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15章 劫案

当然,陈太忠非常确定,找安东尼出面办理此事,才是最便捷最有效率的手段,但是这并不能彻底抵消他的负罪感,作为一个注重乡土观念的中国人,他做不到完全忘本——哪怕他是一个曾经的仙人。

遗憾的是,这份纠结他还不能跟别人说,因为那样会让他显得比较另类,在这个“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民四等汉”的社会里,他能这么想,但是真的无法宣诸于口。

到了晚上六点多,正林旅游局的考察团回来了,而涂阳商业银行的考察团已经于下午晚些时候坐飞机奔赴瑞士了,邓局长拉住陈主任,一定要跟他好好喝几杯,“今天没在外面吃饭,就是要回来喝酒呢。”

“那行啊,喝得少了,我可不答应,”陈太忠笑着回答,就在这个时候,超市老板石亮打来了电话,说是有个老友的孙子满月,晚上要摆酒,想请陈主任来坐一坐凑个热闹。

陈太忠肯定解释说自己走不了,不过石老板在那边说了,这次请客的刘家,在本地的华人圈里很有点影响力,来的客人也都小有身份,认识一下没坏处。

“那老袁你去吧,”陈主任指派自己的副手过去,他可不知道自己还能在巴黎呆几天,大多时候还得靠袁珏全面负责,那么,袁主任多结识一点人是很有必要的。

邓局长这喝酒,还真的不含糊,一旁还有一个副局长也很能喝,喝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五个人就干掉了四瓶白酒和一瓶1500毫升的葡萄酒。

喝到接近八点的时候,陈主任接了一个电话,却是贝拉打过来的,这两天圣诞夜,她和葛瑞丝的日程排得满满的,今天好不容易能早点结束,她就要他早点来等自己,“……我和葛瑞丝专门跟别人换了班的……”

“好的,”陈太忠听得笑一笑,他也是许久不见二女了,自家这地若是再不浇一浇,怕是都要荒芜了呢,“八点半我一准到。”

他想走,但是邓局长等人喝得兴起,吃完饭之后又是拎着啤酒,边看电视边聊天,眼见都要八点了,陈太忠实在有点着急了,少不得打个招呼,说是要去十九区转一转,有个婴儿满月,那里有几桌酒席。

邓局长不想让他走,就说袁主任不是已经去了吗,你再去也意思不大了吧?陈主任说可不是那么回事儿,这一家在巴黎华人圈有点影响力,去得早晚是一回事,去没去就是另一回事了。

反正就是找个借口,老邓拗不过他,只得放行,出了门之后,陈太忠寻个僻静角落,一个万里闲庭就到了贝拉所说的地方,不过他对巴黎还是不太熟悉,步子移动得有点偏差,于是就安步当车这么慢悠悠地逛过去。

想到袁珏快回去了,为了避免穿帮,他又给袁珏的手机打个电话,不成想铃声才一响,袁主任就在那边快速地接起了电话,“陈主任,坏了,有人抢劫,专抢咱华人……”

什么?陈太忠登时大怒,原本燃烧的欲火在瞬间就转为了怒火,今天打电话给安东尼的不爽再次浮现在眼前,“你在什么地方吃饭……”

两分钟之后,他就万里闲庭到了袁主任所说的地方,不过还是出了一点偏差,他在街边听到拐弯的地方喧闹无比,紧走两步到街口,才发现不远处有十几个人扭打在一起。

“你们在干什么?”他大吼一声,快步向前,不成想那边一声枪响,七八个人骑上摩托飞驰而去,地上却是躺倒了两个人。

原来,袁珏参加这个宴会,原本是想意思到了然后就走的,谁想到里面有个大使馆的二秘,两人坐在一起唠了起来,石亮又在一边殷勤地劝酒,于是就喝到了现在。

他们不走,有人要先走的,宴会无非就是这样,就在袁主任走出门的时候,有个小伙子跑回来说,前面有十几个人在抢劫,就堵在大家停车的位置。

二秘说那咱们要报警,不成想远处响起撕心裂肺的喊声,用中文大叫救命,又有人说这是专抢咱华人的混蛋。

大家还没商量出个章法来,那十几个家伙已经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有人骑着摩托,有人手里拿着枪,还有人手里持着刀,到了这一步,再商量也没用了。

这帮家伙不但抢钱,还打人,眼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被打倒在地,袁珏实在忍无可忍,跟石亮交换个眼神就扑了过去,有他俩带头,又有几个年轻人冲了上去。

