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05章 混乱之地

“张姐,我有个感觉,”陈太忠的心情并不是很好,犹豫一下方始发话,“这帮人太小心了,就是市里联合执法,怕是也弄不住他们。”

“嗯,抓点小虾米容易,大鱼不好抓,”张姐也是久走江湖的,她不了解电动助力车的内幕,但是对很多事情也都看得明白,“这些人甚至连姓儿都不称呼,只有外号。”

“嗯,最乱的地方,从来都是这样,”陈太忠一边骑车,一边心不在焉地点点头,“大家就是随便称呼,哪一天谁来了,哪一天谁走了,没人关心。”

他干过政法委书记,又跟警察系统联系得多,深知这种现象,像凤凰火车站附近,也存在类似的场所,很多来历不明的人在游荡,有的人在那里混了好几年了,都很少有人知道来处。

那些人自己不说,肯定是有其缘故的,而跟这些人相处的人不问,也是怕卷入什么纠葛——比如某潜逃两年的杀人犯,后来再度逃脱,但是火车站那些跟其熟惯的主儿,就被警察捉过去挨个儿地问。

这正是所谓的“英雄莫问出处”,而类似的地方,往往也是一个城市最乱的地方,陈太忠相当清楚这一点。

“就说这疾风电动车,这些人背后,应该有一个正主儿,”张姐帮着他分析,“抓住他才算完事,不过我怕这个人不好抓到。”

陈太忠嘿然不语,说句实话,这些人的防范心思真的太强了,就算是他出手,想捉住那个正主儿也不易,前面放号的人好捉,顺藤摸瓜的话,能摸到送货的,甚至可能摸得到仓库去,但是真正拥有组织货源能力的主儿,真的不好抓到。

两个人说着话,就到了面包车处,段天涯正拿着手机不知道跟别人说着什么,见他俩骑着一辆电动车过来,笑着点点头,“拍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张姐也承认,这次虽然一切顺利,却是没得到什么太有用的资料,买了辆车认识了几个前台的小喽啰,仅此而已,她摇摇头叹口气,“想挖出根来,不容易。”

“得慢慢来,”段天涯笑着点点头,又看陈太忠一眼,“反正我帮陈主任你打听着,你也找些人,光找段市长不顶用,想捉住幕后主谋,指望上面的领导,真的不合适,还得找各种地头蛇才行……对了,你可以让分销商帮着找嘛。”

“行了,不跟你说了,换衣服先,”陈太忠哼一声就蹿到了车上,“刚才骑着车还不觉得怎么样,一停下来就又闻见臭味了……”

换好衣服之后,他又将电动助力车的电瓶取下来,放到副驾驶的位置,至于那车本身,就被他撂到面包车上了,“老段帮我拉到港湾去,中午我在那儿请客,不过得先洗个澡去。”

在港湾大酒店要个房间,陈太忠将外套全部换下让服务员去洗,自己钻进卫生间,一边洗澡一边琢磨,这件事指望段卫华的话,真的有点不太靠谱,老段能打下去这假冒疾风车,却是未必能挖出来根儿。

挖不出根可不行!事情是明摆着的,这只是在素波发现了伪造疾风车,就算打得下去,人家在别的市卖,在别的省卖,那砸的还是科委的牌子——必须得堵住源头才行。

莫不成还得找韩老五?想到这个,陈太忠还真有点纠结,想一想段天涯说的话,就仔细琢磨起来,自己认识的人,还有谁是在素波眼皮子杂的。

仔细想了半天,他猛地想起个人来,前政法委书记田立平,老田搞公检法司的,手下肯定得有小董那样的干脏活的,人走茶凉说的是官场中的表象,干脏活的可不讲这个——更多时候,那些人都是领导的贴心人儿。

尤其是,老田现在是凤凰市长啊,疾风电动车可是凤凰的牌子,每年给凤凰创收那么多,给田市长打个电话,他想不管都不行。

想明白了,澡也洗完了,擦干净身上的水,又从须弥戒里弄套新衣服来穿,他一个电话就拨给了田立平。

田市长正在开一个会,开完会之后将电话打了过来,却是已经十一点五十了,陈太忠才说要下去吃饭了呢,接了这个电话之后,就是哇啦哇啦一通说。

“什么?”田立平的语气登时凝重了起来,犹豫一下才哼一声,“后杨庄是吧?我知道了,不过这个事情……最好要卫华市长配合一下。”

当他听说,陈太忠不但跟段卫华打过招呼了,而且还去了趟旧车市场,买了辆电动车,就笑了起来,“那就好说得多了,我先让人调查吧,你别乱折腾啊……这事儿光查完素波可不算完,要堵住源头。”

田市长跟我的想法一样啊,挂了电话,陈太忠心里挺高兴,心说老田也算是个有担当的……不过,疾风车明年最少能卖二十万辆,给市里上交五千万是一点问题没有的,再加上电机厂这些相关产业,要是这种企业都得不到市里的大力支持,那也就太让人寒心了。

只是,田立平不让他再掺乎了,这令他有点微微的不满,他今天光神识就丢出去七、八个,正琢磨着晚上行动一下呢。

那我不查那个鹰钩鼻,下意识地,陈某人不想去想某人的外号,那外号实在太龌龊了一点,我去查狼皮总可以的吧?

