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14章 明眼人

陈太忠自觉这个会开得不错,不但警钟长鸣,也间接地暗示了一下自己的职工,要他们注意同外人来往的尺度。

不过,就在他暗自揣度,自己这话说得有点过于隐晦,也不知道那些女孩儿能不能听懂的时候,齐玉莹敲一敲门进来了,“陈主任,今天的《解放报》和《费加罗报》。”

“嗯,放下吧,”陈太忠头也不回地吩咐一句,手里的鼠标却是无意识地在电脑的纸牌上晃来晃去,他思考问题的时候,有时会有一点这样那样的小动作。

可是等了一阵之后,他猛地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侧头看一眼,却发现小姑娘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登时就是一愣,“小齐你这是……还有事儿?”

“我想……我想,”齐玉莹的眼光游离了好一阵,才壮起胆子盯着他的双眼,“我想问一下,陈主任你说的交友要谨慎,指的是不是穆晓牧?”

“穆晓牧?”陈太忠听得一皱眉,旋即微微一笑,“这个人是谁,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听门卫说,昨天晚上他来过,”齐玉莹微微一笑,“陈主任您还问过他呢,就是那个浓眉大眼,左边额头有一块疤的男孩儿。”

“男孩儿……人家比你大吧?”陈太忠将身子扭了过来,笑吟吟地看着她,心里却是有一丝微微的骇然,好家伙,我这手下的丫头,一个比一个不简单啊,居然通过门卫那儿打探出来的一点消息,就能推算到我的心思。

果然是自古英雌出少女啊,某人心中暗暗地篡改民谚,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那小毛孩子,我连名字都懒得问,你觉得我有必要针对他?”

这个反问,是齐玉莹不太能回答得了的,她哪里能猜得透陈主任的心思?然而她这么着急找老板来问,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这个穆晓牧不是个好人,他是听于丽说,咱们驻欧办收入高,才死缠着丽丽不放……”

原来,这穆晓牧是巴黎第一大学的研究生,算是刘园林校友的同学,前一阵大家看阅兵式的时候,他也来趁过热闹,眼见这里红火得很,顺便就了解了一下驻欧办的性质。

到后来,他就时不时地过来转一转了,驻欧办对留学生还是很客气的,算起来他还是跟驻欧办第三号人物有渊源——别说刘园林是实习生,也别说他比保洁工们赚钱少,在这里他铁铁地排老三。

所以大家也不跟他见外,都是年轻人,能玩闹到一起,但是后来不知怎的,穆晓牧就知道了,驻欧办的保洁工收入挺高。

严格地说,保洁工的工资其实不怎么拿得出手,年薪五万欧元,在中国是不少了,但是在巴黎真不够看的,在这里四十岁以上有正当职业的,又有一技之长的,挣到这个数真的不是很难——就是陈太忠定价时想的那样,熟练技术工人在比较好的岗位上的待遇。

但是对年轻人来说,尤其是外国人,这基本上就是天方夜谭了,大学毕业后,见习期找个月薪一千多欧的工作算荣幸了,转正以后能不能到两千真的不好说,一般来说住宿还要自理。

于是,穆晓牧就问大家,有没有兴趣在巴黎上学,说是他可以帮着活动一下,半工半读嘛,借着这个由头,他就跟一帮女孩儿走得更近了。

四个女孩儿里,于丽是最没心眼的,用陈太忠的话说就是傻乎乎的,不知道提防人,而穆晓牧又刻意讨好,没用多久两人就处得很不错了。

到了最近,穆同学打听到了于丽的作息规律,每个星期都要捡她休息的时候来两三次,带她出去玩,一开始他还叫齐玉莹一起去,小齐猜出他的心思了,跟着去了两次,就劝于丽离他远一点,怎奈小于傻乎乎的,说是没事儿,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刘园林也听说此事了,专门打听了一下这个穆晓牧的背景和为人,然后他就对此人不怎么看好了,这家伙家里没钱,平时生活也是比较拮据的——生活拮据并不是什么错误,毕竟谁也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然而,此人还不太管得住自己的下半身。

好吧,对年轻男人来说,这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他来法国后不久,就与另一个中国女留学生同居了,就在同时,他国内的女朋友还时不时地汇过点钱来,期望他能在国外尽快完成学业,回去找个好工作,然后两人好步入婚姻的殿堂。

