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01章 又追尾

陈太忠在手机上翻了好一阵,才猛地发现,自己跟素波的交警实在有点陌生,事实上他在素波认识的警察系统中人都不是很多,以前遇到类似的事情,就是一个电话打给田立平了,然而非常遗憾的是,田书记现在已经成了田市长,不太好用了。

要说他跟素波的交警打交道,也就是车管所那一次,车管所的所长刘琦被他拎着训了一顿,还有负责桩考的老葛……除此之外,再没别人了。

田书记走了,刘所长会不会卖他面子那倒还在其次,关键是陈主任的手机上,压根儿就没刘所长的电话——当时刘琦想请他吃顿饭,被他很傲慢地拒绝了。

张馨看他盯着手机乱翻,猛地想起一个人来,“这样,我叫赵哥来处理吧?他现在是高桥派出所所长了。”

“赵明博啊,就他好了,”陈太忠点点头,他倒是能通过田立平或者王宏伟联系上孙正平,不过这实在是大炮打蚊子,不带这么糟蹋警察局长的。

赵明博正跟人喝酒呢,接到这个电话就出动了,遗憾的是他离这儿比较远,等了一阵之后,已经有交警接到报警赶来处理。

交警一来,就闻见那边人嘴里的酒气了,不过这时候才下过雪天气不好,交通事故也多,所以那边也没说要检测酒精含量,就让双方协商处理——你这追尾了,按说就应该是全责。

正说着呢,帕萨特车叫的人也到了,合着那边叫来的也不是交警,这个时候交警都在马路上忙着呢,来的是某个派出所的副所长。

“这路口追尾,怎么也是三七开吧,”这位倒是挺不含糊,直接就建议了,不过处理事故的交警没理他,“路口就该放慢车速。”

“问题是,人家开的是林肯,帕萨特的制动能赶得上林肯吗?”那个所长摇摇头,走过来冲张馨点头,“你看,你们也是外地的车,要是被拖走了,三两天取不出来,不但耽误事儿,还得交存车费,不就这点事儿吗?赔你两百你走人吧。”

这也是他看陈太忠和张馨气质不错,旁边还站着一个美女,又是开着林肯车,要不然,他的话绝对不会这么客气。

不过饶是如此,他这话里也隐隐有点威胁之意——你要是不接受我的调解,你的林肯拖进去容易,想出来可就难了。

“追一下尾就要拖车?你倒能耐得不行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那几个小家伙要早像你这么说,这二百我不要都无所谓,现在……拿五千来吧。”

“呀,你凭什么就敢要五千呢?”那边一个年轻人叫了起来,不是司机,是坐车的,“当我没见过林肯啊?我开过的宝马比你见过的还多!”

“关你屁事,”陈太忠听得就是眼睛一瞪,“你开过宝马,我就看见你坐在帕萨特里了,怎么,你打算架这个梁子?”

“喂喂,朋友,”这所长脾气倒还将就,见这年轻人话说得狠,又来和稀泥,他扯住陈太忠低声发话了,“那个是林海潮的侄儿,你这一看也是买卖人,给个面子,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林海潮的侄儿?”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别说林莹姐弟俩了,林海潮见了我也得规规矩矩的,小伙子,我还是问你一句,你是不是打算架这个梁子?”

“呀呀,看这事儿闹的,”林海潮的侄儿没说啥,所长倒是着急地搓手了,就在这时候,赵明博的警车也到了,“张馨,怎么回事啊?呦……太忠主任也在?”

妙的是,先前来的这个副所长认识赵明博,两个扯着又低声嘀咕几句,又去跟那年轻人嘀咕,隐隐传来“那是凤凰陈太忠”之类的话。

“行了,不就五千吗?给他,”林海潮的侄儿还真有钱,眼见自己这边有点扛不住,就开口说话了,“咱不差这两个钱。”

“五千不够,一万了,”陈太忠哼一声,你不差这两个钱?那哥们儿多跟你要两个,看你嘴还硬不硬,其实,他就是想恶心一下人。

“陈主任,你这么搞就没意思了,”那个副所长皱着眉头发话了,“刚才您不是说的五千吗?怎么见风就涨啊?”

“刚才老赵没来,现在老赵来了,要不要我再叫几个局长过来?那可是还会涨价的,”陈太忠哼一声,手指那司机,“你是不是想查一下嘴里的酒气?酒后驾车还有道理了?”

