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08章 走了

就在段卫华叹气的时候,电话又响了,接起来一听,居然还是陈太忠打来的,“老市长,电话我还没说完呢,昨天我去后杨庄查证了,还偷拍了带子,那帮家伙真的很狡猾,要不是有今天这场意外的火灾,我觉得,想查出他们……真的很难。”

你还有你的道理了!这一刻,段卫华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他沉吟一下方始发话,“把带子给我拿过来,不要留拷贝,只给我一份就行了。”

若是事情真像小陈说的那样,发生这样的惨剧,那倒也是能理解的,事实上,做为政工干部,段市长一向很相信组织的力量,他不认为在高度重视下,自己就查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然而,他更知道,自己必须将此事压下去,既然事情已经发生,而小陈认为自己不好查出此事,那么他倒要看看,对方的组织究竟严密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事实上,段市长要这个带子,只是想让他自己的心里平衡一点,同时呢,他也希望某些人不要辜负自己的信赖和关怀,做事不要太肆无忌惮——那是你在自己毁自己啊。

“那就麻烦老市长了,”陈太忠听得笑一笑,这话就再明白不过了,老段要接过这份恩怨了,好在他也早有准备,“带子翻录过了,除了我手里这份就没有了……您看,什么时候我给您送过去?”

“现……下午一上班吧,”段卫华一看已经十一点五十了,本想叫他一起来边吃边说的,不过转念一想,这么一来,我这岂不是鼓励他在我素波兴风作浪?尤其是那厮还是个打蛇随棍上的主儿,不行,我可以帮你收尾,但是这毛病不能惯你。

想是这么想的,但是下午上班的时候,段市长提前五分钟到了办公室,发现小陈已经毕恭毕敬地在那里等着了,也禁不住心头一软——他也是为了公家的事儿啊。

说一千道一万,事实摆在眼前,才是最有说服力的,段卫华的小套间里是有录像机的,带子往进一搁一播,什么都清楚了,尤其让段市长震惊的,是即将达成交易时,鸡鸡所说的那一番话。

“这个不可能的,你要嫌颜色不合适,或者不放心,那咱们离开这儿,我再给你联系一辆……一辆一辆地看,这个没商量。”——平淡的话语背后,是怎样的小心和谨慎啊?

在凤凰的话,将这个窝点打掉并且将幕后主使擒获,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段卫华迅速做出了判断,但是,在素波的话,那真的难说,基本上也是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是连窝点都要被人家转移走。

下面人的工作作风,段市长还是很清楚的,他初来素波人头不熟只是其次,重要的是到目前为止,冒牌疾风电动车并没有引发足够严重的事故。

打击假冒伪劣产品是应该的,三部门、四部门乃至于七八部门联合执法也是常见的,然而,就算他再严格强调其重要性,没有足够严重的事故,下面人就不会有足够的重视。

到时候就算窝点被转移,大家放个马后炮,段卫华都不能因此而发火,我们辛辛苦苦查出了窝点,无非是人和货转移了,你做市长的凭什么发火——就因为你是曾经的凤凰市长,对疾风电动车感情深?

要是被人说出这样的闲话,那可真没意思了,素波市的水,比凤凰深得太多太多了。

想到这里,段卫华侧头看一眼陈太忠,一时间竟然对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生出不少羡慕之情来,还是年轻啊,什么都敢干,也不用考虑太多后果。

“这些人隐藏得确实很深,”段市长点点头,很随意地问一句,“对了,这件事你跟田立平汇报了没有?”

“发现假冒电动车的事情,我汇报了,”陈太忠只说了一半的实话,接着就冲老段微微一笑,“今天上午的事情我没汇报,不过,立平市长是才从素波出去的,很可能现在也知道了……您二位在北京谈得挺投机,现在不常联系吗?”

“我说太忠……你这张嘴,”段卫华又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他很想保持一些风度的,但是面对这家伙这种惫懒,实在保持不了风度:小混蛋是在拿北京的事,挤兑我呢,甚至隐隐有质问我的嫌疑——姓段的,你忘了你屁股下面的位子是怎么来的了吗?

而偏偏地,这些有点冒犯的话,这家伙说得若隐若现极为晦涩,段市长是叫真不好不叫真也不好,于是就只有哭笑不得的份儿了,“你马上把这件事通知田立平,让他给我来个电话,听见没有?”

