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仙》 陈风笑 著
第2099章 眼红

丁翔这么说意思很明显,我没抢别人的功劳,老子就是有关系,所以这个单子才归到我名下的,那个谁谁的,真有那本事的话,至于让我抢了单子吗?

你也少跟我扯淡,是我的单子就是我的单子,反正这二十来万,爷是不让的!

他并没有发现,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打消了不该有的念头,现在要全力争取的,就是已经划到自己名下的二十来万,是的,他在证明自己收入的合理性——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会说话的,从来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没人跟你抢这个,”汤丽萍扭头,冲他冷冷一笑,心里却是佩服死陈主任了,在陈太忠的设想中,此人最有可能的,就是这样的反应,丫挺的会尽量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

所以,针对这个可能,陈主任做出了相关的部署——而小汤同学执行得也是一丝不苟,她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一边就上了张馨的富康车,“我就是随便说一句。”

四溅的水花中,富康车渐行渐远,只留下丁翔呆呆地站在那里,脑子里一片混乱,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么一个事实:原来我是真的被戳穿了,这个小女孩儿知道此事的前后经过,那么……她会是什么人?

凭良心说,这个通知方式,若不是陈太忠筹划得当,这丁翔十有八九还真的记恨上张馨了,打人不打脸的嘛,然而他现在心里,却是只有一个念头,刚才我一直在跟张经理显摆,也不知道她清楚不清楚这个?

不过就在下一刻,他还是反应过来了,那小女孩儿没帮别人出头的意思,只是要自己适可而止,那么这业绩他是能保住的——既然钱还是我的,那我还计较什么呢?

只是,他心里这份好奇,真的挡也挡不住,在后来领钱的时候,他还是拐弯抹角地向张经理打听,那女孩儿到底是谁,我看她很眼熟啊。

张馨实在扛不住他一次又一次地发问,最后不得不直言了,“你这个单子是交通厅崔厅长指定的,不过办成这件事的人,不会在意这点费用,你放你的心就好了。”

这话也是两人惯熟了之后才说的,这时候的丁翔已经不可能再记恨张经理了,甚至他都已经猜出,那天她应该早就知道此事,只是为了给自己面子,一直不提。

那么,听到这个解释,他也只有感慨的份儿了,张美人果然不愧是张美人,所交的朋友都不把这二十来万放在眼里,说不要就不要了,难得的是,张经理当时居然还能硬生生忍住,不向自己做解释,怪不得人家是经理呢,看这份气度和胸襟吧。

从这件事来看,官场中想要隐瞒一些东西,也确实不容易,该让人知道的,早晚都会被人知道,哪怕当事人嘴再严再想保密,总有这样那样的反应,让知情人禁不住跳出来解释——能在有效期内忍住不说,就算沉得住气了……

富康车开出去足有几十米,张馨才顾得上问身边的女孩儿是谁,听说她见过自己的醉态,张经理的脸上禁不住生出两团微微的酡红——她就是这个肤质,只要有点不好意思,娇嫩的肌肤就会将反应很明显地表现出来,在床上的时候尤甚。

汤丽萍却是心不在此,她很有兴趣了解一下,那个“丁工”到底抢了别人多少钱,刚才她就问陈太忠来着,不过陈主任笑着摇头,死活不肯告诉她——事实上他也不清楚这移动的奖励该怎么算。

张馨听她问起这个,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了,“直接拿钱的话要扣税,报销的话就不扣税了,大概就是……能到手二十万出头。”

“哦,”汤丽萍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里却是震惊无比,她今天敲定了两套房子和装修,能到手九千出头,就美得不行了,猛地听说张经理对这二十来万都是轻描淡写的,一时间这心里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忍了好一阵,她还是憋不住发问了,“张姐,这二十来万就让他这么拿走了?我看他的意思还挺不知足,凭什么让给他?”

“官场上的东西,你不太懂,”张馨扭头看她一眼,笑着摇摇头,又从后视镜里望一下,发现灰色林肯车已经跟上来了,心说这女娃娃倒是挺莽撞的。

刚才小汤的话,她隐隐听到了,而且也品味出里面的高明之处了,不过现在看来,这话明显是太忠教她的,凭良心说,那二十万她何尝看着不眼红?不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再琢磨也没用不是?

她也能理解对方的想法,说不得就再解释一句,“你看你穿的大衣,怎么也得五六万,丁工也没说就不平衡吧?什么人就有什么命。”

跟陈太忠在一起久了,张馨的眼力也变得毒辣了许多,尤其是她又经常在北京逛商店,一语就道破了她身上大衣的价值,这是……太忠送她的吧?

