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100章 追尾

说话间,饭菜就上来了,丁小宁不知道去哪儿了,饿得要命,先点了一小碗饭,连着划拉了好几口,才放下碗开始说话。

“组织团购这个要求,我一定要提的,”她端起面前的酒杯,冲张馨示意一下,又冲汤丽萍点点头,嘴里却是滔滔不绝地说着,“小区里要是有政府机关的宿舍,小区的形象和档次,能提高好一大截,不但卖得快,还能卖起价钱去。”

说到这里,她脸上居然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神情,“哼,既然让我吃回头草,我不趁机提这个要求才怪,凭什么他们鼓励我出力,自己却一点忙不帮呢?要知道……素纺,是大家的素纺,大家都要伸出关怀的臂膀!”

“你这家伙,越来越会打官腔了,”陈太忠听得就笑,“你说你学点什么不好,偏要学那些官僚的口气?”

“太忠哥看你这话说的,凭什么只能他们跟我打官腔?”丁小宁听他这么一说,反倒是女光棍脾气发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是因为他们是官我不是?所以我没资格打官腔?”

“你这不是抬杠吗?我说了,认为会打官腔就是好的吗?”陈太忠白她一眼,又哼一声,心说小宁这个草根思维还真浓重,想当初哥们儿比你还草根呢,混迹官场几年,这性子也被磨练得差不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个,他心里居然隐隐地觉得有些怅然若失,于是端起面前的白酒一饮而尽,“老段发话了,这面子该给还是得给……反正又不一定是你中标。”

“再加三千万,基本上就是我,加五千万的话,只能是我,”丁小宁昂然回答,不过,下一刻,她的眼中就满是迷茫了,“可是你为什么不让我加钱呢?要是政府机关组织团购的话……多出来的钱可真不止这一点。”

敢情,丁总也考虑到了团购,是因为盯着那片多出来的收入呢,小区若是能引得政府机关入住,居住环境绝对差不了,各方面也都能获得极大的保障。

以市教委的小区为例,同样是砖混结构,一平米三千买不到房子,而同一条马路,相距教委小区不到五百米的另一个小区,一平米两千的房子,卖不动。

“你不要光从商业角度来看问题,”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侧头看一眼张馨,“张经理,你跟她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不让她加钱。”

“因为……最终的价格不会是你的投标价格,”张馨犹豫一下,还是壮着胆子回答了,一边说还一边斜眼瞟陈太忠,“我想,陈主任的意思是说,你不要着急加钱,就算卖人情,也要卖到点儿上。”

由于有外人在场,张经理就将某人称作“陈主任”,纯粹是下意识的自我保护,绝对没有见外的意思——她跟丁小宁的关系,那是谁和谁啊?

“完全正确,”陈太忠笑着一拍手,动作很大也很夸张,他原本是存了考校一下张馨的意思,不成想她成长得真的很快,几个月前还是标准的家庭主妇呢,现在倒是知道不少了,可见这官场,是真的锻炼人。

他在这儿自顾自地高兴了,却是不小心撞到了正在给他的位子上菜的服务员,只听得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服务员手里的托盘掉到了地上,小姑娘登时就急了,“呀,这是燕翅羹啊……您……您干嘛碰我?”

丽达的燕翅羹不算太贵却也不便宜,一小碗三百八十八,这一桌一共六个人,服务员算是有点章法的,知道陈太忠坐的位置是首席,第一碗就先端过来了……

“啧,再来一份儿不就完了?”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她一眼,“我就不说你动作熟练不熟练了……再去做呗,还等什么呢?地毯上的我也买单了,行不行?”

按说,陈某人不是个很好说话的人,而且这服务员确实手生得很——新开的饭店嘛,不过,怎么说呢?这点事真的不值得计较,他的动作确实大了点儿,而且真的也很突兀。

服务员千谢万谢地点头,又麻利地将地上打翻的汤汁收拾好,汤丽萍在一边看得,心里又是感慨不已,两千多的汤,打翻了说不要,就再点一道了,这人和人真的是不能比。

吃完饭大概就是七点五十左右,丁小宁让司机开上她的车回公司,又吩咐张副总将汤丽萍送回家,凭良心说,小汤同学是真的不想走,她非常想说一句“我跟你们一起走吧”?

