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18章 送人情

折腾了一晚上不说,陈太忠第二天还得起个大早,以免让人看到他许久不露面,从而产生某些不必要的联想。

令他微微有点惊讶的是,邓局长也起得挺早,才六点半,就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地出来了,“邓局长你起得这么早?”

“人老了嘛,贪生怕死不瞌睡,”邓局长一边开玩笑,一边就走下楼来,他其实才四十三岁,远算不得老,“既然你也起得这么早,咱们吃完早饭,去看一看那谁……袁主任!”

两人正说着话呢,几个小姑娘拿着毛巾牙具什么的,蓬头垢面地从盥洗室里出来了,眼见领导们在聊天,说不得低声地笑一笑,哄地一下钻回了宿舍。

驻欧办的早餐,一般都是现成的,煮鸡蛋、牛奶、面包和小咸菜什么都不缺,哪怕想吃点天南特色清汤云吞什么的也简单,冰柜里有冻着的汤,还有包好的云吞,几分钟就能好。

陈太忠已经联系过医院了,那边说袁主任情况挺好的,石亮更没啥问题,不过外伤的恢复,怕是比袁珏的还要慢一些——他腿上的口子,是被子弹擦伤的,恢复起来肯定要慢得多。

不过,就算情况再好,该看还是得去看,咱国家就讲究这个,文明古国嘛,哪怕平日里掐得你死我活了,遇到这种场面也尽量要应酬到了。

这次,陈太忠就不得不带个女孩儿过去了,将刘园林替换回来,这一晚上小刘也估计睡不踏实,那就让于丽暂时顶替一会儿好了,虽然小于不会说法语,但是躺在床上的袁主任会,跟人沟通没问题。

袁珏被打了麻药,后来怕局麻失效之后疼醒,又口服了一点镇定剂,一直在昏昏沉沉地睡觉,陈主任和邓局长到了老半天,他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

聊了一阵之后,睡眼惺忪的刘园林带着于丽去买早点,袁主任终于等到了机会,“头儿,我托您的事儿,您可千万别忘了。”

“昨天就办好了,”陈太忠瞪他一眼,又笑眯眯地摇摇头,“老袁,我不是说你,你这不相信领导的毛病可不好……要改!”

“昨天就办好了吗?”袁珏听得很奇怪,心说昨天您走的时候好像就十一点多了,剩下半个小时你能办好吗?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情不自禁地瞥一眼邓局长——合着是因为老邓在,陈主任有些话就要注意避点嫌疑。

邓局长何等地老奸巨猾?见状也不多说,微微一笑,从口袋里摸出包烟来,“你俩先聊着,我出去抽口烟,瘾上来了。”

他一出去,陈太忠冲着袁珏就是微微地一笑,低声发话了,“放心好了,十七个人,能找见两个人的尸体,其他人就是永远失踪了,你做好思想准备,可能回头有人会找你来认人。”

这话,可真不是官场里该说的,然而话说回来,这世间万物原本就没有一定之规,陈某人近来,就隐隐地体会到了一个道理,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循规蹈矩做该做的事,是官场中生存的不二法门,然而纵观一下他认识的高层领导,谁又何尝没有自己的做事原则和风格呢?

官吏二字,并不能混为一谈,吏是做事的是棋子,官才能有自己的主见自己的声音,墨守成规者不配做官,只能为吏。

蒙艺可以为了坚持原则而远走碧空,段卫华可以为了坚持原则再三地拒绝自己收购公交公司的方案——有自己的原则和志向,方始是真正的官,若是没有这种眼光和担当,若是不想发出自己的声音,不能坚持自己的主见,只懂得人云亦云,就算位置再高,也不过是撮尔小吏沐猴而冠罢了。

袁珏却是被这话吓到了,他全身一震,眼睛瞪得老大,好半天才惊讶地发问了,“一晚上,十七个人……全部?”

“嗯,开枪的兰萨纳用枪自杀了,捅伤你的奥维塔砍断四肢流血过多死了,”陈太忠一边说,一边笑眯眯地盯着他的眼睛,老袁你这震惊的表情,我喜欢,“这是两具尸体。”

“其他人……”袁珏低声嗫嚅着,似乎是想从对方嘴里了解什么,又似乎是已经确定那些人的归宿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很能正视跟领导的差距了,而眼下,他又有点茫然了:陈主任的这些手段,不仅仅是我今生不能企及的,根本是我都没胆子仰望的。

从他的这个心态上说,陈太忠的目的是超额达到了,有句老话叫“英雄见惯亦常人”,这也是领导们之所以刻意跟下属保持距离的缘故之一,不过从现在起,袁主任对陈主任,绝对不会再有“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的可能了。

“其他人连尸体都没留,没必要嘛,”陈太忠摇摇头,“老袁你这什么表情……我可是听你要求我这么做的,再说,敢动我的副主任,哼!”