到了后来,他的女朋友自然知道了此事,两人分手,不过这也没有多严重,人在国外,总需要这样那样的情感,来慰藉一下孤寂的心灵。

最要命的是,穆晓牧又换了一个女孩儿同居——是的,就是现在,就在他时不时来找于丽玩的同时,晚上的小穆并不是孤身入眠。

尤其是小穆在找小于玩的时候,从不肯自己出钱,他在上学,学生嘛,没几个钱的,总算是两人关系还很一般,出去的时候也是逛一逛街之类的,基本上也没有多少可以花钱的地方。

这个家伙真的不是良伴,刘园林做出了这样的评价,但是做为一个男同志,又是未婚的这种,他不好跟于丽说什么,就要齐玉莹帮着点一下小于。

齐玉莹也觉得这男人不行,除了一张脸蛋,真是要什么没什么,哦,对了,还有一个留学生的身份,不过这个身份搁在三个月前,或者还能震撼一下她们这些来自地级市又不懂外语的小姑娘,至于说现在嘛——大家见得最多的就是中国留学生了。

所以她就决定,不管陈主任刚才那番话是不是针对穆晓牧的,她是一定要将情况反应给老板的,让老板出面干涉一下此事。

“哎呀,看这事儿闹得,我该怎么管呢?”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我又不是她什么亲人,小齐你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您是领导啊,总是有办法的,我是没法再说了,”说到这里,齐玉莹叹一口气,“说得再多的话,没准她会以为我对穆晓牧有什么想法呢。”

“切,就他?”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那家伙也配对你有想法?这话说得小齐同学心里微微一暖,老板还是觉得我很不错的嘛。

然而下一刻,陈主任的话就有点不着调了,“对了小齐,这个小穆,跟小于有没有,有没有那个啥……你别这么看着我,就是那种事儿嘛,发生了没有?”

“应该……还没有吧,”齐玉莹听得也是脸一红,这年头的女孩子,其实私下都不怕谈这种事儿,但是年轻男领导的发问,还是让她感觉到一丝尴尬,她微微用力地吸一口气,才壮着胆子回答,“我是说,他俩,应该没那个机会。”

“你确定没有吗?”陈太忠难得见她这么一副羞臊的模样,心里觉得挺好玩,脸上却是不敢露出什么表情。

“这我哪能确定啊?”齐玉莹听得撇一撇嘴,“不过,他俩总共也没出去过几次,回来的时候,于丽都要跟我讲去什么地方玩来的。”

“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陈太忠点点头,心说既然没有突破男女大防,此事倒也不算难办,“对了,跟我的谈话,不要让于丽知道。”

“我怎么敢告她?她会恨我的,”齐玉莹站起身子,婷婷袅袅地向外走企业,“那个穆晓牧,哄人真的很有一套。”

有一套顶什么用?还是说实力吧,陈太忠见她离开,说不得哼一声,伸手就拿起了电话,抬手拨通安东尼,他要让尊敬的唐·安东尼出面,恐吓一下那个小子,“安东尼,你好啊,昨天还在诺曼底,今天怎么跑到亚眠去了?”

安东尼早就习惯了对方这种带有强烈暗示味道的言辞了,倒也不在乎,于是就把敲诈何军虎的过程汇报一下,“……还差四百万美元,债务就结清了,你可以看一下那个账户,上面新增了八百四十万美元。”

这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然而陈太忠的心情并没有那么愉快,尽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安东尼也答应叫人恐吓穆晓牧了,“……这很简单,就告诉他说,离凤凰市的女孩远一点,否则的话,塞纳河不介意多一具浮尸……”

其实,正是意大利黑手党后人的话,才让他清楚了,自己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你尽管放心好了,非洲人和土耳其人或者会有点麻烦,中国人嘛,胆子都很小的……”

“哼,你可以试一试我的胆子,”陈太忠冷哼一声,挂断了电话,说句实话,由于根深蒂固的偏见,又由于他的小集体主义的倾向较为严重,他非常讨厌那种倚仗着外国人的势力,欺负国人的事情。

然而,就在刚才,他自己也这么做了,这让他心里生出了一点负罪感,姓穆的再人渣再恶心,毕竟是自家人,而那安东尼,则是实实在在的外人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