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02章 冒牌货

“疾风电动车,会有那么大的劲儿?”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要是田甜随便说个什么别的车,他肯定就无所谓了,哪怕是宝马追了捷达的尾,他也没兴趣再问。

但是疾风电动车,就是科委自己生产的,他实在太清楚里面的道道儿了,“就算是他站不住,你得踩了多猛的刹车?”

“我就在红灯那儿停着呢,”田甜听得叹口气,哭笑不得地解释,“骑电动车的晃晃悠悠过来,猛地一给油门,嘭地就撞上了。”

“喂喂,那是电动车哈……没油门,”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插句嘴。

骑电动车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后座上还坐了一个小学生,前面的车筐里还有书包,这么一撞,捷达车都被撞得凹进去一块,骑车的肯定也好不了,登时就翻倒在地了。

男人摔倒之后,先扭头看孩子,孩子不懂事,倒是没讹人也没装可怜,登时就蹦起来了,“大伯,我没事儿。”

这个时候,田甜就下车了,不远处的交警也跟着走过来,中年男人倒也门儿清,“大姐,对不住了,是我的错,您要上了保险的话,我赔您二百,您要没上保险,我赔您……让我数一数……三百六,喏,就是这么多了,上礼拜才领的工资。”

田甜觉得这人挺痛快的,她以前也被别的自行车撞到过,结果骑车的大妈躺在地上哎呦连天,死活不起来啦,也不知道是装可怜还是什么的。

等那大妈发现她是市台主持人,得,这下好了,将腿伸在车轮底下不让她走了,旁边见证了真实情况的交警出头,那大妈都不干,最后还是田甜丢下一百块钱,那大妈才把腿缩回去——没办法,田主播折腾不起。

有了那次的经历,相较而言,这男人表现得就相当痛快了,田甜觉得这人有点缺心眼——你管我上不上保险呢?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没装可怜,也愿意负责,这样的品质,在时下的社会就相当难得了。

田主播为人有点傲气,不过她做人心口还是比较如一的,就像她跟陈太忠标榜的那样,田甜摆一摆手,“孩子没事比什么都强,我也不要你的钱,你拿去修你的车吧。”

交警在旁边看着都点头,“你这算命好的,遇到这么个通情达理的车主……我说,你既然带着孩子,骑这么快干什么?”

“不关我的事儿啊,我都松开电门儿了,”那中年男人看着地上歪七扭八的电动助力车,欲哭无泪,“这破车就是这毛病,时不时地连一下电,噌地就往外蹿。”

“哦,是吗?”田甜都要拉开车门上车了,听到男人这么说,一时好奇心起又走了回来,她以前在素波电视台,是主持《今日素波》栏目的,那是个时事综述和评论的节目,讲述发生在素波老百姓身边的事情,所以她平时也挺注意收集素材的。

当然,她现在去了省台,主播的也是《天南新闻》了,不过这个习惯已经养成了,对类似事情敏感,也是正常的——别的不说,市台的燕辉、梁靓,都是跟她谈得来的朋友,而那个新近有了栏目的湘香,也是太忠的关系,她把素材提供给朋友也行嘛。

所以,她就要问一下情况,“什么牌子的车,怎么性能这么不可靠?”

“好多电动车都有这毛病,阴雨天或者恶劣气候下容易连电,”交警见她回转,就这么回答,还不忘催促她一下,“我说你快走吧,你不走,堵得别人动不了啊。”

“大姐,我买的是疾风电动车,”那男人果真是比较缺心眼——或者说直爽吧,见她走了,还不忘在她身后这么大喊了一声。

说到这里的时候,田甜笑得直打跌,“太忠,我发誓,没有比这个更有效的广告创意了,一传十十传百,就他那一嗓子,你们科委最少也要少卖十辆电动助力车。”

“原来是电动车普遍存在的问题啊,”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就有必要重视一下了……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这也是一个突破点。”

然而,说是这么说,第二天他就将此事丢在了脑后,不过这也正常了,做领导的都是这样,说话的时候是一回事,落实的时候就是另一回事了,事实上他心里有个潜意识——李天锋你也是号称铁面无私的,做为生产厂长,这点问题你不该发现不了吧?

