜托你们准备好搜查证,”陈太忠拍一下桌子,声音也变得严厉了起来,“否则,我不介意把你们俩扔出去!”

这二位听得身子齐齐一震,德特依甚至回头看了他一眼,那表情煞是怪异。

这二位走了好半天,目睹了这一切的谷涛才沉声发问,“陈主任,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要让他们把那些碎纸片带走?”

严格地来说,这真的是一个低级错误,就纸上的那两句话,足以让他陷入被动中。

“戏法人人会变,我都说了,他拿走的是一张白纸,”陈太忠笑一笑,随手从白纸里抽出一张,推到他的面前,上面赫然是白纸黑字——我要知道巴黎申奥的机构的位置,还有文件都会放在哪里。

“看来德特依先生的孩子,真的要哭了,”谷参赞沉默半天,低声嘀咕一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