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04章 暗访

眼见有人上来抢买卖,中年人眼睛一眯,冷哼一声,“狼皮,规矩不用我教你吧?你搞一搞明白,是我先放的号儿,我放手之前没的事儿。”

“老蛤蟆你也有脸说?”小个子年轻人也哼一声,不耐烦地挥一挥手,“昨天是哪个家伙抢我的号儿了?真不害臊你。”

“妈的你一个人霸俩号儿,”中年人张嘴还待骂,眼见那两个客户又要绕开,登时就急了,“不跟你说了,狼皮你小子欠我一次啊。”

“大姐,想要个啥车?”唤作狼皮的小个子年轻人翻脸比翻书快多了,眨眼又换了一副笑脸出来,是要多热情有多热情,“只要你点出来,我这儿都有。”

“越新越好的助力车,要原装电池,”张姐肯定又是这样回答,而且强调一下,不要杂牌子的,狼皮一样是要问她想选什么,同理,她要对方推荐。

说得几句之后,周围就多围了几个闲汉上来,大家也不说话,只是听两人交谈,陈太忠见状哼一声,不耐烦地一皱眉,“你们离得远点,听见没有?”

他这话说得老大不客气,但旁人也懒得跟他叫真,这是很正常的心态,揣了巨款来这里买东西的主儿,小心一点是正常的,而且现在大家一拥而上,人家紧张一下实在无可厚非。

于是,围着的人就站得远一点,大家其实就是想听一听这女人想买什么,放号的没货或者谈不拢的话,那自己也可以报,省得买车的人一遍又一遍地说了。

他们旁听,这是规矩允许的,毕竟这也是为客人打造贴身服务,你要是想买个便宜东西,也不愿意一遍又一遍地跟各个摊主解释吧?

只有一个白肤鹰钩鼻的年轻人,不屑地看了陈太忠一眼,嘴角微微上撇,“咱这儿别的不敢说,治安没得说,放你一万个心吧。”

陈太忠一琢磨,觉得这话在理,你说你这儿是个赃物销售市场,对政府来说,已经是很犯忌的事儿了;对顾客而言,对他们的心理底线也是一种挑战。

谁都喜欢便宜货,但是购买赃物总不是值得赞许的事情,没错,这是一个信仰缺失的年代,但是只要是个人,总是要有点羞耻心的,区别在于多和少而已。

那么,购买赃物的场所,不能保证良好的治安的话,谁还肯来?顾客不肯来,政府不容忍,端这碗饭的人也不肯干休——我们做的是长久买卖,这么搞的人是在砸大家的饭碗呢。

他这里想着,周围的人就在七嘴八舌地说着,直到有人报出了“全新的疾风”,他才眼睛一亮,“姐,疾风好像不错。”

“这车不行,凤凰出的车,”张姐狠狠地瞪他一眼,这也都是路上商量好的,“天南就没个像样的东西,要买还是北京和上海,天津的也行,飞鸽就是那儿出的……”

“姐你这话就不对了,”陈太忠一撇嘴,就表示对自家表姐的反对,可是他看起来比较拙于言辞,就是一个劲地说,“姐你不对……你没道理……”

可是,他不会说话,别人会说啊,这女人听了半天也没个表态,眼下终于她的弟弟有意某一款车了,于是就有人说这疾风真的不错,尤其那个白脸鹰钩鼻的年轻人,他是第一个报出疾风名号的,大家管此人叫做“鸡鸡”——一个很难听的外号。

按道理说,有人说好就要有人说不好,这里也是如此,不过话说回来,要说起销售的严密性和一致对外性,还真的很少有人强过这里,是的,有人对疾风也表示出了不屑,但却是只限于表情上,却是没人抢客抢到攻击别人的地步。

而且有意思的是,说疾风好话的不止是“鸡鸡”,还有另外两个人,由此可见,这里的销售渠道是有交叉的。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半天,张姐伪作心动状,就在这时,街上又来外人了,那唤作狼皮的小子率先溜了,抓住对方去“放号”,也有人跟着去看热闹——干这一行,就讲究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疾风新车……还有全部包装?”张姐终于动心了,侧头看一眼喋喋不休的鸡鸡,眼中满是狐疑,“这不会便宜了吧?”

她也将这白脸鹰钩鼻的年轻人选作突破口了,理由就是此人居然有心向陈太忠解释这里是个安全的交易市场,这么说话的,一般都是比较管不住嘴巴好卖弄的,若不是好卖弄,那就是在这一帮人里有身份,说话算数的。

鸡鸡跟她白活了半天,眼见她心动,死板的脸上难得地笑一下,“我有朋友在疾风车厂子的仓库呢,您也知道……公家的事儿,就是那个意思,弄个报废就出来了。”

他随便说两句不要紧,陈太忠听得就是心里一惊,脸上却是还得不动声色……我靠,这是你胡乱嘞嘞呢,还是说哥们儿的厂子又出问题了?

“你说个价钱吧,”张姐犹豫一下,点点头,谁想那个鸡鸡要她先看车再说钱,她坚持先谈钱,这次人家就不答应了——我让步这么多,轮也轮到你让一次了,“大姐,您要看不上,多少钱都没用……这位大哥,你说对吧?”