狼皮手上没疾风的货,那就是说此人跟自己要查的人没交集,自古同行是冤家,别看上午的时候那些人表现得挺团结,一致对外,但是私下里谁能保证就不相互拆台,说得更绝对一点,又有谁会为了别人的利益,不珍惜自己的小命?

当然,那个中年的蛤蟆很可能比年轻的狼皮知道得更多一点,不过陈太忠下意识地不想跟年纪大的人打交道,人老成精,还是年轻人好对付一些。

狼皮跟女朋友在后杨庄住着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跟他俩同住的还有两个小伙子,当天晚上,三个男人在喝酒后玩斗地主,一直玩到夜里两点才睡去。

狼皮今天手气不是很好,输了两百多,回到屋里女朋友也睡了,他刚要脱衣服休息,只觉得脑后一震,就人事不省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一片冰冷的草地上,脊背上有一只大脚在重重地踩着,他刚想开口呼喊,只觉得后脖子一阵微微的刺痛,一股凉意在瞬间传遍全身。

“你别逼我,我不想杀人,”一个声音自他头顶传来,含含糊糊的口音,又带一点空空荡荡感觉,“愿意配合吗?”

“愿意,大哥您只管吩咐,”狼皮低声回答,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能在后杨庄站住脚的主儿,少点心眼都不行,他也很识时务。

“卖冒牌疾风电动车的是谁?”陈太忠也不跟他多说,直接就奔着主题去了,“要是骗我,你小子就死定了。”

狼皮一听打听的是这事儿,立马就回答了,陈太忠猜得不错,他没有联系疾风幕后人的路子,别人家的事儿,他说一说怕什么?

不过,就是他也只知道,鸡鸡等人联系的并不是疾风的直接供货人,而是两个居中放货的,那俩一个叫小北,一个叫老道,疾风车的库房他也知道在哪儿,但是正主儿到底是谁,他真的不清楚。

“哎呀,不老实啊,”陈太忠才不管他说的是不是实话,拖着他一只脚就倒提了起来,在这家伙的挣扎中向前走两步,手再往下一放,狼皮大头朝下地就泡进了冰冷的水里。

大冬天的来这么一下,狼皮可就遭罪了,人没命地扑腾着,总算还好,他还会点水,不过脚脖子上被一只大手像钳子一样紧紧地攥着,登时就连着呛了几口。

“想起来正主儿是谁了吗?”陈太忠又把他拽上岸,狼皮被呛得晕晕乎乎,猛猛地喘了几口气又连打俩喷嚏,才睁开眼睛,不过,眼前的黑影全身上下蒙得严严实实的,实在看不分明,一旁还有五六个人影,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他晃晃脑袋,也顾不得打量身处何地,“大哥,我是真不知道啊,那帮家伙不给我疾风的货,我脑子又没进水,替他保密干啥?”

“你鼻子现在进水了,想要脑子进水也简单,”陈太忠哼一声,弯下身子,手上寒光闪闪的匕首在对方头盖骨处虚划两下,“好好想一想,还有什么该说的没说?”

狼皮一边紧张地思索,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四周,通过远处的灯光造型,他终于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运河公园!

“这正主儿我真不知道是谁,”他犹豫一下,又吐出一点来,“不过照以前的冒牌车分析,这货很可能是从陆海过来的……大哥,别的我真的不知道了。”

“陆海?”陈太忠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想苦笑,前一阵他去陆海,还跟交通厅苏厅长说要卖电动车呢,不成想那边的假货倒卖到自己这儿了,不过想一想苏厅长对陆海那边摩托车和自行车厂的评价,他觉得这个消息极有可能是真的。

反正,问出这么多东西来,今天晚上的收获就算不小了,想一想,他丢一扎五十元面额的钞票到地上,“这是五千块,没问题的话就是你的了,你小子要是嘴不紧……到时候跟你要的就不止是钱了。”

“那是那是,小弟我今天晚上就在屋里睡觉,啥也没干,”狼皮抓起钱就揣怀里了,不过冰凉的衣服让他禁不住浑身发抖,“大哥,冷……”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对方一猫腰,下一刻,狼皮就再一次昏过去了,等醒转的时候,已经躺在家里地上了,他眼睛一睁开,迷迷糊糊地四下看一下,嗯?怎么才两点半?

他记得清清楚楚的,自己三个人玩牌,两点收手的,半个小时怎么够去一趟运河公园?你要说是做梦,那也不可能啊,身上的衣服还在滴水呢,手向怀里一伸,摸出来的……可不就是那五千块钱吗?

疾风电动车,啧……狼皮的房间里,温度并不是很高,他手忙脚乱地脱下湿衣服,又翻出一床被子来直接裹到身上,才坐在那里哆里哆嗦地考虑,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来想去,他也想不明白,反正那卖假货的做事儿谨慎,手上的货也从来不给自己,那么,我管他是死是活呢?

“不行,得出去躲两天,”狼皮终于拿定主意了,看来后杨庄这儿,又要出事儿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