然而,做为一个女孩子,她的脸皮终究没有厚到那种程度,而且安排此事的是丁小宁,丁总上次在电信酒家的暴走,汤丽萍是记忆犹新,她所接触的陈太忠的女人中,最忌惮的就是这个大名鼎鼎的孤儿企业家了。

不过,今天的一切,真的刺激到小汤同学了,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有时间的话,一定要多联系一下陈哥,同样是女人,我比丁小宁差多少?她缺几个亿的资金,陈哥一张嘴就是“我包了”,而我甚至连一辆小奥拓都买不起。

她这份纠结,也就是她自己在意,丁小宁可是没当回事,下得楼下之后,陈太忠将林肯车钥匙丢给丁总,“你开我的车吧,我坐张馨的车。”

“为什么啊?”丁小宁有点奇怪,“你该坐林肯的吧?”

“那你去开富康,”陈太忠笑着回答,顺手拍一拍她的肩头,“我是想看一看张馨的驾驶技术,她新学的本儿,素波车多我不太放心。”

于是,张馨就开了陈太忠的林肯,满大街的晃悠,反正时间还早,左右是没什么事儿,而丁小宁就开着富康车跟在她车后。

按说,张经理手眼足的协调能力还是不错的,不过身边坐了一个陈太忠,又是虎视眈眈地看着她驾驶,她开的还是陌生的林肯而不是相对熟悉的富康,所以手忙脚乱那是在所难免的。

在路上转悠了大约半个小时,她的操作就比较熟练了,陈太忠也看出来了,她的基本功是比较扎实的,想着八点半了,该去军分区了,于是招呼她一声,“走吧,回招待所吧。”

走到离招待所不远的一个十字路口,眼见绿灯灭了黄灯在闪,张馨下意识地就想加油门冲过去,可是转念一想,太忠在旁边看着呢,他不放心我开车太猛,那我就慢一点好了,也省得他担心,反正地上有积水和积雪,开得太快也不安全。

于是她就放慢了车速,不成想她身后还跟着一辆帕萨特,也是想趁着黄灯冲过去呢,却是没防住前面的林肯放慢了车速,赶紧踩刹车,怎奈地上有积水,怎么都站不住了,轻轻地追了一下尾。

说是轻轻的,外人看起来也很缓慢,但是说实话,那份冲击力,没撞过车的人不知道,起码张馨就被撞得一栽歪,连头带身子,重重地撞到了座椅靠背上。

“林肯的制动,可是比你想像的要灵活,”陈太忠笑眯眯地跟她说了一句,接着拉开车门下车,追尾是后车全责,他也不担心能有什么纠纷。

当然,一下车,他就要绷个脸了,受害者就要有个受害者的样子,走到车屁股处看一看,后备箱盖微微凸起变形了,正好,帕萨特的司机和副驾驶上的人也走出来了,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接着,两边后车门也打开了,下来一男两女。

陈太忠在看林肯车的车况,没说话,那边五个人也不说话,等了一阵之后,张馨也出来看车况,陈太忠将身子向林肯车的后备箱上一靠,淡淡地发话了,“会开车吗?”

陈某人脾气是不好,但是这点身外之物他还是看不进眼里的,不过,他等了好半天,都没等到一个“我追尾,我全责”的说法,心里就火了,少不得就要刺两句。

类似的情况,他在北京遇到过,那次是他只顾着跟唐亦萱手眼温存了,被后面的奥迪追尾了,不过那司机态度还算可以,他根本理都没带理的就开车走人了。

但是这次追尾的这几个主儿,只顾看自己的车了,连点该有的态度都没有,他心里就不能平衡了,你追尾已经是不对了,却是装个闷口葫芦不作声?

“我会不会开车,不用你管,你这急停算怎么回事?”驾驶位上下来的小伙子发话了,这推卸责任,原本也是出车祸之后的不二法门——谁说追尾就必定全责的?

“看不见是红灯吗?”陈太忠哼一声,心说这些小子也太不识抬举了,原本他还想着这大冬天的,虽然时间不算太晚却也是行人稀少了,你们意思一下道个歉就完了,不成想对方居然是这副模样,说不得伸手就去摸口袋,“追尾,全责,你认不认吧?”

“你又不是交警,全责不全责,你说了不算,”那边也摸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张馨却是走到陈太忠跟前,低声发话了,“算了,我喝酒了。”

“他们也喝酒了,”陈太忠冷笑一声,顺手拍一拍她的肩头,一股清凉之气顺着他的手流入张经理体内,而他的另一只手,却是开始在手机上查找号码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