中枪的是石亮,大家都知道枪这玩意儿比较危险,但是谁也没想到对方敢真的开枪,就那么呆了一呆,劫匪们就跑了。

“老袁你没事吧?”陈太忠一眼就看到,袁珏侧捂着肚子,缓缓地蹲了下去,一时间也顾不得去追那些混蛋,事实上他现在就是两条腿在走路,当着这么多人去追摩托车,也不合适。

“肚子上被捅了一刀,”袁珏倒吸着凉气,呲牙咧嘴地低声回答,陈太忠一听就着急了,天眼一开,扫视一下……还好,似乎不是特别要紧。

“赶紧去医院吧,”他哼一声,又侧头看一眼石亮,石老板是大腿上被枪擦了一下,血流得哗哗的,却是没什么大碍。

有人建议往医院送,有人却是说要等警察来,陈太忠也不管那么多,伸手点戳几个穴道,帮着石亮和袁珏先将血止住,方始站起身来沉声发话,“谁有车?先去医院,没事的在这儿等着。”

在官场里混迹了这么久,他说话已经带了很重的官威,在这种众说纷纭的场合,他这种不容置疑的语气,一时间压住了所有的异议——当然,肯定有人在低声地打听,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马上就有人开来了两辆商务车,大家手忙脚乱地将人抬上车,直奔医院而去,在车上的时候,陈太忠又接到了贝拉的电话,但是他已经顾不得考虑那么多了,“我的副手被劫匪用刀刺伤了,你们先回吧。”

直到这时候,才有人怯生生地发问,“请问,你是什么人?今天的宴会上……好像没见过你啊。”

“凤凰驻欧办陈太忠,”陈主任头也不抬地回答,又俯下身子低声问袁珏,“老袁,挺住啊,医院马上就要到了。”

“老板,你该追那几个混蛋去,”袁珏呲牙咧嘴地发话了,他的血已经将衣衫全部染红,看着煞是吓人,不过事实上由于陈某人出手比较及时,他失血并不是很多。

“那些家伙啊,跑不了,”陈太忠淡淡地回答一句,脸上居然泛起了一丝笑意,“关键是你不能出事,要不我怎么有脸见李冬梅?”

一车人听说袁珏居然让他的老板去追那些劫匪,一时间哑口无言,心说这人就算身材高大一点,但是人家劫匪有枪呢,也不知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然而,不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刚才最先冲上去的,就是袁珏和石亮,对这一点大家都很钦佩,于是就有人劝说袁珏,“袁主任你别说话了,一说话扯动伤口。”

医院很快就到了,医生先做简单的包扎、消毒和检查,等警察赶到的时候,确认这些华人是遭了抢劫,才开始进行缝合之类的处置。

袁珏和石亮的伤势,都不是特别严重,倒是一开始被歹徒打倒的那位老人,不但跌断了腿骨,还引发了心肌梗塞,若不是送治及时,估计就挂定了。

“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二秘也跟过来了,怒气冲冲地发话,“大使馆一会儿就来人了,咱们在法华人,要想一个团结起来的法子,争取咱们的合法权益。”

“是啊,早就该这么做了,”有人义愤填膺地回答,也有人脸上无动于衷,经历过一些事儿的人,都知道大使馆能做的其实并不多,然而,眼下这个场合,并不合适风言风语。

倒是有人想起来石亮搞的那一套了,“对了,石老板不是搞了一个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吗?唉……老石真是个热心人,啧,今天也就是他胆子最大,有血性啊。”

“袁主任也不差,”刚才的事情,大家都看得明明白白的,在众人齐齐噤声的时候,最先冲上前的就是老石和袁主任,“早听说凤凰驻欧办的人大气,没想到一个主任也有这胆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家就禁不住侧头去看坐在一边一声不吭的陈主任,只见高大的年轻人面沉似水,呆呆地愣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警察又过来叫人问话了,这次指的就是陈太忠,“你、你……还有你过来一下,做个笔录。”

“我赶到的时候,歹徒已经跑了,”陈太忠看都不看警察一眼,“伤者是我的同事,我只是关心他的伤势,你没必要问我。”

“嗯?”警察听到这话,愣了一愣才点点头,“你的法语说得不错,能不能为我们做个翻译?”

十九区这里算是新唐人街,不像十三区那些地方净是些老华人,法语流利的真的不多,但是陈太忠沉着脸很坚决地摇摇头,“不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