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11章 修烟囱

说起驻欧办的接待工作来,袁珏也确实难做,有个别领导拿架子拿习惯了,对这个小小的驻欧办自然不放在心上,你既然是公家单位,就得给予我充分的尊重,要不那就是目无领导。

不过,这种情况倒也不算太多,大多时候,有的领导会提一点介于过分和不过分之间的额外要求,比如说高行长醉酒,把衣服弄脏了,要驻欧办帮着给干洗一下。

这种情况,袁主任也不方便告诉人家你自己洗去吧——人家来驻欧办,可不也是就图着是自家人,有点什么事儿方便照顾吗?

当然,这也是陈太忠一直在国内,没有这个强势人物坐镇,袁珏也只能稍微小心一点了,毕竟,别人是给陈主任面子,却未必要给驻欧办、给他袁某人面子。

听袁主任都抱怨到自己不常在巴黎了,陈太忠也只能苦笑一声,“行了老袁,邓局长在呢,别让人家笑话你。”

“笑话个啥?接待工作本来就难做嘛,”邓局长不以为然地笑着摇头,又看一眼在旁边哈欠连连的于丽,“小丫头睡觉去吧,看你们领导多关心你?”

“嗯,要守夜呢,”于丽这么回答,四个小女孩儿都在大厅呆着,不过程小琳的脑袋都开始一点一点的了,真是有点扛不住了。

“晚上去哪儿玩了?”陈太忠好不容易回来了,又赶上这样的时候,少不得要与民同乐一下,于是笑着发问。

“石老板给我们介绍的海鲜店,”这次答话的,是嘴快的林巧云,合着那超市的老板石亮最近跟驻欧办来往得挺密切,听说这里的人要出去玩,自告奋勇地介绍了一家粤菜的海鲜店,价格公道服务也好——都是自己人,没必要图那些虚名,吃什么法国大餐。

“嗯,我也去搞个红包,”陈太忠见到圣诞树上还有红袜子,少不得上前随手扯下一个来,打开一看,“呦,只是一小块巧克力啊?”

邓局长见挺有意思,也上前扯一只袜子下来,打开一看笑着点点头,“哈,我的运气倒不错,这是个纪念品打火机?”

陈太忠见他手上的打火机有意思,就拿过来看一看,却发现居然是巴黎为了申奥搞的宣传,圆形的一次性火机,双手一搓,那小圆片错开,火苗就腾地蹿出来了,“这东西……倒是挺精致的哈。”

“国产货,石亮搞来的,”袁珏笑着答他,旋即清一下嗓子,“没几个钱,不过这东西在国内买不到,全部都出口了。”

“哦,”陈太忠点一点头,接着身子微微一震,笑着侧头看一眼不远处的几个女孩儿,“谁知道这个传说里,圣诞树上的袜子,是怎么挂上去的呢?”

女孩儿们登时叽叽喳喳地回答了起来,原来她们或者不知道,但是既然在巴黎过圣诞了,这个典故肯定就很清楚了——圣诞老人从烟囱里爬屋进来,给树上挂上红袜子,里面装着给孩子们的礼物。

“哦,从烟囱爬进来,”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却是不再说话了……

第二天早上,天放晴了,不过等到十点左右的时候,又稀稀拉拉地下起了小雨,陈太忠正在办公室处理文件,刘园林走进来了,“陈主任,外面有巴黎警察找咱驻欧办的领导。”

“哦,让他们进来吧,”陈太忠点点头,一转眼,刘园林就领了一男一女两个警察进来,男的瘦高秃顶,女的却是肥硕得很,一米六出头一点的个子,看起来起码有一百二十斤。

“打扰了,先生,”开口说话的是男警察,“我们接到17号应急中心的通知,说是有一名修烟囱的工人在您这儿附近失踪两天了,请问您最近有聘请过工人修烟囱的计划吗?”

“没有,你们法国人的手续太繁琐了,”陈太忠耸一耸肩膀,又摊一下手,“我居住的房间是文物,这一点我非常明白,而且……既然不用生火,我为什么要修烟囱?”

一边说,他一边将手边的一个雪茄盒推向前方,“小刘,请这位警官先生抽烟,嗯,我这里并不禁止朋友抽烟。”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是坐着的,给人感觉有点傲慢,不过请对方抽烟,又算相当友善的行为,那么这个行为就说明,他并不是有意傲慢,而是有这个资格。

“不,谢谢,我的搭档不喜欢雪茄的味道,”男警官摇摇头,紧绷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那么,您能允许我在这里四处走动一下吗?”

