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06章 辣手

第二天早上八点整,陈太忠得意洋洋地拨通了田立平的电话,将自己晚上的收获告诉了对方,他知道,这种消息对段卫华没用,倒是老田手底下,有干脏活的主儿。

果不其然,田市长听他说完,好半天才笑一笑,“呵呵,消息挺及时的,还有什么?”

“没啦,不过陆海那边,我也有几个朋友,”陈太忠心里有点小得意,你昨天还不让我搞呢,看看,哥们儿一出手就不凡啊。

不过想归这么想,他嘴上却是没表现出来,哥们儿现在做人真的很低调吖,所以他不动声色地说着,“您要是能确定生产地点的话,我能试着给他们施加一点压力。”

“没了啊?我还知道一点,”田立平又是一声轻笑,“你说的库房,是一个叫陈红喜的人租的,不过应该是假名字,库房里面还有不少刨花板,很容易失火。”

“呃,”陈太忠登时就噎在了那里,好半天才干笑一声,“看来请立平市长您帮忙,是我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

“嗯?”田立平不忿这家伙不听自己的话,偷偷地胡来,就有意戳他一下,还正等着他炸刺呢,冷不防听到这厮居然毛挺顺的,一时间就觉得自己做事有点小气,不像个市长。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不会给两人的关系造成任何的影响,于是,田市长紧接着就叹口气,“唉,有些人真的太能钻空子了,而现行的体制又不够灵活,咱们不能无凭无据地就去调查,可是等有了凭证,人家又转移了,这私下收集……也都是被逼出来的啊。”

“哈哈,老百姓骂体制,你这大市长也骂体制,”陈太忠听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心里却是不无感慨,人民群众嫌体制太官僚,太罔顾人民感受,所以骂;可是这做官的想做点好事,又是规矩太多太受掣肘,也要骂……

“呵呵,”田立平听得干笑一声,心说这厮怪话真多,“世界上哪儿有完美的体制?谁都会就其中对自己不利的一面进行抱怨,其实大家都能抱着认真负责的态度去工作,也就行了,办法总比困难多。”

“嗯,”陈太忠点点头,这老田唱高调还是有一手的嘛,不过下一刻,他猛地反应过来一点事情,“咦?立平市长……”

田立平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却是没等到下文,又耐心等一阵,才听到那厮疑惑地发问了,“立平市长您为啥要……要跟我强调那房子里有很多刨花板呢?”

“嗯?”田市长惊讶地嗯了一声,心说我那不是向你表明我收集消息的能力比你强吗?然而下一刻,他就猜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可能,“我说太忠,你不敢那啥……乱来啊。”

“啊?让我乱来?”陈太忠伪作听不懂,就是干笑了一声,“我这不会乱来的,那个啥……等一会儿我还得向陈省长汇报工作去呢。”

“喂喂,你不能这样,”田立平这下可是真的着急了,心说你小子不这么说还好,一这么说那肯定是要乱来了,找陈省长什么的,无非是想从侧面撇清你不在现场。

田市长并不是一个喜欢采用极端手段的主儿,当然,这个不喜欢仅仅是相对陈某人而言,相较段市长来说,他就算不那么安分的了——循规蹈矩的主儿,就干不好政法委这一套,你自己想规矩,但是有很多事情就逼得你无法规矩。

想到陈太忠居然会采用纵火的方式去对付那些家伙,田立平心里就是一阵怦怦地乱跳,尤其是里面有刨花板的消息,还是他提供的。

但是再转念一想,那些暗地里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主儿,也确实没什么好的办法去对付,陈太忠这手虽然狠毒了一点,但是凤凰科委做为直接的苦主儿,并且可能承受深远影响,这么做多少也能让人理解一些。

“这家伙做事儿不太讲究,怎么也该先敲打对方一下,谈不成再这么搞吧?”听一听这自言自语的话,就可以猜得到田市长在政法委这些年,是怎么做事的。

不过,下一刻他就没心思抱怨了,而是拿出手机打个电话,“小廖,昨天的事儿你不用管了,离那些家伙越远越好……”

田立平可不愿意别人顺着那根藤,摸到自己这颗瓜上,而且小廖万一也在现场,那麻烦就更大了,他可是知道陈太忠的胆大妄为,放下电话之后,又情不自禁地嘀咕一句,“希望不要出人命吧。”