“张姐你倒是好眼力,”汤丽萍听得颇为咋舌,自打收到陈哥的馈赠之后,她就四处打听自己收到的东西值多少钱,最后总算是通过一个英语专业的同学,在英文网站上查到了。

可是,想到自己这件大衣也是偶尔的收获,她的心里就越发地不平衡了,凭什么陈哥随便一出手,不是给人二十万,就是价值五六万的大衣,而我……赚到九千就这么高兴呢?

“真是什么人就有什么命,”汤丽萍重重地叹口气,坐在那里不说话了……

大家约好吃饭的地方,是新开的丽达国际饭店,坐进包间好一阵,丁小宁才姗姗来迟,这次她又带了她的副总张强,还有一个圆脸的女孩儿,是丁总的司机。

“忙成这样?”陈太忠笑着发问,“房子卖出去多少了?”

“一栋多一点,”丁小宁笑着答他,京华房地产的楼还没盖起来,不过已经开始销售楼花了,她那两块地在郊区,卖不起价钱去,但是既然便宜,总还是有人买,反正她也不着急卖,现在的房地产市场,就以她的眼光都看得出来,迟早是要井喷的。

“环境可以搞得好一点,先上花园什么的,”陈太忠笑着发话了,他见过小宁的图纸,大约知道里面有些什么,“别墅多上一点,强调一下绿色……反正你是练手了。”

“怕是够呛,”丁小宁一边叹气,一边转身去挂大衣,那圆脸女司机赶忙上前接衣服,她倒是越来越有老板的派头了,不过,椅子还是她自己拽出来的,倒也不是刻意地摆谱。

往椅子一坐,她冲那两位女士点点头,接着就伸手去揉眼睛和脸颊,“唉,今天段卫华找我了,要我再报收购素纺的方案,这都是什么嘛,玩人不是?”

“不是吧?”陈太忠听得也吃一惊,心说老段怎么能这样呢?犹豫一下方始发话,“你都开始卖楼花了,还谈什么收购啊?”

“我解释了啊,要不今天来这么晚呢?”丁小宁还在揉脸,“段市长说了,只卖了两栋楼嘛,其他的交给素纺就行了,啧,真让我难办,饿了……你们点菜了没有?”

敢情段卫华在跟许纯良谈了之后,知道科委无意操作素纺的项目,就打电话给丁小宁,要她准备一下,过一阵市里要开会,让她拿方案出来竞标。

这合作和竞标的会,九龙的张兵就主持过,不过到最后也没说个头绪出来,现在赵市长病退了,张总更是跳楼自杀了,现在段市长履新,还是要开会——反正素纺这问题也是素波的一大心病,不差多开几次会。

在段市长看来,京华房地产是很有资格介入这个项目的,只说京华握着的那两块地,就是再妙不过的了,别的房地产公司握着的地,没有比她更远离市区的了——倒是永泰县那边也有房地产公司,问题素纺人肯答应吗?

两块不远不近的地,就能为京华加分不少,而且前期丁小宁报的收购方案,也是相当有诚意的,这是一个愿意解决问题的态度。

至于说京华的现金,段市长并不知道京华其实没多少现金了,不过在他想来,只要陈太忠想搞钱,那有的是路子,别说从国外融资,哪怕是去陆海走一趟,也不怕带不回来两三个亿。

丁小宁接了这个电话,就很有点为难了,若是条件允许的话,她当然愿意开发素纺,尤其是她现在楼花卖得不好,有点心理压力。

她原本就不是素波人,人又年轻,在素波联系不上团购不说,而且由于卖的不是现房或者准现房,而是楼花,位置也不好,回笼不到多少资金倒是在其次,关键是观望的人很多,这小丫头不会是骗子吧?

这年头,卷钱跑路的房地产开发商多了去啦,像房子这种大宗商品,大家采用谨慎的心理去对待,真的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她挺为难的,到最后也没做出什么决定来,尤其是她知道邵国立撤资了,心里真是腻歪到了顶点,我有钱的时候你们不来,没钱了倒要照顾我了?

“这点钱也算回事?”陈太忠听明白她的话之后,笑着摇摇头,心说别说去找凯瑟琳借钱了,只说许纯良手上的资金,还在找项目呢,“你要愿意搞就搞吧,我帮你找钱,老段现在压力也大不是?”

“那……就再做一个文案?”丁小宁盯着他,若有所思地发问了,“是上次的条件,还是说再加点钱?素纺那片又涨了。”

“加什么钱呢?”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条件倒是要加,市里要组织机关单位搞团购……那地方确实不错嘛。”


阅读www.yuedu.info