不管怎么说,由于段卫华要跟丁小宁化缘,陈太忠就又耽搁了两天,人在人情在的嘛,他倒是想看一看,段市长能跟丁总玩出什么幺蛾子。

不过,段卫华这边还没什么反应呢,李天锋倒是将电话打过来了,“陈主任,现在市场上出现了假冒的疾风电动车,据了解,在素波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市场……”

疾风电动车的销售,也是采用了直销加区域代理加委托售后的方式,也就是说一个地区,可以有凤凰助力车厂的店面,也可以有一到三家的代理商,协商处理整个地区的各个环节,包括对势力范围的划定。

对代理商之间的交锋,凤凰科委秉承的原则是不鼓励不干涉,倡导和气生财,并且监督大家在竞争中不要逾越底线——做为代理商,你要觉得其他几家碍事,可以包销嘛。

至于售后服务,就委托当地一家比较有实力的公司代管,该公司面对整个地区的用户,而凤凰科委只针对该公司,进行考核和结算。

不管怎么说,疾风的质量是没问题的,广告投放的力度也够,又由于眼下电动助力车是方兴未艾的行业,撇开那些老字号不提,新投放市场的电动助力车中,疾风是少有的几个相对知名的品牌之一。

真要说起来,电动助力车这行业的门槛,并不是很高,很多技术都是较为成熟的,能整合好的话,赶上现在的市场行情,直营店的毛利能达到百分之五十——明年投产二十万辆的话,成本还可以大幅降低。

不过,既然技术相对成熟,利润又可观,出现山寨厂家就很正常了,李天锋也算个注意市场信息的,汇总了最近几条异常消息之后,很快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

“这些产品是从外地流入天南的,”李厂长非常肯定这一点,“车身各个部件都不是很过关,就是一点比咱们的车强,速度快,最高时速可达四十五到五十公里。”

“咱们不是限速的吗?”陈太忠对“比咱车强”的评价异常地不满,这玩意儿也叫优势?“不是说有个电动助力车规范什么的?”

“其实《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那只是个建议,不是指令性文件,”李天锋是生产厂长,自然更知道这些事,“像时速不超过二十公里的要求,能严格遵守的,也就是咱们这种正规厂家了。”

“那还不是老李你坚持的结果?”陈太忠听得干咳两声,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一句,想当初,他是坚持最高时速三十公里的,不过李天锋不答应,说是不符合技术条件。

不过,陈主任对电动助力车也有一点了解,就说没错,规范上是这么说的,但是电池满电最高时速二十公里的话,快没电的时候时速只有十四公里——比自行车还慢的助力车,谁买啊?

两人就这个指标僵持不下,最后综合了一下,就定在满电的时候时速二十五公里了,进特定区域市场的时候,车速上限还可以做针对性的调节。

李厂长很不满意地说这要撞了人怎么办,陈太忠告诉他,只要是个身体条件差不多的小伙,骑自行车时速三十公里都没问题——也不见有人给自行车限速。

说穿了,限速针对的是车,但是真正会出问题的,是人!反正不管怎么说,疾风电动车快没电的时候,最高时速到不了二十公里,这一点毋庸置疑。

这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陈太忠也不想再提,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摆在他面前了,“老李,你说这些车的零部件不过关,车速反倒是快,这不是……那啥吗?”

“可不是怎么的?”李天锋听得也是一声长叹,“这太容易出事儿了,出了事还是咱背这骂名……助力车厂发展到现在,容易吗?太忠主任,你不能坐视不管啊。”

“那是,”陈太忠赞同这个看法,不过下一句就冒出了小集体主义的倾向,“冒别人的牌子咱不管,冒咱科委的不行……找一下素波的分销商,让他们配合一下,打掉这些人的嚣张气焰,揪出指使人来。”

“地方都找到了,就是比较复杂,在后杨庄的旧车交易市场,”李天锋苦笑一声,“刚才金程还跟我说这事儿,说那儿特别乱。”

真的很乱吗?陈太忠没听说过后杨庄这个地方,说不得点点头,“那等我了解一下,再跟你联系吧。”

放了电话之后,他琢磨一下,给赵明博打个电话,想知道后杨庄旧车交易市场是怎么回事,赵所长真不愧是从基层上来的干警,对这些居然门儿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