“对于这个要求,我只能说抱歉了,”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接着将身子向椅子上一靠,懒洋洋地看着对方,“想必你也知道,这里是政府机构,您的要求有一点敏感。”

“但是先生,你的机构并没有在官方登记,”女警察终于发话了,那么肥胖的身子,声音却是非常尖细,“这是私人租用性质的,并不享有任何豁免的权利。”

“那么,您的搜查证呢?”陈太忠笑眯眯地看着她,一点都看不出生气的样子,“如果有搜查证的话,我希望我能复印一份,以便向我的法国朋友们了解一下情况,或者我还需要向中国大使馆汇报一下……修烟囱的工人失踪,会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不,先生,您误会了,”男警察不得不看一眼自己的同事,冲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还是比较清楚住在这里的,到底是什么人,别的不说,只说驻欧办开张、聚众观看国庆阅兵以及某些华人团体在附近闹事,已经说明了这里的性质。

尤其是,这里还时不时地开一开酒会,也有不少巴黎的大人物曾经驾临这里,所以这个搜查证,真要开出来的话,被对方复印一下,那事儿可就闹大了,而他非常肯定,没人喜欢这件事被闹大。

“我们只是想,或者是他钻错了烟囱,”男警察笑眯眯地解释,“附近有人需要对烟囱进行修缮,可以让我们看一看屋外的烟囱吗?”

“这真是一个蹩脚的理由,”陈太忠听得就笑,狗屁的钻错了烟囱,那家伙大半夜不睡觉钻烟囱,会是为了修缮吗?

然而,遗憾的是,他必须要装糊涂,所以也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去拒绝,说不得只能耸耸肩膀点点头,“那么好吧,这个小小的要求,我很愿意满足,不过,市政当局很可能怀疑我在毁坏文物,所以,我认为,我的人有必要在一边做全程拍摄。”

那厮是将近夜里十二点才爬上房的,目标就是烟囱,陈太忠有足够的理由相信,那家伙试图学习圣诞老人,从烟囱里钻进驻欧办——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伙偷偷摸摸地进驻欧办,绝对不会是为了往圣诞树上挂袜子。

对这样的不速之客,陈某人不在场也就罢了,在的话,绝对是要收拾一下的,所以他一晚上没睡,一直盯着那家伙,直到凌晨两点多,那家伙开始行动之后,他适当地改变了一点烟道的结构——这事儿其实很简单。

“全程拍摄吗?我想应该是可以的,”来的这俩警察,也是真的警察,这二位多少知道一点,此事应该是DST出了岔子,要他们来善后,“不过,我想我需要请示一下上级。”

不过他这一请示,就请示到中午去了,那位修烟囱的工人确实隶属于DST,但是让不让驻欧办的人拍摄,这是一个问题——大政府的国家,总有一些相似之处的。

DST的领导肯定不愿意自己的人被拍摄,而来负责协调的,是治安警察,两者同属国家警察却是不相统属,警察局这边却是觉得拍不拍无所谓。

直到十二点半,驻欧办的人都开始吃饭了,俩警察又走回来了,说是行,你们拍吧,不过拍下的东西我们要拷贝。

别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刘园林嘴也紧,眼见人家要动手了,才悄悄地将事情跟大家解说一遍,当然,既然干了这一行,大家一听就知道,钻烟囱这位显然不是路痴。

“要通知大使馆吗?”袁珏走到陈太忠身边,低声发问了,不得不承认,袁主任的大局感还是很强的,遇到这样的事情,就想着为组织争取一点什么东西。

“用什么名分通知?”陈主任微微一笑,心说咱就是个非正式的驻外机构,人家法国人想监督也就监督了,你还当自己是外交官,拿住人家把柄了不成?

不过,转念一想,他也能理解老袁的心情,反正不管怎么说,通知不通知是个态度问题,大使馆那边会有什么反应,那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了,“你要想通知,那就由你吧,咱俩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取长补短……也算一种策略。”

这也就是对上袁珏这种他稳稳吃得住的主儿了,要是换个不摸根底的人,这话他还真的不会轻易说,纵容副手跟自己取长补短,那很容易诱发某些野心出来,是对自己政治前途的不负责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