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13章 悲惨世界

救援工作进展得并不是很顺利,一开始,大家试图用拖拽的方法搭救,然而事实上,凌晨的遭遇已经证明了这个方法是不可取的,眼下不过是再次证实了一遍而已。

于是紧接着,一个瘦小的家伙系着绳子,同样大头朝下钻进了烟道,他打算用手扳着对方的腿和臀部,让过那些凸起的砖头,然而这种尝试再次失败了,是的,进来的小个子跟沙维有同样的困惑,“该死的,当时你是怎么钻过去的?”

可怜的冉阿让又冷又饿,连辩解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脑部充血的时间有些过长了,于是只能低声发出请求,“能先给我拿两块巧克力来吗?”

“你确定,在这种姿势下,你能把巧克力送进你的胃里?”小个子冷笑一声,不再回答问题,而是手脚并用地倒退了出去。

等他再进来的时候,将两块巧克力丢到了冉阿让身上,“小子算你走运,大克鲁巧克力,这是我的私人收藏,回头我会把账单给你的……好吧,你需要向前挪一挪,以免我的电锯将你的屁股锯成四瓣……”

随着袖珍切割机刺啦啦地响起,救援工作终于进入了高峰,后面的小个子非常郁闷地发现,这座建于十八世纪中期的建筑,烟道所用的砖头是如此地坚硬,又由于他不但要避开冉阿让的小腿,还要注意不要伤及烟道,而这烟道又是如此地狭小,他几乎用了十分钟,才切掉了一块砖头。

“该死的,总算完成了,”这位捡起那小半截砖头,退了出去,是的,就差这么一点点,他不需要锯掉所有凸起的砖头,只需要锯掉一块,冉阿让就能退出来。

随着小个子的退出,绑在冉阿让腿上的绳索缓缓发力,约莫十分钟之后,可怜的烟囱工人终于露出了下半个身子,由于他尝试了太多的离开方式,所以他的裤子有些破损。

“好惨,居然连屁股都露出来了,”袁珏交待了门卫不放人进去之后,又走到马路对面来看,见状不由得笑一声,笑声里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这家伙叫什么名字不好,非要叫个冉阿让……或许他应该叫圣诞老人,”陈太忠也笑一声,看着烟囱工人狼狈不堪地钻出来,一边有人马上给他身上披上了毛毯。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冉阿让上身穿的居然是紧身的红色衣服,领口和袖口处居然还有毛茸茸的白边,头上还有一顶圣诞帽,通过系带紧紧地系在他的下巴上,活脱脱的圣诞老人形象。

“是啊,《悲惨世界》的男主角,唉,这个口彩真的不是很好,”袁珏叹口气点点头,他既然学过法语,雨果的作品肯定是不会落下的,更何况这样的名著?

“是啊,悲惨世界,”陈太忠也沉着脸点点头,然而,就在他说话的同时,只听得嗵地一声闷响,烟囱口有四五块砖头跌落在房顶……

“这个世界太悲惨了,”刘园林将损毁的部分一一拍进数码相机,又把救援车将冉阿让放下地面的场景拍一拍,才踩着梯子下了房顶,一边爬,嘴里还一边唠叨着。

陈太忠却是运足了耳力,听那冉阿让的抱怨,不过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在吊舱里,一个身材高大的警察先开始低声抱怨,“你接到的不是二十四号的任务吗?那一天没雨!”

合着这位也是DST的,不过是披了警察服装而已,那冉阿让裹着毛毯还在哆嗦呢,听到这话一时间勃然大怒,低声辩解,“该死的,我说怎么会是这样的着装要求……但是,我的任务单上明明注明是二十五号。”

“这个也能弄错?”高大警察闻言就是一怔,接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了,你先休息去吧……这帮该死的官僚,连日期都会弄错。”

他俩商量得不错,但是陈太忠不干啊,眼看冉阿让放下来就要离开,他紧走两步上前,“我说冉阿让,你把我的烟囱弄塌了,我需要你对我做一个说明。”

“他需要急救,”高大警察身子一侧,就将可怜的烟囱工人挡在背后,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黄种人,“你有什么问题,我会给你答案的。”