田市长的主观愿望是好的,但是他不可能去给某人打电话叮嘱,然而如此一来,那位下手就没轻重了,就在接近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他接到女儿田甜打来的电话——后杨庄某民房起火,造成一死一伤。

这消息还是小廖听说的,不过上午接了那么个电话,他也不敢随便联系领导,就将电话打给了田主播,再三叮嘱要她婉转地转告,而美女主播听说此事会影响到自己的老爹,就通知她在《今日素波》的继任者梁靓,让她过去抓新闻。

梁靓一听就去了,于是田主播得以掌握最新情况,又打个电话给老爹,也是问候的意思,顺便提一提今天素波发生的事情。

田立平不让小廖掺乎,主要是要撇清自己的同时,保护自己的人别伤着,倒不是连听这个胆子都没有,听完女儿的陈述之后,他冷哼一声,“起火的就一间民房?”

“嗯,是三间,一个院子里连着三间,听说是租给同一个人的,”田甜这么回答,“其他房间离着有点距离,素波又才刚下过雪。”

“哼,还是死了一个啊,”田立平哼一声,就挂断了电话,站起身走到窗口,望着窗外静静地思索:看小陈这肆无忌惮的架势,他手上应该远不止一条人命了……

陈太忠才不会考虑田市长的感受呢,至于说行事讲究不讲究——这些混蛋都骑到我脖子上,我还给他们什么考虑的机会?让凤凰自行车厂的工人再下一次岗吗?

挂了给田立平的电话之后,他等了一等,就驱车直奔省政府,打开天眼看看陈洁的办公室,发现没人,于是就走进楼去,说是找陈省长汇报工作。

陈洁出去了,卫生厅有个会,关于今冬流感盛行的预防性措施的会议,前一阵素波一直干旱,流感疫情有加重的趋势,现在好不容易下了场雪,疫情有所缓和——不过这种东西应该常抓不懈的,陈省长对这个会议高度重视。

没人,那我就等嘛,陈太忠的态度肯定是一等一的端正,就在接待室拿了张《人民日报》细细地看,其间也有找陈洁来办事的主儿,见到他在这里坐着,本琢磨着打个招呼套个话什么的,却发现这厮半眯着眼睛,看报纸看得聚精会神,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若不是胸口有点起伏,没准别人都会认为他是死人。

党报有什么可看的?而且看半天了,报纸你都没翻一下,这是用显微镜看吧,想跟其打招呼的那位心里很是不耻:拜托了兄弟,想在陈省长面前表现不是你的错,但是你多少靠谱一点行不行?中央的精神,不是你能拿着放大镜抠出来的,省一省吧,啊?

其实他也明白,在陈洁办公室外这么做的主儿,其实潜在的意思,就是拒人千里之外,不想跟其他来的人沟通——省长办公室隔壁,谁敢放肆?

殊不知,陈太忠也正是抓住大家这个想法了,才施施然地在这里金蝉脱壳,能有资格来看陈洁的主儿,有几个含糊的?又有几个敢跳脱的?

于是他就分身去那库房走了一遭,好死不死地,发现里面有俩人,其中一人便是昨天卖车的白脸鹰钩鼻鸡鸡,另一个眉清目秀的家伙在跟他聊天,陈太忠想凑近听一听两人在聊什么,却猛地发现眉清目秀者身上传来一阵骚臭,熏得他差一点法诀走形,导致隐身术失效。

又听了一阵,他才知道这狐臭患者就是昨天狼皮嘴里说的“老道”,既然这二位是一家,他放一把火也没什么歉疚了。

放火之后,他感应一下,发现陈洁那里没什么新情况,就坐在那儿看火苗子腾腾地烧,不过下一刻,他觉得该跟素波市提个醒,说不得找个公话,变着脸捏着嗓门报个110,说是有个地方失火了,那里面有很多雷管和TNT炸药。

等他一个电话打完,再回去的时候,发现那唤作鸡鸡的年轻人已经冲出库房来了,不过,此人是经过火海熏陶的,全身上下烧了一个稀烂,白皙的脸上到处都是燎泡。

后来他才知道,那库房的卷闸门是劣质的,由于火头燃起得过快,等发现时两人想把门打开的时候,门框已经变形拉不动了,到最后鸡鸡侥幸冲出,那老道却是活活地被熏死在门口。

不过,那就是后来的事儿了,三间房子是相通的,至于其他的房子,别说田立平想到了殃及无辜,陈太忠也想到了,少不得在相邻的两边使个“咫尺天涯”的术法隔离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