陈太忠隐约也猜出来,张姐是担心自己两人去看了货,谈不拢价钱不买的话,人家不让走,那麻烦可就大了——毕竟是她挑三拣四了半天,不过就像这个年轻人说的话,这里的治安应该不成问题,而且,真要成问题,哥们儿也不怕。

眼见人家转头问自己了,他犹豫一下点点头,“姐,咱们先去看看呗,到时候你要嫌贵的话,不是还可以选别的吗?”

嘿,小子有两下啊,鸡鸡听得暗笑,他干这一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听得出这个高大年轻人是婉转暗示自己不要胡来,不买疾风还可以买别的嘛。

选别的?那可以啊,我就让你多选几次,到时候你还是不买的话,那就多少意思一下,出点钱吧,我们这不胡乱宰人,但是你挑半天一个都选不中的话,那不是砸场子来了吗?

这些也都是符合规矩的做法,不过鸡鸡心里这么想着,却也不接陈太忠的话头,而是摸出手机打个电话,通知那边准备货。

大约过了有五分钟,有电话打进他的手机,他接了电话之后,冲陈太忠和张姐点点头,“跟我走吧。”

他带着两人左绕右绕,不多时来到一个僻静的小巷里,巷子尽头停着一辆簇新的红色疾风电动车,车把上挂着个黑色袋子,却是没人在。

“就这辆车了,大姐你看吧,”年轻人走到面前,拍一拍车座,“绝对新车,你看,塑料膜都没撕开,袋子里有钥匙和说明书,愿意的话,您骑着试一试?”

张姐这下拿不定主意了,转头看陈太忠,陈太忠冲她微微一笑,却也不说话,而是走上前摸出说明书看了起来——车是假的,说明书也是假的吧?

别说,这说明书还真做得有模有样,跟科委的说明书一样样的,只不过印刷的水平不行,字迹看起来有点浅也有点模糊,不过,这是他在看,搁给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

“说价钱吧,”张姐看出来了,陈主任是让自己做主,一时也就懒得再琢磨了,“便宜的话,我就试试车,没问题就要了。”

“这一款市场上卖三千六,”年轻人笑一笑,不过这个笑容,让他的鹰钩鼻子显得越发地下钩,反倒显得有些阴森森的味道,“我是真想卖,大姐,说句痛快话,两千五您拿走。”

“没见过你们这么做生意的,”张姐转头就走,鸡鸡一看,忙不迭地解释,“我说大姐,这是才出厂的新车,又不是黑货,你还指望我给你让到什么价钱?”

“一千五吧,”陈太忠发话了,他可是不介意买这么一辆车回去研究,而且以他的计算,对方的成本应当在一千左右的模样——假冒伪劣产品,想降低成本真的太简单了。

“一千五你卖给我吧,有多少我要多少,”那唤作鸡鸡的年轻人冲他一瞪眼睛,“我再让一百,两千四,成就成,不成就拉倒。”

张姐一看,知道陈主任想买了,于是三个人讨价还价半天,两千块成交,就在年轻人要伸手拿钱的时候,陈太忠又发话了,“多推几辆车,让我们选一下吧?”

他这其实是想到对方库房看货的意思,不过鸡鸡谨慎得很,很坚决地摇摇头,“这个不可能的,你要嫌颜色不合适,或者不放心,那咱们离开这儿,我再给你联系一辆……一辆一辆地看,这个没商量。”

“姐,那就这辆吧,你骑着试着跑一跑,”陈太忠拿定主意了,对方的谨慎让他感觉无从下手,再这么搞下去也就没啥意思了,反正他已经把该盯的几个人都盯上了。

张姐跨上去试了两圈,感觉还可以,就是嫌车速太慢,结果鸡鸡弯下身子在脚踏板底下摸一下,“那是限速线没拽开,你现在再试一试……不瞒你说,我这厂里内部拿的车,上限能跑到六十公里,正规渠道出来的车都跑不了这么快。”

疾风车出厂也是有限速线的,不过那个限速,是每小时十公里——这是为了新手上路准备的,一般而言,女同志买电动车的不少,而且这车又不需要驾照,为了保护初学者,出厂的时候设个限速线很有必要。

等车主手熟了,就可以把限速线断开,那就能到二十五公里的时速,这假冒产品倒是厉害,不但也有限速线,而且上限直接就到六十了——哪怕略略夸张了点,五十公里那是李天锋都承认的。

张姐又骑着试一试,觉得速度确实是起来了,又盯着电池看一阵——不过谁能用肉眼看出来是不是原装的?于是侧着身子打开挎包,从夹层里面取出来两千,递给了对方。

“哈,谢谢大姐了,”鸡鸡千恩万谢地笑着点头收了,还递过来一张名片,“您有什么朋友还需要助力车摩托车的,打电话给我,最少给您个八折……”

既然有了电动车,那是不骑白不骑,陈太忠骑上,后座上带着张姐,一溜烟就走了,直到骑出后杨庄,他才放慢车速哼一声,“这是假的,除了速度快一点,别的都不行。”

“车速快不好吗?那证明功率大啊,”张姐也是个不懂行的,不过听他一解释,就明白了,于是沉闷地叹口气,“这些家伙是把人往死里整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