“过来拍一下,”陈太忠冲才下梯子的刘园林招一招手,又抬手指一下房顶,对着警察侃侃而谈,“烟囱塌了,这是文物,就算房东肯原谅我,市政当局也不肯放过我……”

“市政当局那里好说,这是救援工作的展开,我会解释到的,”警察手一摆,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至于房东那里……我们也会做好工作的,烟囱会很快得到修缮。”

我知道会很快修缮,所以才不让砖头掉进烟道,要不然我就全弄塌了,陈太忠也冷着脸点点头,又一指被毯子裹住走向一辆值勤车的冉阿让,“但是那位先生穿着圣诞老人的衣服,错进了我的烟囱,这又怎么解释?”

“这件事我们会调查的,”高大警察冷冷地打着官腔,不过下一刻,他似乎是想到了刘园林还在一边拍摄,说不得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来,“这件事情以后由我负责沟通。”

一边说,他一边笑着伸出手去,“认识一下,上尉德特依,我想,我可以提供给你我的办公室电话号码。”

“陈太忠,驻法办主任,”陈太忠绷着脸伸出手,当然,他不能说是驻欧办,因为那有抬举巴黎人的嫌疑,“我想,我会找你的……这些修缮费用怎么算?”

“费用跟你无关,由我们来负担,”德特依警官脸上依旧笑眯眯地,“请问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是没有了,但是,”陈太忠皮笑肉不笑地一指身边的摄像机,“如果处理结果不能让我满意的话,也许,会有一些不利于中法人民友谊的事情发生……我是说也许。”

“会让你满意的,”德特依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收敛,一副很郑重的样子,接着很矜持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他离开了,但是别人没有散开,直到半个小时之后,这里才恢复了平静,这时候,驻欧办的人已经走回去,继续未吃完的午饭了。

不过,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饭桌上大家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眼瞅着都要到两点了,陈太忠大手一挥,“不许说了,赶紧吃饭,吃完饭还要休息一会儿呢,别影响了下午的工作。”

“可是……最后一个问题,”于丽眨巴眨巴大眼睛,瞪着自家的老板,“也不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钻进去的,会不会是老板你问我们袜子怎么挂的时候,这也太巧了吧?”

“我是随便问一问,好了……吃饭,”陈太忠哼一声,又看她一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下午四点,要开个会。”

若不是于丽发话,他还真的可能忘了昨天有个姓穆的青年来找过她,现在既然想到了,就要把事情办一办,而且,这个冉阿让的出现,使得他的说辞具备了更强的说服力,同时也少了一些针对性。

“首先我宣布,近期要在驻欧办里做一次大扫除,新年要到了,我们必须以一个崭新的面貌,去迎接千禧年的到来,”这是陈太忠的开头白,然而,这不仅仅是套话。

“发生在今天上午的事情,大家也看到了,这意味着什么,想必不用我再说了,”接下来,陈主任自然就是要因势利导了,“那么我就要强调,在大扫除的时候,要注意一些隐蔽的位置和死角,不仅要打扫干净,还要注意里面是不是有些奇怪的东西,当然,你们要是觉得可能有危险的话,可以先汇报给我,我再次强调,安全第一……”

这就是说明,你们大扫除的时候,要注意是不是已经有人把东西放进来了,你们女孩子胆子小,那也别勉强——这些都是一个合格的领导应该考虑到的问题。

“这个严峻的事实告诉我们,外交无小事,”终于,陈主任将话题引到了正题上——当然,前面说的也是正题,“政治这根弦儿,一定要绷紧,我再次强调,大家一定要在心里把这当作头等大事,包括待客,包括交友,一定要慎之又慎……”

说穿了,他就是要借着“修烟囱”事件,再次将警惕性强调一下,朋友不是不可以交,但是要慎重,而且他还隐隐地点了一下。

“尤其像你们这些女孩子,年轻热情,这些都没有坏处,但是这个社会,并不像你们想的那么美好,我要对你们的家长负责,同样,你们也要对自己的家长负责,一旦出现严重的政治事件,你们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这话还真不是白说的,对大多数人而言这话不算太重,可是驻欧办的四个女孩子,那都是有来头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