他的话音刚落,手边的电话就响了,接起来一听,还就是田立平的声音,合着田市长也从“正常渠道”得到了消息,“段市长,刚才凤凰科委的许主任,跟我汇报了一件事情……”

这俩市长既然对上话了,至此陈太忠就再无担心了,既有火灾和人命,又有兄弟城市市长打假的恳求,这种情况老段你要是再不能尽快拿个答复出来,那你就是……你就是有意要我的好看了!

当然,就算段市长有意要他的好看,冲着往日的恩情,冲着同学杨倩倩的面子,陈某人对老市长也做不出什么事儿,他这么想,只不过是觉得,那个啥……老段你也得照顾一点我的情绪,哥们儿现在正处啦,有资格要求你体谅我的感受啦……

经过警方的调查,火是从内部烧起来的,这就基本上排除了外人纵火的可能,而鸡鸡做为唯一活着的当事人,却是说不清楚这火是怎么着起来的,只说自己在跟老道聊天,不知道怎么神智恍惚了一下,等发现着火的时候,火苗子已经窜得老高了。

对于房屋的租赁者、提供冒牌疾风电动车的陈红喜,他就是一问三不知了,只说自己在后杨庄转悠,一个胖乎乎挺壮实的女孩上来搭讪,问他想不想代卖疾风车。

女孩来自哪里他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她在这里转悠了有几天了,别人管她叫小北,当然这也正常了,后杨庄这地方,原本就没人喜欢乱打听。

现在,这小北和陈红喜肯定都已经找不到了,对于这一点,鸡鸡也提供不了更多的线索,不过总算他也提供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说,这冒牌疾风车一开始盯的就是素波的市场,外省还没上货。

这是他初见老道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因为他有点奇怪,你们这冒牌货做到别人大本营了,不怕本地企业找你麻烦吗?

然而,老道告诉他,说是我们这种销售方式不怕这个,而且他还说了两句让凤凰科委脸红的话——“你还真以为这个牌子很硬?也就是你们天南人认,搁到外省还真没啥人认,未必卖得起价钱去。”

略略有点遗憾的是,这是一个多月前的评价,现在外省有没有冒牌疾风车,那还真的不好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有上货时间也绝对不长。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就是素波市又破获了一起假冒伪劣产品的大案,市里肯定是要大力宣传的,质监工商等部门也在报纸和电视上再三呼吁,请市民们购买电动车时,一定要到可靠的大商场或者专营店。

许纯良也会搞怪,居然借这个机会在电视做了一个系列专题,不但普及了一下真假疾风车的区别,更是让人很煽情地指出,这是天南人自己的名牌,是破产的凤凰自行车厂的浴火重生,希望大家能坚定地支持正版,抵制盗贴……嗯,错了,是抵制冒牌货。

不过,这一切发生的时候,陈太忠已经到达了北京,又通过关系买到了次日去巴黎的飞机票,抵达巴黎时,正正地赶上圣诞节。

陈主任抵达机场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天上正下着蒙蒙的小雨,袁珏开着伊丽莎白的雷诺车前来接他,同行的还有齐玉莹,她去给家里寄了点东西,顺便就跟过来了。

“第一次在国外过圣诞节,感觉怎么样?”陈主任在车上笑着问自己的副手,袁珏笑一笑,“还行吧,咱们门口也挂了点彩灯,她们还要搞圣诞树,我觉得没意思,大厅里面放了一棵小的,买了一打红袜子当红包。”

他挺了解陈主任的性格,连外国人都不放在老板的眼里,估计这洋节人家也不待见,可是既然在巴黎,入乡随俗那简直是必须的,再说了,驻欧办里除了他,就是一帮女孩和刘园林,年轻人可不是都爱凑个热闹?

“呵呵,喜庆一下嘛,”陈太忠倒是没在意这些布置,又问了几句别的,不知不觉就到了驻欧办门口。

这段时间,驻欧办的生意好得出奇,六间客房爆满,房间都预定到明年元月了,不过,来的虽然都是天南各地机关的头头脑脑,却是没什么大个儿人物,像现在住在客房里的,就是涂阳商业银行和正林旅游局的两个考察团。

这是因为圣诞期间,各大宾馆人都住得差不多了,像这些实力差一点、来得又不是特别名正言顺的单位,驻欧办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