“谢谢了,太忠,”袁珏沉默半天,终于吸一口气,非常罕见地称他为太忠,又轻轻地点点头,“这件事,我会烂在心里的,但是我不会忘记的。”

“搭档嘛,还说这个?反正你是教唆犯,我是帮凶,”陈太忠微微一笑,见他脸色有点苍白,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真的失血有点多,于是不再开玩笑,“我是怕回头让你认尸体的时候,你会表现出什么异样来,就提前通知你一声……”

“哈,你要不告我还好说,告我之后,没准我才会异样,”袁珏居然也有心思开玩笑了,脸色又由白转红,正是血脉贲张的反应,谁说书生就没意气呢?

过了好一阵,他才猛地想到另一件事,“对了老板,你得跟国内瞒着我的伤势,冬梅就是个能折腾的了,我姥姥和我老妈身体也不好……反正一周以后,拆线了就没事了。”

“这点事儿还用你说?”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昨天《天南青年报》的宋姗娣来了,下午我让她来采访你……反正你也是青年嘛,不过她答应我了,稿件必须延后发。”

“跟你比,我都中老年了,”袁珏先是笑一声,随后才幽幽地叹口气,“唉,昨天捱了那一刀,我总觉得噗地一下,止不住地往外喷血,当时就觉得自己可能活不了啦,不怕老板你笑话,吓得我差点把裤子尿了……对了,你冲我身上戳那几下,那是点穴吗?”

“啧,”陈太忠看他一眼,也不回答,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邓局长走了进来,“袁主任,单位的团要出去了,你们聊我先走一步……”

一边说,他一边大大咧咧地递过一个红包去,身份证大小,薄得跟一张纸似的,“凤凰联合超市的购物卡,别人给的,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太忠你不许拦着我啊,我就待见袁主任这种血性汉子,这才是咱天南人的骄傲。”

陈太忠见他说得激昂无比,又知道联合超市那边的购物卡,没有超过五百元的,自是不好叫真,但是转念一想,此人身为正林的干部,出国还要带凤凰的购物卡,总觉得有点……辱没这堂堂的局长之尊了,于是百无聊赖中,天眼一掠而过。

哪里是什么凤凰联合超市的卡?根本就是陈太忠再熟悉不过的华夏银行的卡,对于国内的各种银行卡,陈主任见得太多太多了,这还是他等闲不肯伸手,只有实在推不过的时候接下。

“呀,这怎么好意思呢?”袁珏又吓了一跳,意思说你当着陈主任的面儿给我,这不是挤兑我吗?他才待推辞,邓局长已经将红包塞到了他枕头下,接着冲陈太忠点点头,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陈主任,你看……”袁珏尝试一下翻身,却是扯着了伤口,疼得吸一口凉气,然后背转手艰难地去探那个红包,不成想陈主任也转身走了,“他觉得你做得好,你就收着呗。”

陈太忠心里真的很明白,邓局长这红包,肯定不止五百,一个堂堂的市局局长,出国的时候,口袋里怎么可能装这种小面额的卡?不带这么埋汰局长的。

那么,老邓递卡的意思就很明显了,他在的时候我不好去拦,等他走了,老袁只要脑子没进水,肯定要让我看一下这个卡,这个人情就算记到我陈某人身上了。

这事儿做的实在太不见外了,至于说卡里有多少钱并不重要,反正,大家并不是一个地区的,也没有利益上的诉求,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导致什么严重后果。

不过,老邓能这么做,陈太忠可是不打算入这个套儿,毕竟在正林那边,他跟两个副市长关系不错,于是紧走两步就追上了邓局长,“走吧,正好我也要回呢。”

“那好,”邓局长也没意外,笑着点点头,心说这张卡就算白送了,小陈现在不看,以后再看也说不清了,不过,他就是一个“爱屋及乌”的心意,陈主任明白就好,“你这么着急回去,有事儿?”

“可不是吗?”陈太忠苦笑一声,心说大使馆的要来拿带子了,而且这大扫除也要开始了,刘园林回去一定是要睡觉的,那么,这么大的驻欧办,可就剩下我一个男人了。

不过,等两人回去的时候,看到的是小姑娘们在收拾宿舍,女孩儿家的宿舍,相对而言都是比较干净的,但是既然要给宋记者腾床位了,收拾一下是必须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