那边也是些纨绔子弟,眼见自己招呼的人不顶用,而对方的口气又大得出奇,一时也就蔫了,到最后几个人凑巴凑巴,勉强凑出来八千多,递了过来,“身上就带了这么多现金。”

“切,就这点钱,也好意思说开的宝马比我见过的多?”陈太忠冷笑一声,说起埋汰人,他要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这就是犯贱,早先要是态度好一点,至于这样吗?”

说实话,他真有点见不得这些年轻人,不过眼瞅着这就九点了,他也懒得再计较了,再折腾一阵儿,军分区招待所的大门都要关了。

于是,他打开后备箱,摸出一条烟来甩给赵明博,然后上前打开了车门,“老赵,这么晚招呼你出来,不好意思啊……给你条烟抽。”

看着林肯车慢慢地消失在远方,那交警凑过来了,“呵呵,赵所,这是什么好烟?正好没烟抽了。”

这交警是不认识赵明博的,不过两边嘀咕这么久,他也听出来谁是谁了,于是就腆着脸上来要烟——交警不能收受违章司机的钱物,但是同事之间,要包烟总没问题吧?

赵明博也听出来了,这个交警执法还是比较灵活的,也有些原则,所以倒不介意分一盒给他,就着昏暗的路灯,他刚想打开烟,猛地发现不对了,将烟向胳肢窝下面一夹,“这烟不能给你,我车上有中华呢,给你一盒。”

“我看一下总可以吧?”那交警知道,派出所所长也是领导,尤其是正职,所以就腆着脸凑了过来,紧接着就倒吸一口凉气,“这是大熊猫?”

熊猫烟的整条包装上,可是打得有字的,倒是单盒拿出来,不一定有人认识,赵明博见他如此惊讶,心里也美不滋滋地,“跟你说了,没你的份儿,给你一盒半中华,可以吧?”

“我抽一根儿总行吧?这大冷天儿的,”那交警笑眯眯地伸出一个巴掌来,“给我五根……中华我都不要了,成不成?”

“就五根啊,”赵明博也是个草根性子,见人家奉承,心里挺得意,扯开一包烟,数了五根出来递给那交警,想一想又扔给那副所长一根,“你说你招惹谁不好,招惹陈太忠?都追尾了还毛病这么多?”

“那撞的是林肯啊,”得,站在远处的司机发话了,话说得还是理直气壮的,“他真要讹人,三万五万也敢张嘴啊……”

“扯淡,”那交警哼一声,手一挥,“你们赶紧走,再不走我可是调仪器过来,查你酒精含量了啊,不就是欺负人家是外地人吗?”

陈太忠和丁小宁将车驶进军分区招待所,大门就在他们身后缓缓闭上了,军分区冬天关门关得早,见自己差点不赶趟,陈太忠悻悻地一捶方向盘,“屁大一点事儿,耽误这么长时间。”

他正嘀咕呢,张馨猛地一指车外,“田甜的捷达车,怎么屁股后头也被人追尾了?”

陈太忠侧头一看,果然是如此,而且撞得比林肯车还要惨一点,禁不住笑了起来,“哈,天气不好嘛,她这白色的车被撞了,比我这灰车难看多了。”

三人走进小院的时候,田甜正剥着开心果看电视呢,见他们抱着啤酒进来,赶忙上前接酒,嘴里还叨叨着,“真倒霉,今天被人追尾了。”

“太忠哥也被人追尾了,”丁小宁听得就笑,“你要了多少钱?”

“要什么钱?我的车有保险呢,只要态度好,还说什么钱不钱的?”看看,美女主播的境界,那就是不一样,“我最烦为了一两百块,站在大街上吵半天的主儿了,阻碍交通不说,还跌份儿……开不起车就别开嘛。”

“哈哈,太忠哥,田姐在影射你呢,”丁小宁笑得直打跌,“你可是讹了人家八千块呢。”

“他们要态度好,我照样可以不要钱,”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我是气不过他们不讲理……甜儿说得没错,开不起车就别开。”

“不过,撞我的车,有点古怪,”田甜微笑着看着陈太忠,“你猜一猜,是什么车撞了我?”

“嗯……三轮车?”陈太忠想起来了,捷达车后备箱中间黑黢黢的一条竖线,后盖也被顶起来了,两边的车灯什么的,倒都是好好的。

“错了,是电动车,”田甜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还是……疾风电动车,太忠,你们科委的车好差劲儿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